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方家秘辛
    “阁下道法精深,我方某自叹不如,但阁下缘何要助纣为虐!”那容貌奇丑无比的男子,手拄着古阙残剑,愤怒地咆哮道。㈧『ΔΔ㈠ 中文网Ww*W.8⒈Zw.COM

    “助纣为虐?”石牧听罢一愣,手中动作一缓。

    此人剑道修为不弱,几乎可与凌风师兄比肩,虽然容貌奇丑,但身上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种气质只有久居上位者才有可能拥有。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盗走方家堡的古阙残剑?”石牧接着又问道。

    “我是何人?呵呵……我坐不更名,行不改姓,乃是方家堡第三十四代家主方博正,古阙残剑本就为方家家传至宝,只有家主有权执掌,何来盗走之说!”丑陋男子扬天长笑一声,继而大声说道。

    “若你是方家家主,那让我来寻回古阙残剑的方博正,莫非是冒充的不成?”石牧心中一动,如此问道。

    “你口中的那个方博正,原名金吾归,乃是数十年前来投奔我方家堡的一名人族散修。我见其资质修为不错,便留他在我族中做了一名客卿长老,却没想到此人包藏祸心,也怪我引狼入室,才终于酿成了今日局面。我恨!”丑陋男子咬牙说道。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且仔细道来!”石牧说道。

    那丑陋男子望向石牧的眼神,微微起了些变化,叹息一声后,开始娓娓诉说起来:

    “也罢,既然你身为圣地弟子,应可明辨是非曲直,或可还我方某人一个清白。此事还要从数十年前那金吾归在加入我方家后说起。当时我执掌族长之位不过十余年,根基不稳,此人加入时对我十分恭敬,且对于族中之事也颇为上心。起初我也并未完全信任他,直至后来一次强敌来袭,他临危之际救了我一命后,我才渐渐对其信任,并将其视为心腹,收在身边委以重任。此人行事果敢,加上修为不弱,助我一举平定了族中的分歧,坐稳了族长之位。直至大约三年前的一天,我本在族中密室中静修,他却突然来了,说有要事禀告,我不疑有他,便让其进了密室。”

    “后来呢?”石牧见那丑陋男子说道此处停顿了下来,催问道。

    “进入密室之后,他突然暴起偷袭于我,用了某种从未见过的毒雾使我反应迟滞,猝不及防下被其擒住。而后他将一只手抚在我脸上,而另一只手抚在自己脸上,用我从未听过的语言,念起了一段古怪咒语。我只感觉面上撕裂般的疼痛,继而就看到他的脸,竟然变得和我一模一样。而我,则变成了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丑陋男子一只手抚着自己满是伤痕的脸颊,黯然说道。

    “他为何要做这些事情?你后来又是怎么逃脱的?”石牧问道。

    “他觊觎我族中一件秘宝,故而将我囚禁于密室,留下我一条性命。他不知道的是,我密室内还有一条只有历代族长才知晓的逃生暗道,故而才被我带着古阙残剑侥幸逃脱。”丑陋男子说道。

    “那你又为何会来到此处?”石牧问道。

    “我刚一脱逃,他便紧随而至,我无路可走,便只好潜入这条被族中封闭多年的幽月矿中禁地。金吾归那厮知道这洞中的诡异情况,不敢进来,而我也是仰仗着这里的环境和妖虫,才得以在这矿洞深处苟活下来。”丑陋男子说道。

    “这故事说的倒是不错,但你可有什么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石牧眉头一挑,问道。

    丑陋男子单手一挥,擎起宽大的古阙残剑,说道:

    “这古阙残剑乃是我族中祖传之物,是先祖以血炼之法铸炼的一件异宝,与我族人有血脉联系,非我族中之人不能取用。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罢,那丑陋男子,竟将那柄大剑往身前一插,退了回去。

    石牧将信将疑,走上前去,一把握住古剑剑柄,将其提了起来,运转灵力挥舞了两下。

    只听洞中响起“呼呼”两道风声,却全无宝器毫光亮起。

    石牧尝试注入真气进入残剑之中,却无丝毫反应,只觉得自己手中握着的是一把厚重的钝铁,丝毫跟灵器法宝扯不上半点关系。

    而此前他却真真切切的看到丑陋男子催动此残剑如行云流水,流转自如。

    由此可见,此人倒是没有欺骗自己。

    “既然这古阙残剑只有你族中之人可以使用,那金吾归又为何要夺取此剑?”石牧将古剑递了回去,心里已经相信了几分,随即开口问道。

    丑陋男子见石牧这般说道,眼中顿时露出一丝喜色,连忙说道:

    “那金吾归觊觎的并非是这古阙残剑,而是我族中保存的一部高阶功法《溟水诀》。”

