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六章真的是报应
    八十五章确实是报应

    尉迟文帮嘎嘎脱掉靴子,两人就凑到炕上,取了筷子从铁锅里面捞豆腐吃。?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铁心源一连吃了七八块,才看着锅里剩余的豆腐遗憾的道:“胃口不好啊,上次我可是一人干掉了一锅。”

    嘎嘎放下筷子道:“等我去砍死那些胡说八道的家伙之后,咱们再来两锅。”

    铁心源诧异的瞅瞅尉迟文,嘎嘎的脑子一向不够使唤,尉迟文应该不至于。

    “他要是杀掉王大用。”

    “因为他胖?”

    “因为他说是大王杀俘不祥才让全军遭难。”

    嘎嘎不满的看一眼尉迟文道:“刚才你说不知道是谁传闲话来着?”

    尉迟文笑道:“万一你把王大用杀了,我也会跟着倒霉,自然要瞒着你。”

    铁心源用手帕擦擦嘴舒坦的躺在炕上笑道:“王大用没说错,确实是报应!”

    嘎嘎猛地停下手里的筷子难以置信的道:“您也信?”

    尉迟文也停止进食,他觉得说这句话的人不是自己的大王。

    铁心源拍着肚皮苦笑道:“怎么就不是报应了?

    如果我们出兵的时候多考虑一些,就会多携带一些取暖之物,如果我们不是因为觉得毛料难看,我们早就把将士们身上的衣衫换成更加保暖的毛料衣衫。

    如果我们早点知道野蛮人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就不会带那么多的将士一起去天山北麓。

    所以说,我们犯了这么多的错,我们不遭报应谁遭报应?

    王大用说的一点都没错,是我这个大王疏忽了,将士们才会有如此惨重的伤亡。

    这都是一个臣子该说的铮铮忠言,哪里有错?你们凭什么去杀掉人家?”

    被冻伤的地方只要遇热就痒得厉害,嘎嘎扒拉一下奇痒难当的耳朵疑惑的道:“他是这样说的?不是说大王杀俘不祥一类的?”

    尉迟文低头捞豆腐吃一句话都不说,大王张冠李戴的本事很强大,一句假话就给这件事定了性质,不但免除了王大用因为胡说八道给他带来的危险,还轻易地把一场谣言变成了君王自责的高明桥段。

    伺候这样的大王,脑子转动的慢一点都不行。

    “明天哈密城有暖车过来接伤兵,你去安排一下,既然都活着从地狱里出来了,就不要再折损了。

    天山城这里不适合伤兵修养,总要回到清香城才好。”

    尉迟文点点头,嘎嘎抬头道:“所有伤兵?”

    尉迟文道:“自然是所有伤兵,清香城里的温泉最适合伤兵疗养,在那里恢复的快些。”

    “温泉馆?”嘎嘎的眼睛瞪得很大,他不觉得温泉馆能装下好几万人。

    “重伤的才去温泉馆。”

    嘎嘎的眼睛都亮了,匆匆把铁锅里的豆腐和肉块全部捞光,艰难的穿上鞋子就出去了。

    “他去给他的部下显摆去了,去了才会知道铁棒她们才不会伺候他们这群傻瓜。”尉迟文小心的对眯着眼睛假寐的铁心源解释。

    “阵亡将士的尸骸都带回来了吗?”

    尉迟文低声道:“没有,驮马和挽马死伤惨重,带不回来,都烧了,混在一起烧的分不清,只是按照名册装在空火药坛子里,贴上名字安置在火炮轰击出来的凹坑。开春之后才会取回来。”

    “报应啊!”

    铁心源闭着眼睛重重的一拳砸在炕上……哈密国这一次真的伤筋动骨了。

    国家小,抵抗灾难的能力也就弱,契丹人的损失更加惨重,可是,死伤十万人,对契丹这个庞然大物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这些年,契丹死起人来,那一次不是十万十万的死?

    耶律洪基的父亲为了给妹子报仇强攻西夏,一场大战下来,西夏人没什么损失,契丹人却死了十几万。

    耶律洪基攻击高丽,虽然战胜了,一样有十几万人战死在辽东。

    黄河大水,大宋这边掘开堤坝,弄了一片三百里的沼泽地,结果洪水去了北面,契丹南京就淹死了好多人,契丹人说只有一千多户,事实上,两万户都下不来。

    现在,耶律洪基和耶律重元闹得很僵,皇帝不好把叔叔全家砍头,就开始剪除叔叔的羽翼,这一年多下来,仅仅是契丹勋贵就砍头抄家的就不下七十人,间接死在这场还未结束的权力斗争的人就上万。

