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七章大丈夫的忍耐力
    第五十七章大丈夫的忍耐力

    乞遇勃勃虽然骄狂,遇到战事之时却小心谨慎的厉害,在军伍中时间长了,他见过无数惊才绝艳之辈就死在骄狂二字上,因此,就将骄狂当做自己的面具,内心里比谁都更加的小心谨慎。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他在河湟与狄青作战的时候,见识过火药弹的厉害,心底里对火药弹的警惕比谁都深。

    将骑兵布置在城外,固然可以获得周旋空间,可是,和火药弹的祖宗哈密人作战,包围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只要哈密人手里有火药,就能在任何地方撕开一条口子离开包围圈。

    如今的哈密军队,对乞遇勃勃来说就是猛虎遇到了一只刺猬,空有一身力气,却无处下手。

    他需要这只刺猬自己露出破绽,然后被猛虎一爪子拍死,大石城就是他留给铁心源的一个破绽,用自己的破绽来换取敌人的破绽,他觉得很值。

    强大的西夏骑兵受损一点不要紧,如果被他在运动中找到铁心源的破绽,他就有擒王杀将的机会。

    他非常希望铁心源能用火药炸毁大石城的城墙,一旦这堵高墙被炸毁了,躲在城里的骑兵就能空群出动,不用冲刺很长的一段距离,给哈密军队使用火药弹的机会,一开战就开始混战!

    乞遇勃勃不觉得哈密军队的单兵素质会比西夏猛士好。只要两军混战在一处,他就有八成的把握击败铁心源的三万人。

    “击败铁心源是小事,获得哈密国财富是大事!”

    没藏讹庞临别时的话语再一次在乞遇勃勃的脑海里响起,让他的精神再次振奋起来。

    这话是对的,西夏国连年灾荒,头一年大旱,第二年就是水灾。

    到了第三年,瘟疫就如约而至,按照司天监官员的判断,去岁秋日,蝗虫活跃,今年冬天如果没有几场痛快的大雪冻死那些蝗虫卵,到了明年,眼看着就是一场大蝗灾。

    即便是党项贵族,今年因为缺衣少食的过不好一个冬天,那些百姓的日子恐怕会过的更加艰难。

    乞遇勃勃自然是不会考虑穷鬼们是如何过冬的,他想的更多的是如果攻破哈密国,他能得到多少赏赐。

    军队也就能获得更多的钱粮来支持更多的劫掠,如此一来,他将是党项人的大救星。

    乞遇勃勃也是一个有梦想的人。

    当没藏讹庞权倾朝野,指斥方遒的时候,他也曾把自己幻想成没藏讹庞的模样……

    “大丈夫当如是!”

    乞遇勃勃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心里话。

    而后,就迅的朝四周看看,诺大的房间里空荡荡的,在房间右边的角落里缩着一个人,见乞遇勃勃在看他,立刻就重新低下脑袋。

    乞遇勃勃笑了起来,他最喜欢这个家伙这幅鹌鹑模样,走上前捏着他的脸笑道:“明日,明日就有大不同。”

    扎西努力的让自己变形的脸露出笑意,这样看起来就更加的难看,乞遇勃勃却很喜欢。

    一双粗糙的大手从扎西宽松的衣领里探进去,大力的揉捏着扎西并不柔软的胸膛,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不过,他的呼吸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丢开扎西淡淡的道:“等过了今晚,再说。

    日落时分给我准备一顿丰盛的饭食,不要酒!”

    扎西低头领命,倒退着出了房间。

    他在西夏军中的身份很尴尬。

    当初上师要他进入西夏军营的时候,他是以武士的身份进去的,在与宋人的战争中,扎西也显示了自己高于一般西夏武士的战场能力。

    当他以为只要自己奋勇作战,就能够慢慢的靠近西夏国的大人物,最终变成上师安插在西夏国的一枚钉子。

    因此,他一直在努力的靠近那些西夏贵族,乞遇勃勃在战场上受了伤,就是他亲手给包扎的,并且在乞遇勃勃受伤期间精心照料他。

    哈密军队中的标准包扎手法很棒,给伤患准备的营养饭食也非常的可口,虽然这两样本事在哈密军中算不得什么,但是,在西夏军中,却是难得一见。

    他只知道乞遇勃勃很欣赏他,却看不见在他转身之后,乞遇勃勃那双充满**的眼睛是在如何窥视他。

    乞遇勃勃伤好之后,拉着他痛饮了一场……醒来之后,他就莫名其妙的成了乞遇勃勃的枕边人。

    现在,别人看扎西的眼神很怪,有一些敬畏,更多的则是不屑和鄙视。

    城头传来八牛弩和神臂弩射击时出的轰鸣,扎西仅仅瞅了那边一眼,就对一个戴着红帽子的亲兵吩咐道:“大帅需要一顿丰盛的饭食,不要酒。”

