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三章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第二十三章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铁心源最后还是强忍着没有笑出来,尉迟文现在已经是他一个很重要的帮手。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他在非常认真地工作,如果自己这时候笑话他,多少会伤他的心,十三四岁的半大小子正是心理最敏感的时候,不会因为智慧上的早熟就有什么改变。

    太阳升起来的那一刻,又一个白日。

    铁心源今天很清闲,一大早就拉着枣红马来水车下面洗澡。

    天气太热,水车上的木桶一桶桶的凉水浇下来,枣红马几乎不愿意离开。

    巴掌大的一块肥皂给枣红马洗完之后就剩下不多了,正好再把狐狸拉过来洗一遍。

    天山雪水就是冰凉,站在水里半天,脚都有些麻,用毛巾给枣红马和狐狸擦干净之后,一人一马一狐狸就没有一个愿意动弹的。

    枣红马喝了一盆子米酒,就卧在一张芦席上毫无形象的睡觉,铁狐狸洗完澡之后胃口大开,一钵子肉糜吃的干干净净,吃完饭打了一个哈欠,就卧倒在枣红马身边。

    铁心源把铁狐狸从枣红马身边挪开,担心被枣红马翻身压着,狐狸现在反应有些迟钝,不像往日那样机敏。

    枣红马的行为一点都不像一匹马,或许它属于野马的那一部分骄傲在被雪青马击败之后就完全丧失了。

    如今,只剩下一个醉生梦死并且混吃等死的失败马王躯壳。

    尉迟灼灼端来一筐早熟的菜瓜,这东西铁心源向来喜欢,枣红马也喜欢,狐狸闻了一下就重新躺倒,现在这家伙能躺着就绝不站着。

    尉迟灼灼很喜欢铁心源给枣红马喂菜瓜吃的样子,这样一来她就能喂铁心源吃东西了。

    这时候谁都不愿意说话,铁狐狸也不愿意叫唤,安静享受西域夏日午后的安闲。

    尉迟文顶着烈日过来这很正常,一片云出现在他身后这就很不对劲了,不知为什么,铁心源现在不喜欢看到这个人。

    十天不见一片云,这家伙现在瘦弱的厉害,宽大的衣衫像是穿在一个竹竿上,铁心源很担心他会被一阵风吹走。

    一片云已经对尉迟文说过一百遍,希望能见到铁心源,今日终于如愿了。

    尉迟灼灼抱着铁狐狸回城主府了,一片云就跪坐在树荫下凉席上低着头吃菜瓜。

    “准备好了吗?”铁心源把最后一个菜瓜塞进枣红马的嘴里问道。

    尉迟文连忙道:“还没有准备好,玉素普他们的伤势刚刚结痂,想要完全愈合,至少需要一月时间。”

    铁心源摇头道:“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最多十天之后他们就应该出了。”

    “诺!”尉迟文回答之后就坐在芦席上闭口不言。

    一片云用了很长时间才把一颗菜瓜吃完,抹抹嘴巴低着头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声音嘶哑至极。

    铁心源清理着枣红马的鬃毛随意的道:“什么都没做。”

    “你出现在我的梦中,每夜都出现,你只要出现一次,我就会下一遭地狱……”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只要一心想着如何完成阻普大王府军城任务,就不会做这样的噩梦。”

    “果然还是和你有关……”

    铁心源冷笑道:“王令已下,重如泰山,尔为走狗,奔走而已。”

    “何时能得解脱?”

    “烧掉军城,心魔自解。”

    “你这是要我去死。”

    一片云说出真相,话语里却没有多少怨恨。

    “烧掉军城,我放你自由,你甚至可以带着愿意跟着你离开的死士走。”

    铁心源也放下了大王的架子。

    一片云抬起头,苦涩的道:“我仔细研究过,成功的可能性不过两成。”

    铁心源笑道:“你一生征战,难道说每一次作战你都有必胜的把握?”

    一片云惨笑一声道:“努力求生而已。”

    铁心源笑道:“这次也一样,你我既然相看两生厌,不如你帮我办完事之后就此别过。”

    一片云看着铁心源半晌之后才凄声道:“给我一个承诺,我要你亲口给我一个承诺。”

    铁心源瞅瞅天上的白日,郑重的道:“军城一战,只要一片云戮力作战,铁心源就还他自由,从此两不相干。”

    一片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道:“好,我十日后出!”

