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四章王安石的诗兴
    第六十四章王安石的诗兴

    猛烈的战事注定不能持续太久,人的激情和凶悍都需要充沛的体力来维持。?? ??八一中文 W㈧W㈠W㈧.?8㈠1㈠Z?W.COM

    太阳升到头顶的时候,喧嚣的战场上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

    两支大军在那处广阔的峡谷留下了很多的尸体,不论是李巧,还是秃阿孤都约束自己的大军缓缓地退回自己控制的山包。

    胜负未分,两支军队同一时间派出了收拢队,在战场上收拢各自的伤兵。

    他们在战场上即便是擦身而过,也没有爆什么冲突,只是不断地翻弄尸体。

    每现一个侥幸活下来的自己人,他们就会爆出欢呼声,将它作为一种胜利宣扬。

    梁耀就是哈密军中在这场收尸大赛中获得的最大的一个奖赏。

    身为指挥使,在右边的锁骨被人用链子锤捶断,左腿也被战马压断的情形下,还能破口大骂,让哈密军卒惊喜非常。

    小心的将他脱离了那个被死尸填满的小坑,被寒风一吹,他甚至有些怀念那个温暖的小坑。

    死人想要彻底的变冰凉,至少需要一个时辰,更何况那里面的很多人都是后来才断气的,其中就有两个本来能活下来的西夏伤兵,是被梁耀用完好的左手生生掐死的。

    伤兵收拢完毕,哈密人就开始收拢自家战死的兄弟,而西夏人却开始在左面的山包上修建城寨。

    现西夏人有依靠山包自保的企图,李巧就将剩余的弩炮推到能抵达的最近处,不断地用弩炮射火药弹来摧毁西夏人正在修建的城寨。

    有骑兵和弩弓护卫,西夏人两次冲击弩炮阵地都没有取得任何效果,秃阿孤就放弃了正面修建城寨的打算。

    在这片荒芜的平原上,想要无休止的找到建造城寨的东西实在是太难了,这里除了有大片的白草之外,就只剩下一点低矮的灌木林。

    死羊滩是有水的。

    也就是因为有水,西夏人才会选择在死羊滩狙击哈密援军,可是,水在死羊滩的低洼处,搬离了平原,山包上是没有水的。

    三天前到来的寒流很给力,冻结了水潭,这就给了西夏人驮运大量水源制造了条件。

    在大军刚刚在左边的山包站稳脚跟之后,秃阿孤就派人大量的收集冰块,只要支撑过这几天,以他的经验,这里马上就会有大雪降临。

    在西域,入冬之后的第一场雪,一般都非常的大,能否支撑到这场雪降下来,是这些西夏人能否回归的最大先决条件。

    只有大雪才能抵消掉骑兵一部分快机动优势。

    到了这个时候,秃阿孤已经不想着胜利这回事了,他很想带着更多的战士平安的返回西夏。

    如果能有一万人活着回到西夏,就是他最大的胜利,他就有理由昂阔步的回去,不会有半点战败的颓丧。

    大军之所以会战败都是乞遇勃勃的罪责,如果不是他贪功,将一支配置完整的大军一分为二,让强者恒强,弱者更弱,哪里会有秃阿孤现在的困境,只要手头有一万骑兵,两千弓弩手,哪怕是陷入困境,秃阿孤也能依靠骑兵和弓弩手的掩护,全军退回沙洲。

    如果不是乞遇勃勃听说哈密王亲自领兵来了大石城,他想要在大石城活捉哈密王铁心源,捞取最大的战功,这支大军本该早日离开大石城,东进胡杨城的。

    国相选择的出兵时机与作战方略是没有任何错误的,是乞遇勃勃这个蠢货毁掉了西夏国本该有的一场大胜。

    天色将要变暗的时候,秃阿孤痛苦的下达了收集西夏战死将士的尸体,用尸体来建造城寨的决定。

    先前派出去的斥候带来了最坏的消息,一支哈密军队出现在正东方,队伍很庞大,过了一万五千人,骑兵的数量过了万人。

    乞遇勃勃战败的消息再也无法隐瞒……

    李巧迫不及待的在山脚下等候铁五的都来。

    他对铁五那个闷葫芦没有任何的兴趣,他只想知道那些由铁心源提议,自己谋划的火炮成型之后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源哥儿说这东西将是主宰战场的神灵,他很想知道这东西到底能不能配得上战场之神这个称号。

    眼前就有一个很好的检验场。

    幸好是冬日,西域戈壁上的泥土被一场寒流冻得硬邦邦的,否则,这片被胡杨河浸润的湿漉漉的土地,很难承载火炮巨大的重量。

    拍着冷冰冰的炮管,李巧的心情非常的好,今天上午这一战,三千四百多哈密战士倒在了战场上。

    虽然借助骑兵的优势,西夏人战死的人数三倍于此,李巧依旧无法接受。

    “打一炮给我瞧瞧。”

