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八章咸肉与燕云地
    第七十八章咸肉和燕云地

    人情在国家的运作中,一般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

    尤其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很容易导致另外一个不相干的占很大的便宜。

    哈密国和大宋第一次咸肉交易不过一万六千斤,其中盐巴就占了一半。

    那时候,密谍司,三司使就已经禀报了哈密国向大宋东京贩运私盐这个事实。

    那时候的赵祯比较大度,对于女婿和女儿的这点小心思一笑了之,告知三司使曰:“小节尔。”

    第二年,哈密国与大宋的咸肉交易就已经过了十五万斤,其中私盐五万斤。

    时值女儿怀孕,赵祯对于这个小外孙的渴盼越了对私盐的重视,三司使上奏的文书被他瞅了一眼之后就留中不了。

    第三年,由于大宋拿下了河湟地,哈密国与大宋之间的交易再无羁绊,当年的咸肉交易已经过了五十万斤,其中,私盐就有十万斤之多。

    这一次三司使并未上奏哈密国疯狂贩运私盐事,原因就在于黄河改道,山东的产盐地遭受灭顶之灾。

    东京缺盐巴,官员们默认了哈密国贩运私盐的举动。

    第四年,哈密国与大宋的咸肉交易破天荒的达到了百万斤之多,哈密国堪称举全国之力,在向大宋贩运咸肉,这一年,东京盐税少了两成之多。

    三司使多有怨言。

    第五年……两百三十万斤咸肉,咸肉已经泛滥东京道。东京道的盐税减少三成。

    今年是第六年,如果说前三年的咸肉交易对东京城的好处大于坏处,一点点私盐不足以让三司使动怒。

    那么,后三年,咸肉的交易已经在动摇大宋的盐铁官营这个基本制度了。

    对于哈密国来说,真正贩运私盐也不过只有三年,在咸肉交易规模没有达到百万斤的时候,那一点私盐交易产生的利润不足以让铁心源动心。

    赵祯的桌案上就放着一支干瘪的咸羊腿。

    王渐用小刀子轻轻地从那支羊腿上往下刮盐巴。

    不得不说,哈密的咸肉做工一向地道,一支八斤重的咸羊腿几乎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盐壳子,王渐从那支羊腿上生生的刮下两斤四两盐巴。

    这让守在一边的赵婉面红耳赤。

    赵祯轻笑一声道:“商家子就是这般不大气。”

    说着用小刀切下来一小块咸肉放进嘴里慢慢的品尝,好半晌才笑道:“味道不错,就是太咸了。”

    王渐偷看了一眼赵婉小声道:“老奴命尚膳监用此咸肉做羹汤,仅仅两小片,羹汤不但鲜美还不必添加盐巴。”

    “三司使怎么说?”

    王渐弯腰施礼道:“曾公亮上本,意欲以贩运私盐事,擒拿不法商贩铁蛋,这批咸肉应该全部入库。”

    赵祯似笑非笑的瞅着女儿道:“我儿意下如何?”

    赵婉盈盈拜倒低声道:“请父皇开恩。”

    赵祯呵呵笑道:“怪不得世人都说闺女就是岳翁家里的家贼啊,我天家也不能幸免。”

    早就弄清楚是非曲直的赵婉有些委屈的道:“如果仅仅是咸肉,价格太高,东京人吃不起,如果降价,哈密国有会有很大的亏损。”

    赵祯点点头道:“唔,有道理,自家吃亏何如让老父亲吃亏,朕的闺女想法没错。

    先是粮食,后来是军械,然后就是奇巧之物,再后来就变成了咸肉,接下来还有什么?

    赵婉,一次都拿出来,免得你们鬼鬼祟祟的让朕看的生气,你们也难受。”

    赵婉见父亲似乎真的生气了,想要辩解两句,又咬咬牙,从带来的包袱里面取出一片毛料递给了王渐。

    赵祯眨巴一下眼睛,拍着额头叹息道:“还真有,这又是什么?说清楚,即便是想让你父皇我吃亏,不妨就说清楚,让你父皇吃亏也吃在明处。”

    “这是用羊毛织成的毛料。”

    “嗯?”

    赵祯愣了一下从王渐手里取过毛料,随手撕扯一下,又包在手上感觉了片刻,抬头看着闺女道:“打算卖多少钱?比之丝绸几何,棉布几何,麻布几何?”

    “一匹毛料比麻布贵些,比棉布相仿,比丝绸便宜。”

    赵祯看着手里的毛料点点头道:“不错,很厚实,也结实,如果裁剪成衣服,比棉布暖和。

    王渐,传尚衣库主监。”

    王渐领命出去了,赵祯就躺在锦榻上,逗弄刚刚睡醒的铁喜,看不出喜怒来。

    赵婉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今年运来的咸肉足足有三百万斤,运送到东京的只有不到八十万斤,其余咸肉,在进入大宋疆域之后就迅的被各地的商贾运送到其余地方。

    入川者有之,入两湖者有之,最远可以抵达东南三郡。

    抄收东京的几十万斤咸肉虽然让哈密国肉痛,却还能从其余两百余万斤咸肉交易中收回本钱,最怕的就是父皇一声令下,禁绝咸肉交易,这样一来,哈密国堆积如山的咸肉就没了出口,这才是最大的麻烦。

    “朕有时候说了也是不算的,中枢的那些老臣有多难缠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夫君铁心源在他们手里的吃的亏还少了?怎么还是这种记吃不记打的贼样子?

