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二章铁心源的规矩观
    第九十二章铁心源的规矩观

    “现在外面传言,哈密国外事不决问霍贤,内事不决问刘攽,这可是真的?”

    铁心源放下手里的书本,看着趴在他膝盖上仰头看着他的尉迟灼灼道:“房事不决你可以问我。?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尉迟灼灼狠狠地拍了铁心源一把委屈的道:“总是不愿意和我正正经经的说话。”

    铁心源不以为意的道:“等我总是和你正经说话的时候,你就该哭了。”

    “你现在都不跟我说国事了。”

    “我自己都懒得想国事。”

    “搪塞之词。”

    “我也没办法,哈密国被霍贤他们弄得越来越像大宋了,上下规矩之严密,条例之多我都记不住。

    你上回给我念文书,霍贤事后劝诫了我不下三次,要是让他知道我又跟你说国事,老家伙非辞职不可,哈密国现在可少不了这个老家伙。”

    “你是大王啊。”

    “没错,我是大王,可是我这个大王现在快成泥菩萨了,大家呼啦啦的上来见礼一番,然后就轰隆隆的跑去找该找的人。

    想多说两句话人家都嫌弃。”

    尉迟灼灼皱眉道:“这可不是好事。”

    “胡说,这才是好事,哈密国的事情千头万绪,我就是长八个脑袋也看不过来。

    到了这时候,只有条例这律法才能保证这个国家继续繁荣下去,不要小肚鸡肠的,放心,没人打算翻我的船。”

    “既然如此,羊毛和毛料的事情我就不交给相国府了,咱们家总还是要有一点产业的。”

    铁心源闻言立刻站起来惊喜的道:“这么说你已经搞定了毛料染色问题了?”

    尉迟灼灼傲然一笑,从袖子里取出一张纸片递给铁心源,小声道:“秘方!”

    铁心源打开瞅了一眼,就把秘方还给尉迟灼灼道:“加碱水多煮一遍羊毛就是你的秘方?”

    尉迟灼灼连忙把秘方收回袖笼里,咬牙道:“可不是吗,原来羊毛上有油脂,不用碱水煮就去不掉上面的油脂,染料在有油脂的羊毛上根本就不沾。

    您还不知道吧,加了碱水煮过的羊毛还能变得更软,纺出来的线更细,织成的毛料也更软,再也不会扎人了。”

    铁心源笑道:“那就看好了,这是咱家的产业,谁都不给。”

    尉迟灼灼忽然叹口气又把秘方交给了铁心源,泱泱的道:“公主要来了,妾身留不住这秘方的。”

    铁心源很想在这事情上装聋作哑,可是,羊毛的事情对尉迟灼灼来说是天大的事情,如果不分派个清楚明白,以后绝对会后患无穷。

    赵婉是个什么性格?别看从小性子就柔柔的,行动坐卧走处处彰显着皇家风范,看起来大度到没边了。

    实际上,皇族这两个字就说明了一且。大宋皇族的教育开篇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也就是说全天下的人和土地,以及土地上生长的所有东西都是属于皇家的……

    只有皇家赏赐给你的东西才是你的,在这之前,不论是你制造出来的东西,还是你辛苦劳作之后得到的东西都是皇家的。

    这种认知早就变成了赵婉的自觉,即便她表现的非常不明显,让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一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人。

    身为赵婉的枕边人,铁心源如何会不知道自家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

    “夫君,咱家的军队怎么样了?“

    “夫君,欧阳修这只老狗为何胳膊肘朝外拐,拿咱家的东西随便送人?”

    “夫君,咱家今年又开垦了多少土地?”

    “夫君,咱家的子民可怜啊,煮粥的时候多放点粮食进去,妾身可以喝稀点……”

    “夫君,您要多弄点土地回来,咱们现在有两个儿子了,以后还会更多,土地少了,孩子们拿到的就少了……”

    铁心源想起和赵婉在一起时生的一些事情,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

    再看看愁眉苦脸的尉迟灼灼苦笑道:“最大的一份你还得给婉婉留着。”

    尉迟灼灼却精神一振连忙媚笑道:“夫君的意思是妾身可以从中分一杯羹?”

