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六章一介武夫
    第六十五章一介武夫

    盟约这种东西在中国的历史上层出不群。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春秋之时,强大的王侯在他威名最盛的时候一般都要举行会盟,告诉天下人,谁才是这个世界最有权力的人。

    每一次会盟其实就是一次社会规则的改变,只有最强大者才有权力重新制定游戏规则。

    这一点从来都没有改变过,远古时期制定的一些规则,直到后世依旧在被遵循。

    这些规则束缚着所有人,从君王直到乞丐。

    一些梦想自由的人如果想真正得到自由,就必须打破旧的秩序,按照自身特点,选择对自己最有利得方式来制定新的规则。

    地位和财富越高,对自由的需求就宽泛,相对的,地位越低,财富越少,对自由度的需求就越少。

    因为,他们需要那些已经存在的规则来保护自己不多的一点权力。

    秩序对上位者来说是一种约束,对下位者则是一种保护,更是一种简单的平衡关系。

    就是因为有人不断地制定规则,这个星球上的文明才会延续,否则,按照人类的黑暗本性,所有人早就在自相残杀中死光了。

    铁心源之所以要跟大雷音寺订立盟约,最大的原因就是现在的哈密国还不够强大,他还做不到为这个世界制定规则,更做到只要一出声,世界就要侧耳聆听的程度。

    屁股决定脑袋只是一定的。

    如果铁心源现在只是一个百姓,他制定出来的规则就和现在有很大的不同。

    现在既然坐上了王位,他制定的规则就和历史上的那些王制定的规则没有多少区别。

    王安石身为臣子也想制定规则,这就注定他的规则不可能被长久的执行下去,人亡政息是最常见的。

    当他被两个武士送上马车的时候,他还非常的愤怒,等到马车开始狂奔的时候,他胸中的愤怒就消失了。

    当铁心源表现出强大的军事能力之后,他的权威也在不断地增加,已经可以无视别人的一部分感受,野蛮的按照自己的意志做事情。

    王安石对权利的认知很深,所以,在经历了短暂的愤怒之后,他就可以拉开窗帘,心平气和的欣赏戈壁上美景。

    哈密国的马车很好,即便是在满是碎石的戈壁道路上狂奔,也比震的人脑仁疼的大宋马车好的多。

    当然,这只是相对而言,如果按照这个度一路狂奔到东京汴梁城,王安石觉得自己很可能会大病一场。

    真正让王安石安静下来的是哈密国的火炮……

    他亲眼看到西夏最彪悍的战卒,还没有靠近哈密军队,就被火炮轻易地撕碎,无论那些西夏猛士表现的多么彪悍凶猛,多么的富有战场厮杀的技巧,最终的下场和那些并不彪悍的民夫们差不多。

    都被火炮轰击成一堆碎肉,然后凌乱的堆在荒原上。

    这是一场屠杀……

    秃阿孤临死前是这样咆哮的。

    身为主帅,他已经奋勇拼杀到了最前线,像个野人一般披头散,**着上身嗷嗷大叫着起一次次的冲锋,却连哈密人的营地都不能到达,就被添满了散弹的火炮打断了双腿,即便如此他依旧匍匐着向哈密人的营地前进,最终,被一杆从塔盾后面探出来的长矛钉在地上。

    在他的身后,是烈火冲天的山包,烈火包围了山包的三面,只留给他一条冲锋的道路。

    他没有选择用同袍的尸体给自己铺出一条可以逃生的路,而是选择从正面向哈密军队起决死冲锋……

    这样的将军无论如何都应该享受到厚葬的待遇,可是,无情的哈密人还是割下了他的头颅,将他破烂的尸体丢在荒原上,任由野兽吞噬。

    王安石重重的叹息一声,一面感慨西夏人的决绝,一面感叹哈密人的无情。

    就在他被拖上马车的时候,他看到铁五重重落下的手臂,这是杀俘的手势。

    或许这时候的铁心源才是真正的铁心源,清香城中那个脸上永远挂着笑容,细声细气的,即便是被人忤逆也毫不在意的铁心源,只是一个假人。

    英雄无善类!

