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七章咸肉和盐巴的故事
    第七十七章咸肉和盐巴的故事

    东京城里的百姓对哈密最直观的认知既不是神奇的老花镜,也不是可以照人毫的镜子。(八)(一)(中)(文)(网) | (八)WWW.8(八)1(一)Z(中)W(文).C O M

    而是肉!

    没错,哈密国对大宋输出最多的就是各种也样的肉食,东京人只要吃完各种各样美味的肉食之后,嘴里说出的第一句话一定是——狗日的哈密人真会吃。

    肉食这种高热量,高蛋白的食物在任何时候都是食物中的贵族。

    不但游牧民族喜欢吃,农耕民族更是对这东西趋之若鹜,相对富裕的东京人尤其喜欢吃肉。

    吃一顿羊肉对于大宋皇帝来说都不是一件轻易的事,皇帝曾经半夜饥饿,想要让厨子做一碗羊肉汤来吃,最后都犹豫良久,担心朝臣说闲话,就忍着饥饿睡觉了,更不要说百姓了。

    羊肉在一般情况下就等于美食。

    街头的说书人动不动就用皇帝每天都吃羊羔美酒的传说当噱头,来引诱更多的人羡慕皇帝的生活。

    谣言这东西没法说,皇帝喜欢吃羊肉的事情传着传着就传成皇帝不但白天吃羊肉,晚上也吃,一天要吃八只羊,这样算下来,皇帝只要睁眼睛就屁事不干没整天抱着一只羊腿在啃,跟皇帝喜欢用金锄头锄地有异曲同工之妙。

    西水门每日半夜要运进来百十船宰杀过肥猪,百十船活羊,源源不断的满足着大宋人对肉食的渴望。

    与东京城供不应求的肉食需要相比,铁心源就对肉食头痛的快要炸开了。

    哈密国控制着西域成百上千个游牧部落,这些穷鬼部落除了牛羊,战马之外,再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跟哈密国做货物交换了。

    西域人一般都是拿牛羊当钱来用的。

    这个传统已经流传好多年了,你给我一只羊腿,我给你一斤盐巴,你送我两头牛,我把闺女嫁给你的傻儿子,官府要收税?容易,牵出一头牛,拿着刀子问税吏想要那一块,现割不啰嗦,契丹人对一个牧民一年征收的税费就是一条牛腿,你哈密国不能拿走他一整头牛吧?哈密王这个国王不错,给点税能理解,拿走了就快滚。

    哈密国对农民只征收秋税,对牧民只征收冬税,哈密国内的蚕长势不好,土地也只能一年一收,也就没了春夏两税。

    秋税征收过后,瞅着满仓满谷的麦子,哈密官员看的喜笑颜开。

    降霜之后开始征收冬税,哈密官员瞅着满世界的动物尸体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

    这么多的肉食,总要快点消化掉才好,霜降之后哈密国就开始结冰了,还不用担心肉食坏掉,可是,这么多的肉食,属于半农半牧的哈密人根本就吃不完。一旦开春,那将是一场灾难。

    幸好哈密国产盐巴,巴里坤湖就是一个巨大的盐池。

    盐巴这东西在西域除了是一样调味品之外,它还是一种重要的保存食物不至**的物资。

    于是,每年冬天,哈密城就成了一个诺大的屠宰场,风干的,盐巴腌渍的,熏制的,肉食混合着香料的味道能弥漫哈密城一个冬天。

    这一幕被游历哈密国的西方学者称之为奇迹,麻城都是肉食的场面甚至出现在他们的诗歌,和书籍里,让全世界的人齐齐流口水,并感慨这座城市的富裕。

    作为高级食物,契丹西面的穷鬼们吃不起,兴庆府里的西夏人想吃,哈密人不给,至于西域人,他们倒是对这些美味的食物很感兴趣,可惜,他们能拿来交换这些美味肉食的东西依旧是鲜肉……

    于是,大宋人就成了哈密国倾销肉食的唯一市场,整整一个冬天,运送肉食来大宋的驼队,车队,商队络绎不绝,蚂蚁搬家一般的将哈密国的肉食送到大宋,然后再被大宋的屠夫们送上千家万户的餐桌。

    今年的肉食尤其多。

    屠杀了两个亲近契丹的部族,他们的牛羊自然全部成了肉食,哈密国在清乡的时候,还搂草打兔子的抢劫了很多契丹牧人,再加上大军出征,国内的肉食消费严重低下,霍贤自然就把剩余的肉食趁着冬日肉食不会**的好时机,全部运到大宋换取国内需要的好东西。

    赵婉一次次的将铁喜从羊腿或者牛腿上拖下来,这孩子喜欢吃肉,虽然没有几颗牙,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趴在堆积如山的肉食上啃咬。

    铁蛋是一个打前站的,他身后运送肉食来大宋的车队能连接到青海。

    每年这个时候,只要铁蛋铁大掌柜进了东京城,就证明一年一度的肉食拍卖会将要开始了。

    王柔花背着手走在摞的高高的肉山边上,不时地让侍从从肉山里抽出一根羊腿,嗅嗅是不是已经变质了。

    咸肉煮在锅里,切好放在盘子里自然是无上的美味,如果堆积在一起,那味道就非常的难闻,至少,赵婉已经呕吐两次了,如果不是有口罩这东西,她根本就没有胆量走进这座山一样高大的尸体堆。