    “两成吧!谁叫你是小老婆呢,就算我想把两碗水端平,你自己恐怕都不敢接受。”铁心源叹息了一声。

    尉迟灼灼没有半分的不满,蹲身施礼道:“谢大王赏赐,有两成的收益妾身知道是您疼我的结果。”

    铁心源把手一摊苦笑道:“所有的活都是你干,分钱的时候你拿一点,人家拿大头,干的好了不一定能听到一句夸奖的话,干不好了挨骂受罚几乎是肯定的。

    你当初脑子抽什么风,非要嫁给我,如果你还是那个三不靠的尉迟灼灼,毛料的好处你虽然不能全部占有,至少五成还是没问题的。“

    “那怎么能比?”尉迟灼灼睁大了眼睛非常的不解。

    “一点钱而已,就算全部给王后妾身也没有什么怨言,与妾身这个国家的主人相比,什么委屈妾身都能承受。”

    铁心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自己偏偏要说清楚,真是愚不可及。

    自己和尉迟灼灼确实有感情,可是真正让尉迟灼灼决定嫁过来的动力,却是哈密王妃这个名头……

    这个时代的女人基本上不会把自己当人看,尤其是大家族的女人,嫁人的选条件就是看对自己的家族有没有好处,第二才看这个人是不是顺眼,如果第一条特别突出的话,第二条基本上可以无视。

    伤透心了,铁心源决定从现在起,决定少说话。

    事实证明,皇帝或者王族的誓言就跟清风一样随时都会离去。

    铁心源刚刚完誓言,霍贤和刘攽就赶过来了。

    羁縻部落的灾害比前两日预料的还要严重十倍,事实证明,让铁心源损兵折将的那场寒流,带给羁縻部落的伤害几乎是毁灭性的。

    国相府派人统计受灾人数,统计回来的数字触目惊心。

    “这么说,我们羁縻部落的人口减少了六成之多?”看到这个数字铁心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霍贤叹口气道:“这还是好的,哈密国的羁縻部落多少还算是富庶的部族,食物不缺,衣物不缺,唯一缺少的是可以真正御寒的房子,牛皮帐篷说起来是房子,在这样的百年罕见的寒流面前几乎没有什么御寒能力。

    别失八里一带的牧族几乎死伤殆尽了。”

    刘攽打开另外一份文书递给铁心源道:“突厥王帐七万户希望归附哈密国。”

    铁心源奇怪的看着刘攽道:“自从一百年前突厥王帐三十万户加入了回鹘,之后哪来的突厥王帐七万户?”

    霍贤皱眉道:“回鹘王退往乌古敌烈军司之后,就重新冒出来了一个突厥王帐,之前不过是一个很小的部族,我们忙着与喀喇汗,契丹吗,西夏作战,就没有太关注北方的那些小部族,之前还以为他们是塞尔柱的附庸。

    现在看来,这些人似乎是独立的,七万户可能是夸大之词,几千户估计还是有的。”

    铁心源接过文书仔细读了一遍笑道:“国相准备分割这些所谓的突厥人?”

    刘攽皱眉道:“这些人哈密国一个都不要,数百年来,这些突厥人没有消停过一刻,强大的时候就四处劫掠,弱小的时候就会附庸在其余强大种族的羽翼之下苟活。

    降而复叛,叛而复降,反反复复毫无操守,最可恶的是这些人还很会抱团,从无入乡随俗之说,任何种族对他们来说,不是抢劫的目标,就是可以寄生的对象。

    老夫以为,这些突厥人不要也罢。”

    霍贤摇头道:“不妥,我哈密此次损失的游牧部族实在是太多,每个部族都有很大的人口损失,如果不能迅的给这些羁縻部族补充人口,我们哈密国的畜牧业将会遭到灭顶之灾。

    老夫以为,接收突厥人,只是沿袭我哈密旧例,突厥领进清香城,其中还要包括他们的巫师和神婆,再把这些突厥人以户的形式往人口锐减的各个羁縻部落。

    我想那些部族领知道该如何分拆这些突厥人。”

    铁心源仔细看了文书笑道:“既然分拆突厥部落对我们有利,那就按照国相的想法去做。

    贡夫先生说的也非常有道理,我们务必告知那些接收人口的部族,不允许这些突厥人再抱成团,尽快通婚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刘攽不满的道:“如果他们不同意呢?”

    霍贤哼了一声道:“我想,孟大将军应该有办法让他们乖乖的听话。”

    听霍贤动了怒,刘攽恨恨的不言语了,三个人在一起订制了一个详细的策略,剩余的自然有属官去给各个部族分派人口,三言两语之下,一个刚刚兴起的部族就再一次在哈密国的王宫里被侵吞的干干净净。

    送走了霍贤和刘攽,铁心源非常的欣慰,文人拿起屠刀来,要比屠夫使唤的更好。

    一代大儒现在开始用彻头彻尾的西域做派来办事了,证明一方水土养一方那个人这句话果然没有错误。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