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二十章社君和夜磨子
    此时,舒有金正站在幽深通道门口。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石牧眉头微蹙,朝舒有金看去,就见其脸上一副迷惑模样,显然也不知道这禁制之后的情况。

    石牧无奈摇了摇头,双目之中金光一闪,向前吐出寸许金光,朝着通道内部望去。

    舒有金见此,眉头一挑,看向石牧的目光中更多了几分肃然之色。

    片刻之后,石牧双目金光一收,面露失望之色说道:“我曾研习过一门灵目神通,但这通道内壁四周布满了符文,有一股无法言喻的古怪力量阻止我继续窥探。”

    “那彩爷呢?有看到什么吗?”舒有金满眼殷切期待地看着彩儿,开口问道。

    “俺能看到通道尽头有一层光幕,光幕后边好像是间宽大的石室,再往里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彩儿伸着脖子朝通道内张望着说道。

    “地宫宝库应该就在那石室里了。”舒有金点了点头说道

    “那事不宜迟,我们进去吧。”石牧招呼一声,便当先朝着通道内走了进去。

    舒有金目光微闪着跟随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朝通道内走了进去。

    通道内的空间不大,两侧墙壁由长方形的巨大条石垒成,而脚下则用正方形的巨大青砖铺就,十分平整。

    在两侧的墙壁之上,巨大的条石表面镌刻着各种回形和流线形的图案,中间夹杂着各式各样的符文,有的石牧认识,有的他却没有见过。

    而在地面之上,那些青色方砖表面则阴刻着,许多栩栩如生的动物和花鸟图案,看起来十分精美。

    不过,此时石牧二人却是无暇欣赏这些,他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通道前方,生怕前方出其不意下,冲出来些守护傀儡,亦或是出现什么禁制陷阱。

    然而,走了大约一个时辰,两人却什么也都没有遇到。

    这一路上,出奇的平静。

    “石头,俺怎么觉着有些不对啊?”彩儿突然开口说道。

    “你也现了?”石牧眉头微皱,也开口说道。

    “怎么了?你们现什么了?”舒有金一脸疑惑地问道。

    “依据我们之前目测所看,这条通道最多不过百丈,按道理我们早就应该已经走出那片光幕,进入那间房间了,可现在……你回头看看。”石牧目光微闪,如此说道。

    舒有金将信将疑地将脖子一扭,朝身后看去。

    “什么?怎么会这样……”舒有金面色大变,惊叫道。

    只见在其身后,不过十丈远的距离处,便是他们刚才进来的那处通道口,这一个多时辰里,他们竟然只走了十丈距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舒有金急忙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我们似乎是陷入了某种阵法之中。”石牧目光朝四壁上的符文上扫去,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喂,这里不是你们家族的地宫吗?你怎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彩儿双目一瞪,有些不满地说道。

    “这地宫宝库已经尘封千年,族中关于此处的记录皆已遗失,我来此处之前,族中长辈其实是反对的。”舒有金有些无奈地说道。

    “石头?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呀?往回走吗?”彩儿开口问道。

    “回去,恐怕也没那么容易了。”石牧目光在墙壁上扫动,头也不回的说道。

    “啊?这是为什么啊?”彩儿叫道。

    “我们从一踏入这个通道之中,就已经陷入了阵法内,此时不论往哪一边走,结果都是一样的,我们走不出这条通道,只会被活活困死在这里。”石牧略一沉吟,说道。

    “啊……那可怎么办呀?俺的灵石还没吃够呢。”彩儿听罢,顿时苦着脸嚎叫起来。

    “你也别急,大不了我们以力破法,直接将这通道打穿,倒也未必不能出去。”石牧说道。

    “此事万万不可。”舒有金一听石牧要以暴力开路,连忙说道。

    “有何不可?”石牧问道。

    “一旦将这通道打穿,这宝藏可就全都封死在地下了,咱们可就什么都拿不到了。”舒有金一脸痛惜道。

    “小命儿都要不保了,哪里还顾的上财宝啊?”彩儿说道。

    “那我答应给彩爷的仙品灵石,也就没办法兑现了。”舒有金说道。

    “石头,我看我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彩儿一本正经道。

    彩儿话锋转变之快,连舒有金都没有想到,顿时为之一怔。

    石牧却是早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忽然一转,朝地面上的方形青砖看了过去。

    “这是……”

