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一章谁在研究谁?
    第三十一章谁是被研究者?

    “宋国人杰地灵,英雄好汉层出不穷,仅仅一个铁心源就让西域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八一中文 W?W㈠W㈧.㈧8㈧1?Z?W?.㈧C㈧O?M”

    迪伊思放下茶杯,笑眯眯的看着王安石。

    王安石轻笑道:“铁心源这样的少年,即便在东京也不多见,夫人有所不知,当年,铁蛤蟆之名可是蜚声大宋,乃是我大宋少有的神童。

    这样的人物来到到哈密,如果做不出一番事业才会让老夫以及宋人失望。”

    “老身听说宋皇陛下将掌上明珠下嫁铁心源,而铁心源却对大宋并无归属之意,这在老身看来已经属于背叛,宋皇仁慈,心疼爱女继而爱屋及乌,对哈密不但不征讨,还大力支持,难道就不怕有肘腋之患?”

    王安石对这种低级别的挑拨离间毫无兴趣,甚至都懒得解释,径直问道:“老夫听闻西域奇人辈出,又地大物博独成一脉,西域人所学所知与我大宋有很大的不同,不知夫人能否解说一二以解我毛塞?”

    迪伊思笑眯眯的从侍从手里拿过一卷羊皮卷,递给王安石道:“老身这里就有一本囊括西域最新成就的一本书。”

    王安石接过来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头,满篇的大食文字,他看不明白。

    不过从羊皮卷制作的精美程度来看,这本书应该是一本很重要的文献。

    王安石很想知道这本书里到底说了什么,竟然让他生出学习大食文字的想法。

    学习这种事情从来就不是士大夫们的阻碍,他们哪一个不是经历过十年寒窗磨练的人,掌握一门外国文字,比起研究浩如烟海的经义简单的太多了。

    好在他没有为难太久,对西域状况很有兴趣的刘攽赶来了,他平日里面对的是咸鱼一样无知的商贾,在这些人中间想找出一个认识字的人都很难,更不要说西域的学者了。

    西域的学者一般都是高级教徒,或者贵族,他们的传承非常的有限吗,或者父子,或者师徒,普通人虽然渴望获得学问,却往往没有那么多的学习机会,即便是有,也是凤毛麟角不值一提。

    在西域可没有孔夫子有教无类的说法。

    听王安石的老仆说这里有一个似乎会汉家学问的老女人,刘攽那里还按捺的住,匆匆赶来,见王安石拿着一卷羊皮在那里狗看星星,立刻就劈手夺过。

    匆匆瞅了一眼书名,就毫无礼貌的当着迪伊思的面坐在毯子上认真看书。

    看了不到一柱香的功夫,他的面色就变得铁青,咬着牙问迪伊思:“这本《十日谈》乃是何人所著?”

    迪伊思端起茶杯,轻轻地吹了吹茶杯里的浮沫笑道:“我大食的智慧之王穆辛,也是哈密王铁心源的老师。”

    王安石哦了一声道:“伊布拉欣。穆辛,老夫在东京时就听说过此人,据说他少年时就无师自通,诵读了大食所有的前人经典,等到壮年,就枯坐飞鹰山研究大食经典十年,听说能在古典经文上动笔修改注释新意的人,也就穆辛一人而已。”

    刘攽恨声道:“与铁心源在楼兰城大战的就是此人。”

    王安石轻笑道:“学问与战争不可混为一谈,我读穆辛之书,只看他的智慧和胸怀,又不看战争。

    人世中,穆辛既然是铁心源的敌人,自然也就是我们的敌人,可是在著作中,他但凡有一字一句能让我称道,就当为吾师。”

    刘攽不屑的瞅着一本正经的王安石道:“假如这本书里把哈密国的国策,军政,民政,经营之策,农耕之心得,匠作之经验尽数罗列其上,你还能安静的坐着说出刚才那一番话吗?”

    王安石的面色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看着刘攽手里的东西道:“皮毛而已……”

    迪伊思笑道:“安石先生有所不知,此书乃是我大食智慧之王呕心沥血之作。

    为了完成此书,智慧之王不惜亲自潜入清香城,化身万千游走市井,与哈密官员交友,与哈密文人长谈,与哈密土著共饮,所见所闻俱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脱离虎口之后,又重新加以整理,归纳,一本《十日谈》虽然只有十万言,却是一本建国立业不可或缺的读本。

    穆辛虽然与我王有仇,我王却不敢小觑他的学问,在得到这本书的手稿之后,王后第一时间就召集了大量的学者,日夜誊抄此书,老身来哈密之前,已经成书五百卷,这一卷是王后亲自挑选,校对出来的精品,是来向哈密王请教,其中是否有遗漏。”

