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八章野蛮人
    第四十八章野蛮人

    巴里坤以北的荒原,素来有死亡之海的称号,即便是在后世也不是人类能够轻易抵达的地方。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秋日里的荒原上生机勃勃,野生的双峰驼在荒原上漫步,金黄色的毛在阳光下如同金子一般闪闪光。

    调皮的小野驴尽情的撒欢,跑累了就半跪在母亲肚皮下面喝上几口奶水,然后继续锻炼自己的奔跑本领。

    吃饱了的草原狼躲在阴暗的地方,有一搭没一搭的打着盹,几只半大的小狼,在石缝间追逐嬉戏,和小野驴一样,它们也需要锻炼自己的狩猎本领。

    下午的时光是阳光最猛烈的时候,天气也最炎热,也是黄羊最活跃的时候,趁着秋草还没有完全枯黄,黄羊正努力的攒着秋膘,好应对即将到来的漫长严冬。

    身躯庞大的狗熊站在浅浅的河水里不停地捕捉着肥美的河鱼,却对近在咫尺的黄羊丝毫不感兴趣。

    一只黄羊突然停止了吃草,抬起头警惕的瞅着不远处的一大丛野草。

    一个黑点带着尖利的呼啸声从草丛里飞了出来,黄羊甚至来不及跑动,脑袋就被这颗拳头大小的石块击打的粉碎,脖子猛力的上扬,身体似乎也被击打的飞了起来,落地的时候就只剩下无力地抽搐了。

    轰的一声,黄羊群炸了锅,大大小小的黄羊在荒原上猛力的跳跃着,将前肢与后肢分别并在一起,后肢用力后蹬,身体跃入空中,前肢前迈,着地时用力后撑,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波浪起伏的曲线,分外优美。

    白色且肥厚的屁股夹着一条黑色的尾巴,在猛力甩动的时候如同黄羊脑袋一般,让捕猎者眼花缭乱,分不清尾。

    “嗷哈……”

    炸雷般的声音在荒原上突然爆响,接着,一阵沉闷的鼓声炸响,一群群裹着烂羊皮的野人从草丛中站直了身体,挥舞着粗大的木棒,沉重的石斧拦在野兽奔逃的必经之地。

    无处可去的黄羊跑的更快,跳跃的更高,与受惊的狼群混在一起向山谷方向奔逃。

    这些毛批面,看不清眉眼的野人似乎非常的有经验,即便是面对狼群也不后退半分,粗大的木棒敲打在草原狼的脊背上,然后就对它置之不理,接着面对下一个猎物。

    黄羊想从他们的头顶纵越过去,却总是会被他们的木棒,石斧打断腰肢,哀鸣着从半空掉在地上。

    这群野人对带着小羊的母羊似乎视而不见,任由它们从自己的身边逃跑,也不闻不问。

    狂的狗熊在挨了两棒子之后狂怒的人立而起,挥舞着爪子就扑向最近的一个野人。

    一个身躯格外粗壮的矮个子野人,呵呵大笑两声,推开同伴丢掉手里的石斧,竟然用双手抓住了狗熊的两只爪子,脑袋顶在狗熊的下巴上,脚下一力,竟然生生的拱翻了这头巨大的狗熊,然后就把身体蜷缩成一个球滴溜溜的滚到一边,让狗熊有力的后爪落空。

    其余的野人一边收获猎物,一边大声叫好。

    狗熊摇头晃脑的从地上爬起来,竟然不再奔逃,四肢落在地上,掀起大片的泥土,身体如同炮弹一般的冲向那个将它拱翻在地的野人。

    不知何时,荒原上的野人越来越多,他们分派成一个个的小队,看似杂乱无章,却堵住了所有猎物的去路。

    那些狂暴的野骆驼还没有冲到他们面前,就被野人甩出来的绊脚绳捆住了双腿,哀鸣一声就轰然倒地,这一次,他们没有放过任何一头野骆驼。

    有猎场,自然就会有兀鹫到来,这些食腐动物刚刚降低了高度,就被一柄柄短矛从半空射落,即便是有机警一些的兀鹫,也没有逃过利箭的追捕,雨点般的从空中跌落。

    一个胡须已经花白的野人,从族人手上的猎物中间,挑选了一只最大的兀鹫,恭敬地奉献在耶律敬的脚下。

    耶律敬瞅了一眼怪模怪样的兀鹫,拿脚踢一下兀鹫软绵绵的脖子吐了一口唾沫,对那个花白胡须的野人道:“难道你们罗斯人就找不出更好的礼物献给本王了吗?”

    胡须花白的野人阻止了身后那个射落兀鹫的野人上前的身形,弯腰施礼道:”尊敬的东方之王,只有这种天空中的猛禽,才能表达我们罗斯人对王的敬意。”

    耶律敬正要呵斥这个罗斯人,却被身边的一员老将给阻止了,老将上前一步,弯腰提起那只兀鹫大笑道:“多好的兀鹫啊,这可能是兀鹫之王吧?

