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五章国际政治
    第一零五章国际政治

    连通罗马的商道就要开通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个消息不是哈密国放出去的,而是喀喇汗国使者团放出去的。

    于是,诺大的一个哈密国立刻就沸腾了。

    这两年,依靠哈密国与大宋亲密无间的关系,在西北,只有哈密国才有能力从大宋弄来数之不尽的丝绸和瓷器。

    说来可笑,哈密国只是一个丝绸,瓷器的过渡国家,在这里采购丝绸和瓷器,居然比大宋东京还要便宜些。

    不知怎么的,巴格达一带的大食人居然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喝茶。

    而有能力把茶叶运输到巴格达的商队,也只有哈密国才有。

    轻飘飘不好运输的茶叶,自从在哈密国被蒸成厚重的茶饼之后,他的运输问题霍然消失。

    在很短的时间里,丝绸,瓷器,和茶叶变成了西域商道上最重要的三种货物。

    顺带的,哈密出产的纸张,甚至笔墨也搭着这条商路的顺风车,被人送去了遥远的巴格达。

    不清楚大食人会不会用毛笔来写他们弯弯曲曲的文字,至少,这比用硬笔在羊皮卷上书写要好的太多了。

    铁心源很想把玛瑙玉石一类的货物也夹带出去,结果,西域人对石头没有任何的好感,他们更喜欢黄金和白银。

    玛瑙和玉石最终的倾销地还得是大宋,西方的野蛮人还欣赏不来造型优美的各种玛瑙,玉石配饰,他们无法理解玉石蕴含的君子文化。

    最近,哈密国的玻璃也受到很多胡商的追捧,这里生产的各种器具,根本就不是西方人生产出来的玻璃球所能比拟的。

    于是,哈密出产的玻璃器具,随着大宋出产的瓷器一起远销两河流域。

    如果能把这条商道继续延伸到东罗马的君士坦丁堡,再由东罗马拜占庭商人将货物送往罗马,那么,大宋和哈密国的货物将行销整个世界。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商业行为。

    铁心源一直保持沉默,想把这个事情落实之后再说,结果,狡猾的喀喇汗人不愿意给哈密国一个缓冲时间,终究把事情散播的世人皆知。

    哈密商贾人人翘期盼,希望能从哈密官府的口中得到一个最准确的消息。

    至于哈密国最大的丝绸商人糖糖,已经走进平时从不踏步的哈密王宫。

    近在咫尺,却一年多未曾见面的糖糖,似乎更加美丽了,即便是铁心源这种看惯美女的人,也有片刻的失神。

    “喀喇汗王妃阿伊莎,借助自己父亲塞尔柱国王的力量,打开了拜占庭人的国门,希望能连通东西商路。

    所谓的商道,现在仅仅停留在纸上,从哈密到君士坦丁堡足足有一万多里,这中间要经过的国家,部族多如牛毛,还要经历无数的山川大泽,其中任何一点出现问题,对你们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喀喇汗人希望哈密国的商路只抵达八剌沙衮,再由喀喇汗的商队将货物送去塞尔柱,最终由塞尔柱商人将货物送去拜占庭,最终抵达极西的罗马。

    因此,我不建议你的商队越过喀喇汗,因为只要离开了喀喇汗,哈密国的影响力就微乎其微了,我甚至不建议你组建商队西行。”

    铁心源说的极为诚恳,他总觉得自己好像欠这个女人的,也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自的,还是糖糖强加给他的。

    “商队西行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少?”糖糖见铁心源盯着她的脸看,立刻就放下了面纱。

    铁心源翻了一个白眼恨恨的道:“十死无生,据我所知塞尔柱皇帝,也就是阿伊莎的父亲阿尔斯兰正在准备西征,他们和拜占庭已经成了死敌。

    之所以会答应开放边境,准许东方来的商队进入拜占庭,不过是一种策略,准备用来自东方的商队麻痹拜占庭皇帝,最终达到突然袭击的目的。

    也就是说,阿伊莎这个蠢货被他父亲欺骗了,商队很可能会遭受灭顶之灾。

    当然,如果我们在八剌沙衮就完成交易,这条商路对我们来说依旧是有利的。”

    糖糖稳稳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铁心源道:“既然对我们有利,大王为何要秘而不宣?”

    铁心源笑道:“一旦大量的货物进入了八剌沙衮,阿丹王那个穷鬼能买的下所有的货物吗?

    他不过是想空手套白狼,让运送货物抵达八剌沙衮的商贾们做到货到地头死这个一个境遇。

    然后他就能把这批货物卖给塞尔柱人,从中渔利。

    可是啊,塞尔柱人知道开放商道不过是一种策略,他们如何愿意接手这些价值高昂的货物呢?

