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五章铁心源胆量的来由
    第五十五章铁心源胆量的来由

    “我是最后的胜利者我知道,我是伟大的哈密王这一点我也知道,问题是你在我的事情上不肯全力帮我,我为什么要全力帮助你建立一个****的国家?”

    撒迦笑道:“这么说你准备有限度的帮助我是不是?”

    铁心源点点头道:“我确实需要一个不错的盟友。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你看,我们彼此需要彼此,这可比盟约牢靠的太多了,等你的战争结束之后,逻些的计划就必须展开。”

    “我一般只跟女人说彼此需要的话,虽然话很恶心,说的却是事实,我没办法拒绝。

    在我帮你之前,你先帮我弄死乞遇勃勃才是真的。”

    撒迦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的,他不明白铁心源是怎么知道自己还有后手的,不过,这说明,两人彼此之间确实非常的熟悉,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不过如此。

    他看铁心源脸色臭臭的,毫无疑问,这家伙也是这种感觉,两个男人心有灵犀一点通说出去太难听,撒迦即便是看透人间百态的死人,也觉得很有趣。

    “乞遇勃勃有一个心腹,叫做扎西,这个名字你熟悉不?”

    铁心源摇摇头道:“吐蕃人中叫扎西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撒迦笑道:“这个扎西你应该很熟悉,就是他帮你放走了阿丹,我原本想把他安插进阿丹身边,结果,阿丹那个鬼婆娘比猴还精,阿丹前脚脱离了危险,她后脚就把扎西给打掉了。

    没办法,这孩子回不了哈密国,也去不成喀喇汗,所以,我就让他去了西夏。

    谁知道他竟然被乞遇勃勃看中了……”

    “等等,你说看中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乞遇勃勃很喜欢扎西……”

    铁心源呕吐了好一阵子,才用清水漱了口,继续听撒迦讲这个恶心的故事。

    “臭皮囊而已……”

    “等会,让我再吐会……”

    撒迦认为人的身体根本就是一个累赘,有没有一样过日子,如果能用这个臭皮囊去换一点好处,他觉得那该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以前赤脚行走戈壁大漠,雪山草原的时候,就没把自己当人看,因此,泽玛倒霉之后,他是这样认为的,现在,可怜的扎西成了乞遇勃勃的男宠,他也是这种极度无所谓的态度。

    他的头脑世界纯洁无比,可以容纳人世间所有的苦难,至于身体会有什么遭遇,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铁心源再次呕吐了一会,强忍着胃部的不适咬牙道:“乞遇勃勃和扎西好到了什么程度?”

    撒迦眨巴一下眼睛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呕……既然如此,你准备怎么弄死乞遇勃勃?”

    撒迦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道:“砒霜,你看如何?”

    铁心源摇摇头,从怀里取出一个指头大小的玉瓶放在撒迦的面前道:“砒霜药性不够猛烈,还是牵机药好用一些。见血封喉端是厉害。”

    撒迦点点头拿过玉瓶道:“我试验过后,会派人拿给扎西。”

    铁心源握住撒迦的手道:“注意控制好时机,我要这八万人的脑袋来铸造京观。”

    “好,到时候由老僧亲自来铸造京观,一次可以度八万名亡魂,注定是一场大功德。”

