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八章谎话三部曲
    第二十八章谎话三部曲

    铁狐狸是大宋的瑞兽。(八)(一)(中)(文)(网) | (八)WWW.8(八)1(一)Z(中)W(文).C O M

    想当初赵祯开朝会的时候,百官偶尔能透过大殿的大门看到它东嗅嗅,西嗅嗅的惫赖模样。

    能给大宋带来真实好处的瑞兽,士大夫们对它极为宽松,即便如夏悚那种阴狠成性的人,在皇宫见到铁狐狸都要呼唤一声振武将军。

    见多了对自己施礼的人,铁狐狸对王安石的举止也不奇怪,懒懒的叫唤了一声就算是还礼,然后继续趴在毯子上睡觉。

    小姑娘奉上的茶水酸酸甜甜的,王安石很是不喜欢,看在小姑娘局促的模样,就知道这是小姑娘把自己认为最好喝的茶水送来了。

    不想伤小姑娘的心,王安石愉快的喝了一口就问道:“殿下可曾进学?”

    “官家御制的《百家姓》已经读过,(铁心源用过,后来被赵婉推荐给了父亲)《女诫》也已经读完,家兄命我读史,说读史能让人明白得失,知道人性之复杂,中华过往之艰难。”

    “善,令兄一代人杰,目光长垣,听他的话不会错,身为女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惟务清贞……

    皇家女受天下百姓供养,尊荣无匹,当常怀天下,心系黎民,榆柳之情为末端,不可强求……”

    王安石身为观文殿大学士自然有教化天下的职责,今日见铁家女好学,遂主动告诫一番。

    铁丫听得非常欢喜,她学的东西都是哥哥,嫂子和母亲教的,哥哥虽然亲昵,对她却非常没耐心,兴致来了能教一整天,兴致没了,就像轰狗一样的把她轰走。

    嫂子虽然好,铁丫却不是很喜欢她,至于母亲,铁丫则有些怕她。

    王安石看着一些精美的点心如同流水般的被仆婢送上来,心中苦笑一声,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每一样都品尝了一下,赞不绝口。

    自从来到哈密,王安石的心情就没有好过,像今日这般悠闲还是第一次。

    等到他告辞的时候,才现太阳已经升起老高,山谷里的薄雾都渐渐散尽了。

    铁丫送王安石到山谷口,在得到王安石应允可以去找他请教学问之后,小丫头才欢喜的在仆婢们的簇拥下回到了自己的小山谷。

    王安石安步当车缓缓步行之时,一辆马车从后面驶过来,马车度快,王安石已经让开了道路,那辆马车却不肯过,依旧不疾不徐的跟在后面。

    王安石眉头微微皱起,站在路边,被人跟在后面的感觉很不好,他准备让马车先行。

    马车跟了上来,和王安石擦肩而过的时候刘攽那张笑吟吟的面孔出现在车窗上。

    “老狗!”王安石怒骂一句。

    “蹩驴!”刘攽是一点亏都不愿意吃。

    有马车,王安石自然不会继续走路,七月的西域热浪滚滚,稍微活动一下就是满身的汗水。

    “铁家的小娘子可好?”

    “家教甚好,还没有骄娇二气。”

    “妙啊,还是第一次见你待见铁家人。”

    “铁心源看似平和,实际上狂放不羁,心如铁石,奇谋妙计不断大有一代豪雄之风,这样的人谁能喜欢的起来?

    铁母从一介贫民,且孤身一人,铁家三五年就成开封城内有名的殷实人家,都是铁母一人之功,又过五年,铁家已成豪商大贾。

    这样的女子只可敬不敢有怜悯之心。

    唯有这铁家小女,心性纯良,在兄长的庇护下如同空谷幽兰,人见人喜。老夫焉能例外。”

    刘攽长叹一声道:“介甫看完了铁家美好的一面,马上就要听闻铁心源暴烈酷毒的事迹了。”

    王安石皱眉道:“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昨夜,铁心源下达了《清乡令》,莫格昌达两部共计三千四百余口将要人头落地。”

    “哦?你是说居住在巴里坤西边的游牧部落?”

    “正是!”

    “既然是那两个部落,就合情合理了,老夫还以为铁心源会有妇人之仁呢。”

    “呀!”

    “你叫唤什么?这样做没错,既然不能让对方敬畏恭顺,那就只能斩草除根,帝王手段就是这样,谈不到对错,只有利害。”

    刘攽吞咽了一口口水之后艰难的道:“老夫现在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明白了什么?”

