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四章悲壮的狄青
    第十四章悲壮的狄青

    王安石不在乎一点钱粮上的得失,铁心源自然更加的不在乎。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占便宜的人总是大度的。

    杨怀玉在清香城失踪了五天,第六天的时候出现在铁心源面前,整个人清减的厉害,就是没有什么精气神。

    和他一起进来的水儿脸色不好看,那身体丢进椅子就自顾自的喝茶。

    铁心源抬头看了一下杨怀玉笑道:“总算是想起自己的差事了,也不怕我糊弄你。”

    杨怀玉慵懒的靠在窗前,瞅着城主府花园笑道:“你吃了大亏,让你沾点便宜又如何?

    你终究不会害我的。”

    铁心源在文书上批阅了一行字就把毛笔搁置了,给杨怀玉倒了一杯茶道:“将军多少还是要懂一点政治的,不能人云亦云,万一人家骗你,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怎么说?”杨怀玉的样子非常的轻佻。

    “如果你不说那个该死的京兆府粮价,你带来的钱应该能买多一倍的粮食。”

    杨怀玉呲着牙嘿嘿笑道:“我知道,河湟的边军没少从你这里买东西,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哈密粮价?”

    铁心源满意的点点头,朝杨怀玉挑挑大拇指道:“还是自家兄弟贴心,就是你回去之后不好交代。”

    杨怀玉从铁心源的桌子上抓了一把杏仁丢嘴里边嚼边说:“有什么不好交代的,来哈密之前我已经上表了,要求了解哈密粮价之后再动手,被枢密院给打回来了。”

    铁心源点点头道:“然后你就急着来哈密,在刘攽等人面前装出一副对不起朋友的样子,让他们给你作保,还从我手里把一百万束草料的单子拿走自己干,是不是?”

    杨怀玉笑道:“账还是要从你这里走一遭的,弟兄们穷啊,不弄点外快,拿什么衣锦还乡?”

    铁心源叹息一声对一脸不高兴的水儿道:“我还没死呢,你摆着一个死人脸给谁看?”

    水儿郁闷的指着杨怀玉道:“你问他!”

    杨怀玉笑道:“我把所有的钱都给哈密相国府了,想在清香城逍遥两日身上没钱,不找他找谁?”

    铁心源揉揉太阳穴苦笑道:“你为何不在馆驿,或者城主府歇息,那点费用我还是出的起的。”

    杨怀玉把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道:“不一样,用你的钱去花销,节省了我玩不痛快,花多了你手下的官员会弹劾,还是用水儿他们的钱比较好。”

    “你玩痛快了么?”

    杨怀玉哈哈大笑不回答,水儿怒道:“他这几天夜夜笙歌,几乎把西域三十六国的美女找遍了。

    花点钱不要紧,主要是他在人家那里花销过后,总是告诉别人,找我去付账。”

    铁心源不想理睬他们之间的烂账,敲着桌子对杨怀玉道:“粮食给你备好了,火药弹也给你备好了,都是重新装过火药的好东西,我私人又给你赠送了一千枚,记着帮我看好西夏卓啰和南军司,别让他有机会北上来找我的麻烦。”

    杨怀玉笑道:“西夏人忙碌的很,没时间找你麻烦,没藏讹庞和自己的妹子闹翻了,如今西夏黑山威福军司已经屯驻贺兰山,威逼银夏二州,短时间内抽不出卓啰和南来干别的。

    说实话,你这时候如果想要经营河西走廊正是时候。”

    “没工夫,契丹人来势汹汹,不把他们打趴下,我没机会经营河西走廊。“

    “河西走廊很重要啊,你要是想要给我小侄儿最强大的支援,就必须打通河西走廊,让大宋彻底感受到你的热情,他们才会正视你。

    如果哈密国总是这样孤悬海外,他们不会重视的。”

    铁心源翻了杨怀玉一眼道:“这是谁的主意?你爹的还是狄青的?庞籍还没有这么大的胃口。”

    杨怀玉站直了身子郑重的道:“这是大宋将门的主意,我们现在的日子虽然不好过,可是,那些大头巾们想要把将门干掉也不可能。

    如果你能夺下河西走廊,大宋将门就会有真正的大佬来找你商量我侄儿成为皇储的事情。”

    铁心源笑着摇头道:“我宁愿把赌注押在我岳父脑子抽筋把皇位传给喜儿上面,也不相信你们。”

    “为什么?你儿子想要成为皇储离不开将门的支持!”杨怀玉有些着急。

    铁心源瞅了杨怀玉半天,看的杨怀玉浑身毛,铁心源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让他畏惧三分,如今成为哈密王之后,给的压力更是庞大,尤其是那双黑漆漆的眼睛,让他有一种光着身子面对一头狼王的感觉。

    前面之所以表现的随便,是在掩饰自己忐忑的心情。

    “无论如何你都会帮喜儿吧?”

