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一十九章一只金耗子
    舒有金听到石牧此言,却是哈哈一笑,目光一转的望向了石牧肩头,正有些昏昏沉沉的彩儿,开口说道:“石兄说哪里话,在下并非是让石兄来推演此禁制,而是想借石兄的这只乾鹦,以其天赋目力神通,找到禁制枢要,继而将之打开。?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要俺帮忙?”彩儿一听提到了自己,立马来了兴致。

    “不错,此事非你帮忙不可啊。”舒有金诚然说道。

    “石头,看到没,此事非俺彩爷出马不可,知道我的重要性了吧。”彩儿一挥翅膀,胸膛一挺,洋洋得意道。

    石牧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正要开口,彩儿却自顾自的转过身子,对舒有金说道:“要俺帮忙可以,报酬可不能少了。”

    “那是自然,彩爷你若能帮我打开宝库禁制的话,自然不会少了你的犒劳,不知你是要什么呢?”舒有金双目一亮,连忙问道。

    “自然是要灵石,级别越高越好,数量要越多越好!”彩儿摇头晃脑的说道。

    “仙品灵石如何?”舒有金搓了搓手,试探性的问道。

    “此话当真?”彩儿一听,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连忙问道。

    “飞天鼠族向来以诚信立身,言必行,行必果。”舒有金拍着胸脯说道。

    “那你能给多少?”彩儿双目一转,又问道。

    “五枚。”舒有金道。

    “太少了,五十个还差不多!”彩儿道。

    “彩爷,这可是仙品灵石啊,寻常势力宗门哪怕要寻到一颗也不容易……这样吧,我给你十枚如何?”舒有金苦笑一声道。

    “二十个,少一个也不干!”彩儿道。

    “好!二十个,就二十个,成交!”舒有金一咬牙,应了下来。

    石牧见彩儿就这么答应了对方,不由一阵无语。

    “且慢!我可还没答应你呢。”石牧开口道。

    “啊呀,石兄,你看这……这……”舒有金这才恍然大悟般的一拍脑门,有些为难的说道。

    彩儿也是一脸无辜的看向石牧,眼中竟难得的多了几分恳求之色。

    “我如今时间不多,若要抽时间陪你去一次也不是不可以,但地宫中的宝物,我要任选十件。”石牧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这……”

    此言一出,舒有金一滞。

    “好吧,那就多谢石兄了。”舒有金终于下定了决心。

    两人商定之后,便驾起飞车,朝着星海之中继续飞驰而去。

    ……

    小半日后,石牧两人出现在了负蜀星上,一片绵延千里的城郭遗迹之中。

    再其脚下堆满了残破的砖石瓦砾,满目所见的,都是疮痍遍布的城墙和城内坍圮破败的房屋。

    “这里真的是负蜀星吗?”石牧眉头微微一挑,出言问道。

    “石兄,此处的确是负蜀星,绝不会错。这里曾是我飞天鼠一族最为繁华富庶的附属星球之一,我们脚下所处的聚流城,也曾是人口千万的巨城,如今却被古蛮族那些不开化的蛮子,给折腾成了这般模样。”舒有金这般说道,眼中闪过一丝仇恨之色。

    “我曾听说过,身为八荒古族之一的飞天鼠一族,极擅敛财,每一个族人都是天生的商贾之才,曾经乃是八荒古族,甚至是整个天河星域中最为富庶的种族。”石牧如此说道。

    “呵呵,没想到石兄对本族的辉煌过往也有所耳闻。没错,若非如此,天庭也不会在击败弥天巨猿一族之后,立即便拿我们飞天鼠一族开刀了。千年前的那场浩劫,八荒古族之中,或许就我们飞天鼠一族损失最为严重了。”舒有金苦笑了一声说道。