    说完话就在尉迟文的陪同下离开了铁心源,一次都没有回头看。

    枣红马打了一个响鼻,铁心源帮它擦了鼻涕,心情也非常的不好,时光荏苒,白云苍狗,没有什么承诺是永恒的。

    就像契丹人说好了要从沙漠方向进攻哈密,结果事到临头就改变了主意,一路进攻变成了两路进攻。

    其中一路还是乌古敌烈军司麾下最凶悍的红头野人,给他们带路的人就是白马和乞颜部落。

    如果不是契丹皇太弟千里传音将这个珍贵的军事机密告诉哈密,巴里坤周边的汉人一定会吃大亏。

    就是因为接到了这个让铁心源心乱如麻的消息,他才特意给自己放了一天的假,来稳定心神,不让自己在匆忙中做出什么不好的决定。

    自乱阵脚比敌人还要可怕。

    许东升从三天前就开始验证这个消息的真伪,突破口自然是白马和乞颜这两个新近归附的部族。

    许东升有一个很奇怪的特质,只要铁心源需要他的时候,他就会自动过来,甚至用不着专门告诉他。

    “我已经证实了,乌古敌烈军司的野人没有去阻普大王府的迹象,这说明他们的突破口就是盐湖和巴里坤湖方向。

    原本他们不可能穿越一千一百多里的荒原来攻击我们的,可是,有了白马和乞颜两部落的缴获,他们就有本钱在我们和萧孝穆作战最激烈的时候从背后给我们一刀子。”

    铁心源叹一口气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种事怎么连契丹人都会玩了?”

    许东升笑道:“辽皇麾下汉人不少,宋人知道的典故他们一样知道。

    这些年我虽然也暗杀了一些重要的汉人,可是数量很庞大,我们杀不过来。”

    “你确定这一次对我哈密作战的主力是乌古敌烈军司而不是萧孝穆从西京弄来的那些人?”

    铁心源把身体靠在枣红马的背上,心情越的不好。

    “白马部和乞颜部本身就是被乌古敌烈军司麾下的野蛮人追杀了大半,他们之所以能够逃到哈密国,完全是乌古敌烈军司的大统领述律放他们逃生探路的结果。”

    “述律为何会如此的清楚哈密国的事情,还能就我们哈密的事情给辽皇上密奏?

    他有什么本钱能让辽皇同意两路夹攻我哈密?”

    许东升叹口气道:“促使辽皇下决心的不是述律的奏章,而是我哈密国的财富。

    述律之所以熟悉哈密,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麾下有一个副统领名叫耶律敬。

    当年,大王为了让阻普大王府和狮子王阿萨兰火拼,派孟元直刺杀了耶律敬的五个儿子。

    为了给儿子复仇,耶律敬这些年一刻都没有忘记我哈密国,因此,他对哈密国的了解要过所有契丹人。”

    “耶律重元为何要把这个最高机密告诉我们?别告诉我是因为你是他干儿子的缘故。”

    “萧孝穆在西京动用了耶律重元牧场的一万匹战马。”

    铁心源猛地坐起身吃惊的道:“就因为这个原因?当初我们也骗走了他很多战马和马奴。”

    许东升苦着脸道:“您当初那笔没本钱的买卖做得固然漂亮,就是坑苦了我,你知道我花费了多大的力气讨好耶律重元才让他忘记了此事?

    铁心源笑着摇头道:“我记得当初我问过你,你说没关系的。”

    “好我的大王啊,怎么可能没关系,只是因为您去东京要求娶公主,这才是哈密最大的事情,即便是有关系我也要咬着牙说没问题。”

    铁心源跟着叹口气道:“传令吧,召集所有在家的将领今晚开会,这一次霍贤,刘攽,彭礼也参加。

    把乌古敌烈军司的野蛮人要从盐湖那边来哈密的消息通报他们一下,商量一下对策。

    同时抓紧拷问白马,乞颜两部落的领,问清楚他们是如何穿过盐湖来到哈密的。

    同时你也要命令我们在喀喇汗的密谍,细心查探喀喇汗军队的去向,阿伊莎这个女人我还算是了解的,如果我哈密真的陷入两面作战,她一定不介意充当我们第三面敌人。

    这件事说到底是我的疏忽。”

    许东升笑道:“其实不算晚,巴里坤湖周边全是都是大片的盐盖区,无遮无掩的,北方红头野人如果敢从盐湖上走过来,就是我们最好的靶子。

    自从契丹人有入侵我们的迹象,喀喇汗方面的密谍就没有松懈过,驻守楼兰城的铁三将军,也探马放出两百里以外,喀喇汗只要有动作,逃不过我们的眼睛。”

    铁心源脸上并没有喜色,摇摇头道:“别小看任何敌人,尤其是这里面还有一个对我哈密仇恨入骨的耶律敬。

    我看过白马和乞颜两部落的战力,他们的实力不弱,却被不足一万人的红野人打的无处藏身,我们一定要给予他们足够的重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