    车窗外是无尽的戈壁,即便是在马车的奔驰中飞向后移动,这片茫茫的戈壁也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

    哈密国的王旗,被为的骑士牢牢地握在手中,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艳红的旗帜就像是一团火,旗帜所到之处,即便是在戈壁上徘徊的野狼,也哀嚎一声匆忙的向戈壁深处逃窜。

    亲眼看着一个王朝兴起,这种感觉对王安石来说很奇怪,有些兴奋,还有些痛苦,中间还夹杂着一丝丝的不甘。

    这是哈密国的荣耀,是铁心源的武功,战场上的每一个人都在为他们的王奋勇厮杀,与大宋没有任何的关系。

    王安石忽然觉得,官家将他最心爱的女儿嫁给铁心源是何等的高瞻远瞩……

    一只温热的烧鸡被领队的封校尉递进了马车,王安石接过来的时候,现这只烧鸡还有些烫手,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在行军途中弄出热食的。

    马车依旧在前进,只是度稍微慢了一些,王安石将烧鸡放在马车里的案几上,扶着车窗笑道:“前面还有打前站的?”

    封校尉是一个很憨厚的中年男子,除了严格遵从铁心源的命令之外,对王安石非常的恭敬。

    “没有前站,大王专门安排了能做吃食的马车跟着先生,还有一些热粥马上就给先生送过来。”

    王安石左右瞅瞅,现护卫在两边的骑兵都在马上嚼着黑的干肉,不由摇摇头道:“老夫有这只烧鸡足矣,将士们顶风冒雪的,更需要一些热粥暖暖身子。”

    封校尉摇摇头道:“先生不必为我们这些厮杀汉操心,平日里行军进食已经习惯了。”

    说完话,还从怀里掏出一个酒壶朝王安石晃晃,然后就拔出塞子大大的喝了一口,捶捶胸口道:“这东西更带劲。”

    王安石见封校尉不肯违背军令,只好自嘲的笑笑,擦拭了双手之后,就慢慢的撕着案几上的肥鸡。

    马车似乎跑的比北风还要快些,过了倒淌河,日月山之后,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城池,马车依旧没有停下,在这里,高大的山脉似乎挡住了北风,道路两边开始出现一些零散的树木。

    和哈密不同,这里的树木上还有残存的树叶,午时的阳光也比哈密温暖许多。

    “再走一日,我们就到兰州城了,将要踏上大宋的国土,末将不能再送先生南归了。”

    连续在荒原上奔驰了八天,再强壮的人也有些力不从心,封校尉乌黑的嘴唇上,裂开了无数道血口子,只要说话,就会有血流出来。

    王安石也非常的憔悴,沙哑着嗓子道:“我们已经走过来河湟,难道那里不是大宋的国土?”

    封校尉摇摇头道:“城池是大宋的,土地却未必,大宋从来没有真正的拥有过这片土地。”

    “这是为何?”王安石笑吟吟的问道。

    封校尉舔舐一下嘴唇上的血迹笑道:“末将以前就是大宋人,知道官府是个什么样子,他们不可能像我家大王一样在河湟下血本。”

    “不属于大宋,难道会属于哈密国?”

    封校尉嘿嘿笑道:“我家大王早就说过,大宋的土地我们一寸都不要,我们如果想要土地,契丹,西夏,那里多得是,一旦我们哈密国与大宋的国土相连接,末将就会把老家所有的人都接来哈密国享福,他们都是厢兵,逃走了也无所谓,反正大宋国是不会要的,他们跑了,指挥使还能多吃一点空饷。”

    这些话很无礼,王安石却不生气,依旧笑吟吟的问道:“你们难道就不想回大宋吗?毕竟哈密乃是苦寒之地。”

    封校尉摇摇头道:“哈密虽冷,却有棉衣裹身,大宋虽暖,却食不果腹。”

    王安石皱眉道:“因何对老夫说这些?”

    封校尉拱手道:“恳请先生回到大宋之后,能为我家大王多多美言,让大宋人知道还有一个英雄豪杰在西域为我宋人开辟出了大片的土地。

    莫要总是谈论我家大王的马贼出身,如果真的不能为我家大王正名,就请告诉宋人,我们这些人全都是马贼。

    大宋人多地少,凡是没有土地的宋人来我马贼国哈密,必有一条活路。”

    王安石长叹一声,放下窗帘,枯坐在疾行的马车里心急如焚连连道:“这如何是好,这如何是好,他不过是一介武夫啊……”

    在驿站匆匆的换过挽马,马车奔驰起来,从青唐到兰州这条新修道路非常的平坦,马车奔驰的甚是平稳,不算高大的临洮城关从眼前一晃而过,车队并未在临洮做任何的停留,此地距离兰州不过两百里,一日夜足以赶到。

    王安石掀开车帘,遥望着远去的山峦,心头竟有些不舍之意。

    有瞅瞅道路的前方,黄河就在不远处,他坐直了身板,理了理凌乱的髻,戴好帽子,只要过了黄河,就是冠盖满京华的大宋国。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