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五章王柔花的家法
    第九十五章王柔花的家法

    王柔花虽然远在哈密万里之外,对于哈密王宫生的事情却非常的清楚。?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尉迟灼灼上了铁心源的床这件事她自然也是知道的,和铁心源不愿意去追究事情的根苗相比,她对大雷雨夜晚生的事情知道的更加详细。

    身为铁心源的母亲,她在知道那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选择了隐瞒。

    当赵婉告诉她铁心源娶了尉迟灼灼,并且向她哭诉的时候,她选择安慰赵婉,默认了儿子的做法。

    这一切都是为儿子着想,站在铁心源的立场上考虑事情自然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唯一选择。

    然而,身为母亲,她可以原谅儿子的任性,却不代表她可以原谅尉迟灼灼。

    王柔花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古板的人,否则也不会因为被夏悚戏弄就一怒离家。

    寻死不成才心灰意冷的嫁给了铁七哥。

    与铁七哥成亲之后,她又一心一意的与自己贫穷的丈夫相依为命,明知道三十里外就是王家的豪宅大院,宁可咬牙过自己从未过过的苦日子,也不向王家说一句软话。

    即便是在丈夫被洪水冲走,自己抱着儿子在东京城艰难求生,也要让儿子继承亡夫的姓氏,为亡夫留下一缕血脉,自己用青布手帕包着头在街头卖汤饼,吃尽苦楚也从不怨天尤人。

    王柔花允许儿子娶尉迟灼灼,这在她看来甚至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却不允许儿子与尉迟灼灼之间的感情是以阴谋做开始。

    在她看来,以阴谋开始的爱情,最终必将以阴谋结束。

    张嬷嬷已经提前离开了队伍,乘坐一辆小车直奔清香城,王柔花决定在赵婉回到哈密之前,处理好哈密王宫中的所有事情。

    铁心源顾忌情感不敢说的话,王柔花能说,必须要告诉告诉尉迟灼灼在这个家里,还容不下阴谋。

    “娘,再走十五天,就能回到清香城了,孩儿好像跳进温泉池子里不出来,这一路上的风尘把孩儿的肌肤都给祸害坏了。”

    赵婉像个大孩子凑到王柔花跟前撒娇道。

    王柔花摸摸儿媳有些粗糙的脸,叹息一声道:“西域的风实在是太大了,比不得东京。”

    赵婉笑道:“清香城就不错,欧阳先生说那里比起扬州来都不差多少,孩儿回到清香城就好了。”

    王柔花仔细端详着儿媳妇因为接连生了两个孩子显得有些泛黄的小脸道:“回到清香城,你就住到温泉馆旁边的精舍里去,让张风骨好好地给你配些药,调理一下身子,不调理好不许出来。”

    “夫君也住在精舍?”赵婉面孔红红的问道。

    王柔花抬起头朝哈密方向瞟了一眼道:“这是自然,你怀着身子就为哈密长途跋涉,在东京城殚精竭虑为哈密多方奔走功莫大焉,一个好好的长公主原本就该有尊贵的生活,浩大的排场,无上的颜面。

    唉,在哈密真是委屈你了。”

    赵婉摇摇头道:“不辛苦,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孩儿就不辛苦。”

    “哪怕这个家里多出一个人?”

    赵婉涩声道:“这是没法子的事情。”

    “怎么就没法子了?如果不是你纵容,你在后面推,尉迟灼灼即便是能进宫,也必须在你面前进宫,这场婚事必须是你来操办的,她必须给你行礼才能踏进王宫。

    现在倒好,你不在,他们就成亲了,这王宫里还有一点规矩吗?”

    “不关夫君的事情!”赵婉听婆婆说的严厉连忙出声。

    王柔花盯着赵婉黑漆漆的眼睛问道:“你知道些什么?”

    赵婉不敢看王柔花凌厉的眼神,慌忙避开道:“没什么,没什么。”

    “说!”王柔花的语气凌厉。

    赵婉偷看了婆婆好几眼,见婆婆没有丝毫松口的意思,才小声道:“夫君信里都说的很清楚……”

    王柔花砰的一巴掌拍在藤椅扶手上恨铁不成钢的道:“说清楚就能过去?

    李巧,你给我滚过来!”

    赵婉见远处的李巧连忙往过跑连忙拉住王柔花的手道:“求您给孩儿留几分颜面。”

    王柔花摇头道:“毛病一定要在刚开始的时候就改掉,放纵只会害了所有人。

    源哥儿既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不振夫纲,老身就执行家法。”

    李巧跑过来见场面不对,站在一边不敢吭声,就听王柔花怒道:“滚过来,老身会吃了你?”

    李巧连忙过来施礼道:“母亲有何吩咐,孩儿招办就是,千万不敢气坏了身子。”

    王柔花厉声道:“立刻派出两个骑兵拿着我的手令追上张嬷嬷,告诉她,惩罚加倍!”

    李巧吓了一跳,连忙道:“这是谁惹您生气了?”

