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魔魂枪风 > 1035章:摇篮里的她(1035)
    目送刘居后,正好回到青楼的殷荷,突然将那句话听到了心里,脸色一片猪肝狗肝、还不如的红了一通,就“啪!”地关掉了青楼的大门……

    “呵、老鸡生气咯,老鸡生气咯:大象、大象!”关键时刻,出现的又是那个四岁的,模仿蜡笔小新的小男童!

    “啪!”只见那个男童在殷荷的青楼门上,贴了一张照片!

    “梗!”门被迅速拉开,围观者的目光纷纷凝聚,只见那张照片被殷荷火速撤去,又“啪!”地一声,甩紧了青楼的大门……

    殷荷青楼前的那块牌子,被龚机扶了起来、又被这些人流不停地、不自觉地弄倒:不知道是出于对殷荷的痛恨,还是热爱……

    “哦,殷荷、你也听说过?”那位中年男子惊讶地问。

    “哎!我是柳风中学的同事!她上课时常经常神情恍惚的、每一次课还没有上完,她就急忙冲出教室!”那位中年女子说。

    “嘻嘻:她写的东西,都象在说情话……”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个女孩子,她竟然敢说实话。

    “呵呵,你让一个与不同的男人,谈恋爱的女人、不说情话----你不是致于人死地么?”另外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嘿嘿:她说的情话,就好像、就好像……”那个女孩子想更详细地表达她的感觉,可是她停住了,她的脸庞已经悄然爬上、抵抗不了的羞涩红晕……

    “哎!不就男女之间亲热时说的话么?听说她的嫖子,年龄层次可广泛了……”那位年轻男子发言颇为积极,仿佛他懂很多男女之事一样。

    “呵呵:您老人家就别瞎掺和了,连个恋爱都没谈过……”那位年轻女子低声地说。

    “呵,我们在一起三年,你竟然……”那位年轻男子望着年轻女子说。

    “嘿嘿,不脑了、不闹了、回家去!”那位年轻女子,她怕喜欢的男人,也被殷荷勾了、就拉着她的男友赶快离去……

    “诶,她人品如何?”那位中年男子,话语打着旋涡问。他就想,人如其人、现实中她应该也是这个人样儿……

    “人品如何?读读她的文字不就得了?”那位中年女子诡秘地一笑。她的脸上浮动的笑容,那着实是水光月色。

    “呵呵!”那位男子干笑了一声,拿怪怪的目光、盯了殷荷的房间。

    “呵呵,她竟然勾引到我……”那位男子说话时,有点忍俊不住的样子……

    “似乎是陪她那个,就很可爱!”那位男子欲言又止、他的大脑晃动着殷荷勾引他时的样子……

    “这些隐秘的情感,她竟然信手掂来----如家常便饭……”那位中年男子突然陷入了沉思……

    “哦,你们忙活你们的、我工作去了!对你们什么诗坛团体、说不清、道不明……”那位中年女子,临走时诡秘一笑,很显然、对她亲爱的同事的所作所为,她的态度一概保留!

    “呵呵,这才是一个合格的中年女教师:既不为了获得男人的宠爱、而挑拨离间;也不哪里有油水,就挤扁了头往哪里钻;更不会为了掩盖一个滔天的大谎言如真相、而一个男人接一个男人的吞:就好像她就是一挂******官在行走一样!”一位知天命的女士说,很显然、她知晓殷荷的一切,但即便如此、她也都是一带而过,并不参与那个邪恶的诗歌团体,当然、她也和旁观者们适当地额拉开了距离……

    等那位中年男子,含着敬佩的目光望向她时,她的背影就要隐没了……

    “刘居:你完了!”龚机黑笑着说。“老子才不管!老子天下第一!”刘居脸一横、颇象武大郎在世的样子。

    “你心也真狠!连个脑瘫患者也敢利用、你不怕报应?”见惯了殷荷与刘居在一起媾和的人,义愤填膺地说……

    “也把她弄红了,我心满意足了……”刚刚幽会殷荷的刘居,他竟然没有丝毫愧疚,可见良心是被色狗吞吃了的……

    ------------------------------

    雪儿牵着那只女鬼、水流一般涓涓地撤离了、她们两个撤离了那阵恼人又真实的喧嚣……

    “人类真是肮脏又超烦呀!”突然那只女鬼、脱而出。雪儿抬头望望她:她在皱着眉头、于是雪儿也皱起了眉头。

    你若细心地听,一定能够听到雪山的冰水、在汩汩涌动……那是雪儿心上的灵气、在缥缈地穿行……

    雪儿对未来的路愈发坚定了,她的双眸散发的神光、照亮了一段接一段澄澈的水流……

    雪儿能够听见那秋水一般,顾盼的流转声、仿如一阵灵事、在秘密走动!

    这个一向很有主见的小雪儿:它是一颗万年雪灵。

    雪儿有超常的灵知。她的内心,清晰地写满一切!

    那只女鬼拉着她的手,时不时地感觉一阵冷气袭心。

    但由于一出生,都被雪儿的灵眸养活,并且苦苦护佑、那只女鬼一想到来到这里的初衷,就很快地逼退了、侵袭她与雪儿的那阵气流。

    雪儿是冰属性。

    那只女鬼是火属性。

    雪儿与那只女鬼同属于魂类。

    雪儿是雪灵之魂;那只女鬼是死鬼之魂!

