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九章军法官的教育方式
    第四十九章军法官的教育方式

    伊戈尔和奥卡打斗的昏天黑地,白马将军却和耶律敬交谈的热烈,似乎那一边正在打斗的两个人仅仅是两只恶狗罢了。?  ?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

    这一次来哈密国,白马将军身边只有一千六百名契丹武士,其余八千多人,全部是来自乌古敌烈军司的野蛮人。

    野蛮人一般不会组成大军行动,因为八千多人的粮秣在荒原上很难自给自足。

    即便是八千匹草原狼组成的狩猎队伍,也很难在荒原上找到足够填饱肚子的食物。

    只会在荒原上造成严重的生态灾难。

    好在,这些野蛮人只要有口马奶喝就能活下去,再给他们配一点点干肉,大军就能立刻起程。

    当然,他们最重要的食物来源是抢劫,平日里,只要是野蛮人路过的地方,就没有其他族群的活路了,这些族群也包括野兽。

    好在,猎杀不绝是契丹人一直遵守的祖制,否则,大荒原上恐怕就只有野蛮人存在了。

    野蛮人是牧马的好手,也是牧养麋鹿的高手,不过,这都是那群能干的野蛮人女人的活计,至于男人,除了打猎抢劫之外好像就无所事事了。

    伊戈尔和奥卡似乎打累了,双双倒在地上,周围围了一大群野蛮人叫嚣着为他们打气,希望他们能继续斗殴下去好分出胜负。

    奥列格阻止了他们,见远处狩猎的队伍回来了,就让这群闲人去帮忙收拾那些猎物。

    他一屁股坐在伊戈尔和奥卡中间,抓着两人的手放在一起道:“打完了,就是好兄弟。”

    伊戈尔睁开被鲜血糊住的眼睛,恨声道:“那些契丹狗都走了吗?”

    奥列格点点头道:“你们打起来不久,他们就离开了。”说着话把那柄战刀拍在奥卡的手里又道:“这是丢给两只野狗的肉骨头。”

    奥卡张嘴吐出一口血道:“这把刀子太轻,我用不习惯,还是给伊戈尔吧,我更喜欢战锤。”

    奥列格张开大嘴笑着在奥卡的胸口捶一下道:“果然是我罗斯的英雄,我们不能自己人打自己人,即便是打,也是打给那些契丹狗看的。”

    伊戈尔咳嗽着艰难的道:“父亲,我们要给契丹人当狗当到什么时候?

    我们的武士越来越多,塔隆驻地已经变成一座城市了,如果我们总是为契丹人牺牲,我们的国家永远都建立不起来。

    奥列格站起身瞅着夕阳下忙碌的族人叹口气道:“我们还不够强大……”

    有望远镜的人总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嘎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有一架望远镜,虽然看到极远处的时候会有些模糊,即便是这样,这架望远镜也能让他清楚地看到荒原上生的一切。

    尤其是奥卡和狗熊摔跤那一段,他看的很仔细,自然,兀鹫突然从天上往下掉,他也看得很清楚。

    于是,他把看到的一幕幕都仔细的在本子上记录了下来,这很重要,需要尽快交给将军。

    这些野蛮人单兵作战能力极强,即便手上拿着的武器不太好,可是,就这些镶嵌着铁钉的木棒,用绳子绑在木棒上的石斧,用石头做箭蔟的羽箭,只要动它们的力量足够大,同样有很大的杀伤力,尤其是那些被用来投掷的短矛,如果被集中运用,杀伤力一定不小。

    老队长彭良悄悄地来到嘎嘎身边,取过望远镜瞅了一眼远处的野蛮人,推推嘎嘎道:“该走了。”

    嘎嘎皱眉道:“我们是不是该跟着这群家伙,好随时把消息传递给将军?”

    彭良摇摇头道:“这不行,我们出来已经十五天了,该回去了。”

    嘎嘎无奈的点点头,斥候在外的时间不过十天这是一个极限,过十五天就会被认为失踪或者战死了,名字就会上红名册,然后军中还需要重新派出一组斥候来代替他们,搜索他们失踪的区域。

    这是极为严格的军中法令,同时,斥候带着干粮才荒野里生存十五天,不论是人还是战马都非常的疲惫,一旦被敌人咬住,就很难逃脱。

    彭良能随着自己在外面待十五天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

    就在嘎嘎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忽然现野人群里分出来了一支队伍,径直向自己站立的山丘扑过来了。

    瞅一眼彭良手里的望远镜,嘎嘎大叫一声“不好”,刚才彭良用望远镜的时候没有遮挡,镜片的反光被那群野蛮人现了。

    彭良也现情况不妙,呼喊一声,三十人的斥候队立即上马,头都不回的向西狂奔。

    奥列格骑着一匹巨大的黑色战马很快就来到了嘎嘎刚才停留的地方,手搭凉棚现了正在荒原上狂奔的嘎嘎,勒住战马吐口唾沫道:“该死的老鼠。”

