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百章冷暴力
    第一百章冷暴力

    清晨的时候铁心源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他依旧非常的困倦。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不是房事操劳的。

    赵婉很贴心,言辞拒绝了丈夫不轨的行为,她认为一个人在受伤期间就不该胡思乱想。

    可是她忘记了,她因为小的时候没有安全感,睡觉的时候形象非常的恶劣……一张床根本就不够她睡的。

    王柔花从不允许赵婉跟孩子一张床。

    或许,这一条禁令也适合铁心源。

    拥抱着睡觉的时候赵婉会习惯性的来一两记膝顶……背对背的时候铁心源伤痕累累的屁股就遭了秧。

    这让铁心源觉得自己的生活又回来了。

    给光溜溜的赵婉重新盖好被子,铁心源就走出了卧室,两个孩子就睡在外间,不论是大的还是小的,都睡得很安稳,两个嬷嬷强撑着看护,见铁心源进来了,就很有眼色的走开了。

    晨曦透过玻璃窗将昏暗的房间照亮,铁心源就坐在两个摇篮边上一会看看大儿子,一会看看小儿子,幸福的几乎忘记了疲倦。

    两个孩子的眼睫毛都很长,睡着的时候眼睫毛如同四把小刷子,还带着自然地弯曲。

    小儿子忽然醒了,睁开眼现眼前的人不是母亲,就立刻张嘴哭了起来。

    铁心源慌忙将孩子抱起来,孩子胡乱在他怀里拱两下之后,哭得更加大声。

    赵婉眯着眼睛从内室走出来,身上就披了一件开襟的丝绸睡衣,人还没有睡醒,就很自然的从铁心源怀里接过小儿子,那家伙也很自然的找到了食物来源,吃的很起劲。

    女人哺乳的样子非常的耐看,神圣而美丽。

    清晨的第一束阳光落在赵婉的脸上,如同圣母一般圣洁,一点都不像说出——小妾就是给家里赚钱用的,这句恶毒话语的女人。

    大儿子也醒了,站在摇篮里挺着***就开始撒尿,铁心源猝不及防,来不及拿盆子,就很没脑子的用手去接……

    很给力,一捧根本就接不完,晶莹的水花连续不断的落在铁心源的身上。

    尿完了,那个臭小子继续倒头就睡。

    赵婉的睡意没了,一边给小儿子哺乳一边无声的大笑。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对干净程度要求很高的丈夫会用手去接孩子的尿水。

    尤其是看到丈夫把尿水倒进痰盂之后,面不改色的在衣襟上擦拭两下,就忙着给孩子盖被子,笑的更加放肆,也更加的骄傲。

    就在刚才那一刻,她清醒的意识到,丈夫还是自己的,谁都抢不走。

    早饭的时候,尉迟灼灼来了,盛装!

    赵婉抬头看看尉迟灼灼,不等她施礼,就笑着对铁心源道:“纳妾纳色,就这一条,她还是合格的。”

    铁心源不明白昨天还奄奄一息的尉迟灼灼今天为什么会如此的容光焕。

    好在,他已经做了他能做的一切,现在,哈密城主府是这两个女人的战场,他决定当逃兵。

    “把世子带上,他爹爹纵横西域无敌手,世子也该学学父亲的手段。”

    长公主就是长公主,即便是头上随便挽了一个懒人髻,气场也比盛装,且珠光宝气的尉迟灼灼强大。

    给了尉迟灼灼一个暂且保重的眼神,铁心源就把吃完饭的铁喜丢上肩头,父子两迎着朝阳一起去处理国政。

    处理国政的要义就在热闹,好看!

    尤其是一头花尾巴白山羊跟一头通体漆黑的山羊,用脑袋顶的难解难分的时候,就到政务的**了。

    铁喜抓着父亲的头,咿咿呀呀的为山羊打气的时候,政务也就该结束了。

    头生疼,铁心源不得不把儿子放在枣红马的背上,这家伙的毛不怕拔。

    说起来,枣红马也是父子重逢,那只屁股上有个手掌印的小马在分别了一年之后,也长高了,虽然没有父亲高大,却已经有了宝马的雏形。

    枣红马对自己的儿子远没有铁心源对儿子来的那么宠溺,它甚至还踢了自己儿子一脚,导致那匹小马只敢远远地跟着。

    铁狐狸就是一个混蛋。

    母亲没来的时候这家伙整天窝在睡篮里一副要死的样子,母亲来了之后,这家伙立刻就能绕着母亲的双腿做八字走,非常的有活力。

    “祖母!”铁喜快活的朝王柔花伸出双臂,害得铁心源连忙抓住他的身体,免得他从马上掉下来。

    刚刚从暖房里出来的王柔花眼中全是孙子的影子,至于儿子,她连看都懒得看。

    “去忙你的政务吧!”