    雪儿的身体微微一振;那只女鬼的身体也微微一阵----她们两个又忍不住相视一笑:一切超额度的冰冷、都瞬间消逝得无影无踪……

    突然雪儿感觉身心一阵轻松,她满心的欢喜、在莫名地任由心脏往下跳、突然心跳停止了----哦,原来、这就是内心深处的、最低层!

    “雪儿小姐姐:我好幸运呀!”那只女鬼在拉着雪儿的小手,倾力往后退时,突然好奇地问。此时,远离的喧嚣仍然有人说话的声音,但都很温柔、声音又很小。

    突然雪儿似乎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那似乎是她曾经的一个小姐妹、但,由于心灵距离的问题、她一时半会儿、又着实听不清……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那个熟悉的声音是谁……”雪儿认真地回到自己的本心,在心灵的记事薄上,颇为小心地查缺补漏。

    正在一心一意查找那一份珍贵的心灵记录之时,忽然她感觉那只女鬼,双目炯炯地望着她、在同她说话!

    “哦,你……”很显然,雪儿怠慢了那只女鬼、她并没有将她的话语听进心去。因为那只女鬼,在瞬间、俊俏的脸庞上充满了失落感!!

    雪儿她在一心一意查找那一份心灵真实呀!

    “嘿嘿:雪儿小姐姐、我说我好幸运!”那只女鬼的话,又说了一遍,但雪儿明显感觉到,她这次的语气、没有刚才的那一次温柔。但她灵秀的脸庞上,那一股失落感、渐渐地被缓解了……

    雪儿望着她的双眸,歉意的一笑!

    那只女鬼看见雪儿的笑,就不计前嫌地也笑了、她笑得那些小心,象血液的玫瑰、在小心翼翼地开……

    雪儿抬起头,望着受到了委屈的这只女鬼、她的眼眸充满着期待的神光,那让孤单的雪儿,感觉到一种神圣的护佑。

    “呵呵,你幸运?”雪儿突然皱了下眉头。

    由于上次,在提起15年去世的霞之时,细心的雪儿她察觉了那只女鬼的情绪波动,正在发愁该如何是好呢,突然一阵意外的人间喧嚣、就象突如其来的浊流一般,chuang入了她们的视野……

    雪儿听了那些,也着实心烦:难道那些、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类么?刹那之间,雪儿的内心、充满了迷惑……

    她不知道人类、神类、与魂类哪个更好?可目前看来:人类是萎缩又肮脏的----雪儿听见了震撼人心的那一幕,禁不住托着内心、激流勇退般往后退……

    雪儿不知不觉间,悲伤起来、且那种悲伤的情绪、让她精神刹那间变得异常恍惚。

    “雪儿小姐姐,你……”那只女鬼,见雪儿的神情有些失常,就拿小手在她的眼前,轻微地晃了晃……

    雪儿总感觉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拉着她、往一个神秘的空间里面掉,但总是及时地、那只女鬼又起到一种救命的作用……

    “哦!?霞、你讲一些那边的事情给我听!”雪儿望着那只女鬼,眼眸中流露了难以掩饰的忠诚……

    “那边的事情:因人不同!”那只女鬼的语调平缓,很显然、她在进行一种超越自我的状态外叙述…………

    此时,月光晃动、月光打着弯儿漂了过来!

    雪儿一惊:倾泻至地面的那片月光、拖地的月光、它仍然象一个柔软的大托盘、将雪儿与那只女鬼铲了起来!

    “这是什么?”那只女鬼挣脱雪儿的小手,在月光上蹦蹦跳跳、仿佛这奇形怪状的月光,是她亲爱的蹦蹦车一样……

    “哎哟哟!哎哟哟!坐月光大卡车咯!坐月光大铲车咯!”那只女鬼露出天真无邪的笑。仿若月光、是专门给鬼的、只要是有神月山在!

    神月山:是十万年前,寂寞的月亮倾洒的、人世间规模最大的山、月光所到达之处,便有她一望无际的倩影……

    人界、魂界、神界三界有追求的修仙人世、都纷纷前呼后拥、赶往神月山。神月山上有一座神奇的皇宫叫做月宫,月宫内住有北斗七星幻化的七个仙女,那七个小仙女在以前的九万年里、时常在月宫出没、她们的欢乐汇涌在银河、故在每年的七夕情人节那日、你若站在竹子林树下以心倾听,一定能够听到七个少女、跑来跑去的欢笑声……

    也不知道月宫那里都有什么神秘的事物,反正,有人说,正是那七个少女的笑声,散发的灵气、日积月累随着神月山的月光、向下倾斜、从而形成来无声,去无影的神月山的……

    神类还纷纷传言:神月山的神气在于月神的存在!月神是勇敢善战的好男儿为了呵护他们的爱情、而呵护的洁净的天使、冰水一样闪耀着神光的好女儿……

    人类则依据人类的繁衍定律:纷纷传言说,现在的神月山上、只住着月神的女儿,至于月神去了哪里、则说法不一……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