    她是被王柔花硬给拉来的。

    检查完货物,王柔花就带着赵婉坐在货场的木屋里喝茶歇息。

    远远地看着忙碌的铁蛋,王柔花瞅着脸色苍白的赵婉恨铁不成钢的道:“尉迟灼灼倒是很想来干你现在干的事情,你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铁喜满身都是咸肉的味道,如果不是因为是亲生的,赵婉绝对会把这个娃娃丢的远远地。

    “她喜欢?既然她喜欢,等孩儿回到哈密,就把她的寝宫安置在肉堆里,让她喜欢个够。”

    “净说傻话,这些肉都是哈密百姓一年劳作的果实,能给哈密人带来期盼的富足生活,到了你嘴里怎么就成了累赘和厌物?

    婉儿啊,你从小就锦衣玉食得过活,整日里接触的不是名士鸿儒就是琴棋书画,百姓生存之艰难,你是看不到的。

    姑娘的时候啊,不接触,不理睬这些没有错,为娘当年开店铺卖猪肉的时候,如果有你这样一个闺女也不会让你去接触这些,活色生香的闺女整天和肉食打交道岂不是成了屠户?”

    赵婉解下口罩无奈的道:“孩儿现在是人妇,就要接触这些东西。”

    王柔花瞅了一眼赵婉喝了口茶问道:“刚才看了那些咸肉,你现什么端倪了没有?”

    赵婉又想呕吐……刚才那场面她根本就不敢回想。

    “唉,你呀,难道就没现咸肉上裹了厚厚一层盐巴?”

    “盐巴?咸肉上如果没了盐巴岂不是要坏?”

    “话是没错,可是盐巴也太多了一些,你难道就没有现,你夫君不但是在卖咸肉,同时也在卖盐巴吗?

    盐铁官营是国策。大宋不准贩运私盐,这是重罪,按理说哈密的盐巴根本就进不到大宋来。”

    赵婉听母亲这样说,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源哥儿是在卖咸肉,没有卖盐巴。”

    王柔花满意的拉着儿媳妇的手轻轻拍一下,这孩子虽然被皇帝给养坏了,本性还是很聪慧的。

    “母后,您能看出其中的端倪,大宋难道就没有几个明眼人看破咸肉藏盐这个大漏洞?

    还是说,从西北到东京的官府已经被源哥儿给浸透了?”

    赵婉说这句话的时候,内心矛盾的厉害,一面为父皇感到悲哀,一面又为哈密龌龊手段的成功感到欢喜。

    王柔花笑了一下拍拍赵婉娇嫩的脸蛋道:“下午进宫的时候把这事告诉你父皇。”

    赵婉立刻摇头道:“这是源哥儿费尽心机才达成的,儿媳现在是铁家的儿媳,自然不能再心向赵氏。”

    “尽管去,待人以诚才能以心换心,哈密国还用不着用这样的手段来赚钱。

    盐铁官营,乃是大宋三司使衙门收拢国帑的重要手段,今天你挖一块,明日你再挖一块,诺大的一个大宋朝堂拿什么来维持。”

    赵婉坚决的摇头道:“不行,这会影响咸肉的贩卖,哈密国出产的咸肉只有大宋才能全部消化,万一我父皇震怒,咱们哈密的咸肉卖给谁去?”

    王柔花笑道:“你去说了,就不会影响,你要是不说,就会影响。”

    赵婉狐疑的瞅着婆婆小声道:“有人看破了,就要禀报我父皇是不是?

    如果是这样,儿媳这就去找父皇认错,只希望我父皇千万莫要牵连过广。”

    回到铁家小院子,赵婉带着儿子匆匆的进了皇城,王柔花瞅着赵婉的背影多少有些愧疚。

    咸肉在哈密国不值钱,可是走了七八千里路之后就变得非常昂贵。

    铁蛋他们为了摊薄咸肉的成本,只能把主意打在哈密不值一文的盐巴上。

    宋人的盐巴很贵,如果只卖咸肉,高昂的价格宋人百姓未必能消受得起,如果给咸肉上裹上厚厚的一层盐巴,把盐巴当咸肉卖,成本就会摊薄很多,然后再把咸肉的价格降下来,如此一来,大宋百姓自然就对咸肉趋之若鹜,买肉不仅仅是买肉,也等于买盐巴。

    正如赵婉猜想的那样,这件事干不下去了,官盐销量连续三年崩塌式的下滑,极大的影响了盐税,三司使已经坐不住了。

    官府如果不闻不问,百姓自然不会把这件对自己只有好处没坏处的事情告知官府。

    如今官府既然下文询问了,自然有人把咸肉的秘密说出去,也自然会有御史言官上书皇帝,紧接着三司使就会下来查收那些咸肉。

    单远行这些年在富贵人家埋下的钉子终于起了作用,把咸肉的事情一直压着,整整压了三年,如今,终于压不住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