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七十五章 离开
    东洲大6某处,一间密室之中。≯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一名身穿杏黄色僧袍,年约三四十的胖和尚正盘膝打坐。

    此时他双目微闭,周身隐约有一道道金色光华缓缓流转,仿佛沐浴在金光中一般。

    其单手置于胸前,施无畏印,嘴唇微动,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时间的飞逝,他整个人竟然缓缓升起,如同悬坐于半空一般,环绕其周身的金色光芒愈加强烈,不断向四周散出阵阵光芒,这些光芒渐渐汇聚于其身后,形成了一团金色的圆光。

    忽然,妙空似有所感应一般,缓缓睁开了双眼,左手在身前掐指一算,略一沉吟,继而嘴角上扬,神色略露出满意之色。

    接着他再次合上双眼,继续念念有词起来。

    ……

    苍旭城,泥头街仓库之中。

    石牧此刻正在仓库中各处走来走去,不时蹲下站起,似乎在翻找寻觅着什么。

    由于他那只如焦炭般的左手奇重无比,使得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且看起来每一步都显得十分吃力。

    看得出来,石牧这是在试图平衡着自己的身体,但左手平白无故多出的巨重显然不是这么短时间可以调整过来的。

    于是乎,石牧走路之时,身体不是往左偏几分,便是往右偏几分,且左脚踩下时,显得沉重异常,稍不留神,身形还会一个趔趄不稳。

    这种费力的走路方式,使得他光溜溜的脑袋上大汗淋漓,身上也腾腾的冒出阵阵的白色雾气。

    不过他此刻却完全顾不上这些,钟秀的失踪,如同一记重拳击在他的心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胸闷之感。

    “石头,俺觉得这事有些诡异,要是有人进来掳走了她,俺肯定能看到啊。可是俺这眼睛半天没闲着,却什么影子也没看到。这说明钟姐姐肯定不是别外面的人掳走的,说不定,说不定她……”彩儿飞在半空,看着下方的石牧,有些欲言又止的说道。

    彩儿的意思,石牧哪能不明白,但他此前也想过,并不认同此种假设。

    一来,这突如其来的烈焰,本就来源于钟秀体内,他在陷入昏迷前亲眼目睹钟秀在这灼灼烈焰中,除了神情有些痛苦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二来,就算那烈焰再厉害,也不可能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烧得一点渣子都不剩,况且就目前仓库中找到的一些灰烬来看,根本不是来自于一个大活人,顶多就是一些衣衫的残渣。

    只是钟秀的失踪是事实,而且从他之前在仓库周围布下的隔绝禁制来看,虽然在烈焰焚烧中,受损严重,但并没有被彻底破坏。

    不过关心则乱,石牧开始有些担心,是不是在自己昏迷后,那滔天的烈焰生了某种异变,将钟秀给……

    有了这个念头,他也没精神再与彩儿讨论,有些颓然地坐在地上。

    他看着面前的一小堆衣衫焚毁余下的灰烬,眼神愣愣出神,往日二人经历的点点滴滴开始在脑海中不断闪现。

    从少年时钟父托孤开始,自己与钟秀这么多年来,在命运的主宰下分分合合,想到她在背后为自己的无私付出以及对自己的款款深情,石牧心头不由涌起阵阵酸涩。

    “不……不可能的,秀儿不会有事的!”石牧低声喃喃道。

    渐渐冷静下来后,石牧不由得开始回忆起这件事从头到尾的细节来,突然他双眸一亮,现自己似乎漏了什么关键的地方。

    “天凤……反噬……”石牧想起了自己半昏半醒之际,那个神秘女子的声音。

    “难道……”石牧心中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心中一动,一股强大的神识如潮水般瞬间覆盖了整个仓库。

    结果下一刻,他现在自己与钟秀此前所躺位置的半空中,残留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空间波动。

    这股波动已十分微弱,并在迅消散,若非石牧拥有五度的空间元素感应力,否则怕是根本不可能现。

    这个现让石牧大吃一惊。

    天凤,反噬,神秘女子,空间波动,钟秀的失踪……这种种的一切,似乎之间有某种关联,却又似乎又没什么关联。

    石牧心中疑惑丛生,但一时也毫无头绪,眉头不知不觉皱了起来。

    “石头,你怎么了?”彩儿问道。

    “彩儿,你把看到的事实再详详细细的和我再说一遍,记住,任何细节都不要错过!”石牧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你已经问了好几次了,你不嫌麻烦,俺说的也烦了……这,好吧,俺再和你说一次。”彩儿露出一幅不堪烦恼的神情,不过看到石牧的眼神,只好唯唯诺诺,将此前它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的都说了一遍。

