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章哈密调查报告
    第三章哈密调查报告

    似似而非的道理骗不了王安石,霍贤,刘攽这些人。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没有一套目的明确可行的方案给他们,这些人会认为铁心源是在瞎胡闹。

    或许跟他们过往的经历有关,不严谨的东西在他们眼中代表着绝对的失败。

    好在来自契丹人的压力,让霍贤和刘攽没有功夫理睬铁心源做的这些小动作,只有王安石一人质疑,对铁心源是不起任何作用的。

    大食人抵制猪肉事件仅仅维持了一个时辰,就被彭礼一顿大棒给打的抱头鼠窜,成了清香城里的住户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满世界吃猪肉能吃出高人一等感觉的只有清香城。

    这是一次冒险。

    只有铁心源知道这场冒险冒的如何危险。

    大食人所有的典籍中都禁止食用不洁之物,尤其是猪。

    如果所有的西域人都反对,铁心源会立刻处置将整猪带来清香城的泽玛,给所有西域人一个交代。

    现在的情形要比铁心源预料的好的太多了,彭礼只是动用了衙役,就把反抗风波给平息了。

    更重要的是,参与反抗的人大多数是大食商人,彭礼特意过问过,清香城百姓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反应。

    猪肉上市,就好像牛肉上市一样,很正常。

    过了六天之后,繁华的清香城街市上,连谈论这件事的人都没有,毕竟,两个西域国宝级的柔骨美女要在温泉馆表演柔术,更能激人们的兴致。

    下午的时候,铁心源决定喝点酒祝贺一下,不要任何人作陪,连尉迟灼灼都撵走,一个人坐在狼穴的天井里自斟自饮。

    “民心可用啊……”

    铁心源狠狠地敬了自己一杯酒。

    “不用担心穆辛这家伙了……”

    铁心源又敬了自己一大杯。

    “老子终于把人心收拢过来了,可怜啊,老子解衣衣之,推食食之,总算是把这些混蛋铁石一样的心肠给焐热了……老子终于在西域站稳脚跟了……”

    “我站在城楼观风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我正在城楼观山景,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来的兵。

    我也曾差人去打听,打听得司马领兵往西行。一来是马谡无能少才能,二来是将帅不和才失街亭。

    你连得三城多侥幸,贪而无厌又夺我的西城。诸葛亮在敌楼把驾等,等候了司马到此谈、谈谈心……”

    铁心源过的很愉快,自得其乐,自娱自乐,男人真正开心的时候,身边就不需要什么美女,那会坏心情。

    最好一个人偷着乐,如此才能把所有的快乐都享受到。

    “王安石要我滚蛋!”

    一个奇怪的声音突然在铁心源身边响起。

    正逼着眼睛唱京戏的铁心源恼怒的睁开眼睛,见尉迟文正在吃自己的下酒菜,强忍着脾气道:“今天是柔骨美女表演柔术的时候,你怎么不去看?”

    尉迟文咽下一口羊肝道:“有什么看头,不就是能把脑袋搁屁股上吗?”

    “这么说你已经看过?”

    “她们不穿衣服的样子我都见过,啧啧,铁棒还真是能狠得下心来,那样两个美人儿都能剥光衣服吊房梁上两天,还每隔一个时辰就用冰水浇一次……”

    铁心源似乎没有听见伊赛特人的狠毒,皱眉道:“既然你去了,就是说那两个女人招供了?”

    尉迟文点点头道:“很没意思,老套的美女蛇把戏,她们是廓尔柯王送给阿丹的礼物,原本想要迷惑阿丹,给廓尔柯王创造占便宜机会的。

    谁知道,被阿伊莎一顿鞭子给抽的服服帖帖,领了阿伊莎挑拨离间咱们哈密国重臣的命令来哈密,柔弱的连刺杀的任务都没有,不知道阿伊莎是怎么骗她们的,这两个愚蠢的女人还奢望回到喀喇汗国成为阿丹的宠妃呢。

    结果被迪伊思这个老女人拿来跟我们换粮食了。”

    既然是阿伊莎的废物利用把戏,铁心源也就不以为甚,反正他对这两个女人没什么好感。

    能来到哈密算是她们有福气,就算一辈子帮铁心源卖艺赚钱,也比留在喀喇汗国好得多,留在那里,有阿伊莎这头大鳄鱼在,她们估计会死的很惨。

    阿伊莎可不是一个能把心上人和别人分享的女人,这一点完全不像是一个大食女人,更像是东京皇宫里面的妒妇。

    “王安石把你怎么了?”铁心源闭上眼睛懒得看尉迟文那副猥琐的模样。

    尉迟文委屈的道:“我鞍前马后的伺候王安石两个多月,他转眼间就翻脸不认人,昨日里还称呼我的官名,今天就冲着我大吼大叫,要我滚来问您,好好地国策不用,为何要节外生枝?”