    “呀呀呀,造纸,诶呀呀,筒车,我的娘啊,曲辕犁,完蛋了,炼铁?糟糕……娘的,他连槽子糕都不放过。”

    刘攽在一边哇哇叫,迪伊思的目光一直落在王安石脸上,王安石的眉头微皱,他不为书里的内容担心,他更担心刘攽这个人。

    一个念书几十年,并且一直在修心养性的家伙这样表现,实在是太过分了。

    大儒修心养性到了极致,就会出现鹤形或者龟状,鹤,,挺胸昂,回步转颈,或引颈高鸣,或展翅作舞,一展翅,一踱步自有风韵法度。

    龟,潜缩爪,徐徐而行,两耳不闻身外事,却有宿慧,锦绣于心不张扬,身处泥潭自有乾坤。

    不论是鹤形,还是龟状,一现翎毛于世界,一藏锦绣于泥潭,都不是这般喜怒行于色的模样。

    “《十日谈》堪称煌煌巨著,我喀喇汗国王素有雄心壮志,想要将喀喇汗国治理成西域的一颗明珠,却屡屡不得法,如今有了《十日谈》正好可以按图索骥,希望能把喀喇汗国也治理成哈密这般模样。”

    迪伊思放下茶杯,双手缩回宽袍大袖,一脸庄严的对王安石道。

    王安石笑道:“此乃喀喇汗国百姓福分。”他笑的依旧那样和煦,像是在对喀喇汗百姓做最好的祝福。

    “您是一个心胸宽阔的人,而铁心源却是一个邪恶的人,先生,大宋的阳光和黑暗此时都来到西域的天空上,这让我们更加珍惜美好的阳光,憎恶冰冷的黑暗。”

    王安石大笑道:“无论是阳光还是雨露都是上天的恩赐,我们身为凡人,只要接受就好,不必挑三拣四,上天给的每一样东西都是财富,大食人应该学会现财富,制造财富而不是掠夺财富。

    只有属于自己的才是最美好的,也是最合适自己的。”

    迪伊思指着《十日谈》道:“您是说这本书不适合喀喇汗?”

    王安石见这时候已经没办法和迪伊思愉快的交谈了,就站起身送客,他的时间很宝贵,既然迪伊思吝啬的不愿意多谈大食国以及西域,他也没道理放在和异族女人谈论喀喇汗的前途。

    迪伊思失望的走了,尽管她很想和王安石再谈谈话,而王安石对她似乎已经失去了兴趣,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身为喀喇汗国的使者,还需要保留一些尊严。

    迪伊思走了,刘攽自然就恢复了正常,将《十日谈》丢在桌子上,自顾自的斟茶,刚才说了好大一堆废话,嘴巴渴的厉害。

    王安石拿起那本书再次打量一下对刘攽道:“自古改弦易辙最为艰难,铁心源这是想害人?”

    刘攽一口喝干了茶水道:“弄不明白铁心源要干什么,他好像从不禁止书上写的这些东西外流,我只是偶尔听他说过,要把清香城打造成一个好东西出产地。

    他还说,准备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最先进的东西都出自清香城,只有这样,哈密国才能保持永远富庶,永远都是世界的中心。”

    王安石想了一下道:“似乎有些道理,东京出产的铁器是最好的,食物是最好的,蜀中的丝绸最好,河东道的绢布最好,太原府的碳最好,每一种东西都能养活大量的人。

    如果西域所有的好东西都出自清香城或者哈密,这就表示这些东西的价格都是哈密国说了算。

    这对西域其它国家的打击很大,这家伙,把大宋商贾在边境和市上的那一套用在西域了,这是在悄悄地如同蚂蟥一般吸他们的血。“

    刘攽忍不住扒拉一下那本书道:“就连老夫都不得承认,这本书写的很不错,尤其是如何造纸,如何炼铁,如何制造筒车,只要有这本书,老夫就能造出来。

    我总觉得吃亏了。”

    王安石笑着站起身从自己的书架上取出一本书丢给刘攽道:“这是哈密国搜集的西域的好东西,这里有大食,波斯人的建筑法式,水利法式,算学,天文,地理测绘,炼金术,医药,黄金,白银的冶炼法式,还有一种叫做默罕默德花纹钢刀的冶炼和打造法式。

    相比这本书,穆辛学到的东西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铁心源在哈密干的这些事,只适合哈密,离开了哈密一定会制造出大麻烦。

    老夫在哈密看了半年,研究了半年,哈密国所有典籍制度浩如烟海,我都不敢说彻底的了解哈密国,穆辛偷偷摸摸的看了一半个月,他就认为自己看懂哈密国了?

    真是一个大笑话,穆辛此人也过于自负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