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章干净的野蛮人
    第五十章干净的野蛮人

    大军压境,乌云压城,哈密国内却歌舞升平的令人指,商业更加的繁盛,哈密河上白帆点点,各条驰道上车水马龙,哈密城中专门划分出来的娱乐区里,依旧有很多人日夜纵酒高歌,百姓们依旧过着平静的生活。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时候的契丹人还没有学会如何用舆论来给自己的大军造势,最多就是那种最原始的威压——全军三十万说成百万大军。

    而且威压的对象还不是心理最脆弱的百姓,是心理承受能力最强,并且知道他们底细的哈密官府和军队。

    这样的威压自然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尤其是那些野蛮人,除了知道哈密国在他们的南方之外,对这个国家几乎一无所知。

    他们每一次劫掠都像是在撞大运,只有在弄死抢劫对象之后才知道自己的收获有多大。

    一大群人乱糟糟的从荒原上一路向南,殊不知,越是靠南,他们获得补给的能力就越差。

    契丹人和野蛮人不知道如何给敌国制造舆论压力,铁心源却知道如何控制舆论。

    于是,三十万大军即将进犯哈密的消息,在哈密国内就变成了俩群强盗要来抢劫。

    哈密人对大军不是很了解,却非常的了解马贼和强盗,哈密城的城门外一里的地方有密密匝匝的巨大柱子,经常有罪大恶极的马贼或者强盗被绑在柱子上示众。

    示众就代表着死亡,这些家伙被绑上柱子之后,只有**完全变成白骨,才有可能脱开绑绳堆在地上。

    每月都有新鲜的贼人被示众,每月也有化为白骨的马贼成为哈密国强大威慑力的一部分,马贼和强盗的尸体见多了,哈密百姓就很自然的把他们和尸体联系在一起,这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一万多大食人至今还忙碌的满世界帮哈密收割庄稼,修建城池,铺设大路,开挖水利,清理下水道,干着哈密人不愿意干的苦累脏活,再来一些强盗,这些活就能干的更快一些。

    可是,那些见多识广的商贾就不一样了,他们知道契丹国是如何的强大,更加知道在两个国家进行大战的时候,商人就该远远离开战场这个大道理。

    那些在哈密,清香城购买了房产,并且拥有店铺的商贾们,在这个时候也选择离开哈密。

    不是他们对哈密国没有信心,而是商人明哲保身的一种习惯性做法。

    这些商人走的极度痛苦,不是哈密国对他们有什么限制,而是,哈密国在这个时候竟然放开了糖霜,冰糖,茶叶,麻布的购买量限制,价格也比往日低了一成。

    更让这些商贾眼红的是粮食售卖的全部开放,这在战时是极度不合理的,可是,哈密国就这样做了,只要是向北从楼兰城离开的商队,都能无限制的购买哈密出产的粮食。

    尤其是将作营研制出来的工业制成品拿出来售卖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想要离开哈密的商贾顿时就锐减了六成。

    铁心源正在哈密城主府仔细的打量着关在笼子里的四个野蛮人。

    这是哈密斥候在巴里坤湖边上捉到的,饿极了的野蛮人什么都吃,这一次他们把准备食物的目光投进了满是渔货的巴里坤湖。

    哈密国自然是有水军的,水鬼斥候们很容易就弄翻了野蛮人捕鱼的木筏,然后在水里弄晕他们,最后装在笼子里连夜送给大王观瞻。

    野蛮人的头是淡黄色的,非常的漂亮,有一个家伙的头甚至有些白,如果洗干净,除掉虱子,梳成漂亮的式一定很美。

    当然,这必须在你完全忽略掉他一嘴的烂牙和满脸乱糟糟的胡须之后,才能有这样的观感。

    罗斯人语言表达的方式和铁心源知道的后世俄罗斯人有很大的不同,音更像是突厥人,又和突厥人不一样。

    语极快,他还没有问,那三个野蛮人就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长串他听不懂的话。

    不过啊,即便是猜,也能猜得出来这些家伙是在求饶,双膝跪地是大部分人都能明白的臣服方式。

    这让铁心源非常的高兴。

    他不是因为这几个野蛮人对他下跪才高兴的,而是从这几个野蛮人的行为判断出,他们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对生命毫不吝惜的野人。

    同样有恐惧这种普通人应该有的情绪,既然如此,他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野蛮人非常的害怕,他们不明白这些身体上没有浓浓体毛的人为什么要把他们剥光衣服丢进滚烫的水里,还用长柄的刷子用力的洗刷他们的身体。

    更加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把他们丢进白色的溶液里浸泡,还把他们的脑袋按进溶液里……