    王柔花一手抱着熟睡的孙儿,一只手抓起手边的茶碗就砸了过去怒道:“一丘之貉,我且问你,铁丫头再有一年半载的就什么事情都明白过来了,你让我如何帮你们遮掩?”

    李巧一听母亲说起铁丫头,脑袋一缩顾不得帮自家兄弟打圆场,快步走开去找合适的骑兵去办事,另外还要用信鸽通知自家兄弟大难临头了。

    事情办完,王柔花就抱着小孙孙准备回马车安歇,小孩子身体弱,还经受不起日落后的西域寒风。

    赵婉一路抽抽噎噎的,想要劝母亲网开一面,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心头委屈,眼泪就扑簌簌的流淌下来。

    等王柔花安顿还孩子之后依旧不愿意离去。

    “怎么,你还心疼那个女人不成?”

    “我心疼源哥儿。”

    “放心,我只处罚那个女人,没处罚你丈夫。”

    “您不知道,您处罚尉迟灼灼,挨打的一定是源哥儿。”

    王柔花皱眉道:“这是怎么个说法?”

    赵婉一屁股坐在马车上抽噎道:“自己妻子犯错,夫君只认为是他的错,您的家法他不敢违背,只好自己替妻子挨打。”

    “有这种事?”王柔花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么说,以前我执行的家法都被他一个人挨了是不是?”

    赵婉把脑袋都快杵到胸口去了……

    王柔花怒极而笑:“你们夫妻倒是相知相得,哼哼,你被执行家法总共三次,加上这次尉迟灼灼被执行家法共计四次,老身倒要看这个逆子如何再替你们隐瞒。

    包子,传令下去,明日天亮赶路,早日回清香城。”

    赵婉听马车外面的包子瓮声瓮气的回答心乱如麻却不知从何劝起。

    等王柔花带着两个孙儿睡下了,赵婉匆匆的去找李巧。

    李巧看到赵婉连连摇头道:“老太太的脾气大,我是不敢触霉头,刚才就多问了一句,差点也挨了板子。

    为了那个倒霉的铁丫头,我已经挨了六次板子了,老太太想起一次就揍我一次,连我婆娘也被打的半个月都下不了床。”

    赵婉白了李巧一眼道:“你派人去告诉源哥儿就成,他总会有办法的。”

    李巧吐口唾沫道:“已经飞鸽传书了,明天晚上源哥儿就能收到消息。

    不过啊,在我看来,天大的错事还是油源哥儿背锅比较好,老太太打一顿也就消气了。”

    赵婉叹息一声抱着膝盖坐在一块石头上幽幽地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想要好多女人?”

    李巧摇头道:“我是,孟元直是,甚至欧阳先生他们也是,至于苏轼他们堪称色中饿鬼。

    唯独源哥儿不是,这种事从小就能看出来,想当年,我和水儿他们蹲在门槛上看上元节参加鱼龙舞的妇人,有时候也会混进队伍里厮磨。

    唯有源哥儿是在认认真真的玩,别人都把伊赛特人当珍宝,只有源哥儿把她们当人,碰都不碰。“

    赵婉泣声道:“可是尉迟灼灼……”

    李巧叹口气道:“那时候源哥儿身在西域,举目无亲,过了今日不知明日的事。

    尉迟灼灼也是一个可怜人,被喀喇汗追赶的如同地老鼠,在西域难得见到源哥儿这种好汉子,自然就会投怀送抱。

    两个朝不保夕的人在一块抱团取暖,然后分开,再相见的时候自然就在一起了。

    我兄弟什么性子我太清楚了,干了事情就不怕后果,所以啊,这顿打一定会挨的心甘情愿。

    只有这样,他才会减少一点愧疚之情。”

    赵婉听李巧这样说,猛地站起来笑吟吟的道:“如果这顿打是我挨了,你认为源哥儿和那个女人会如何?”

    李巧猛地一巴掌拍在额头上惨叫道:“我兄弟恐怕没什么活路了!”

    赵婉朝着李巧嫣然一笑道:“这顿打本宫挨定了。”

    说完就匆匆的去找王柔花了。

    李巧木然的叫过亲兵,吩咐了两句之后,亲兵就一头雾水的又去放鸽子去了。

    母亲和老婆儿子要回来了,铁心源的心情很好,早早地命仆役们将城主府打扫的干干净净,母亲钟爱的温室大棚也重新打理一番,见大棚里的各种菜蔬生机盎然,又把枣红马特意找回来,细细的打理了一遍这家伙那身红毛,直到毛如同缎子一般闪亮才放过他。

    至于狐狸,放在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竹篮里,保证母亲一回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家伙。

    铁丫头这几天的日子过的惨不堪言,两个王渐来西域的时候带来的教养嬷嬷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只有尉迟灼灼的心情忐忑,她不知道迎接自己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命运。

    即将回来的两个哈密国最尊贵的女人,哪一个都能把她吃的死死的。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