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章王柔花的生意经
    第九章王柔花的生意经

    赵婉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突然和自己坐在一起吃饭,虽然吃饭的时候父亲更多的时候是抱着铁喜玩耍,这并不妨碍赵婉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很久以来,父亲都没有和别人一起吃过饭了。

    皇宫里的饭食一如既往地不合赵婉的口味,赵祯抱着铁喜,看着冯贵妃给这个胖孩子喂肉糜,很少把目光落在女儿的身上,这让赵婉有些食不知味。

    等铁喜吃饱了之后开始打瞌睡了,赵祯才把孩子递给冯贵妃让她带着孩子消消食之后再睡。

    见女儿有些心不在焉,赵祯笑道:“宫里的饭食就这样,很多年都不会有什么变化,怎么,不如你哈密王宫里的好吃?”

    赵婉放下筷子道:“在哈密,儿臣吃东西随意一些,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像宫里吃什么东西您都做不了主。”

    赵祯唔了一声道:“多大的宅子就有多大的规矩这是一定的。”

    赵婉噘着嘴道:“哈密不比您的大宋小多少……”

    对于女儿这句不讲道理的辩解,赵祯自然一笑了之,反而很有兴趣的问道:“哈密物产可丰?”

    赵婉得意的摆弄者自己手腕上的一个玉石镯子道:“到底有多少儿臣也说不上来,反正儿臣从未感受到有什么匮乏,衣食住行样样都好,可能比您这里还强些。”

    赵祯笑道:“说说,那里比这里强?”

    赵婉笑道:“整个天山就是我家的后花园,包括天山上的月亮。”

    “哈哈哈……”赵祯被女儿这句娇憨的话语逗的大笑,良久才道:“说这话就不怕天山周围的国度有意见?”

    赵婉撇撇嘴道:“谁敢?回鹘王已经躲到契丹人的荒野里当马贼去了,喀喇汗国刚刚被我哈密吃掉了十万大军,不得不把吞掉的回鹘土地吐出来。

    掌管于阗的大食总督玉素普如今正在我哈密地牢里希望得到我夫君的特赦。

    您说,还有谁?”

    赵祯摇着脑袋玩味的瞅着女儿道:“果然有国母的气概,你母亲就不敢这么说。”

    赵婉笑道:“哈密是我家的,您的闺女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自然敢说。”

    “豪迈些固然痛快,可是你这么久不回去,就不怕哈密中馈空虚么?”

    赵婉骄傲的指指自己已经隆起的肚皮笑道:“哈密的根本在东京,即便王宫里又多了一个人,也不过是多了女人而已,再说,尉迟灼灼也是皇族之后,说出去女儿不丢人。”

    赵祯点点头道:“这才是大妇的气概,别因为这些小事弄得你们夫妻不合,你夫君也算是一代人杰,估计会拎得清轻重。”

    赵婉想到铁心源对自己的好,不觉露出一丝微笑,赵祯见了微微一笑,他能感觉的出来自己的闺女过的似乎不错。

    闺女出行,几乎带走了哈密整个后宫,包括王太后都跟着过来了,可见闺女在哈密真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最近你夫君可能会对父皇有些怨气,你多方开解一下,告诉他,现在生的一切都不过是暂时的。

    契丹萧孝穆西进,父皇就在长城口建立了四个军寨,威逼易州,井陉关守将这时候也该关闭太行山通道,断绝了私盐通道。

    向哈密用京兆府的粮价购买粮食,也是因为西去的军粮给了东边。”

    “哈密的粮食很……”赵婉差点把哈密的实情说出来,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哈密有多少粮食,全哈密六个酿酒作坊全是哈密王室的产业,日夜不停地酿酒,蒸酒就是为了消耗少府监里积存的陈粮。

    陈粮到底有多少赵婉不是很清楚,她只知道自己和夫君没事去粮仓闲逛的时候,对于狼穴里积存的大量粮食,夫君很是忧虑,不止一次的告诫那些官员,一定不能让粮食白白的留在粮库里的霉。

    如果能卖出去一些给父皇,岂不是一桩很好地买卖?大宋的粮价从来都没有便宜过,不像哈密,馕饼一类的食物已经便宜的跟白送一样。

    夫君不止一次感叹,百姓粮食种的越多,他就赔的越多,哈密粮食价格之所以能维持现状,完全是夫君拿家里的钱补贴的结果。

    赵祯见赵婉不说话了,遂叹一声道:“国与国的交易,不可掺杂私情,既然相国提出,父皇不可因私废公。”