    铁心源坐起来喝掉一杯酒敲敲酒杯示意尉迟文给他倒上,撇着嘴道:“他知道个屁,山人自有妙策。”

    说完这话,铁心源直起脖子四处瞅瞅疑惑的问道:“嘎嘎哪里去了?这两天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他和孟虎去温泉馆了,还是通过我拿到的门票。”

    “不上进!给你的留的课业你想的怎么样了?”

    尉迟文摇摇头道:“想不明白,我问过霍贤,他就点点头什么话都没说。”

    “没问王安石?”

    “他是客人,怎么可能问他。”

    “去问问,别客气,另外,把清香城留存的百姓调查文表给王安石拿去,顺便问问他对这些文表的看法。”

    “就是那些调查人们家里有几口人,年龄多大,有几男几女,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吃饭,吃什么,怎么吃,穿什么,喜欢穿什么,住什么房子,房子够不够住,有没有盖新房的打算,准不准备给家里添一辆马车之类的文表?

    说实话,大王,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浪费纸张,人力弄这些东西?”

    尉迟文头很疼,因为这个调查表是他负责弄的,如果全部拿给王安石,厚厚的文表足够装三四马车。

    “要不,光把汇总的表格拿给他成不成?”尉迟文和铁心源商量道。

    “不用,王安石这种人是不会相信别人总结出来的东西的,不论你给不给他汇总表格,他都会重新整理一遍的,正好,我们可以检查修正一遍,看看数据是不是真的准确。”

    尉迟文无奈之下,起身找人装文表去了,铁心源重新躺在椅子上,心情却没有办法回到之前。

    没了兴致,喝酒也就很没意思,他决定去后山草原,找找枣红马兜兜风,再不亲近这家伙一下,它的野马本性又要爆了。

    王安石整理完自己的手稿,坐在窗前享受自己难得的清静,哈密的茶水很和他的胃口,喝一口,一股温热充溢胸怀,有说不出的舒坦。

    “茶为涤烦子,酒为忘忧君,哈密烈酒醇香,与老夫身体相克,看来无缘只有亲茶了。”

    王安石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半躺在椅子上,随手捉了几粒葡萄干丢进嘴里,心情愈的舒畅。

    他嗜甜食,这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他的茶水里泡着各种果干,还有一块哈密国特有的叫做冰糖的东西。

    据说这东西大补……

    自从现霍贤和刘攽这些人和自己不是一条道上跑的马车,王安石就从相府搬出来了,不顾霍贤的挽留,执意住进了馆驿。

    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在有些方面,王安石还是不肯苟且的,更不要说低头了。

    很多时候,王安石更喜欢孤独,更喜欢一个人干事情,唯有如此,才能最大限度的摒除其他人的干扰,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设想未来。

    哈密国的馆驿就在城主府边上,两者仅仅隔着一堵高墙,住在馆驿的日子里,王安石从未听见隔壁有丝竹之声。

    一个年轻的帝王,能够在繁花似锦中保持清心寡欲的状态这是非常难得的。

    铁心源的王妃去了东京,听说哈密城主府里的宫人都被王妃带走了一大半,留在哈密的只有一个女官……

    一个不好美色的君王是有问题的。

    这个问题在王安石看来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态上的,唯有强烈的进取雄心才能让一个年轻的帝王放弃所有的享受,卧薪尝胆的准备给世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铁心源就在卧薪尝胆……所以他所谋甚大!

    如果铁心源能听到王安石对他的评价,一定会笑的直不起腰来,自己做事从来都是率性而为,如果把时间往前推上五六年,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建立一个不大不小的国家。

    院子里传来一阵嘈杂声,王安石皱着眉头看见尉迟文抱着一摞子文书走进了院子。

    对于这个刁滑的少年,王安石是不喜欢的,这个少年人给他的感觉很危险,这不像是一个少年人,他甚至能从这家伙的身上闻到浓郁的血腥味。

    他很怀疑,只要把这个少年人丢进黑暗里,他立刻就会长出獠牙,并且择人而噬。

    尉迟文露出一个极为阳光的笑容对王安石施礼道:“先生,我家大王说只要您看了这些文表,而且能把这些文表归纳总结出来,一定会有非常大的收获。”

    王安石并未起身,只是指指桌子示意尉迟文把怀里的文表放下,他如今对哈密国常用的这种表格不算陌生。

    “放不下,这些只是目录……”

    尉迟文放下怀里的目录之后,就指指窗外慢慢驶进来的三辆马车!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