    李巧满怀希望的瞅着铁五道。

    铁五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膀,然后就一头钻进了温暖的帐篷,他觉得李巧这时候就没带脑子。

    大军顶着寒风在荒原上跋涉了三百多里地,这时候更需要休息,而不是毫无理由的卖弄火炮的威力。

    李巧虽然是哈密国三位大将军中的一位,却也没有任何权力指挥哈密近卫军。

    哈密国的权责分派的很清楚,绝对没有半点模糊的地方,即便是铁心源在遇到和相国府有关的问题的时候,也没有胡乱指挥相国府的权力,只能和相国商谈,然后行事。

    被拒绝的李巧自然只有郁闷,却没有生气。

    “给我好好说说火炮是如何将大石城碾成粉末的?”

    铁五说话不方便,铁心源只能抓住铁五的副将问个清楚明白,这个问题弄不清楚,就像是有一百只猫在挠心。

    “火炮的威力奇大,一炮过去糜烂百丈,六门火炮就把大石城的城门封锁的水泄不通。

    无论有多少西夏人想要从城里跑出来和我们决战,都被火炮轻易地把他们撕碎在城门口。

    以至于西夏人宁愿从城头往外跳,也不愿意从城门逃跑,然就就是火油弹和火药弹开始威了,您也知道,咱们的新式火油弹添加了一些东西之后,只要开始燃烧,就没办法弄灭,最后,大石城自然就变成一只火炉了。”

    副将的描述平淡无奇,这让李巧大为不满,没办法让铁五现在就给他演示火炮的威力,只好徘徊在火炮边上舍不得离去。

    “大将军,您稍安勿躁,卑职刚刚看了西夏人的军寨,这样简陋的军寨,经不起火炮肆虐的,估计只要几炮弹,就能让这些西夏人魂飞魄散。”

    李巧摇摇头道:“秃阿孤已经把自己当成死人了,他的部下也是如此,当死人的原因是为了求活,求活不成就会死战,军心似铁很难动摇。

    昨夜四更时分,秃阿孤就把军中最重要的人送走了,根据斥候捉回来的西夏人口供,父子俱在军中的,儿子离开,兄弟俱在军中的弟弟离开,秃阿孤的儿子就是在这条军令的庇护下离开的。

    我本来准备天亮时分就派人去追击的,结果,秃阿孤这个老贼,竟然全军出击,把我牢牢地拖在这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四千西夏人逃离。”

    铁五摇摇头用手比划道:“有人追下去了。”

    “谁?”

    “张直。”

    既然源哥儿已经有了计较,李巧也就不再多说话,铁五他们带来的物资非常的丰富,尤其是吃食上,更是丰富无比,他敞开肚皮吃了一顿酸菜炖肉,就回自己的营盘去了。

    铁五之所以会来死羊滩,张直之所以会提前封锁哈密与西夏的边境,就说明源哥儿没打算放过一个入侵的西夏人。

    王安石也在铁五军中,他不喜欢见到李巧,一个娶了皇帝妃子的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就像在清香城,他素来不与孟元直打交道是一个道理,唯恐失落了君臣之分。

    大石城一战不过是一场泰山压卵一般的战争,只能证明哈密国的火器威力绝伦,举世无双,并不能证明哈密**卒的战力越了西夏人。

    死羊滩上生的战争,王安石没有亲眼看到,却能从双方的伤亡人数上看出一点端倪。

    这东西没办法作假,战死的哈密军卒尸体依旧被白布盖着,一排排的摆在辎重营里,而西夏战死的将士尸体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堵高墙……

    王安石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之后,就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搓搓冻得僵硬的双手,往砚台里添加一点温水,一边思索,措词,一边缓缓地研着墨汁。

    苍茫的荒原,在寒风中翻卷的战旗,军营中燃起的大火,被北风折断的白草,那堵用尸体累积的墙壁,让他诗兴大……

    宣泄了胸中的情绪,军营中的报时刁斗上就传来清脆的梆子声,明月的光辉撒了一地,就连北风都停止了呼啸。

    王安石伸了一个懒腰,钻进老仆用汤婆子暖过的睡袋,小心的戴好兜帽,准备美美的睡一觉,明日好继续看哈密军暴虐的演出。

    夜半,睡得正香的王安石被老仆推醒,帐篷外嘈杂的厉害,两军竟然正在酣战。

    “被袭营了!”

    王安石怵然一惊,匆匆穿好衣衫,来不及披上裘衣,就掀开帐幕……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