    等砍他叔叔脑袋的时候,估计还要死好几万。

    契丹皮室军这些年很少参与大战,死在他们刀下的亡魂全是契丹人。

    这一次与哈密国交战,再次战损十余万人,就不知道辽皇心疼不心疼。

    算起来契丹人远征哈密,其实是一件非常不划算的事情,因为距离和地势的原因,他们根本就做不到突然袭击。

    突然袭击不成,就成了光明正大的国战,一旦战事变成国战,能捞到的好处就非常的有限。

    打不过契丹的国家就会带着百姓逃跑,但凡是敢和契丹正面作战的,都是硬骨头,不论是高丽还是哈密,都是如此,再来几次这样的战争,即便是契丹地大物博也承受不起。

    打跑了契丹人这就是哈密国目前最高能力的体现,至于乘胜追击这种事,即便是西夏国最强盛时期,李元昊也没有过这种想法,每次都是打跑契丹人了事。

    哈密国自然也不会劳师远征契丹,也哈密毗邻的契丹国土,不是荒原就是隔壁,连好点的草原都没有,夺下来对哈密国半点好处都没有,留着一大片无人区充当两国的缓冲区铁心源觉得很好。

    富弼写来的文书就像是在放屁。

    联合哈密国大军一起夹击西夏……

    铁心源看到这里就把信丢进火盆烧掉了,还是当着杨怀玉的面烧掉的。

    “你没有被富弼砍头,实在是难得啊。”

    杨怀玉端着茶碗笑的如同一只猫头鹰:“哈哈,他怎么敢杀我?把老子逼急了往哈密国一跑,他能奈我何?过些年等世子登基,我们又同朝为臣,且看他如何自处。”

    “他干不掉你,难道还干不掉你家?”

    杨怀玉听这话笑的大牙都露出来了:“我家老封君还活着,杨家就死不了,最多被剥夺了爵位。

    剥夺了爵位其实更好,你以为杨家为累世将门是假的?你把我杨家从大宋接过来,立刻就有一大群可以帮你打仗的人,哈密国的军队立刻就上了一个档次,世子登基的时间就会大大提前。

    我杨家又成了从龙世家,比以前更加的风光,你知道东京城现在有多少世家在羡慕我杨家,左右逢源这种好事不是人人都有的。”

    铁心源皱眉道:“世家和皇权天生就是对立的。”

    杨怀玉半点不打嗑的笑道:“那就分家啊,我杨家分家总可以了吧?

    一个大家子分成十几个小家,总不能再算是世家了吧?

    对了,老封君要我问问你,杨家准备派些分支子弟随太后来哈密,你要不要?”

    “酒囊饭袋不要。”

    “你放心,大世家出来的人是酒囊饭袋的不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初的日子过的有多凄惨。

    就算是老曹那些被人认为是纨绔的家伙,这些年哪一个不是混的风生水起的?

    倒是当年那些参与武举的寒门子弟,现在依旧什么都不是,混的凄惨的还在给人家当枪棒教头。

    寒门中最出名的铁狮子,武艺高的可以打我两个,现在知道是什么下场不?

    配沧州牢营!

    如果不是我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帮了他一把,家眷早就给人家当契约仆婢了。

    你再看看曹八,高老二他们,最次都是禁军都指挥使,就连林焦川都补了厢军团练使。”

    铁心源笑道:“你还有脸说寒门不如世家这种话,你信不信,如果我把这话告诉孟元直和阿大他们,他们能唾你一脸。

    听出来了,将门再通过你给我递话呢。

    你告诉他们,家里如果有敢打敢杀准备用命来挣前程的旁支子弟可以送来哈密,我全接着,至于能不能出头,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杨怀玉皱眉道:“这么说,哈密与契丹这一战损失惨重?”

    铁心源摇头道:“损失惨重倒不至于,多少还是伤筋动骨了。

    西域军中还是缺少合格的军官,火器是一个细致的活计,更是一个规矩奇多的行当,不识字的军官就没法子把这东西的威力挥到极致,偏偏哈密军中能够识文断字的人一百个里面连一个都达不到。

    识文断字的人太少,这是哈密国的软肋。”

    杨怀玉能想象的到,哈密国与契丹国一场大战之后即便是胜利者,损失惨重是一定的,更何况还有西夏国那一记偷袭。

    从他认识铁心源起,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更不是耳根子软的人,现在,这么好说话,什么事情都一口答应,只能说,哈密国非常需要外来的帮助。

    一把火烧掉了富弼要求哈密国夹击西夏的信函,说明铁心源心中是充满了愤怒的,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哈密国现在已经没有力量和大宋一起攻伐西夏国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