    王柔花一来不但接收了孙子,也接收了枣红马父子,带着张嬷嬷等一群爪牙浩浩荡荡的去了后山,只留下铁心源一个人站在小路上,就连跟着他的侍卫也躲得远远地,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大王心中的那座火山,正在爆的边缘。

    事情全乱了,和他预想的根本就不一样。

    尉迟文面前摞着厚厚的书本,几乎挡住了窗外的景色,他其实也没心情看景色。

    更不喜欢看阿大跟嘎嘎一边下棋,一边喝酒的模样。

    商鞅制定的《秦律》对哈密国没有多少指导意义,其中《法经》六篇的内容充满了肉刑,不论是割鼻子还是剁手砍脚都不是哈密国追求的目标,哈密国的律法中大部分都是砍头的规定。

    《田律》、《效律》、《置吏律》、《仓律》、《工律》、《金布律》等内容更是落伍至极,如果哈密国照搬这些,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商贾们会疯。

    就是这样的东西,刘攽却要求尉迟文通读,有些著名的篇章要做到背诵,且需要滚瓜烂熟。

    丢下最后一本《田律》,尉迟文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忽然听到自己的床上有鼾声传来,过去一看,现大王躺在上面睡得非常香甜。

    今天的城主府会生什么事情,尉迟文很清楚,见到大王落魄的样子,他就非常担心自己的姐姐在今天的大战之中能否全须全影的回来。

    今天的清香城应该非常的热闹,馆驿中一下子住进来三百多贼头贼脑的土包子,街市上的商家没有不财的道理。

    尉迟文原本打算去街市上看那些从大宋东京来的土包子们疯狂购物的丑态的。

    现在,大王既然在这里睡觉,他就哪里都去不成了。

    嘎嘎在收拾棋盘,看样子阿大的教学已经到了尾声,两人说说笑笑的似乎朝瀑布广场那边去了,估计是去看那些初到哈密的大宋士子去了。

    清香城能让人津津乐道的景物不多,其中最著名的就要数宋人购物这个景致了。

    但凡是来到清香城的宋人,来到街市之后,不把口袋里最后一文钱花干净,是不会罢休的。

    这一次一下子来了上千人,三百多有钱的世子,以及六百多高新聘请来的工匠,今日的宋人购物这个景致一定会更加的热闹和好看。

    铁心源的鼾声非常的有规律,还不到中午,守在外面的尉迟文就变得昏昏欲睡,索性推开书本,趴在桌子上晒着温暖的阳光一会就睡着了。

    尉迟文跟随铁心源的时间太长,很多时候就连生物钟都是基本相同的。

    当铁心源觉得自己需要吃饭被饿醒之后,尉迟文也恰到好处的收拾干净了桌子上的口水。

    两人相看两厢厌了很久,齐齐的叹了口气。

    “欧阳成新落成的巴里坤城太守了。”

    铁心源点头道:“他的施政方针我跟相国都看过了,很有目的性,也很有操作性,方方面面考虑的很周全,应该不会出问题。”

    尉迟文皱眉道:“难道说他不是千金买骨这个故事中的骨头?”

    铁心源笑道:“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您还是重用了冷平和王胄,如今帮我哈密看守南北两扇大门的人全是宋人。”

    铁心源继续笑道:“哈密国想要军事正规化,就必须起用这两个人,两年后,他们会去胡杨城跟楼兰城。继续帮我们看守东西两扇大门。”

    “您一直希望狄青或者折老子这两个人能来哈密居住一段时间,是不是没希望了?”

    铁心源站起身道:“没有希望了,狄青快死了,折老子正在跟西夏人争夺镇远。”

    尉迟文点点头,这些问题他之前就想问大王,现在知道了答案,心里也就不慌了。

    习惯性的知道哈密国所有的机密,现在脱离了机密圈子多了很多的未知,这让他非常的烦躁。

    两个心里都不舒服的人很快就没了话题,尴尬的沉默了片刻之后,尉迟文朝城主府方向努努嘴巴。

    铁心源木呆呆的道:“天知道。”

    “我宁愿上战场!”尉迟文猛地站起来,狠狠地在桌子上捶了一拳。

    铁心源鄙视的看了一眼尉迟文冷冷的道:“你不敢!”

    说完话就站起身,走到门口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想好去哪里。

    “咱们去看宋人购物吧,看看有没有人打破以前创造的记录。”

    铁心源无所谓的同意了,反正只要不回家,不去处理狗屁的政务,去哪里都无所谓。

    阴云密布的家里能把人活活的憋死,只有两个小小的人儿,才是铁心源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