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二章必须有《反分裂法》
    第二十二章必须有《反分裂法》

    一个不算坏的人,在干了一件亏心事之后,一般都会干些好事来弥补一下。?  八?一中?文 W?W?W?.㈠8㈠1?Z㈧W?.㈧C?O㈧M

    铁心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和王安石稀里糊涂的说了一堆不知所云的话,把融合这样一个诺大的事情丢给王安石之后,就用最快的度把大宋要求的物资全数准备妥当,包括大宋后来要求以哈密粮价交易的七十万担粮食。

    同时送走的还有哈密国和大宋交易的一万四千头牛,五千匹战马,六千匹挽马,以及四轮马车一千一百架。

    这是一笔非常大的交易,甚至称之为大宋立国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

    交易的队伍也是极为庞大的,李巧需要负责将这些东西平安的送到青唐城,而后由杨怀玉接手,将粮食转运到昔日的邈川城储存起来,牛马牲畜和大车则会继续前行,一直到大宋京兆府。

    铁心源很贴心的将这次成功的交易归功于王安石。

    “明明是哈密国赚钱,为何要说成是弥补大宋关闭契丹草市与关闭西夏银星和市的补偿,既然是补偿,为何还要收取大宋大量的银钱和物资?”

    王安石目送商队离开,就跨上战马,郁闷的质问并辔而行的刘攽。

    刘攽笑呵呵的道:“战马的价格只有契丹西夏战马价格的三成,挽马只有六成,至于这些被锯掉牛角穿上鼻环的公牛,只要农夫们操控得当,虽不如大宋耕牛那样驯服,耕田,拉车还是没有问题的,这对大宋好处繁多,介甫如何还说只有哈密一方得利?”

    “哼,铁心源乃是一介不学无术之徒!”

    五天前被铁心源和霍贤暗算了一道的王安石,第二天就醒悟过来了,不由得咬着牙恨恨的道。

    “年轻人不如我等老贼办事妥帖老辣,自然要借助一下外力,知人善任也是一种本事。

    据此,依老夫之见哈密王却是堪称人杰。”

    王安石阴沉着脸道:“汉征西大将军印居然能在我大宋依旧拥有无上权柄,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一个笑话。”

    刘攽大笑道:“皇家旨意是真的,陛下加盖在旨意上的印信也是真的,抚慰西域遗族的旨意内容更是是陛下亲手著述。

    而这道旨意还是出自中枢,不仅仅是陛下的中旨,上面还有同平章事印信,参知政事印信,谁敢说是假的?

    至于印信虎符不过是一个信物而已,我大宋虽说已经没有了虎符这个说法,只要是陛下赐予的就该是信物。”

    王安石闷哼一声道:“官家并未赐下虎符。”

    刘攽撇撇嘴轻佻的笑道:“传达旨意的是夏悚,他当时身居大宋枢密使重任,是他连同旨意虎符一起宣达给了铁心源,谁敢说虎符不是陛下所赐?

    即便不是,现在也是了,至于要追问罪责,那也是夏悚的,与哈密王何干?”

    王安石牙痛般的倒吸一口凉气瞅着刘攽道:“如此说来,刘兄已经认定哈密王世子这个储君了?”

    “为何不认?站在哈密王世子一方不但没有倾覆之忧,还可以左右逢源,即便是哈密王世子不幸失败了,没有成为皇储,老夫还可以带着全家来哈密继续为官,根本就不用受那些所谓的从龙之臣的夹板气。”

    “你怎可……”王安石被刘攽的一番话气的说不出话来。

    “老夫怎样了?

    将来最坏的结果就是,坐在东京皇宫宝座上的人是陛下的侄子,坐在哈密清香城宝座上的是陛下的外孙,祖庙里的香火都是一般无二的,治下的百姓也都是宋人。

    老夫没有对异族卑躬屈膝,更没有出卖大宋人的利益换取头上的官帽,不论是大义还是私德老夫都不亏心,即便是你老王,也最多说老夫与你政见不合,还能说我什么?

    介甫,如今哈密与大宋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了一笔糊涂账,没人能算得清楚。

    不论在大宋还是在哈密,不论有人喜不喜欢铁心源,哪怕是对他恨之入骨的人,这时候也不敢说哈密人对大宋人来说就是异族人。

    毕竟,有哈密国的存在,对大宋来说好处太多了,且不说这次交易的牛马牲畜以及粮草,仅仅是解除大宋百姓心中的孤独感这一条,就足矣让所有反对的人闭嘴。”

    路过七里坡的时候,王安石久久的瞅着密集的墓碑叹息道:“老夫从中看到了分裂的可能,这个可能不仅仅是大宋和哈密国之间的分裂,随着西北边地的百姓受哈密恩惠的增多,西北都有离开大宋的可能。

    抱着你这样想法的人实在是太多。

    士大夫乃是大宋的根基,乃是大宋皇朝最忠实的拥护者。如今,欧阳修,霍贤,你这样的大儒投奔哈密国都没有负罪感,如何指望那些有奶就是娘的武将和百姓不纷纷景从?”

