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六章致哈密王书
    第七十六章致哈密王书

    等身体暖和过来,铁蛋就坐上带有火炉的暖车,直奔皇城根铁家的小院子。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

    在这里住了这么久,王柔花已经抽空将小院子彻底的整修了一遍,虽然房屋的高度不能高过城墙,却也变成了一座比较高大的院子。

    院子外面有两座木头屋子矗立在大街上,里面居住着八位哈密武士。

    事实上铁家也没有多占街道,靠着皇城这边的街道被占用了一部分,铁家就把对面自家的宅子扒掉了一半修成了街道。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笔直的大路,在这里鼓起来了一个小包。

    对于铁家这种明目张胆的占用街道的行为,巡城御史上奏过一次,见没有消息,就很自然的闭上了嘴巴。

    连续阴了七八天,傍晚的时候,最后一场秋雨还是落下来了,雨水里面夹杂着冰渣子,让这个深秋比寒冬还要冷几分。

    “到了晚上估计会变成雪。”拉赫曼用炉火烤着弓弦对围在炉子边上的同伴道。

    “这里的天气不好,雨不雨,雪不雪的一点都不干脆,刚刚出去一会,棉衣就湿透了。

    校尉,大王在大石城和死羊滩灭了西夏八万大军,想来军中的那些兄弟现在一定是很得意。

    咱们苦守在东京城,捞不到这样的战功,真是活活的气死人。”

    拉赫曼抖抖手里的弓弦,见弓弦已经烤干了,没有一星半点的潮气,就用油纸包起来揣进怀里,用弓箭混饭吃的人,弓弦受潮就等于去了半条命。

    “少咧咧,咱们哈密国最珍贵的宝贝都在这里呢,两个小王子才是咱们兄弟子孙将来吃香喝辣的保证。

    保护好两位小王子获得的功勋不一定就比战阵上差多少。

    跟着大王不亏,这一辈子算是够了,以前吃野草都他娘的吃不饱,现在连白白的馕饼吃着都没什么滋味。

    人要知足,别他娘的想那些有的,没的。”

    一个探手烤着火的侍卫忽然道:“我听说西夏人进城了,校尉,咱们哈密人杀西夏人用不着看地方吧?”

    拉赫曼摇摇头道:“如果不是需要保护太后,王后,小王子他们,老子早就去干掉那些狗日的西夏人。

    都把心收收,以后有的是杀西夏狗的机会。”

    一群人正闲聊的热闹,忽然现一个人都没有的街道上忽然出现了四辆马车,拉赫曼的双眼眯缝起来,朝身边的伙计努努嘴,就提着大弓出了门。

    招待人从来都不是拉赫曼的任务,这个粗壮的西域大汉,只会和任何来宾拉开距离,只要来人有异动,他的羽箭一定会出现在那人的咽喉上。

    马车里探出一支白皙的胖手,一面碧绿的令牌挂在食指上不断地晃荡,迎上去的侍卫,接过令牌瞅了一眼,就放行了第一辆马车。

    铁蛋慵懒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拉赫曼,你每次都要看到我人出现,你才会松开弓弦是不是。”

    拉赫曼没有回答,依旧留在城墙根手没有松开弓箭。

    “看吧,看吧,老子这张脸岂是别人能冒充了去?”铁蛋说着话把那张胖脸探出车门,无奈的走进了寒雨中。

    “在路上冻透了,至今骨子里还满是寒气。”

    拉赫曼从不远处走过来,认真的瞅了铁蛋一眼,就差探手去捏那张胖脸。

    一大包风干肉被铁蛋从马车里拉出来,一个侍卫笑嘻嘻的接过包袱抱在怀里迷醉的吸一口气对拉赫曼道:“校尉,明天就能吃了吧?”

    “拉赫曼抽出一截风干肉递给了那个嘴馋的侍卫,侍卫高兴地张嘴咬住,含糊不清的道:”我给大家试毒。”

    老实人办事就是这样的,或许他们不懂得变通,却非常的安全可靠。

    至于铁蛋那张难看的脸色他是不管的。

    因为不被信任,铁蛋没了和拉赫曼说话的兴致,一头钻进了铁家小院的大门。

    哈密国中权威最重的不是铁心源,也不是赵婉,王柔花虽然从来不参与国策,但是,她如果有意见,即便是铁心源也要认真考虑。

    只要不是牵涉哈密国生死存亡的大事,没人会违抗王柔花的命令。

    “滚出去,把身子暖热了再进来。”

    正要掀门帘铁蛋还没进门就被王柔花给骂出去了。

    张嬷嬷挑开门帘从里面走出来笑着对铁蛋道:“小王子在太后屋里,您这一身寒气的进去不合适。”

    紧接着王柔花也从屋子里出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铁蛋皱眉道:“越来越胖了,以后多走路少坐车。”

    说着话拉住了铁蛋要拜下去的胖身体,反手抽了一巴掌,铁蛋笑嘻嘻的跟着王柔花去了隔壁屋子。

    “源哥儿真的打赢了西夏人?”刚才还平静如水的王柔花一进屋子就急忙问道。

    铁蛋哈哈笑道:“八万人,八万西夏人都被源哥儿包了饺子,逃走的连三千都不到。”

    王柔花捋捋胸口长出了一口气道:“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契丹人两支兵马,一支被堵在沙漠里,一支被堵在天山北面,没了西夏人这支奇兵,他们只有败退的份,您看着,再有一半个月,阿大和孟元直一定会有好消息传过来。”

    “真的?”安顿好孩子的赵婉掀开门帘就进来了,正好听到铁蛋那番话。

    王柔花笑道:“只要平安,比什么都好。源哥儿要你来是要接我们回去吗?”

