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三章寒潮
    第八十三章寒潮

    冬季的荒原是孤寂的,冰雪覆盖了大地,就算是喜欢晒太阳的旱獭也不会经易的爬上地面,躲在北风吹拂不到的地方,或者小心的吃着储存的草籽,或者饿着肚子睡觉。八一?中文网  W㈠W?W㈧.?8?1㈠ZW.COM

    狂乱的气流统治着天空,即便是强悍的兀鹫,也只能在高空盘旋,在没有现明确的目标之前,不会轻易落下来,在低压气旋之下,沉重的兀鹫一旦落地,想要飞起来非常的困难。

    谁活着都不容易。

    说到底,满世界的辛苦就是为了糊口,谁都不例外。

    大军回撤的度很快,此前进要快的多,只要是踏上了回家的道路,再远也不是什么问题。

    冷平勤快的厉害,大冷天的在大军前后奔走不休,浓密的胡须上满是白霜,辛苦的行军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种乐趣,一种可以向大王表示忠心的乐趣。

    世有八苦,生、老、病、死、爱离别、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帝王就是利用这些人类的苦痛来进行他的统治的。

    铁心源以前不会这些,自从成了帝王之后,控制人生八苦的手段就无师自通了。

    从这一方面来讲,皇权好像是真的是天授。

    火器的快展让孟元直感到了无限的恐惧,当他现唯一能够自持的武功逐渐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之后,他就对自己占据了哈密国独一无二的地位产生了疑问。

    哈密国是一个才能决定位置的地方,如果一个小兵手持大王所说的那种枪就能干掉一个高手,那么,这个高手在军队中重要性就变得毫无意义。

    在皇宫中生活了半辈子的孟元直一直认为,权力在于制约,自己在武道上达到了巅峰,那么,哈密国就应该有相应的遏制措施出现才正确。

    对一个臣子来说,有制约的权力才是安全的。

    可是,当一个能遏制他的东西出现之后,他却感到无比的惶恐。

    与其说这种恐惧来自于火器,不如说这样的恐惧来自于王权的压力。

    国家日渐强大,铁心源的工作重心就从普通百姓转移到官员身上了。

    随着国家展的更加强大,铁心源关注的人就越少。

    这是一定的,开国的时候,铁心源会蹲在地上和百姓们一起吃饭干活。

    后来就只和一些特定的人一起吃饭工作,直到现在,别想想找铁心源一起吃个饭基本上就是一种恩遇了。

    现在,孟元直,铁一他们以及霍贤这些人可以随时和铁心源一起吃饭,等再过几年,铁心源注定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能一起平等的吃个饭的人就只剩下,赵祯,耶律洪基等寥寥几人。

    寒冷的天气里行军对所有人都是一种折磨,枣红马不止一次的想把湿润的鼻子塞进铁心源的斗篷里,早哈密居住了这些年,早就没有野马吃苦耐劳的本性了。

    孟元直看铁心源给枣红马戴口罩的行为,像是在看蠢货,强忍着没有出声,直到铁心源在一个巨大的口罩上剪开两个大洞,把口罩兜在枣红马的长脸上,才出声道:“这,没必要吧?”

    铁心源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笑道:“子非马焉知马之所需?”

    孟元直牙痛般的吸了一口凉气道:“战马不能宠溺,再这样下去,它就无法上战场了。”

    铁心源白了孟元直一眼:“你们给过我冲锋陷阵的机会吗?”

    孟元直扫视一眼正在行军的将士们道:“在我们还没有死光之前,你确实没有冲锋陷阵的机会。

    另外啊,让你冲锋陷阵是将士们的灾难,敌人的幸福,阵斩哈密王的荣耀,一定能让敌军的士气高涨十倍,因此,你留在清香城照顾好将士们的家眷,给我们准备好足够的物资,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铁心源无言以对。

    “白马将军和耶律敬拿走了很多火药弹和火油弹,您为什么不着急?”孟元直没话找话,他不想看到铁心源的那张长脸。

    铁心源戴好兜帽侧着脸避开寒风瞅着孟元直叹息一声道:“我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怎么还是这幅鬼样子?”

    孟元直笑道:“我既然认定了你君王的身份,就一定要把你当做一个君王,我伺候过皇帝,如果我真的不在意君臣的名分,才是真正的取死之道。”

    铁心源笑道:“这么说话就对了,我知道我将来一定会成为我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现在,还没有到那个程度,还需要老友交心,还需要各种关怀,等我成了那种人之后,一定会告诉你。

    所以啊,你现在不用胡乱猜测,等我通知你就成,这样多简单啊。”

    孟元直大笑一声道:“好,一言为定,我等你通知。”

    铁心源认真的看着孟元直道:“我一定会通知你。”

    “现在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不担心白马将军和耶律敬了吗?”

