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章会计谋的野蛮人
    第八十章会计谋的野蛮人

    战争从来就没有容易的,何况是三面作战。?八一中文网?? ? W㈠W㈠W㈠.?8?1㈧Z?W?.?C?OM

    大军每行动一次,都是金山银海堆出来的,尤其是哈密军队更是如此。

    在这个世界上,越是原始的军队,他的运行成本就越低。

    野蛮人只需要带着刀子和自己强悍的身体就能起一场战争。

    西夏人只需要一点简单的物资就能千里奔袭,打哈密国一个措手不及。

    至于契丹军队,他们就需要一段时间来做准备,筹备了足够的物资和财力之后,才有可能动一场战争。

    哈密军队的物资是最复杂的,各种不同型号的火药弹,各种用途的火油弹,不同的环境要用不同的弩箭,甚至换要准备一些特殊的带有毒药的弩箭。

    火器的运输很要命,一旦出差错,不用敌人攻击,自己就能弄死一大堆自己人。

    真正的战争是从八月份开始的,而哈密国的军备却是从三月份就已经开始了。

    正因为沙漠中有完备的工事,充足的粮草以及足够的取暖之物,这才让哈密军队在沙漠严酷的环境中坚持战斗三个月之久。

    铁心源表面上对战事表现的漫不经心,只有天上的明月见证过,铁心源到底渡过了多少个无眠的夜晚。

    每签一份文书,哈密国积存的财富就少了一分,每一支运输队伍离开清香城,或者哈密城,这些本应该用在改善民生上的财富就被送去了战场,然后被毫无意义的损耗掉。

    霍贤知道这场大仗对于哈密国意味着什么,因此,他穷搜国库,哪怕不要俸禄,也要保证前线的将士衣食无缺。

    将作营整整一年,将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到武器的制造当中,各种非常赚钱的民营财源,全部停止,仅仅是这一项,就让哈密国损失了两成的国帑收入。

    只是,这场仗不能不打……

    安抚这群族长头人的晚宴,消耗掉了哈密国三千枚银币,这是铁心源从母亲的库房里取出来的。

    这样的宴会根本就吃不饱,铁心源结束了饮宴之后,就坐在书房里美美的享受一大碗汤饼,汤饼上面有厚厚的一层肉臊子,面条筋道,羊肉汤滚烫……

    铁心源吃的汗流浃背,一大碗羊肉臊子汤饼吃完之后,他就显得有些茫然。

    人生还有什么追求?

    好在霍贤很快就把他从一种虚无的满足中拖拽回来。

    “孟元直在天山北麓的状况不是很好,那些野蛮人藏在冰雪中,偷袭了孟元直的辎重营……抢走了辎重营留存的一千四百个火药弹,六百七十枚火药弹,另外,弩箭,粮食,损失无数。”

    铁心源仔细的看了伤亡报告和损失记录之后,叹口气将两份文书丢在桌案上道:“这是什么世道啊,连野人都知道偷袭了。

    还阵亡六百八十七人……”

    “孟元直大怒,已经追下去了……”

    “老孟这是做什么?怒不兴兵的道理难道他就不知道?他非要把手里的几个兵将全部折损完毕才甘心?”

    霍贤皱眉道:“既然野蛮人已经开始撤退了,他只要缓缓跟着,监视他们离开也就是……”

    铁心源打断霍贤的话道:“不是这样的,对于野蛮人就要一次打怕,打死,否则他们会对抢劫哈密这种事上瘾。

    孟元直的做法没有错,有错的是是他太麻痹大意,没有想到野蛮人也会用计。

    既然老孟已经追上去了,就命冷平王胄他们保护好老孟的左右两翼。“

    霍贤咬咬牙道:“搜索前进!宁可慢一点也不能轻敌冒进。”

    铁心源点点头道:“就按照相国的意思去下令吧,最迟十天之后,我就会乘坐雪橇抵达天山北路。”

    霍贤楞了一下道:“大王准备亲征?”