    刘攽笑的更加开心了,指着王安石道:“这就是铁心源弄那一手霸王卸甲的原因。

    看到苗头的不仅仅是你,人家铁心源也看到了,在没有良策的情况下,将弥补裂隙的重任交到了你的手里,这就要借重介甫大才了。

    快些制定啊,哈密国内有人的想法和我们不一样,他们认为时间拖得愈久,哈密国的筹码就越多,一旦铁心源真的拥兵百万制霸西域,大宋将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那才是天大的祸事。”

    王安石驻马不前回南望久久不作声,这对他来说很难得,自从来到哈密之后,他沉默的时刻多了很多。

    刚开始的时候他认为哈密只是一个小麻烦,以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应该能够厘清这团乱麻。

    如今,泥足深陷之后,他才现哈密是一个巨大的泥潭,将他困在这里,不断地迎接数不清的麻烦,数不清,理还乱……

    同样有这样感觉的人是铁心源。

    他正在努力的转嫁一些羁绊他的麻烦,一人计短,两人计长,相信大宋那些理智到了极点的士大夫们会对哈密和大宋这段奇怪的关系有一个真实的评价。

    他要做的就是拨开迷雾看前方,无论如何,继续让哈密强大起来,才是他所有工作的重心。

    自以为是的把所有重担都压在一个人的身上,这是不合情理的,诸葛亮这么干过,结果他人死政消。

    与其把精力消耗在这些麻团上,不如批阅哈密国切实的国事比较好。

    楼兰城的芦苇已经收割了一批,虽然不多,已经见到效益了,至少楼兰城里已经出现了一家造纸作坊。

    这是一个好现象,说明昔日荒僻的楼兰城,正在重新展现生机,最原始的工业,商业开始了,繁华将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尉迟文来的时间越来越晚了。

    铁心源抬头瞅瞅窗外半圆的明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一片云已经五天没有吃饭,两天没有喝水了,昨夜他竟然用头碰墙壁,撞得满脸血迹也要保持一点清明,他不愿意入睡。

    这是一片云最后的抵抗。

    铁心源相信,只要他放弃抵抗,他一定会成为一个非常适合的战奴。

    他从不同情一片云,也不可怜这个老马贼,如果产生这种奇怪的情感那就太可笑了。

    同情和可怜都是给那些没有能力的人的,铁心源更愿意把这种情感留给哈密国没有生活能力的老弱和妇孺。

    至于一片云这种人,无论怎么样折磨他,都是对天道公平的一种呼应。

    就在铁心源准备休息的时候,尉迟文来了,他今天的打扮很古怪,脑袋上梳着两个包包,还有两缕头从耳鬓间垂下来,一身的小青衣,还在眉间点了一颗朱砂痣,嗯,和观世音菩萨画像上的童子几乎一般无二。

    “一片云终于肯睡觉了,他犹豫了很久都没有自杀,最后还是睡着了。”

    “其余的人呢?”

    “我们折磨一片云,一片云就疯一般的折磨他们,不得不说,一片云的法子不错,那些人也变成了他的傀儡。”

    “那就让一片云安静两天,那些人也没有必要再受折磨了,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一个临界点,过了这个临界点,身体就会自动死亡。”

    铁心源说着话从桌案上拿起一张纸递给尉迟文道:“这是许东升安插在死士营地里的死间。

    他们将协助一片云控制死士营,我答应过他们,照顾好他们的家人,你现在就可以把他们的家人接入后山草原上去,给他们换上黄色户籍。”

    尉迟文咬咬牙还是没有提出亲自去死士营监管一片云的建议,他知道大王不会同意的。

    “萧孝穆的大军已经整顿完毕,就等八月秋凉,那时候他的军队不断编练完毕,也正是战马肥壮的时候,你要时刻主意天气变化,一旦天气转凉,一片云就可以出了。”

    铁心源努力不让自己去看尉迟文的可笑模样,佯装整理桌案,没有抬头。

    “您如果想笑,就笑出来,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您大笑的样子了。”

    铁心源一张脸憋得通红,强忍着笑意道:“你这是在办正事,如果笑话你,是对你的不尊重。”

    尉迟文看了几遍纸上的名字,就把那张纸烧掉了,在钵盂里面捣碎了纸灰,他就转身离去,临走前搬着门板道:“我走了之后您就可以大笑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