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二件宝藏
    石牧随那赤膊汉子来到前院的一间客房。八??一?中文 W?W?W?.?8?1㈠Z?W㈧.㈠C㈠O㈠M

    客房虽然不算太大,但其中布置却还算精致,家具设施一应俱全。

    石牧放出神识一扫,确认没什么问题后,当即便盘膝坐于床上,双目一闭,静心调息起来。

    这一坐便是数个时辰。

    夜里,一轮孤月从客房的窗隙间投进一片清冷月光,照射在石牧身上。

    石牧慢慢睁开双眼,手上法诀掐动,一层淡蓝色的水幕立即浮现而出,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其身上的气息再无半点泄露出来。

    他翻身跳下床,来到房门外,四下略一打量后,没有丝毫迟疑,当即穿过大殿,悄然朝着山谷后方移动而去。

    夜里的山谷没有了百日的喧嚣,显得静悄悄的,大多数大殿全都熄了灯,只有崖壁上的洞窟一个个都还亮着,不时从中传出错落有致的“叮叮当当”的击打锻造之声。

    穿过重重宫宇,石牧重新来到最后那处大殿。

    他朝左侧那处石阶入口处望了一眼,随即目中闪过一丝茫然之色,朝大殿深处走去。

    到了这里,他只觉心中那股感觉愈强烈。

    他绕过大殿内的陈设,就看到大殿深处,后墙上还有一道殿门金上面进光流转,却是被阵法封印着。

    而在殿门上方,则挂着一块匾额,红底黑字写着“禁地”两字。

    石牧在这禁地前停留了片刻,面上露出一丝欣喜笑容,而后又悄悄朝着来的方向退了回去。

    七日之后。

    傍晚,祝炎武石室内。

    “什么?还得一日?”石牧眉头微挑,开口说道。

    “不错,其实石老弟的飞车早已于修缮完毕,如今正在尝试将之提升品阶,据我估计,还要一日便可成功。石老弟莫要心急,就在我这庄上再住上一日,让祝某再尽一下地主之谊。”祝炎武一脸真诚笑容地对石牧说道。

    “既然如此……那好吧,石某便再多等上一日。”石牧面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开口说道。

    回到客房后,石牧在床前来回踱步,脸上露出沉吟之色。

    片刻后,他停下脚步,望了一眼窗外,口中喃喃说道:“本想着等拿到飞车之后再动手,看来也不必等了……”

    夜里,乌云遮月,山谷之内一片漆黑。

    石牧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从客房之中蹿出,在山谷之间快移动,很快便来到了那扇被封禁起来的殿门前。

    “金乾八极阵……”石牧目光一扫,口中轻声一句,翻手取出数块白色骨片,在法阵周围布置起来。

    不过片刻功夫,殿门之上的八角形法阵周围就已经插满了白色骨片,形成了一道更大的法阵,将原本的法阵围在了中央。

    石牧单手并指擎起,口中默念起玄妙法诀。

    那道围在封禁阵外的阵法,立即亮起一道土黄色的光芒。

    只见那道土黄光芒从白色骨片上延展而出,全都透入八极封禁阵内,很快就将原本阵法上的金光吞没了进去。

    石牧手掌向前一抓,那两道阵法同时一阵晃动,被他一把从殿门上撕扯了下来。

    破开封禁之后,石牧推开殿门,径直走了出去。

    走出大殿,一片杂草丛生的山谷空地出现在石牧眼前,远近可见一座座模样各异的雕像,给这里平添了几分诡异色彩。

    空地两边,赫然是高逾百丈的绵延山壁,而在百余丈外,两侧山壁交汇在了一起,是山谷的尽头。

    此时,那轮孤月终于冲破了乌云的重围,一道清冷月光从高空中洒落而下,映照在了山谷之中,使得原本有些昏暗的山谷多了几分明亮。

    石牧目光一扫,看到草丛之中的雕像群中,有一座黑色石雕,正反射着点点亮光。

    那座石雕高约三尺有余,雕刻得很是粗糙,只是略微有点模糊轮廓,看起来既像一个矮童,又像一个猿猴,摆出一副抓耳挠腮的模样,颇有几分滑稽。

    石牧的目光刚一落在其上,面上就立即露出喜色,心中油然而生出一种亲近之感。

    就在这时,其识海之中的翻天棍却突然光芒大作,剧烈震荡起来,表面更是泛起一圈圈的繁杂符文,缭绕其上。

    与此同时,那尊黑色石雕上竟然也有呼应一般,亮起了一圈圈光芒。

    一圈圈圆形的光弧以石雕为中心,不断向四周扩散而去。

    石牧心中一惊,手腕一翻取出如意镔铁棍,目中金光流转,立即朝殿门处扫视而去。

    所幸这里颇为隐秘,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变故。

    片刻之后,石雕之上的光芒逐渐敛去,平静了下来,山谷内也依旧一片平静。

    石牧将目光重新移回石雕之上,面上多了一丝凝重之色。

    他略一犹豫,走上前去,伸出右手抚在黑色石雕之上,手心亮起一团光芒,从中凝出了一滴殷红的精血。

    那滴精血刚一渗入,黑色石雕之上顿时亮起一团刺目红芒,一下子将石牧的身影笼罩了进去。

    那团红光忽地一闪,石牧的身影就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其身影刚一消失,两侧山壁上顿时就有十数道遁光亮起,径直飞落谷底。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突然就不见了?”一名面容与祝炎武颇有几分相似的黑脸大汉,急躁喝道。

