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六章权力野兽
    第十六章权力野兽

    说到昏君这两个字,人们很容易把这两个字和酒池肉林之类的词语联系在一起。八一中?文网?  W?W㈠W?.㈧8?1㈠Z?W㈧.COM

    其实大可不必。

    自从始皇帝以来,大宋这片土地上总共出现了四百九十四位皇帝。其中未在位、死后被追尊帝者七十三人。

    如果算上边疆胡人政权君主(单于、可汗、赞普)总数为两百五十一人。

    历代农民造反建元、立国、称帝(王)者,约一百人。

    裂土称王称帝者(如安禄山),约有六十人。

    总数不到九百人。

    就是这些人主宰了这片大地两千余年。

    在这些人中间,昏君的数量远比明君多的多。也就是说,在这两千余年的时间里,至少过七成的时间里主宰这片大地的人都是昏君。

    因此,昏君才是历史的主流……

    没人喜欢明君,尤其是做臣子的,一个比绝大多数臣子都聪慧的皇帝其实是一个不合格的皇帝。

    诺大的国土,需要一个智囊团来管理才能做到井井有条,一个人的力量即便是再强大,也不能一直用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万里河山。

    明君喜欢较真,昏君喜欢得过且过,而朝政这种比较虚无的事情,过于较真反而会适得其反。

    这虽然是一个悖论,却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铁心源狠不下心让自己的兄弟部属去拿命拼哈密国的明天,这就是典型的昏君行为……

    一个国家在缅怀祖先的时候,总是说现在的江山社稷是祖宗用命,用血换来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珍惜。

    事实上,真正能够缅怀他们的只有他们昔日的亲朋故旧,剩余的,都会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逐渐消弭最后变成文字躺在史书上,成为冷冰冰的记录。

    然后被后代历史学家们用冰冷的,不带任何感**彩的话语将昔日的故事重新翻出来,放在阳光下曝晒,最后用挑剔的目光把祖先们昔日犯的错误全部挑出来……

    一场会议因为铁心源没有得出任何的结论。

    其余人走光了,孟元直却留了下来,笑着对铁心源道:“我有把握全身而退。”

    铁心源轻轻地撩拨着院子里的清香树叶子道:“上了战场,就等于把命拴在老天爷的裤裆里,谁敢说自己可以全身而退的话?

    既然是敌人,那就没有只允许你杀他,不允许人家还手的道理。

    还记得你私自一人去杀契丹皇帝的事情吗?”

    孟元直点点头。

    铁心源笑道:“那一次你就差点死掉。现在啊,你的身份变了,哈密国也变了。

    你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武学宗师,哈密国也不是当初找人假扮国主给耶律重元当干儿子的时候了。

    我们的选择变得多了,手段也多样化了,这时候要是再把你当死士用,就是我这个大王薄情。”

    孟元直长叹一声道:“该用命的时候还是要用命。”

    铁心源笑道:“至少不是现在……”

    孟元直终于被铁心源说服了,告辞离去,走的时候胸膛挺得很高,腰背如同标枪一般挺拔。

    狄青的遭遇孟元直听说过……

    等黑夜完全降临之后,铁心源就和尉迟文去了狼穴,在拒绝孟元直的之前,他已经有了一个合适的领军人选。

    地牢里的油灯噗噗的燃烧着,不时爆出一团火花,将地牢照耀的明灭不定。

    一片云呆滞的抱着铁栏杆坐在地上,山魈把他的身体当做一座山胡乱攀登。

    铁心源走近地牢之后,一片云就尖叫一声,用力的把身体缩到地牢深处。

    原本想好的所有狡辩的话语在这一刻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铁心源淡淡的声音在地牢里响起:“老马贼,你怎么总想着杀死我啊?

    安安静静的在西海固放羊把自己的寿数过完不好吗?”

    “不是我,是穆辛逼我的……”

    “好了,我不是来问你这事的,反正你总是想杀我,不论我对你好也罢,坏也罢。

    你现在身体恢复的很不错,听尉迟文说你的身手好像都恢复了一些。

    这真是一件非常没有天理的事情,诺大的一个西域能活过五十岁的人堪称凤毛麟角,你这个天杀的老马贼被我折腾成这副样子了,竟然还能恢复过来,真是难得。

    一片云,你的身体恢复了一部分,你的野心也就被唤醒了一部分,这一点我知道。

    你其实很不想杀我是不是,你应该非常怕我才对,三次针对我的暗杀你都躲得远远地,这不像是你的做派。既然你只是单纯的想杀人,想制造恐惧和混乱,给我添麻烦,不如我给你一个这样的机会好不好?”

    一片云将乱糟糟的脑袋转过来看着铁心源道:“你想干什么?”