    自然,要故技重施,不付给喀喇汗人钱,继续把这些昂贵的货物向西方运送。

    你也明白,货物过两手就已经不可信了,如此频繁的倒手,你觉得你的货物还是你的货物吗?

    所以啊,老老实实的在清香城和哈密城继续做你的丝绸批生意,不要想的太多。”

    糖糖缓缓站起来朝铁心源施礼道:“终究会有人踏上这条西行路是吗?”

    铁心源笑道:“是啊,不过,我不希望哈密国的人去走这条路,阿丹和阿伊莎比较傻,他们去走比较好。”

    糖糖背着手站在门前,如同一位昂藏男子看着远山道:“如果喀喇汗人开通了这条商路,他们获得的利益将是最大的,您说是不是?”

    铁心源点点头道:“有时候付出和获得是相通的,喀喇汗人既然付出了,他们就应该获得最大利益。”

    糖糖幽幽的道:“你还是那个狐狸性子,胆子还是那么小,做大事惜身,见小利忘命。

    很多时候,我们就要在绝望中寻找一丝活命的机会,在绝境中杀出一条血路,如此,才是大丈夫行径。”

    铁心源把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摆着手道:“你说的那种人我见过很多,现在他们坟头的青草都有两尺高了。

    铁家的家训中对于富贵险中求这五个字是厉禁!”

    糖糖凝视着铁心源道:“那么,你在哈密的作为又算什么?”

    铁心源想了一下道:“我是一个很平和的人,只要别人不惹我,又能在我惹他的情况下可以保持平静,我一般不会做的很过分。

    至于我在哈密玩命的行为,你可以把他当做是一种艺术行为。

    当我被人绑在一个大铁球上踩着铁球前进的时候,我要做的就是努力站在滚动的铁球上方,努力做到不要被铁球碾成肉饼。

    结果,我踩着这个铁球碾死了绑我的人。

    这样的经历看似伟大,实际上,我早就过一百遍不止的誓言,绝对不想再经历一遍那个噩梦。

    糖糖,好好活着,别去当什么开拓者,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一支商队需要怎么逆天的好运气才能完成这样一场伟大的交易。”

    糖糖似乎笑了,只是隔着薄薄的面纱,铁心源看的不是很清楚。

    送走了糖糖,铁心源的心头有些唏嘘。

    赵婉手里拿着铁乐的虎头帽从里间走出来,踮着脚尖见糖糖走远了,就对铁心源道:“是不是觉得有些可惜?”

    铁心源叹口气道:“可惜什么,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赵婉从虎头帽上拔下一根丝线,然后满意的点点头,用肩膀碰碰丈夫的肩膀小声道:“人家嫌弃你胆小呢。”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这么明显的挑逗你都听不明白?

    意思是要你胆大一点去她房间……”

    铁心源拍拍额头痛苦的道:“你喜欢吃香椿芽炒鸡蛋,可是香椿这东西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你喜欢到心尖上的东西,对别人来说可能就是厌物。

    不要拿你的心思来衡量别人。”

    赵婉连连点头道:“说的有道理,我准备下令禁止别人吃香椿!”

    说完话两人就对视着笑了起来。

    夫妻间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会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乐趣,有些事情别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笑,唯有夫妻二人才知晓其中的乐趣所在,相互打趣一番,爱情就变成了亲情。

    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听铁心源给他分析国际政治,糖糖知道了,自然就不会乱说。

    商道的热度还在继续飙升,很多商队都在莫名其妙的兴奋,他们只看到商道能带来的庞大利润,却没有,或者干脆忽视了这条商道上暗伏的杀机。

    商人就是这样,有十倍的利润,就会忽视自己的生命,这不是一道旨意就能平息下来的,阿伊莎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功了。

    尉迟灼灼终于不再给那些乱七八糟的贵妇们作画了,如同铁心源分析的一样,她和赵婉才提起丝毛作坊的事情,赵婉就很大度的将这个作坊还给了尉迟灼灼。

    还把从大宋带来的染匠全部给了她,唯一的要求就是一定要保持作坊的顺利运转。

    晚上吃饭的时候,铁心源看着尉迟灼灼被染料浸染的花花绿绿的两只手,除了叹息之外,就是叹息。

    看的出来,这婆娘是真的喜欢干这事,什么事情一旦喜欢上了,所谓的利用也就谈不到了,因为,被利用的人已经从事情的本身中找到了足够的乐趣。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