    铁心源莞尔一笑,杨怀玉身上的压力似乎一下子没有了,不假思索的道:“这是自然。”

    铁心源点点头欣慰的道:“狄青还没有被文彦博和韩琦弄死?”

    杨怀玉一脸黯然的道:“一个枢密副使被一个知府呵斥,你以为他活的如何?”

    铁心源叹一口气道:“看样子快死了。”

    “战争,现在需要一场大战,才能将狄公从困境中解脱出来……”

    杨怀玉满是期望的瞅着铁心源。

    铁心源摇摇头道:“契丹人就要打过来了,我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给自己四面树敌,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哈密的使者已经去了西夏,带着礼物给西夏太后莫藏氏贺寿。”

    “我们可以请动朝中重臣,为哈密斡旋,或许能让契丹暂缓对哈密的进攻,你们只要出一些钱就是了。”

    铁心源和水儿一起嘿嘿笑了起来,水儿拍着案几笑道:“我们做了两年的准备,终于把契丹人给盼来了,源哥儿准备用这一战给契丹人一个沉痛的教训,给哈密争取十年的平安时光,这个时候你要我们停止战争?

    这不是在帮我们,而是在帮契丹。”

    杨怀玉和其余宋人不同,因为铁心源的关系他时时刻刻关心着哈密的状况,只要有商队或者使节去了哈密,他都会细细的探问哈密的状况。

    他知道哈密国从建国的那一刻起,无时不刻不在备战中,楼兰城一战,是哈密国打的第一场大战,在这场进行了整整两个月的大战中,哈密军队表现的可圈可点。

    虽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可是通过这场大战,哈密国已经出现了一大批合格的军队。

    而冷平给他的信中,更是仔细描述了哈密军队的作战方式,冷平相信,一旦哈密军队再经历几次大战,一定会成为一支强大的军队的,可能比大宋西军更加的强大。

    “如果狄青能来哈密,我会把哈密所有军队全部交到他手上,只要上了战场,我保证一眼不,只在后方默默地供应他所需要的所有军资,在他们得胜归来或者战败归来,我一定会准备好酒肉款待他们。

    我会承受所有的结果,包括好的或者坏的。”

    铁心源同样以炽热的目光瞅着杨怀玉。

    杨怀玉一脸的死灰色,坚决的摇摇头道:“这没有半分可能,狄公宁愿死在大宋,也不会私自踏出国境半步,我爹也是如此。”

    铁心源摇摇头看着水儿道:“要是你到了狄青的地步你怎么办?”

    水儿笑道:“立刻跑路,跑的远远地,等你不再昏了再会了,免得你将来后悔。”

    铁心源苦笑一声对杨怀玉道:“这就是哈密和大宋的不同之处,大宋有狄公和你爹这样的人,所以,无论大宋败落成什么样子都能延续下去。

    这就是一个国家真正的大气,和大宋相比,哈密的基础薄弱,就处处显得小家子气。

    或许能够强剩于一时,却没有办法长久……没有忠臣烈士的国家,是可悲的。”

    水儿见铁心源在看他,连忙摇头道:“我不想当烈士,还想活着享福,看儿女们长大成人。如果实在是没法子了,我们再考虑当烈士的事情。”

    杨怀玉的心如同坠了一块铅沉甸甸的,铁心源拒绝了在西部起一场战争的建议,这会让很多人失望的。

    哈密说到底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不会为了别人改变他固有的脚步,哪怕是狄青也不成。

    铁心源拍拍杨怀玉的肩膀道:“粮食和火药弹都给你准备好了,早点回去吧,想要看我们和西夏打仗,就要先看我们和契丹人打完之后再做评估。

    一个国家打仗,是要看利益的,而哈密尤为如此,对哈密国,对哈密百姓没有利益的战争,我们不会参与。”

    杨怀玉只是点点头,就和水儿离开了,他今天把话说出来了,铁心源拒绝的很透彻,不给大宋将门任何希望。

    那是一群快要被历史淘汰的人,哈密国不是垃圾堆,什么样的东西都往筐子里装。

    狄青如果能来哈密,铁心源会活活的笑死,有这样一个经验老道的统帅,正好可以弥补哈密军中将帅经验不足的问题,只要狄青当上几年的哈密统帅,哈密国的军队战力绝对会上一个大台阶。

    至于狄青会把军队带走的问题,铁心源丝毫都不担心,大宋根本就养不起这些哈密军卒。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