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一章技不如人
    第十一章技不如人

    赵祯阴沉着脸将赵婉和王渐撵出长春宫之后,就命宦官关闭了宫门,一个人待在里面不知道在干什么。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官家在砸东西泄怒。”王渐小声对赵婉道。

    “这样泄一下对官家有好处。”抱着拂尘站的笔直的王渐又对赵婉道。

    “每次砸完东西之后,官家神志就会一片清明,做出的决定会格外的睿智。

    老奴此生最幸运的就是遇到官家这样的主人,他是老奴听说过唯一一个宁愿砸东西来泄怒的帝王,而不是靠杀人来让自己心情愉快的帝王。

    老奴之所以会对源哥儿好,最大的原因就是源哥儿和官家很像,他怒之后,只会朝自己的敌人泄,而不是身边的人,更不会将怒火泄在我们这些可怜的宫人头上。”

    赵婉担忧的瞅瞅大门紧闭的长春宫叹息一声道:“我父皇杖毙的宫人也不少。”

    王渐摇晃着一根指头道:“惩罚和泄怒是两回事,老奴不认为宫人做错了事情之后就能被赦免。

    这些年皇宫里面污秽不堪,换一个帝王,诺大的皇宫里面早就没活人了,官家仁慈,每次都只诛除恶从不牵连无辜。”

    王渐的话让赵婉听得一头雾水,正要问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就听王渐继续道。

    “老奴在哈密的时候就跟大王谈过,大王因为老奴是个宦官的事情整整笑话了老奴三天……“

    赵婉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就要代替丈夫给王渐道歉,此人太重要,不能有失。

    王渐摆摆手道:“若是别人这样笑话老奴,他一定会成为老奴的寇仇。

    不将此人生吞活剥老奴绝不会罢休。

    可是大王是不同的,被他笑话,老奴心中只有无穷的遗憾和失落……”

    王渐自说自话,如同梦呓,赵婉很聪明,她看的出来,王渐只是单纯的在说话,不是在交流,此时此刻,他只需要一个合适的听众。

    眼看着王渐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赵婉很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情感。

    “如果陛下百年之后,老奴依旧活着,大王就会派老奴去做官,在全天下选一个县当知县,是正印官!”

    赵婉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夫君收买王渐的本钱如此之低。

    王渐嘿嘿笑道:“听起来不可思议是吗?老奴如今虽然只是四品内府官,可是啊,即便是文彦博,韩琦也要给老奴三分颜面,一个知县,嘿嘿,在老奴眼中还没有金水河里的王八大……

    大王偏偏就给老奴许诺了一个知县的位子,他还说老奴最大的本事也不过是主政一县之地,要是给老奴许诺一个州官,老奴可能干不了几天就会被大王罢官。”

    “就这些?”赵婉见王渐一脸的希冀之色,彻底糊涂了,她现王渐对这个不靠谱甚至是近乎羞辱的安排非常的向往……没错,说起知县,他真的是两眼放光。

    长春宫的大门打开了,王渐就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不等台阶上宦官招呼,就带着赵婉一起进了长春宫。

    赵婉满脑子的官司,此刻最想趴在夫君的怀里追问他到底给王渐灌了一碗什么样的迷汤,能让一个位高权重的宦官对一个知县的位置垂涎三尺。

    进到长春宫,里面很安静,也非常的干净,赵祯头梳的很整齐,坐在案几后面很平静。

    巨大的帘幕颜色变了,高大的柱子上还有明显的凹痕,几个宫人正在跪在一张巨大的案几边上,小心的粘贴着一些奏章,帝王撕毁臣子的奏章,会被言官诟病的。

    赵祯见女儿和王渐走了进来,就把一张纸丢给赵婉道:“先前的三十万担粮食依旧按照原价交易,这是后续的七十万担粮食,着王安石在哈密就地收购。”

    赵婉笑嘻嘻的从地上捡起那张纸,正要感谢一下父亲,却现父亲哼了一声,径直走出长春宫,还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王渐同样板着脸跟随赵祯走了,赵婉伸了一个懒腰,父皇不在她自然有睥睨皇宫的资格。

    离开长春宫,赵婉就在一大群美丽的伊赛特侍女的簇拥下准备走出皇宫,哈密王后的仪仗远远地跟在后面。

    伊赛特人固然美貌绝伦,可是在气质上就差赵婉太远了,一个个低着头跟在赵婉身边,如同一群跟在狮子后面的羔羊,不敢轻易离开一步。

    伊赛特人的美貌让皇宫里的人担忧了很久,赵祯也曾感兴趣了一阵子,还特意找王渐问过,准备从闺女手里弄来几个,结果,听了王渐说过伊赛特人的来历之后,就完全没了兴致。

    一个帝王跟一群食物混在一起算怎么回事。

    当然,这个秘密只有赵祯自己知道,王渐更不是一个大嘴巴的人,冯贵妃起初很担忧,后来见皇帝对那些美人似乎毫无兴致晚上依旧是自己侍寝,这让他很是兴奋了一阵子,以为自己的魅力越了那些绝色佳人。

