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九章地狱到底有多深
    第十九章地狱到底有多深

    驯服野兽是一个极度残酷的过程……

    尉迟文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喀喇汗给哈密进贡了五头大象,这些大象平日里披着华丽的装扮在温泉馆做各种滑稽或者惊险奇妙的动作来取悦哈密国的孩子和妇人们。

    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听话的大象是怎么训练出来的,如果有心细的客人仔细看,就能看出一些端倪来。

    这些大象的眼神都是极其痛苦的……

    笨重的大象踩在木球上单脚独立的时候,这完全是违背常理的,一个好几千斤重的大象你让它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一条腿上?

    一般来说大象的四肢都会被铁链锁住,象奴会用特制的铁钩钩象耳,鞭打背部,从而达到让大象听话的目的。

    尉迟文问过,有的象从出生就开始驯化,不听话就会被打,直到听话为止。

    按照天竺来的象奴所说,大象很聪明,也非常的强大,原本就不适合人骑,如果不通过殴打和折磨磨掉它们的本性,它们就会反过来伤害人……

    这个道理尉迟文懂,自从知道了这个结果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去看过温泉馆里的大象马戏。

    相比大象,他跟讨厌人!

    看象奴折磨大象他可能会有恻隐之心,会怒,对于折磨人这件事情上,只要他觉得这个该死,他一般就不把这个家伙当做人了……

    铁心源好几次都告诉他这种想法不对头,却每一次都被尉迟文驳斥的哑口无言。

    尉迟文来到厨房的时候,现放在篮子里的一块肉不见了,他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看了一眼就离开了。

    他的房间里放着厚厚的一叠巨大的画作,总共有十九张,每一张都栩栩如生的展现着地狱里的场景。

    尉迟家族的男女没有不会作画的,尤其是绘制佛像更是拿手。

    昨日交代下去的任务,经过全族不眠不休的绘制,今天就要派上用场了。

    只是这些地狱画卷和普通的地狱画卷有一点轻微的差异,那就是每一层地狱里的判官都是以铁心源的相貌绘制的,而且绘制的格外大。

    每一幅画卷里的铁心源都有一种特殊的表情,从喜怒哀乐到威严,文静,慈悲都有,尉迟一族出于对铁心源的崇拜每一个判官的图样都精致到了极点,一看这个人像就是出自名家手笔。

    尉迟文只拿了一幅画卷,今天只能用得上这一幅,按照大王的吩咐,今天的药量很浅。

    进入地牢之前,尉迟文侧耳倾听了一阵子,现里面除了沉重的鼾声之外好像没有别的动静,推开门走了进去。

    除了山魈之外,只有一片云双手捉着栏杆直挺挺的站在他的单间牢房里,牢房的大门洞开,他却没有出来的意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墙壁上跳动的灯焰。

    一队侍卫走下来,在地牢里插了十几枝火把,顿时,诺大的地牢里就亮如白昼,山魈吱吱的叫了一声就窜到地牢最深处。

    有了大量火把的存在,原本清凉的地牢里顿时就显得有些闷热,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侍卫关闭了一片云的单间牢房,再给玉素普等人装上镣铐,并且锁在一起,把一个木头架子摆在一片云的牢房前,最后将一具尸体模样的东西挂在横杠上就鱼贯而出,将尉迟文一个人留在下面。

    尉迟文额头的汗水密布,他咬咬牙,三两下脱掉衣衫,只留下一条短裤,一罐子墨汁从头淋下来,等他睁开眼睛,一个活脱脱的恶鬼就出现了。

    一片云的目光有些散乱,满屋子都是火把,他的目光不知道落在哪一个光点上。

    “哈斯尔……”正处在变声期的声音很难听,有些尖利也有些沙哑。

    一片云身体呆滞了一下,茫然的目光似乎清明了一些,他终于看到了站在栏杆前面一身漆黑的尉迟文。

    “你的皮肤是黑的……”一片云笑嘻嘻的答道。

    “哈斯尔,你的时间到了,该跟我走了。”尉迟文的声音变的没有任何起伏,呆板至极。

    “去哪里?哦,小马贼想要我去帮他打仗,嘿嘿……嘻嘻……你猜我会不会去?”