    石牧听罢一阵沉默。

    “俺看这地方都已经被扒了一层皮了,还真的会有宝藏存留吗?小老鼠,你不会骗我们吧?”彩儿一番东张西望后,突然开口问道。

    “哈哈,彩爷别担心。我族中留下的极衍禁制还在,那么地宫中的宝物就肯定还在,我们也别耽搁了,这就去吧。”舒有金哈哈一笑,说道。

    “那就带路吧。”彩儿闻言,半信半疑的瞅了其一眼,口中嘟囔了一句道。

    “两位,请。”舒有金做了个请的姿势,而后转过身,自顾自的带其路来。

    接下来的时间,石牧便跟随着舒有金,朝城内走去。

    这舒有金对于城中道路布局,似乎颇为熟稔,大部分地方根本用不着细想,犹如回到了自家后花园一般。

    从这些满目疮痍的建筑废墟,仍可以看出这里昔日的繁盛,只是如今,却平添了几分凄凉之感,让舒有金不时驻足惋惜嗟叹几声。

    石牧对此,自然没有多加催促。

    二人穿过了城中已经长满杂草的青石大道,七拐八拐之下,来到了城中一处巨大的建筑废墟前。

    此处建筑几乎已经完全坍塌,只在东北角处还留有半截数丈高的残墙,上面布满了青色的苔藓和黑色霉斑。

    舒有金目光四下扫视了几圈,并多摸摸,西碰碰,确认应该没什么异样后,这才向石牧点了点头,而后来到残墙前,手上亮起一道金色光芒,朝着墙面之上某处按动了下去。

    只见墙面之上光芒一闪,一股微弱的灵力波动便从中传递了出来。

    石牧目光一闪,就看到那面残墙之上忽然亮起一圈圈如同水纹般的波动。

    舒有金抬起手掌向那层波动中一探,便穿了进去,紧接着,他步子一跨便穿墙而入,消失在了原地。

    彩儿见状,立即扑楞着翅膀,一头便朝墙面上扎了过去,却被石牧一把抓住扔回了肩头。

    石牧身上金光一闪,九龙锁金甲立即浮现而出,将周身覆盖得严严实实,这才大步一跨,朝内走了进去。

    刚一入内,石牧便感到眼前一暗,下一刻,却是已经进入了一座有些昏暗的地下宫殿之中。

    舒有金看到石牧身上穿着金甲,神色微微有些变化,但很快就恢复了原状。

    石牧在地宫中环视一圈,就现此处面积不大,方圆只有数丈,四壁之上皆有一颗莹白圆珠,散着道道光芒。

    而在正对着他们二人的石壁上,镌刻着一幅极其复杂的符文图案。

    其上符线回环往复,符端纵横交错,石牧只盯着那图案看了一阵,便觉得识海一阵动荡,心神都有些无法安宁了。

    “这莫非就是你此前说的极衍禁制?果然十分奇异。”石牧略一打量,说道。

    “不错,石兄果然慧眼如炬。可惜这禁制繁杂无常,族中当年生异变,没来得及做好传承,如今就连我也没有法子破开,还是请彩爷试试吧。”舒有金笑了笑,开口说道。

    “嘿嘿,那就看俺的吧。”彩儿大大咧咧说道。

    而后,其一扇翅膀飞到了石壁跟前,上下飞舞着一本正经地观察了起来。

    石牧见此,干脆在旁边找了处空地,盘膝而坐,闭目养神起来。

    舒有金却是目光直直的望着彩儿。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彩儿依旧上下飞舞,不时在某处稍作停留。

    舒有金眼中凝重之色越来越重,显得有些焦急,似也有些不确定彩儿是不是真的能够看穿这禁制。

    石牧虽然知道彩儿目力神异,但这毕竟考较的是符文方面的认知,所以他心里也是没什么底。

    “彩儿,你看出如何破解禁制了吗?”半晌之后,石牧终于忍不住问道。

    彩儿听罢,转过身来飞回石牧肩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说道:“没有。”

    舒有金闻言,神色一黯。

    石牧顿时一阵气结,刚想开口骂他,就听他又开口说道:“不过,俺好像能从阵法里看到了一只……唔,一只金色的耗子。”

    “耗子?在哪里?”舒有金一听,双目猛地一亮,惊喜叫道。

    石牧也是一脸迷惑,再次将目光移向了石壁上,却依旧什么都没能看到。

    “嗯……这耗子一直在动,刚才在正上方,这会儿又跑到了最下方。”彩儿目光紧紧盯着石壁,口中说道。

    “离火相冲,坎水向东,乾坤不定,极位在中……”

    舒有金口中默默吟诵了片刻,而后开口说道:“彩爷,等那只金鼠走至阵法中央时,立即告诉我一声。”

    说罢,舒有金立即走上前去,单手一抬,掌心光芒一闪,在禁制符阵上快按动起来。

    而随着他的按动,禁制符阵上立即亮起数道明灭不定的光芒,看起来似乎是遵循着某种规律一般。

    就在这时,彩儿突然开口叫道:“到了!”

    “好!”

    舒有金眼中金光一亮,手掌立即朝符阵中央按了下去。

    只听“嗡”的一声,禁制符阵上立即亮起耀眼光芒。

    密室之内响起“隆隆”的摩擦之声,那道石壁缓缓下沉,融入地面之中,露出了其后一片宽大的空间。

    “我们走!”

    舒有金面色一喜,说着,连忙闪身而入。

    “跟上去。”石牧也没过多迟疑,带着彩儿跟了上去。

    进得那片空间之内,石牧两人身前出现了一条幽深的通道,径直朝内部延伸进去,看不到底,里面不断有阴寒的阵风从中吹出。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