    这种便宜占一点也就算了,还打算长期的干下去,这就是在挑战那些老臣的智慧和耐心了。

    莫说大宋和哈密现在还是两个国家,即便是哈密是大宋的一道或者州府,这样做你看看,照样有御史言官会弹劾你,损人利己之事怎么可能长久?

    还一国王侯呢,这点事都看不明白?”

    赵祯训斥了赵婉一顿之后,把铁喜交给了宫娥抱走,赵婉经常拧铁喜的屁股让他大哭,从而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这种事已经干过很多了,赵祯今天准备好好地教训一下自己的闺女,不给她利用外孙的机会。

    赵婉眼巴巴的看着儿子被宫娥拿走,又见父亲目光凌厉,只好沮丧的耷拉下脑袋。

    “咸肉的利太薄,哈密国中有近一半的国税就是这些肉干,亏不起。”

    “亏不起也要亏,世上的事不如意者十有**,哪来的事事如意这样的说法。

    你以为你父皇很喜欢给契丹,西夏给岁币吗?你父皇的内衣破旧了都是皇后缝缝补补穿了又穿的,有那些钱,给你父皇添置几件舒服的内衣不好吗?

    还不是没办法吗?

    肉干用来付国税既然不妥,为什么不换一种?”

    赵婉尴尬的道:“那些牧民,除了肉就是奶,您让源哥儿拿什么换?

    而税赋又不能不交,总之这是一件没办法的办法。”

    赵祯呵呵笑道:“既然是没办法,那就想一个办法出来,你哈密国没办法,大宋人才济济,总会想出一个好办法来的。”

    赵祯见闺女有些急,就摆摆手继续道:“不会没收你们的咸肉,却也不能让你们损害大宋的利益,至于你们是占便宜还是吃亏,要看明日朝会如何裁决。

    现在赶紧滚出皇宫,给你的属下下令,立刻停止销售这些咸肉,等章程下来之后遵照执行吧。”

    赵婉不情不愿,又没有办法,只好怏怏的出了皇宫,站在宫门外停留了良久,直到雪花快要没过脚面了,才沿着宫墙回到了铁家小屋。

    王柔花听了赵婉的叙述之后,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笑吟吟的对赵婉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孩儿出宫的时候,听王渐传话说,哈密咸肉被课以重税是一定的。”

    王柔花大笑道:“为娘让你进攻向陛下坦诚此事,本意就不在那些咸肉上。

    这些咸肉对于哈密国来说虽然是一项很重要的收入,可是,归根结底,这些咸肉是哈密国凭空多出来的一项收入。

    这些牛羊肉都是来自那些游牧部落,你也知道,游牧部落里的牧人,还算不上我哈密的子民,只是出于对我哈密国的敬畏,主动缴纳的赋税,是他们买平安的钱。

    只要这些咸肉在大宋换来的物资能与哈密子民制作咸肉的工费,以及运输的费用相等,我们就不吃亏。

    我们现在不是商贾,而是王侯之家,只要哈密百姓通过制作咸肉,运输咸肉有事做,有工钱拿就是大好事。

    与这些咸肉相比,为娘更看重的是陛下对我儿的态度,咸肉的事情,我们做的很过分,只要陛下还对我哈密有情,就不会赶尽杀绝。

    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赵婉听了王柔花的话猛地吃了一惊,脸色变得煞白,颤声道:“莫非是燕云地……”

    王柔花郑重的点头道:“正是此事,为娘才会难为你去办咸肉的事情。

    如果陛下对咸肉公事公办,那么,哈密国在燕云地的事情上同样会公事公办,不牵涉任何私情。

    如果陛下对处理咸肉一事上留有余地,带有私情,那么,哈密国将来在处理燕云地的事情上,也就会对陛下留有余地,带有私情。

    婉儿,说实话,为娘更希望陛下能在咸肉一事上做到公事公办,而不是留有私情。

    这世上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偏偏你夫君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这是他做人的方式。”

    赵婉的身子软软的倒在锦榻上,她到现在才明白什么是尔虞我诈,什么才是朝堂争锋,什么才是两国交往。

    她觉得自己身体空虚的厉害,往日熟悉的婆婆这一刻竟然是如此的陌生。

    “母亲,我想回哈密了,咱们能不能尽快出?”

    王柔花笑道:“逃避什么?你将来也是要做这种事情的,你是王后,不能什么事情都依靠你夫君。

    一切按照计划走,二月份,我们就启程回哈密。”

    “还有三个半月啊……”赵婉呻吟出声。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