    “阻普大王府的军城里面有堆积如山的粮草和物资,我想请你带人帮我烧掉。”

    一片云听了立即大笑道:“契丹人要来收割哈密了?小马贼,你害怕了是不是?”

    铁心源点头道:“没法子,契丹人来的太多了,哈密国现在还没有那么多的军队去对付他,只好来阴的。”

    “老子为什么要帮你,小马贼,这个世上我最想杀的人就是你。”

    铁心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指着脏兮兮的一片云道:“你这样子怎么杀我?除非你有自己的部下,有属于自己的武器,或者还有地盘。”

    一片云似乎来了兴致,笑着问道:“能给我多少人?”

    “五百死士!只要完成任务,我不问他们的去向。”

    “我要你的火药弹……”

    “每人配十枚,还有弩弓,战甲趁手的兵刃,当然,最重要的是最厉害的猛火油……”

    “我要试验一下,同时我还需要一些特殊的人手。”

    铁心源笑了一下,点头道:“你可以自己招募。”

    一片云抬起双手,把镣铐摇晃的哗哗作响,铁心源看了一眼尉迟文,尉迟文就下令狱卒给一片云打开了手铐和脚镣,笑着对一片云道:“你又把栅栏快要弄坏了,我本来打算再过两天就给你换牢房的。”

    一片云瞅瞅尉迟文道:“我在这里居住了整整五年多,没人比我更了解这里,只要你们不立即杀我,我总有法子离开这座地牢。”

    铁心源并不理会一片云自大的话语,对尉迟文道:“带他去死士营地,再给他五百两黄金。”

    一片云嘎嘎笑道:“我要的第一个人就是他!”

    铁心源顺着一片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不由得笑了,点点头道:“既然你喜欢玉素普,那就给你了。”

    “我还需要他们!”

    铁心源皱眉道:“这些人都是穆辛的属下,心智坚韧无比,恐怕不能为你所用。”

    一片云梗着脖子道:“我就要他们。”

    铁心源瞅瞅尉迟文问道:“这些人不是死士吗?为何没有自杀?”

    一片云不等尉迟文回答就大笑道:“他们的神不允许他们自杀。

    只要你答应把这些人交给我处理,我就去帮你办事。”

    铁心源在一片云渴盼的目光中转身离去,眼看着铁心源走出地牢,才听见铁心源的声音从地牢口传来:“我答应了,只要你办成我交代的事情,所有人包括你的去留我不再过问。”

    尉迟文将手里的钥匙丢给一片云,对狱卒吩咐道:“给他们准备一顿吃的,尽量丰盛些。”

    狱卒和尉迟文一起出去之后,诺大的地牢里只有一片云一个人在外面溜达,山魈更是满地牢撒欢。

    有了活下去的希望,玉素普就想尽量的保持自己总督的威严,盘腿坐在监牢里对一片云道:“如果你能让我活着回到大食,我可以给你和我身体等重的黄金。”

    一片云嘎嘎笑道:“我以前拥有的黄金珠宝,可以装满整个地牢,玉素普,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效忠于我。”

    玉素普摇头道:“沙里汗家族没有臣服的习惯。”

    一片云长吸了一口气道:“你以为我是瞎子?看不到你像狗一样祈求铁心源不要杀你的样子吗?

    嘿嘿,你是觉得臣服我这样糟老头很丢人是吧?“

    玉素普刚要分辨一下,准备说服一片云,一道鞭影穿过栅栏的空隙,重重的抽在他的嘴上……

    漫步在月光里的尉迟文紧紧跟在铁心源的身后,他有些不明白大王为何如此轻易地就把哈密的五百死士交给了一片云这个老马贼。

    尽管心里满是疑问,他还是强忍着没有问。

    “一片云才是最好的领队人选,甚至比孟元直还要好。”铁心源在一颗老松树底下停下脚步。

    尉迟文犹豫了很久才道:“他不可靠!”

    铁心源摇摇头拍着粗大的树干道:“你错了,他很可靠。”

    尉迟文脑子快的转动,想到了一个可能道:“因为他的儿子胡鲁努尔?”

    铁心源笑道:“西域人亲情淡漠,尤其是像一片云这样的枭雄更不会在意子孙后代。

    他唯一渴望的就是重新执掌权力,穆辛能给他人手他就投靠穆辛,我能给他人手和希望,他就投靠我,没有立场,不管利害,有奶就是娘,小文,这就是马贼。

    杀戮和劫掠是会上瘾的,小文,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经常会在某一个月圆之夜忽然狂性大,这就是兽性复苏的结果。

    那些死在我手里的人面孔会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即便有些人我已经记不清他们的名字或者族群。

    你关押了一片云这么久,难道就没有现他会有规律的狂躁吗?”

    尉迟文咬牙道:“我总觉得一片云会跑。”

    铁心源蓦然笑道:“他当然会跑,我们自然有别的手段让他不得不去为我们办事。”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