    奥列格,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应该就是你们族中最好的射雕手吧,好壮实的小伙子。”

    奥列格那张有着粗大鼻孔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笑意,弯腰施礼道:“尊贵的白马将军,这是我的幼子伊戈尔,他确实是我部族中最好的射雕手。”

    白马将军从腰侧抽出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刀,让所有人都看到战刀的锋利之后,就连鞘拍在伊戈尔的胸口大笑道:“这柄战刀跟随我有些年头了,已经很久未曾品尝敌人鲜血的味道。

    我太老了,已经上不了战场,就把这柄战刀送给伊戈尔这样的勇士,希望你能让它喝饱。”

    伊戈尔珍惜的握住战刀,左手握拳在胸口重重的锤击一下道:“就怕该死的哈密人太少,流不出多少血。”

    白马将军大笑一声,正要说话,一头七窍流血的狗熊噗通一声摔倒在他的面前。

    耶律敬脸色白,惊叫一声就后退数步,白马将军不满的瞅瞅失态的耶律敬,这个家伙自从儿子死光之后,胆子就比麻雀还要小。

    一颗毛头从人群里挤出来,摇摇头甩掉头上的汗珠,指着地上的狗熊对伊戈尔大吼道:“伊戈尔,你除了像一个胆小鬼一样躲在远处射箭之外,能打死一头熊吗?

    你有什么资格拿到白马将军的赏赐?”

    伊戈尔大怒,弹出修长的腿,一脚就踹在矮壮的野人胸口上道:“奥卡,你这个骡子生出来的贱民,也敢和我抢东西?”

    粗壮的奥卡下盘很稳当,即便被伊戈尔狠狠踹了一脚,依旧站的稳稳当当的,巨大的反弹力量让伊戈尔站立不稳,连连后退几步才站稳当,一张脸立刻变得通红。

    将手里的战刀丢给父亲之后,大叫一声张开双臂就和奥卡扭打在一起。

    尘土飞扬……

    白马将军微笑着后退几步,坐在尘土沾染不到的地方,举起水袋喝了一口水之后对耶律敬道:“你的爵位已经被削掉了,以后不要以本王什么的自居。

    与哈密一战对我大辽意义深重,这些年陛下东征耗费太大,该死的高丽人又太穷,搜刮不到多少好东西,唯有富庶的哈密能够装满我大辽的国库。

    才能解除我大辽缺少钱粮的困境,陛下的旨意中说的很清楚,我们是来收割哈密国的,不是来帮你复仇的。

    耶律敬,老夫之所以说这些,是要告诉你,这里老夫才是主帅,你没有资格对老夫统御下的罗斯人指手画脚,他们都是难得的猛士,是猛士就有尊严,不是你呼来喝去的走狗,对他们保持必要的尊重,是老夫这些年之所以能够统御他们的不二法宝。”

    耶律敬牙齿咬得吱吱作响,恨声道:“白马,你在乌古敌烈军司这么久,早就忘记了你是一个贵族,忘记了你曾经受过的教养。

    看看你的帐篷吧,里面装满了黄头的野蛮女人,你的四个儿子中间有三个是黄头灰眼珠的,你,已经变成了一个野蛮人。”

    白马呵呵笑道:“这没有什么不好的,她们的皮肤白皙得如同牛奶,声音如同夜莺,眉目如画,体态丰隆,是真正的美人儿。

    老夫已经老了,没有多少野心了,只有在她们的身上,老夫才能感觉到自己还年轻,还有活下去的勇气。”

    耶律敬暴躁的踢了一下脚下的草皮大声道:“无论如何这一次攻破清香城之后,我要铁心源的头颅来制作酒器,我也要他的后宫来为我生育后代。”

    白马翻了耶律敬一眼道:“铁心源的头颅是陛下需要的装饰物,他的王后是宋国的长公主,即便我们捉到了宋国长公主,也不是你有资格染指的,陛下还要用她来向宋国讨要一笔赎金,你最好不要干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如果让陛下知道你坏了他的事情,嘿嘿,剥皮萱草都是轻的,至于铁心源后宫中别的女人,随你处置。”

    白马拿皇帝说事,耶律敬只好叹了口气,心头的怒气全消,上一次中了铁心源的诡计与阿萨兰斗了一个两败俱伤,早就成契丹族人口中的笑柄了。

    如果不是先皇仁慈,自己早就被斩了。

    如今新皇即位,新皇可不像先皇那样仁慈,一旦犯错哪里有活路可言。

    就在不久前,新皇在东京一口气斩杀了十四位贵族,很多比他耶律敬的资历高得多,家族也庞大的多,也没见新皇眨巴一下眼睛。

    新皇对自己不满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如果这次不能立功反而坏事,耶律敬知晓自己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遂叹口气道:“根据商队和细作传来的消息,铁心源并不好对付。”

    白马将军笑眯眯的看着打斗的难舍难分的两个罗斯猛士道:“在他们面前,没有什么强敌!”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