    寒风吹过,芦苇低头,冰凉的沼泽水生出一层薄薄的冰皮,随后又被风浪揉碎成冰沙,绿水变成了青色。

    大石城丢失了,需要尽快夺回来,这里的战事与孟元直和阿大面对的战事不同。

    他们可以尽情的诱敌深入,只因为战火是在哈密国以外的地方燃。

    砂岩城这里的战事不同,如果西夏人不攻砂岩城,而是沿着胡杨河东上,就会对胡杨城形成威胁。

    腹背受敌是阿大无法承受的。

    西夏人九成九是会向东进的,在戈壁里跋涉四百里进攻砂岩城无论如何都是一桩苦差事,铁心源如果处在乞遇勃勃的地步,也会选择东进,而不是北上攻击砂岩城。

    哈密戈壁对西夏人来说非常的陌生,尤其是胡杨河对他们来说更加的陌生。

    这条河刚刚诞生了三年,西夏人中间没人知道这条河的底细,这就需要斥候不断地向东探索。

    铁心源这些年施行的闭关锁国政策还是很有效果的,商贾们只能走在固定的商道上,一旦偏离了商道,哈密国就不再对他们的货物人命负责。

    在这样的高压态势之下,即便哈密国商贸兴隆,契丹,西夏,喀喇汗等国对哈密国的状况依旧知道的很少。

    哈密国原本的策略就是将西夏人死死的拖在大石城到砂岩城一线,然后寻找战机。

    现在不一样了,既然撒迦已经有了除掉乞遇勃勃的把握,铁心源就带领大军离开了砂岩城,直奔大石城,准备在那里与李巧的大军汇合之后再与西夏人决战。

    孟元直和阿大那里兵凶战危的,能早点解决掉西夏人,就能早点支援他们。

    刘攽不同意与西夏人野战,他认为这是以己之短击敌之长,当他苦劝铁心源无果之后,就抱着必死的决心跟随铁心源一起出征。

    大军过万,无边无沿……

    坐在马上的刘攽泪眼朦胧,视线所及之处,皆是哈密国这些年积存的国力,他不敢想象这一战失败之后,哈密国会糜烂成什么样子。

    直到十几头牛拉着四个铜疙瘩从他马头前面经过,他才想起来问铁心源这是什么东西。

    铁心源遗憾的瞅着四尊用铜铸造大炮道:“这是炮!”

    “炮?”

    刘攽很想把手臂抬起来指向络绎不绝的从面前经过的弩炮,又觉得不对劲,因为照顾这四个一丈长的铜疙瘩的人是穿着淡蓝色窄袖袍服的将作营匠作。

    哈密将作营是哈密国最神秘的所在,在哈密国中享有无上的声誉,将作营出品必是精品,这句话已经不足以说明将作营的神奇之处。

    不论是琉璃,还是玻璃,还是后来的千里镜,老花镜,各种改良武器,以及无数新式农具器具的出现,都让哈密国的国力在很短的时间里,的到很大的提高。

    即便是刘攽也绝对不会毫无缘故的对将作营出品的东西指手画脚。

    “没这东西,我绝对不会和西夏人野战的,这东西堪称骑兵的噩梦。”

    火炮的出现,绝对是哈密国最大的军事秘密,三个月前就已经成型了。

    铁心源很想把铜炮弄成铁炮,可惜这个梦想一次次的失败了,铁炮装上火药试射,不是炸膛,就是开裂,没有锻造就不可能出现合格的炮筒,这一点铁心源还是明白的。

    为了防止铁炮炸裂,将作营的匠作们一度将铁炮的重量增加到一万斤……这回倒是不炸了,却没有办法把这东西运输到战场上。

    铜是一个好东西,密度高,韧性好,只要四千斤就能铸造出合格的火炮出来。

    坏处也是很多的,这东西受热之后很容易变形,只要打上五六炮之后,炮弹就谈不到什么准性了。

    七八炮之后,火药包推进炮膛里面,不用点火自己就会炸……

    因此,火炮只要轰击六轮之后,就必须用清水洗刷一遍,不但需要降温,还要清理炮膛里面残留的火药渣滓。

    缺点多多,铁心源还是觉得足够用了,他的大炮里面装的可不是独子炮弹,而是链弹,葡萄弹,甚至还有一包上千颗的散弹,这东西飞出去之后,炮口前面五十米的地方就会下一场恐怖的铁冰雹。

    在清香城实验的时候,孟元直在看了火炮的威力之后,直接就说自己没有了用武之地,在铁冰雹的洗礼下,即便是他也不可能在那样的环境里存活。

    至于单的炮弹用来轰击城墙和城门,对守城一方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铁一和铁二,坚决不许阿大与孟元直的军中装备这东西,即便是铁心源说情,他们也没有丝毫松动。

    霍贤也认为这东西只能装备近卫军,由铁心源直接掌握最好,否则,就是对哈密国不负责任。

    刘攽跳下战马,抚摸着冰凉的铜炮瞅着铁心源道:“威力很大?”

    铁心源点点头道:“乎您的想象。”

    “即便是西夏猛士也防不住?”

    “孟元直面对这东西也只有被撕成碎片的份。”

    “大王不是一时兴起才领兵与西夏人野战的?”

    “我很怕死,这一点我从来没有隐瞒过,要是没有强大的后盾,我打死也不会亲自上战场。”

    “如此,老夫放心了,这就去辎重营为大王准备辎重,为将士们准备功劳簿来记述将士们的丰功伟绩。”

    孟元直是无敌的!

    这一点在哈密国是公认的!

    在喀喇汗国也是公认的!

    自从契丹人进攻哈密国之后,为了打击契丹人,分化耶律洪基与耶律重元,铁心源就把孟元直突袭契丹皇帝营地的事情公布于世,所以,在契丹人眼中,孟元直也是无敌的。

    既然孟元直在火炮面前都没有活下来的可能,刘攽就觉得西夏人也不可能活下来。

    很朴素的辩证关系。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