    “炎虎,慌什么?依我看,他只是进入地宫密室了,等他出来,地宫里的宝物就是我们的了。”祝炎武双目之中闪着精光,轻斥道。

    “嘿嘿,庄主,不枉我等苦守此处数百年,终于等来了此人。”一名身材矮小极其精瘦,额上长着尖角的汉子笑着说道。

    ……

    石牧被那道红光一笼,顿时感到眼前一黑,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其身影便出现在了一座圆形祭坛当中。

    他的目光在周围扫视一圈,就见祭坛周围竖着八盏长明灯,将周遭一切映照得分明。

    祭坛范围不大,只有丈许方圆,上面镌刻的符文是简易的传送阵法,能将石牧传送进出此处地宫。

    在祭坛正西方向上,竖着一座十字铁架,上面挂着一副金灿灿的披挂铠甲。

    其走上前去,就见那副铠甲通体金黄,片甲如鳞,护心宝镜上云纹遍布,双肩宝铠处龙怒张,金鳞带紧束腰际,蛮狮扣锁在腹间,看起来威势无比,举世无双。

    “白猿老祖留下的第二个宝藏竟然是……极品法宝!”石牧喉咙有些干,喃喃自语道。

    其双手略微有些颤抖着向前探去,想要将那副铠甲从铁架上取下。

    然而手刚一探过去,耳边就响起“嗡”的一声轻鸣,石牧就感到自己的双手按在了一层无形光幕之上。

    只见虚空之中立即亮起一片光幕,其上浮现出一个身披金甲,手持金色长棍,威风凛凛的白猿,但此景象只是一闪即逝,旋即便溃散开来,化为一行金色小字:

    “此甲名为真龙锁金甲,乃吾玄功大成前所穿宝甲,随吾历经大小战阵千余场,固护吾身,功不可没。愿吾之传人善加利用,切勿辱没其名。”

    “石牧定然不会令此甲蒙羞。”石牧神色肃然,对着虚空起誓说道。

    其话音刚落,那层光芒顿时一颤,金色小字也随之逐渐敛去。

    石牧双手抚在金甲之上,手心中立即传来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其意念一动,那副金就立即从十字铁架上消失不见,转而穿在了他的身上。

    金甲刚一覆身,石牧顿觉周身一紧,然而却并未感到半点沉重迟滞之感。

    其周身灵力略一运转,真龙锁金甲之上顿时光芒大作。

    然而,还不等石牧仔细去探查这真龙锁金甲,其脚下的祭坛上就突然亮起一阵阵红色光芒,将他吞没了进去。

    山谷之中,红光一闪,石牧的身影便重新浮现而出。

    “大哥,那套金甲是……是极品法宝吧?”祝炎虎激动得声音都颤抖起来了。

    石牧眉头一皱,朝周围扫视一圈,就见祝炎武带着十数个天位强者,将他围在了中央。

    “石老弟,你这可就不厚道了,祝某不但帮你修理飞行灵器,还留你住宿,好生招待,你却深夜闯入我山庄禁地,盗我法宝,可真叫我心寒呀!”祝炎武脸上挂着一副痛惜的神情,开口说道。

    “呵呵,祝庄主,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有必要装下去吗?你们故意留我在这山庄内住宿,不就是为了让我以血脉之力进入地宫取宝的么?”石牧冷笑着说道。

    祝炎武听罢一愣,面上神情随即一变,说道:“哈哈,想不到石老弟已经知晓了。实不相瞒,数百年前我们现此处地宫之后,就曾百般试验想要将其打开,只因其乃是血脉封禁,故而一直都未能成功。直到三天之前,封禁之中突然有光芒亮起,而后你就来到了山庄之中,我便知道这件宝物重见天日的时机就要到了。”

    “大哥,还跟他废什么话呀!直接杀了,把宝物抢过来就是了!”祝炎虎急不可耐地说道。

    “闭嘴!”祝炎武冷冷呵斥了一声。

    祝炎虎立即噤若寒蝉,显然对祝炎武这个大哥颇为敬畏。

    石牧面无表情的看着祝炎武两兄弟之间说话,什么话也没有说。

    祝炎武看了石牧一眼,笑道:“我这二弟一向粗鄙,只知道锻器炼制,是个浑人,石老弟可莫要与其一般见识!”

    “祝庄主有话就说吧,不必拐弯抹角。”石牧冷声说道。(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