    铁心源笑道:“我巴不得契丹人丢弃自己的骑射功夫来和我比拼火器呢。

    火器好使唤不假,杀伤力大也不假,前提是你先要学会驾驭这种东西,我们现有的火药性能极为不稳定,操作过程稍有不慎就会伤害到自己。

    这个世界上对火药最了解的人是谁呢?是我们,我们清楚地知道火药的优点和缺点。

    知道如何在作战中避开火药的杀伤力,知道如何利用火药的缺点对敌人展开进攻,更知道火药未来展的方向。

    因此,如果契丹人抛弃了自己早就习惯了骑射作战,改用火器,对哈密国来说是天大的福音。”

    “你现在真的不介意火药流传出去吗?以前,你可是把这东西看重的如同眼珠子一样啊。”

    铁心源叹口气道:“都已经交给大宋了,那里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我听说,火器在大宋禁军都还没有装备,却早早地装备在海船上了。

    现在啊,摆在我们面前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尽快的研新一代火药武器,永远走在别人前面才是硬道理。”

    孟元直笑道:“小喜儿到底能不能成为大宋的储君?”

    铁心源嘿然笑道:“喜儿能不能成为储君,在于我们,不在于大宋朝廷。

    我们这一次全面击败了契丹和西夏,喜儿成为储君的可能性就过了一半。

    如果我们能够继续保持胜利的姿势,哈密国一如既往地富庶,喜儿成为储君的可能性就过了八成。

    如果我们能够灭掉西夏,夺回燕云地,喜儿成为储君的可能性就十足十了。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大宋对我们看法会从看不起变成绝望和恐惧,喜儿继位大宋皇位,就会变成士大夫们的另外一种胜利。”

    “什么胜利?”

    “大宋吞并哈密国的胜利。”

    “这算哪门子的胜利?”

    “怎么不算,你以为汉人的原始图腾从一条难看的蛇变成一条威风凛凛的龙,中间不知道融合了多少其它部族的图腾,最后才有了现在的模样?

    你能确定我们大蛇族在对外的每一次融合扩张都是胜利者?

    能把其它部族演变成大蛇族才是他真正厉害之处。不管他是联姻,还是战败被融和,总之那些曾经强大的种族没了,我们传承下来了。

    至于用什么手段就不必细细考究了。

    存在的才是道理,不存在的全是悖论,就朝中那群极度现实的人,他们哪里会冒着全面战乱的风险和我们过不去,到时候,他们会找出正确的法理来支持喜儿上位的,这种事他们才是大行家。”

    “皇族……”

    “既然大宋是在与士大夫共天下,我们……嘿嘿……”

    “嘿嘿嘿嘿……”

    孟元直很多时候还是识情知趣的,只要他觉得你和他在一个阵营里面,对方的死活他基本上是不理睬的。

    戴上口罩的枣红马似乎有点小兴奋,巨大的蹄子踩踏在冰雪上咯吱作响,步伐变得越矫健,还不时的小跑一阵,如果不是孟元直骑术精湛,根本就没办法和铁心源并辔而行。

    即便是骑兵,带上车队一上午深一脚浅一脚的也就走了三十里地,道路难走是一方面,加上天气实在是太冷了,下马推车的军卒皮靴只要沾上冰雪,不一会就会冻伤脚。

    孟元直不得不下令歇息,点火烧热汤。

    天空变得雾蒙蒙的,空中全是半凝结的水雾,这些水雾不是被太阳蒸出来的,是气温过低,从空气里凝结出来的,轻飘飘的浮在半空专门害人。

    在西域生活过很久的西域人,也记不得什么时候有过这般寒冷的时候。

    有帐篷跟没有一样,点着了火炉,帐篷里依旧呵气成冰,火苗子窜起来两尺高,依旧感受不到多少暖意。

    孟元直从外面走了一趟回来之后脸色很难看,轻声对铁心源道:“问题大了,将士们冻得受不了,已经开始用火油弹烧荒取暖了。”

    铁心源吃了一惊,连忙走出帐篷,就看见一股股的浓烟正在升腾,好大的一片灌木丛,已经变成了一个火海。

    “烧荒取暖问题不大,这样的天气里,不会有荒原大火,只是动用火油弹问题很大,这是军法不允许的,这说明将士们已经冻得顾不上军法了。”

    “我们的保暖之物可还充足?”

    孟元直摇头道:“每人都有保暖的棉衣和睡袋,只是抵御不了这样的寒潮。”

    “你有什么办法?”铁心源直接问孟元直。

    孟元直摇头道:“没有太好的办法,大家只能硬扛着走回天山城,我担心减员的情况会很严重。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