    尤其是当那些人用极为诡异的目光瞅他们硕大的下体的时候,野蛮人绝望到了极点——这些人要把他们洗干净之后吃掉……

    四个赤条条的野蛮人跪在温泉池子里,嘴里唱着极有韵律的歌,像是在祈祷。

    铁心源不得不承认,野蛮人的身体确实很好看,这些该死的家伙一个个长得虎背熊腰,身体健美的如同古希腊雕像,理顺,并且修剪过后的胡须不再是邋遢的样子,变成了男子汉威严的一部分。

    和蒙兀人的大饼脸不同,他们的五官已经有了一点欧罗巴人的影子,有些棱角分明,也有些立体。

    这只是四个无名小卒而已,就这几个家伙就让铁心源在相貌上有些自行惭秽。

    “真是太丑了……长了那么多毛……还是黄色的,呀呀,眼睛居然是灰色的,跟狼一样……”

    宫女们窃窃私语的声音传进铁心源的耳朵,这让他多少找回来了一点自信。

    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女人刚才还捂着眼睛不愿意多看,现在却开始正大光明的评头论足起来。

    铁心源看了一会就不想看了,这些人之所以被称为野蛮人,完全是因为他们肮脏,粗俗,体魄雄壮的缘故,一旦洗干净之后,和一般的西域人除了头的颜色有差别之外,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他们最厉害的恐怕就是野蛮人这个名头而已。

    孟元直已经在天山脚下等着他们,准备通过层层狙击最后达到诱敌深入的目的。

    一旦把这些野蛮人引诱到天山路,而不是让他们去翻越巴里坤湖两边的群山,他们的死期就会如期降临。

    如何引诱野蛮人去天山路,铁心源不想管,也没有办法管,这是孟元直的事情,听说野蛮人最大的爱好就是衔尾追击敌人,而且是日夜不停地追击,直到敌人崩溃,四散逃开才展开最后的屠杀。

    孟元直的来信似乎很有信心把敌人引诱到他预设的战场上,铁心源只希望他的计划能够成功。

    最近,尉迟灼灼的心情非常的不好,这个女人被羊毛织成的毛料折腾的心力交瘁。

    白花花的毛料如果染色不能成功,对富裕的哈密人来说就没有什么吸引力。

    按照尉迟灼灼了解到的消息来看,哈密人宁愿穿羊皮袄,也不愿意穿这种光板没毛,还扎人的东西,穿出去跟一只剃光了毛的羊没有什么区别。

    后宅里全是一盆盆花花绿绿的染料,煮羊毛的味道重的让人无法呼吸。

    尉迟灼灼带着十几个宫女正在不停的用木棒搅拌,诺大的一座后花园,浓烟滚滚,如同炼钢厂。

    美丽的花卉已经被炭火烤的看不见本来面目,核桃树上的青核桃被烟熏的掉了一地,踩一脚烂糟糟的,也没人收拾,铁心源现自己成了先期工业化的第一个受害者。

    尉迟灼灼身上昂贵的丝绸裙子已经快变成抹布了,或者说已经变成抹布了,上面沾染了花花碌碌的染料,头上,脸上也有,尤其是一双原本白皙的小手,现在变成了两只黄不拉几,绿了吧唧的爪子。

    “夫君,您说我这一次用石绿会不会染色成功?”

    铁心源低头瞅瞅尉迟灼灼那双抓着自己白色裘皮的满是燃料的双手,面颊抽搐两下笑道:“一定会成功的。”

    尉迟灼灼高兴地道:“妾身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一次漂洗了两遍也没有多少褪色,如果能经得起十次漂洗,妾身就算是成功了。”

    铁心源叹息一声,抬手擦掉尉迟灼灼牙齿上的绿色道:“也就是说你夫君我这身新裘皮已经没有清洗的必要了。”

    “呀!”尉迟灼灼连忙松开手,只见夫君那身漂亮的白裘皮上多了两团浓重的绿色。

    这件裘皮还是她亲手缝制的,挑选了最好的旱獭毛皮,一小块一小块的拼起来的,现在,一下子就让她给毁了。

    说着话,眼圈已经红,眼泪这就要下来了。

    铁心源笑着脱下裘皮,抓着尉迟灼灼的手,在裘皮上左右涂抹两下,又把她手放进红色的染料里面蘸一下,继续在上面涂抹,然后再蘸一下黄色……

    随着铁心源不断地乱画,尉迟灼灼脸上的哀怨之色慢慢平静了,最后变成了欢喜。

    铁心源揽着尉迟灼灼的腰站在裘衣前面,指着裘衣上那枝鲜艳的牡丹笑道:“如何?枝干遒劲,铁钩银划,花朵国色天香,这幅《富贵牡丹图》世间罕见,配上这袭裘衣相得益彰,别有一番风流滋味。”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