    铁心源摇摇头道:“帮他们看好后路,顺便补充物资,仗打到现在,我们越的损失不起了。”

    霍贤没有阻拦铁心源,在与西夏人的战斗中,铁心源表现出色,霍贤现在已经慢慢认可铁心源有带领大军出征的资格了。

    天山路上的堡垒中,还存有大量的储备武器,因此,铁心源从清香城出,只需要轻骑快马赶到天山城,然后换乘大型雪橇,就能穿过茫茫的天山路,最终抵达天山北麓。

    天山城的大雪撬是将作营的一项新明,类似于6地行舟,在冬雪消融的日子里,将作营的匠师们就在天山路峡谷两侧的山崖上,镶嵌了大大小小上千枚铁环。

    每个铁环上都栓了铁链子,只要将铁链子拴在巨型雪橇上,雪橇上的人只要转动辘轳,铁链就会拖拽着大型雪橇向前移动,一道铁链结束,就会接续下一条铁链,如此反复,大型雪橇就会在厚厚的雪层上碾压出一条足够结实的雪道,后面无数的小雪橇就会沿着这条被碾压出来的雪道,源源不断的将物资和兵马运送到天山北麓。

    等铁心源带领的一万骑兵抵达天山城的时候,压路的大型雪橇已经出三天了,铁四在天山城准备了很多雪橇,等待铁心源的到来。

    用铁索雄关来称呼天山城一点都不夸大。

    这座堪称哈密国第一军事要塞,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显得格外雄伟。

    青色的高大城墙需要仰视才能一窥全貌,两段的城墙与陡峭的山脊相连接,如同一座高山横在峡谷中间。

    清香城建设了三年,哈密城建设了三年,而天山城从铁心源准备建国的时候就开始投入大量的人手建设,至今已经足足建设了七年。依旧没有完工。

    雪花从城墙的顶端跌落,最后堆积在城墙根上,每日向外清运这些积雪,就已经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了。

    每一个站在天山城城墙下面的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感到震撼。

    就是这些城墙挡住了来自北方的寒风,让强劲的寒风飞上高空,从而让那些寒风最终不能通过峡谷得到加强,最终不能形成令哈密人谈虎色变的黑风暴。

    低沉的阴云就像是压在这座城池上面,城墙上树立的几十座高大的风车,正孜孜不倦的将采运来的巨石提上高高的城墙,好让这座城墙继续无限制的向上生长。

    铁心源的骑兵队伍穿过巨大的城门,铁心源沿着长长的台阶走上了城墙。

    这里寒风呼啸,人站在城墙上几乎站立不稳,只能拉着一个个铁环,才能在城墙上艰难的走出一条直线来。

    碉楼里炉火熊熊,铁心源依旧感受不到多少暖意,透过瞭望孔透进来的寒风将炉火吹得火星四溅。

    “不是已经安装玻璃窗户了么?怎么还是这副样子?将士们是人,不是钢浇铁铸的,经不起这样的寒风。”

    铁四微微的摇摇头,马上就有胥吏上前禀报道:“启禀大王,玻璃窗户春夏秋三个季节很有用处,唯独这冬日里没有什么用处,大雪会黏在玻璃上,最终变成寒冰,瞭望孔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铁心源瞅了一眼胥吏道:“那就想办法加热玻璃,或者在玻璃外面加装刷子,总之,让冰雪不能覆盖玻璃为要。”

    胥吏还想再分辩一下,铁四朝他摆摆手,就邀请铁心源下去,大雪纷飞的日子里,留在这里完全是在遭罪。

    铁心源知道自己不该这样直接质问这种小事情的,之所以说了,不是因为担心战士的身体才提出改进办法。

    而是因为,他现碉楼里的值班的将士人数很少,诺大的一个碉楼里面,只有区区六个人看护,这是非常不妥当的,当年一片云进攻清香城的时候,就是让山魈把绳子背上山崖,最后让人沿着绳子爬上去,差点毁掉了清香城的城防。

    在这个世界里,机械力量并不昌明,因此,人的肌肉力量就得到了长足的展。

    天山北麓的那些能在冰天雪里穿着单薄的衣衫依旧纵掠如飞,重创以悍勇闻名西域的孟元直,铁心源不觉得这样高大的一座城墙能够难得住那些彪悍的野蛮人。

    只有内心不自信到了极点的人才会修建这样高大的一堵墙。

    霍贤就曾经这样说过铁心源,如果不是因为哈密国需要这些城墙来减弱狂风,他早就向铁心源建议停止修筑这样的城墙。

    只有胆小的伊赛特人才会这样干。

    回到铁四的住处,铁心源忧愁的看着挂在墙上的巨大天山北路地图。

    因为他现,在天山北麓,哈密军和那些野蛮人已经完全混战在了一起。

    不知为什么,正在向北逃窜的野蛮人忽然停留了下来,不再向北走,在两天前,已经和追击的哈密军队完全混战在了一起。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