    贤淑的曹皇后曾经为皇帝操心过一阵子,还特意跟皇帝建议要长公主留下一队风情万种的伊赛特人,却被皇帝一脸不屑的样子惊呆了,这是皇帝第一次拒绝皇后给他安排美人。

    只有那些朝臣对这些美丽的女子防范甚深,上一代长公主的前车不远,他们不希望再出那种丢人的事情,尤其是现在夺储的大幕已经彻底拉开的情况下。

    赵婉离开皇宫,就有官员去调阅了宫门守卫的记录,见进宫的人和离开皇宫的人数相等,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可是,他们刚刚松懈下来,就被宫里出的另外一道旨意给惊呆了。

    同平章事文彦博罚铜一千斤,枢密使韩琦罚铜一千斤,昭文馆大学士陈执中,集贤殿大学士梁适罚铜八百斤,就连一向清正的龙图阁大学士包拯此次都未曾幸免,也被罚铜五百斤。

    这些大佬以下又能资格参加朝会的官员,同样无一幸免,被罚铜两百斤到一百斤不等。

    唯一获得嘉奖的人就是欧阳修,他被皇帝以忠诚勤勉的怪异名头赏赐黄金一封,绢帛百匹……

    这种几乎没有差别的惩罚,在大宋还是次,皇帝不可能毫无理由的如此惩罚臣子,这会引起众怒的。

    既然已经正大光明的出现了,就说明皇帝的惩罚绝对是有理由且理由非常之充分。

    文彦博,韩琦等人不敢问原由,只能在接到旨意之后穿上官服匆匆进宫请罪。

    赵婉回到家里的时候,一关上门,就得意的扶着肚子扭着腰娉娉褭褭的来到婆婆的身后,抱着婆婆的肩膀娇笑道:“这一次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王柔花闭着眼睛揉着手里的念珠笑道:“这可比你在东京城显摆一百遍仪仗还要管用。”

    赵婉嗤的笑了一声道:“一帮穷鬼竟然敢小觑我哈密,哈哈,这一次我父皇多出的钱一下子就从他们身上找回来了,让他们再用奸谋害人。”

    王柔花回头看了一眼娇憨的赵婉,摇摇头道:“吃亏占便宜都是你父皇的,你父皇心胸宽阔不可能抱着找回损失的想法从百官身上弄钱,过一阵子一定会找一个由头把罚没的钱还给百官的。

    这一次只是给他们一个警告而已。这一手你要学会,将来用得着。”

    赵婉听说那些人的钱会还回去,好心情一下子没了大半,双手杵着下巴道:“阿娘,我们回哈密吧,东京城很没意思。”

    王柔花点点头道:“东京对我们来说不是久留之地,只要文彦博和韩琦他们来拜访过我之后,我们立刻就动身回哈密。”

    文彦博家里的很热闹,从皇宫领罪回来的百官齐聚文彦博府上,诺大的花园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按理说,这样的聚会是很危险的,可是今天没什么问题,因为穿着便衣的赵祯也在,手里抓着一支刚刚从花园里拽下来的荷花,轻轻地嗅着荷香。

    欧阳修的十封奏折齐齐的摆在桌面上,一干大佬看过之后一个个脸色阴暗的厉害。

    欧阳修坐在一张椅子上如坐针毡,得到唯一的赏赐这不是好事,一瞬间他就成了百官的对立面。

    过了好久,文彦博撩起袍服下摆,拜倒在赵祯面前低声道:“臣有失察之罪。”

    文彦博请罪,其余官员同样作为,欧阳修想要跟随,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楞在一边,心头一片茫然。

    赵祯丢开手里的荷花,淡淡的道:“起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朕也小看了那个小猢狲。

    都说江山社稷乃是天赐,天子坐享其成,只要历代天子百十年锲而不舍的打根基,总会迎来一个盛世。

    朕自认为不是一个昏聩的君王,可是大宋传国百年,按理说时间足够了,你们的奏章上总说我们身在盛世,到底是不是盛世,我们君臣自己知道的一清二楚。

    陈州一场水患,霸州一场蝗灾,东平府地龙翻身,京兆府三年大旱,就把我大宋多年的积累消耗一空。

    百姓虽然没有到易子而食的地步,也衣衫褴褛四处为一口吃食奔走……”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