    铁蛋笑道:“是的,不过不是现在,源哥儿希望您过了二月再动身,一来那时候道路还没有解冻,比较好走,二来等您和嫂嫂到了哈密,正好是春暖花开的好时候。”

    再有三个月就能回哈密,赵婉听了很高兴,想起儿子的事情又有些不放心,就问道:“喜儿的事情,源哥儿有没有什么话交代?”

    铁蛋认真的道:“大王说,求来的东西他不要,咱们哈密有自己的计划,不用被人指使的团团转。”

    “燕云地……”

    赵婉刚说三个字就被王柔花一声厉喝给打断了。

    “这件事源哥儿有他的考虑,军国大事也不是我们这些妇人能参与的。”

    铁蛋见赵婉有些委屈,就在一旁笑呵呵的道:“大王说了,接下来的三年,又是我哈密养精蓄锐的时候。”

    王柔花笑着点点头,她觉得儿子这样做很好,哈密国最大的弱点就是根基不稳,这时候强行出兵,开疆拓土,未必是好事。

    再说了,哈密国出兵燕云,或者西夏,大宋自然不能袖手旁观,这中间应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

    赵婉也知道这是急不得,遂压下急迫的心情问道:“你遇到欧阳了吗?”

    铁蛋点点头道:“我们是在渑池县遇到的,他身边人手不足,我又给他加派了一些护卫。”

    王柔花点头道:“欧阳先生有大功于我哈密,照料好他的子嗣平安,是我们该做的。

    你从我这里出去之后再走一遭欧阳府,把哈密这两年的变化跟先生好好说说,顺便听听先生对哈密的看法。”

    铁蛋抱拳道:“大王有这方面的吩咐,还让我带来了一些哈密特产给先生,大王还有一封给欧阳先生的信。”

    王柔花没有留铁蛋,她相信儿子在信里和欧阳修应该有很多的事情要谈。

    目送铁蛋离开,赵婉就匆匆的打开他带来的一个木头盒子,从里面挑拣出七八封厚厚的信函,对母亲告罪一声,就急急火火的回自己的房间了。

    张嬷嬷笑道:“也不知他们夫妻间有多少话要说,那么厚的一叠纸。”

    王柔花瞅着盒子里剩下的一封信,撇撇嘴苦笑道:“这还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铁蛋在欧阳修家盘恒到夜半才疲惫的离开。

    老夫子对哈密国这两年生的大小事情全都问了一遍,也听了一遍。

    他更关心哈密国的民生展,反而对刚刚生的那一场大战兴趣不是很大。

    他从来都不喜欢征战,即便是哈密大胜,他的兴致同样不是很高,在他看来,人杀人,不论是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都不对,这个世界本来就不该有战争这个恶魔的存在。

    半夜时分,冰雨终于变成大片的雪花落了下来,枯坐在书桌后面的欧阳修,终于提起了毛笔,听着簌簌的雪花,大笑一声,就提笔疾书。

    致哈密王书:

    西域一别,两载寒暑,迹虽南辕,心犹北顾。

    同济诸人,自西域而得大鹏之翅,高飞远走者有之,潜耕读者有之,更有苏轼酣眠高楼,每每帝王侧顾,却言欲作酒中仙,无意劳形于案牍之间,此辈之疏懒,无可逭矣。

    老夫年迈,意欲绣虎雕龙成不世之雄文,却累于才思衰竭,提笔临山望海唯余嗟叹一声。

    欣闻大王虎视龙咆阵斩西夏狂人乞遇勃勃于瀚海之滨,决西夏八万悍将于死羊滩,京观浩大,平山齐岳,老夫闻听尚双股战战,遑论蛮夷之辈,经此一事,隗明氏终不敢北顾也。

    忆昔三载泮游,日与圣心相左迕。若走马斗鸡,飞鹰逐狗,无益之事,无时无之,至今思来尤觉汗颜,倘有微薄芹献,有益于哈密国者,也属因人而成事者也。

    大王足下岳岳,尤拔于十百千仞之上者,乃俯蒿莱,托墨于我,修尤是感激。

    大王以哈密之百年事详询,修老迈之躯何敢言军国大事,大王素有观叶落而知秋之才,又有高瞻远瞩之胸怀,当自决之。

    老夫虽不到耄耋之年,也尝听闻——乳虎啸谷自不可稍有顾盼,雏鹰展翅自不可夺腾飞之志。未尝听闻,囚形之虎,锁脚之鹰可成王者也。

    今犬子久慕大王雄风,意欲为大王足下奔走,此子虽然驽钝,却心性纯良,又经六年磨勘,州府之事大可托之,想来尚堪一用。

    老夫年迈,万里奔走恐有性命之忧,唯扶藜杖静观庭前花开花落,含饴弄孙自得其乐,再不闻江湖之事,朝堂案牍,得享永年已是侥天之幸,何敢妄求青史留名。

    大王气吞万里如虎,弹指间封狼居胥,汗青留名自是理所当然,修自当为大王鼓呼。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