    “这就对了。我本以为你感受到的那股可怕气息是钟秀体内爆出的滔天烈焰,如今看来,那股气息应该是那个神秘女子所散的才对,毕竟其持续的时间不长。若是此女真这么厉害话,那能够随意破空而至,带走钟秀,也就说得通了。”石牧说道。

    “石头,你是指,是那个女的带走了钟秀姐姐吗?”彩儿问道。

    “真相应该便是如此了。”石牧点了点头。

    “秀儿,等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你!”石牧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暗自下了决心。

    这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石牧只觉身子有些朝左半边倾斜,心中一个激灵,思绪立刻被拉了回来。

    结果他目光一扫下,顿时吓了一跳。

    刚刚思量间,双拳不知不觉的握紧,并用上了些力道,于是那只重如万斤的焦炭左拳将地面硬生生压出了一个拳印。

    这坚硬无比的石头地面,在自己这只左拳面前,就如同一团棉花一般。

    当他费力的将左拳提起后,现这个小坑表面如斧刻刀削般整齐。

    “石头,你这手掌怎么了,似乎有些不对劲啊?”彩儿望着散落一地石屑,这时才现石牧如焦炭般的左手似乎并非是被烧伤这么简单,顿时有些惊异的问道。

    石牧没有理会彩儿,费力的将左手抬起到眼前,细细打量了起来。

    突然,他握紧了左拳,手臂力道一收,任由这拳头落在了附近另一处地面上。

    “砰”的一声闷响。

    如其所料,这一拳虽未用力,却仍是非同小可,轻而易举将地面击出一个大窟窿,并引得地面一阵巨颤。

    石牧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左手,但还未容他多想,耳边传来了彩儿的声音。

    “石头,你的这只左手力气好大!”

    石牧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他用右手撑地站了起来,默默地走到仓库大门处,从尘缈戒指中取出一顶斗笠戴上,随后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彩儿见此,则不声不响地跟在其后面。

    “石头,你这是要去哪啊?”走了一小段路,彩儿忽然问道。

    石牧一愣,停下了脚步,他本来只是无意识地向钟秀先前所住的地方走去,但是彩儿这一问倒把他问醒了。

    当初他来到苍旭城,接近天吴商会,参与拍卖会进程,这一切完全是为了钟秀,而钟秀如今既已确认失踪,他还留在此处再无任何意义了。

    况且钟秀与天吴商会还有五十年契约在身,如今又成为了新晋的妖族特使,职责重大,突然失踪,怕是会引起不小的震动。

    而石牧作为钟秀最亲近的人,已经是众所周知,钟秀突然失踪,天吴商会那帮人多半要找到他头上。

    想到这里,石牧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微叹一口气,他自己对于钟秀这次的失踪事件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更别提向别人解释了。

    况且自己即便是解释了,对方会信吗?

    与其招来麻烦,不如现在就离开此处,他可不想把自己陷入无谓的是非中去。

    石牧如此想着,翻手取出了西贺大6的地图。

    ……

    数日后,翰渊阁,一条抄手游廊之中,王瑞坤与妖娆女子并肩而行,似乎在谈论着什么。

    “王副会长,在下有急事禀报。”一蓝袍青年急从游廊后方拐角处冒了出来,并一路小跑着嚷道。

    “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钟长老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妖娆女子眉头一皱的问道。

    “钟……钟长老她……她失踪了。”蓝袍青年说道。

    “什么?”王瑞坤与妖娆女子对看一眼,颇为吃惊。

    “这钟长老可是本会新晋妖族特使,怎么会说失踪就失踪了呢?”妖娆女子问道,不过言谈间竟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你不要急,慢慢说。”王瑞坤道。

    “在下起初在钟长老的院子中没找到她后,又去了一趟迎仙阁,结果葛掌柜却称,钟长老拍卖会之后就没有回来过。而且她的朋友,那个石前辈这几日也不曾前来,在下已经打探过了,似乎他早就离开了。”蓝袍青年用袖袍擦了擦汗,说道。

    “石牧那个家伙也不见了?”王瑞坤一愣。

    “正是,从早上现钟长老失踪,直到现在,在下已经吩咐大家遍寻苍旭城,至今还没有消息传来。”蓝袍青年说道。(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