    “溟水诀?你族中竟有溟水诀?”石牧顿时大惊,连忙问道。

    他曾在一些野史记载中看到过,据说这《溟水诀》曾是一门在整个弥阳星域中,也都有着赫赫威名的功法。

    其是何人所创,已经无据可查,不过据传此功法早已失传,乃是千余年前,一名为幽溟上人的散修修炼的功法。

    当时,此人将这一功法修至臻境,一举成为弥阳星域大能之一,一身造化神通变化莫测,引得无数人瞩目。

    据说青兰圣祖曾有意将此人招揽,但还未及成功,此人便突然神秘失踪了。

    而与之一起失踪的,还有《溟水诀》这部高深功法。

    青兰圣祖也曾动用力量,多方打探和搜集,但最终也没能找回完整的《溟水诀》功法,圣典阁中收藏的,也只是一部残缺不全的功法。

    石牧记得,就是这部残缺到根本无法修炼的功法,在圣典阁中的兑换玄灵点数,也达到了数千点之多。

    “不错,我方家祖上曾与幽溟上人有一段渊源,得以拓印过一部完整的《溟水诀》,就收在堡中一处被阵法保护的隐秘暗格之中,这古阙残剑便是打开暗格的秘钥。”方博正说道。

    “既然你们方家有此奇功,为何无人修炼?”石牧问道。

    “我方家向来秉承御剑之道,剑道注重修心,最忌杂念,加上当时幽溟上人让祖上拓印此功法,似另有什么隐情,说要替其留存千年。故而祖上留下遗训,方家之人不得修习《溟水诀》。”方博正正色道。

    石牧听罢,心中思绪快流转起来。

    此功法乃是水属性功法,走的是以柔克刚的路子,在特性上属于阴性,而他自己身负至阴之力,对水元素的感应力也不弱,修炼此功法倒是再合适不过。

    现如今,他的赤猿火经已经修炼到了尽头,正是青黄不接之际,若能得到这部完整的溟水诀,对他接下来的修行无疑有着巨大的帮助。

    并且,有了之前九转玄功第三转阴阳合一的基础,石牧也不怕先前修炼的火属性功法与之相冲。

    “我信你是真正的方博正,甚至可以助你重回方家。”石牧说道。

    “此话当真?”方博正顿时一喜,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我从不说无信之言,自然是真的。只是,那金吾归以千年火参为酬劳,让我来杀了你,取回古剑。而我若帮你夺回方家,你又当如何?”石牧眼睛移向方博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的双眼,问道。

    方博正垂头思量了一阵后,眼中露出一丝决然之色,开口说道:

    “你若帮我成功夺回方家,自是我方家恩人!那千年火参自然是你的,而那部《溟水诀》,我也愿意双手奉上。”

    “给我《溟水诀》?你可考虑清楚了?”石牧问道。

    “呵呵……我方家已信守承诺留存溟水诀千年之久,如今幽溟上人不知所踪,此物于我方家如同鸡肋,此番又因其招来祸患,你若能帮我,我自当奉上,绝无反悔之理。”方博正苦笑了一声,这般说道。

    “那便一言为定,你我二人这便返回方家堡。”石牧说道。

    半日之后,石牧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方家古堡外的天空之中。

    其足踩青翼飞车,背负双手,衣衫猎猎,沉吟不语。

    就在这时,只听“嗤啦”一声,方家古堡外光幕一颤,从中裂开一道缝隙,两个道人影便乘着一只巨大青鹰,从中飞了出来。

    正是之前接待他的那两名方家子弟方靖德和方靖海二人。

    飞临身前,那两人俱是上下打量了一番,见石牧身上没有半点伤痕,脸上也无多少风尘之色,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疑惑之色。

    “怎么?石道友莫不是临场心惧,只在那矿道前转悠了一圈,就回来了吗?”细眉细眼的方靖海嗤笑一声,不无讽刺地说道。

    “靖海,不得无礼。”圆脸青年方靖德呵斥道。

    方靖海听了,冷哼了一声,却不再说话。

    “石道友,那幽月铁矿之中的确非比寻常,要从那里面带出古剑,实在不是什么容易之事,你也无需介怀,毕竟前几位天位弟子也没能成功。”方靖德笑了笑,冲石牧说道。

    “带我去见贵家主吧。”石牧面无表情的说道。

    方靖德闻言一愣,继而道了一声“好”,便转身飞起,引着石牧朝古堡内飞去。

    方靖海独自一人站在鹰背之上,望向石牧的背影,冷哼了一声。

    石牧与方靖德很快落在了古堡中的一处广场之上。

    方靖德让石牧稍待片刻,自己便前去通知方家家主了。

    不过片刻,那他就跟随在几个灰衣老者的身后,走了回来。

    这群人中为的,自然是方家家主方博正。(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