    “官做的越大,就越是没有人性,老夫就是吃了心慈手软的亏,否则现在早参知政事了,哪里会被人家一撸到底来哈密混两个俸禄养家。”

    王安石正色道:“做学问需要仁慈,唯有仁慈之人才能兼容并蓄最后自成一家。

    做官需要审时度势,面对相应的形势作出不同的判断和行动。

    你做学问是一把好手,做官,嘿嘿,也就是州府之才,再高就祸国殃民了。”

    “老夫如此不堪吗?”

    “自然,这些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了,今天正好合适,就干脆说出来,爱听不爱听的在你。”

    对于王安石这种过度的耿直,刘攽只好默默承受,过了片刻才喘匀了气息对王安石道:“这样滥杀下去,真的没有问题吗?”

    王安石瞅瞅外面的天山山脉,叹口气道:“杀干净就没有问题,留下尾巴就会有祸患。

    西域人不感恩,却擅长记仇,你给他一群羊的事情他记不住,你抢了他一只羊的事情他会永生铭记。

    至于部族以外的人吗,他们不会在乎一两个部族消失的原因,他们只会惦记这两个部族消失之后,他们的牧场的归属。”

    刘攽奇怪的道:“这恐怕是你一家之言吧,不对,铁心源也是这样说的,你们两人倒是知己。”

    王安石见自己已经到了地头,就下了马车,站在外面对刘攽道:“你研究《西域史》不能只研究王朝兴替,也要追究这些个民族的本性,我觉得他们的本性才是导致西域战乱千年不绝的真正原因。”

    “你是说突厥的狼性吗?”刘攽大声说道。

    王安石却没有回答,只是摆摆手就走进了馆驿,下午还有非常多的事情需要继续研究,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刘攽瞎扯什么《西域史》。

    一个月之前,王安石其实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只是契丹人突然入侵哈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留在哈密,近距离的观察一下哈密国真正的实力。

    如果铁心源这一次能够击败契丹,王安石就准备回去之后全力推动哈密王世子成为大宋皇储这件事。

    同样的,这个个人的好恶无关,也只关乎利益。

    王安石走后,铁丫就取出一身男装穿上,这是她偷偷让人按照哥哥以前的旧衣服做的。

    很快,巨大的落地镜子里就出现了一个粉妆玉砌的小小少年郎。

    王安石是一个很大官,铁丫对王安石的印象仅止于此,这个人的学问大不大铁丫不是很关心,她只关心这个人有没有能力把自己带去东京汴梁城。

    想做学问当年欧阳先生在的时候都没有求教,现在自然没道理去求教一个不相干的外人。

    铁丫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却从镜子里面看见了尉迟文,一下子,小姑娘的一张俏脸就变得煞白。

    她知道,这个人和哥哥一样都有一种能看清人心的本事,她以前从未将这一身衣衫展现给别人看过,如今,被尉迟文看见了,很可能就他猜出根底来了。

    尉迟文坐在门槛上拍着脑袋哀叹道:“嘎嘎刚走,你又要去哪里?

    来,让我猜猜!

    你今天和王安石学了一上午的学问?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学了?

    前天跟大王一起吃饭的时候,大王可是给你布置了十篇大字,不知道你写完了没有?”

    铁丫强做镇定的道:“我凭什么给你看?”

    尉迟文皱着眉头道:“你想去东京?奶奶和王后就要回来了。”

    “要你管我!”铁丫继续嘴硬,尉迟文和嘎嘎不同,嘎嘎这家伙只要自己做出一副要哭的样子,他就立刻投降了,这一手在尉迟文这家伙身上一点用处没有,即便自己哭死,他也不会心软半分。

    尉迟文也不说话,直接拖着铁丫直奔门外,铁丫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却不敢对他放肆,只好任由他拖着自己向城主府狂奔。

    “我不去了,你不要告诉我哥哥好不好?”眼见城主府就在眼前,铁丫有些心虚,不由得哀告道。

    尉迟文依旧不理睬,继续拖着她前行,没有半分要停下来的意思。

    铁心源正躺在树荫下午休,尉迟灼灼抱着一本厚厚的账本在他耳边絮叨。

    正烦的不行,见尉迟文拖着铁丫来了,立刻就眉花眼笑的坐起来道:“小丫怎么穿上男装了,别说,这样一穿还把你给穿俊俏了。”

    铁丫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回答,就听尉迟文道:“大王,您看看小丫穿上男装之后像不像您小时候?”

    铁心源笑道:“这就要问你姐姐了,如果婉婉在,他是最有言权的。”

    尉迟灼灼见弟弟冲自己使了一个眼色,眼珠子一转,围着铁丫转了一大圈,然后搬着丫头的脸自己端详了一阵子才肯定的道:“像,实在是太像了,眉眼太像,就是脸庞不如大王硬朗,还有这一双眼睛和大王一模一样的丹凤眼,一看就知道是贵人。”

    铁丫极为不确定的道:“真的?”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