    距离这么远,而且,奥列格还现这些哈密人似乎一人双骑,想要追上是不可能的,只好悻悻的下了山坡,回到营地找了一块烤熟的羊腿大嚼,一群讨厌的老鼠而已,没必要告诉白马将军自讨没趣,下次遇到捏死就是了。

    嘎嘎天亮的时候才回到营地,却现诺大的军营中正在忙碌,帐篷已经被拆卸下来装上了马车,兄弟们也正在收拾行囊,似乎马上就要出。

    军司马看嘎嘎的目光极为不善,十六天才回归,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犯错了。

    嘎嘎连忙抱拳道:“校尉,属下有紧急军情上报将军,待禀报完毕就来领罚,绝不敢逃。”

    军司马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对嘎嘎道:“那就快去,好在你们现在赶回来了,如果再迟半天,老子会以逃兵论处你们。”

    嘎嘎给了军司马一个大大的笑脸,连忙向中军帐跑去。

    冷平正在签拔营军令,见嘎嘎进来了,就指着他哈哈笑道:“猴崽子回来了?”

    嘎嘎来不及搭话,抱拳道:“启禀将军,野马谷外六十里现野蛮人。”

    冷平楞了一下,瞅了一眼地图问道:“来了多少人?”

    “步骑一万有余,野蛮人不下九千。”

    冷平点点头道:“知道了,下去收拾行李,我们该走了。”

    嘎嘎急道:“将军,野蛮人来了。”

    冷平笑道:“本将知道了。”

    “那……”

    “我们为什么要跑是不是?猴崽子,操你该操的心,大军去留还轮不到你管,滚出去,一炷香之后全军出,目标天山城。”

    “啊?”

    “啊什么?这是大王军令,看见野蛮人的可不只有你们,在你们之前,已经有两支斥候回来了。

    怎么,想和野蛮人在野马谷较量一下?”

    嘎嘎傻乎乎的点点头。

    冷平原本不想和嘎嘎讨论这事的,看在他是大王亲信的份上才道:“野蛮人力大无穷,悍勇绝伦,咱们哈密人本来就不擅长野战,即便是有野马谷这样的地利,有火药这样的利器,也阻拦不住那些在荒原上讨生活讨了上千年的野人。

    就算是拦住了,又能如何?我们自己人一定死伤惨重,得到的结果也不过是将野蛮人拦在野马谷外面。

    野蛮人一旦战败了,人家就不会跑?我们到时候追是不追?追上去的话,要是人家杀一个回马枪怎么应对?

    不追?我们把它们拦在野马谷做什么?”

    嘎嘎好歹也是在军中耳濡目染过的人,还不算傻,听了将军的一番话之后连忙道:“诱敌深入?”

    冷平笑了一声,立刻板着脸道:“滚!”

    出了帐篷,嘎嘎见彭良正在接受军司马的训斥,对彭良要他快走的眼色视而不见,凑过来弯腰道:“卑职前来接受处罚。”

    军司马狞笑道:“晚了,军令已经签,你小子以后犯错老子不处罚你,而是处罚你的部下。”

    “这不公平!”嘎嘎大叫道。

    军司马挥挥手,马上就有两个亲兵走过来将彭良的裤子扒掉露出屁股,另一个手提水火棍的家伙,狞笑着抡起水火棍重重的打在彭良的屁股上。

    “我是领队军官,是我犯错,为什么要处罚我的部下,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嘎嘎怒火几乎无法抑制。

    军法官把脸凑到嘎嘎跟前笑道:“对嘛,这才是纨绔本色嘛,老子早就听说你被大王宠坏了,宠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你这样的家伙以后注定要成将军的。

    如果成材,兄弟们跟着你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如果不成材,还他娘的位高权重的,兄弟们跟着你就是算是进了鬼门关。

    以你和大王的关系,以后说不定哪一天就成了老子的上司,为了老子的荣华富贵着想,现在好好地调教调教你,对大家都好。”

    嘎嘎看着彭良被揍的鬼叫连天,咬着牙道:“你还不如直接揍我,这样我能记得更清楚一些。”

    军法官嘿嘿笑道:“知道体恤部下,这是好事,这时候揍你的部下,比揍你管用,以后行事的时候多想想他们,你就没那么冲动了。”

    “等老子成了将军,非把你装在麻包里痛殴!”嘎嘎搀扶起刚刚挨过军棍的彭良,恨声道。

    军法官笑呵呵的道:“老子等着!”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