    红帽子亲兵如同僵尸一般没有任何表情。

    扎西提高了声音再次说道:“大帅需要一顿丰盛的饭食,不要酒,现在就去准备。”

    红帽子亲兵鄙夷的瞅了扎西一眼道:“伺候大帅是你的活计,不是老子的。”

    红帽子武士在西夏地位很高,基本上都是勋贵子弟,平民子弟想要成为红帽子,就需要立下很大的功勋。

    扎西的帽子也是红色的,只是这顶帽子不是因为战功获得的,这让他很自然的就成了所有红帽子武士的敌人。

    他们认为扎西侮辱了红帽子。

    扎西低着头去了厨房,红帽子武士冲着他的背影吐了口唾沫,西夏男儿都是好汉子,功勋得自马上,只有这些吐蕃人才会放弃男儿的尊严,在大帅胯下婉转承欢。

    扎西知道,自己和红帽子武士的对话,乞遇勃勃一定能听得见,他喜欢看着自己被别人侮辱。

    来到厨房,扎西就选了一条肥美的羊后腿,用刀子斩开之后就丢进冷水里煮,什么调料都不必用,只是在出锅的时候撒一把盐就成。

    一块硕大的馕饼被他切开,小心的放在铁锅边上烘烤,等羊肉熟透之后,馕饼也会被柴火烘烤的外焦里脆。

    秋日里的羊肉油脂极多,水开之后,那些白色的脂肪就变成了晶莹剔透的艺术品。

    很快久香气四溢了。

    扎西抱着双腿蹲在锅灶前,双眼瞅着橘红色的火苗,木头人一般往里面丢柴火。

    乞遇勃勃经过厨房去议事堂的时候特意瞅了一眼正在煮羊肉的扎西,对全神贯注的扎西很满意,他需要一个听话的男宠来满足他不可告人的变态**,而不是一个出色的战士,西夏,最不缺的就是猛士。

    城头上的西夏军兵,正在努力的将八牛弩的弩枪射向城外,手持神臂弩的弩手,在射光弩矢之后,就会大喊一声躺在地上,借用双腿的力量重新给神臂弩上弦,而后继续下一轮的射击。

    很少有弩枪能够飞进大石城,这让乞遇勃勃非常的满意,这说明哈密军队依旧在射程之外。

    等到黄昏的时候,乞遇勃勃就会下令让城头操控八牛弩和神臂弩的战士退下来,让哈密人继续靠近城池,好让自己突袭哈密人的距离能够再短一些。

    这个时机的把握很重要,既不能让哈密人有机会大举使用火药,又要让哈密人靠的足够近,乞遇勃勃准备由自己亲自来掌控这个时机。

    日头继续西斜,商议完军务的乞遇勃勃小睡了片刻,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精神奕奕。

    扎西恰好送来了煮熟的羊腿和四块巨大的馕饼,乞遇勃勃狼吞虎咽的吃掉了大半,然后大度的将剩下的饭食赏赐给了扎西,亲眼看着他吃下去。

    扎西吃的很快,以至于被馕饼噎住了,喝了一口水才能继续吃羊骨头和馕饼。

    等他吃完饭,乞遇勃勃已经穿好了铠甲,张着嘴正在等待他。

    最近,乞遇勃勃的身上起了一层疹子,痒得厉害,只有吃一种药丸才能化解。

    被自己本家和大宋密谍刺杀过无数次的乞遇勃勃从不吃来历不明的药,更不吃没有经过检验的饭食。

    所以,扎西只能将药丸含进自己嘴里,然后度给乞遇勃勃……

    这个过程即便是扎西也不能忍受,只是在被乞遇勃勃用鞭子差点抽死之后,他也就习惯了。

    乌黑的药丸上有的裹着蜜蜡,有的没有裹上蜜蜡,这样的药丸才能持续有效。

    平日里都是吃六颗的,因为扎西必须在嘴里含一阵子,因此,他一般吃八颗,免得因为药丸在嘴里融化之后减弱药效。

    药丸含在扎西的嘴里,即便是外面已经响起了战鼓,乞遇勃勃依旧耐心等待。

    直到时间到了,才抱着扎西拥吻起来……

    乞遇勃勃拍拍扎西的屁股满意的走了。

    扎西立刻趴在净桶上抠着嗓子催吐,直到吐干净了胃里的东西,就用大量的清水漱口。

    门外的红帽子武士怜悯的看着扎西摇摇头自言自语的道:“好好地汉子成了这幅鬼样子,要是老子,立马给自己一刀重新投胎做人。”

    扎西踉踉跄跄的奔出乞遇勃勃的房间,愤怒的穿过一座破败的后花园,一脚踢开后花园的门,如同疯子一般向后山狂奔,最后来到后城墙上,想都不想的就一头扎了下去……那一处的城墙修建在山崖上很高。

    “这就对了,老子每天看着都恶心……”看到这一切的红帽子武士长长松了一口气。

    大帅宠幸**的时候从来都不避开他们这些亲卫……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