    看着父亲有些内疚的样子,赵婉忽然现向来英明神武的父亲傻傻的……

    事关哈密国策,赵婉不敢轻易的向父亲说明白其中的根源,只能保持沉默。

    事情已经做了,赵祯自然不会跟闺女做更多的解释,今天之所以拿出来说说,是不愿意冷了铁心源的心,现在已经说透了,接不接受就是铁心源的事情了,他做了自己能做的所有事情。

    回到铁家小院子的时候,王柔花正躺在梨树下的躺椅上,张嬷嬷在一边帮她摇着扇子,一边说着闲话。

    王柔花见赵婉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自己身边,显得低眉顺眼的,她再清楚不过自己这个儿媳妇了,平日里如同自己闺女一样,只有觉得对不起铁家的时候才会这样。

    就皱眉道:“换个大椅子坐,这样会压到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事情就说事情,没有什么事情比你肚子里的孩子金贵。”

    “今天父皇和我吃饭,突然提到了粮食,他希望以京兆府的粮价购买我哈密的粮食给河湟的将士们……”

    王柔花疑惑的道:“这是好事……啊?你是说你父皇根本就不知道我哈密粮食泛滥的事情?”

    赵婉摇摇头道:“看样子不知道,父皇显得有些对不住我们哈密。”

    “你怎么说的?”

    “我知道兹事体大,就没有说话。”

    “你呀!”王柔花抬手想抽赵婉一巴掌,瞅见她高耸的肚皮,放下手道:“你这个主妇是怎么当的?

    哈密粮库里的粮食你没资格做主,这是对的,难道王宫里的粮库你也没资格做主吗?

    在哈密,粮食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个负担了,早点售卖掉是对的。

    婉婉,身为一个主妇,你该知道,哈密粮食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有很大的富余。

    百姓多种粮食,多产粮食这是没有错的,可是,让百姓产出来的粮食卖不上一个合适的价格,这就不合适了。

    这时候就一定需要有人站出来承担这部分的差价,高价收购百姓的余粮,这是一种施恩的行为,在哈密,唯有哈密王室和哈密官府有资格吃这个亏。

    可是啊,你也看到了,咱们哈密适合耕种的田亩太多,百姓耕种粮食的手段又神奇。

    王室和国家收购的粮食会越来越多,往年的时候,咱们哈密时时刻刻都有工地在运转,官府用粮食给工匠,民夫们工钱,这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我们的压力。

    可惜啊,现在招收工匠和民夫,他们已经不愿意要粮食改收钱了。

    楼兰城的建造结束了,战争也结束了,哈密国马上又要多一个产粮的城池。

    尤其是在哈密国不再征兆异族人的前提下,这个矛盾会一直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哈密需要一个长久的售卖粮食的渠道,大宋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渠道,不但安全,还会让大宋欠我们好大一个人情。

    在你父皇不了解哈密的状况下,我们确实能够赚一些钱,不过,你要想清楚,一个长久的销售粮食渠道重要,还是一锤子买卖重要?

    你父皇现在不了解哈密,不保证他以后不了解,一旦你父皇知晓哈密的实情,你觉得会有什么后果?

    他是赫赫天子,言出法随,被自己的女儿和女婿欺骗,这就是大逆不道了。

    你父皇不会在乎一点钱,他更在乎皇帝的威严和女儿女婿对他的忠诚。”

    赵婉瞪大了眼睛吃惊的道:“母亲您的意思是对我父皇实话实说?

    要是源哥儿想赚钱怎么办?”

    王柔花瞪了一眼赵婉怒道:“你夫君从小心眼就多,他即便是想赚大宋的钱,也不会拿粮食去赚钱。

    哈密的粮食要是卖给契丹,西夏,喀喇汗,回鹘王以及西域各国,对哈密来说就是资敌的行为。

    所以说,我哈密多余的粮食只有一个出口,那就是大宋,赶紧滚回去对你父皇说,哈密准备卖给大宋一百万担粮食,按照哈密价格走。

    让大宋军队自己去哈密运粮,这样我们又能省一笔,军队在哈密的花销也是一大笔开销,这才是哈密赚钱,赚你父皇好感的门路。”

    虽然被王柔花骂了一顿,赵婉依旧很开心,她觉得婆婆不愧是东京市上带有传奇色彩的女商人,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的很通透。

    婆婆说的没错,哈密国粮库里的粮食自己没权利动用,可是哈密王粮库里的粮食,自己这个王后是有权力动用的,就是不知道狼穴里面有没有一百万担粮食。

    王柔花听了赵婉的担忧之后冷笑道:“老身走的时候,少府监禀报说尚有存粮六十七万担,少府监的监正还抱怨说咱家的酒坊如今全部用的是国库里的陈粮酿酒,根本就不顾王室也有大量存粮的苦衷。

    放心,只要你写一封旨意,少府监一定会给你弄到一百万担陈粮。”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