    尉迟文的瞳孔猛地一缩,沉声道:“你不用打仗了,你的人间路走完了,该去你该去的地方了。”

    “我不去,我马上又要成为马贼王了,在成为马贼王之前我哪里都不去。”

    一片云仰着头有着说不出的骄傲。

    “你已经死了,哈斯尔,你看啊,那就是你的尸体。”尉迟文说着话还踢了一脚那个悬挂在横杠上的东西,一缕白色的头被踢得乱飞,一片云的面容也变得狰狞起来。

    “我不会死,我不会死,我不会死!即便是死,我也要穿上黄金做的衣衫,戴上黄金做的王冠,躺在珠宝堆里慢慢的腐朽,绝对不会就这样屈辱的死在这里。”

    尉迟文深深地叹息一声道:“哈斯尔,你已经死了,跟我回地狱吧……”

    尉迟文手一抬就抽掉了卷轴上的丝线,一卷高大的画卷就顺着架子滑落下来铺满了一片云的眼帘。

    画面在一片云的眼中似乎活过来了……狰狞的狱卒,凄惨的囚犯,燃烧的火焰,白日里消失的惨叫,囚犯受刑时失禁的屎尿味道将一片云彻底的带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时间过得很奇怪,对一片云还是对尉迟文来说都是如此,不知道是一瞬间还是过了很久。

    “我还没有死……我还在呼吸,我还有心跳……我只是感觉不到痛。”

    尉迟文躲在画卷后面无力地摇摇头,这个该死的老马贼心智之坚强,真是出人预料。

    今天只好这样了,大王说过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求快,那样迟早会路出马脚。

    这是一个让一片云自己欺骗自己的过程,中间不能出任何的纰漏。

    躲在外面的侍卫听到了铃声,就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先是熄灭远处的火把,然后是近处的,最后熄灭了所有的火把,地牢里面重新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只有一盏如同鬼火一般的油灯在继续摇曳着细微的火苗。

    随着尉迟文离去,山魈从地牢深处鬼鬼祟祟的走了出来,轻轻地触碰一下依旧站立的一片云,一片云的身体就软软的倒在麦草上……

    很晚了,铁心源还是没有休息,依旧坐在书房里处理永远都处理不完的本章。

    刚刚批复了黄元寿送来得关于菖蒲海芦苇种植进度的本章,铁心源喝了一口茶水抬头四顾,现尉迟灼灼靠在软凳上已经睡着了。

    哈密的白日里不论多么炽热,到了半夜就会变得寒露深重。

    轻轻地拍醒了尉迟灼灼让她去睡觉,尉迟灼灼瞅瞅沙漏,乖巧的回去睡觉了,她知道铁心源在等尉迟文的消息,这些事她不适合听,也不适合知道。

    等了不到半个时辰,尉迟文没有清洗身上的墨汁就匆匆的来了,铁心源远远看着黑漆漆的尉迟文,不由得笑了起来,自己好像没有在说明书里规定要把他弄成鬼卒这一条。

    尉迟文没有进来,依旧穿着短裤站在窗外对铁心源道:“一片云不相信他已经死了。”

    铁心源笑道:“原本就该如此,大奸大恶之徒亦是智勇双全之辈,没有一颗如同铁石一般坚硬的心,如何称得起马贼王这个名头。

    不用着急,地狱有十八层,这才是第一层拔舌狱,他吃了药粉,脑子想要彻底变清明,至少需要一天。

    明天加重药量,你的时间会更多。”

    尉迟文犹豫一下道:“我担心这样不停地给他喂六天的药物,他会不会疯?”

    铁心源摇摇头道:“放心吧,不会的,十八层地狱虽然是一个惩罚恶人的过程,同时他也是一个自我救赎的过程,经历了十八层地狱之后要嘛大彻大悟,要嘛彻底沉沦,没有第三条路好走。

    一片云穷凶极恶至极,心中从无善念,我们在地牢里关押了五年多让他受尽了折磨,他还经历了去势这样的沉重打击,我以为他心中已经如同死灰就看在胡鲁努尔的份上放了他。

    没想到这家伙遇到穆辛之后竟然在第一时间就重新变得野心勃勃。

    可见这家伙从来都没有悔悟过,大彻大悟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那就让他彻底的沉沦成为我们的战奴。”

    尉迟文眼睛一亮连忙道:“以后我们能不能多制造一些这样的战奴?帝国疆场争雄总会有死伤的,与其让我们自己信得过的兄弟去拼命,不如……”

    铁心源哑然失笑,点点尉迟文黑乎乎的脑瓜子道:“你想多了。

    帝国创立初期,无所不用其极乃是被时事所迫,这种事情只可一不可二,否则夜路走多了迟早会碰到鬼。

    想要我们的军队战无不胜,又不想让自己爱兄弟伤亡惨重,唯一的法子就是好好地训练他们,好好地装备他们,让他们以强有力的体魄和强大的武器去对付敌人。

    除此,别无他途。”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