    只见脚下地面上横向铺着三块方形青砖,左侧的那一块上,刻着一连串如同卵石路一般的椭圆形纹路,铺开三尺余长,其后有一只硕大的老鼠张着大口,吐着獠牙,似乎正在吞食那些圆卵。

    舒有金也被石牧的动作吸引,目光朝地面看了过去。

    “这是硕鼠食粟图。”舒有金肯地说道。

    “硕鼠?就是那只肥老鼠?”彩儿开口问道。

    “嗯,硕鼠又名家鹿,乃是社君大人的坐骑。”舒有金解释道。

    “社君?”石牧眉头一簇,感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社君大人是我们飞天鼠一族的始祖,一直以来都被我们奉为神灵。”舒有金继续解释道。

    石牧眼中光芒一亮,指着前方一块青砖问道:“是不是那个?”

    只见在两人正前方的一块青砖上,镌刻着一个身穿长条缎带的弓背怪人,其手里还握着一个如同长鞭一样的东西。

    “对对对,就是那个。”舒有金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那图案施了一礼。

    “那我便知道如何走出去了。”石牧面露笑意,颇为自信的说道。

    “真的吗?如何出去?”舒有金立即问道。

    “我曾在弥天巨猿族中看过一本古籍,里面便有记录社君的故事。从他诞生在子神山,到他收复家鹿神兽,再到他创立飞天鼠族,一直到他陨落为止,全都可以看到。”石牧说道。

    “石兄之意是说……难道……”舒有金面色突然一变,连忙朝地面上的图画上看去。

    片刻之后,舒有金眼中喜色越来越浓,口中不由赞叹道:“多亏石兄博闻强识,又观察细微,我们才能找到这通过之法。”

    “你们俩在打什么哑谜?俺怎么一句都听不懂了。”彩儿焦急叫道。

    “我们只要沿着,那些刻画着社君大人经历的青砖行走,便能走出这条通道了。”舒有金解释说道。

    “好了,我们走吧。”

    石牧说罢,大步一跨,便来到了刻有社君图像的那块青砖之上。

    舒有金却是躬身施了一礼,口中连声叫着“祖先莫怪”之类的话后,才走了过来。

    走了几步之后,石牧再回头望去,就现果然和之前入口的距离,拉长了不少。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石牧两人就来到了那片光幕前。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跨出一步,便传过了光幕进到了里面。

    刚一进入其内,两人身后的光幕便凭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闪厚重的石门。

    石牧环顾四周,就现他们通过那道光幕,进入了一个完全封闭的八角形密室。

    而在这八角形密室里面,除了分布在八道侧墙上的石门,却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俺说你们族的人也真够缺德的,不就是藏个宝藏么,至于这么折腾吗?门是过了一道又一道,好不容易到了里面,又来八道门,这可怎么选啊?”彩儿不满说道。

    舒有金也只好讪讪的笑了几声,没有说什么。

    “彩儿,你再看看,哪道门后是真正的藏宝之所?”石牧说道。

    彩儿听罢,双目中亮起光芒,朝着那八道门扫视而去。

    一圈看下来之后,彩儿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只能看到石门上有隐藏起来的图案,石门后边的情况就看不到了。”

    “都有什么图案?”舒有金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没啥特别的,和之前见到的那些都差不多。”彩儿倒显得有些不耐烦,瞥了他一眼说道。

    “那有没有看到社君大人的图像?”舒有金浑不在意,继续问道。

    “有啊,就是那扇。”彩儿抬起翅膀朝前面的一扇石门指了指。

    舒有金听罢,立即快步走上前去,手掌一探,按在了那扇石门之上。

    其手掌之上一阵光芒闪耀,手心中忽地凝出一滴殷红鲜血,印在了石门之上。

    只见那滴鲜血缓缓渗入石门之中,石门表面上立即亮起一阵妖异红芒,一个身穿长条缎带的弓背人影突然从中浮现而出。

    就在这时,只听“轰隆”一声响起,密室之内除了他们几人进来方向上的那道石门,其余七道石门竟然同时开启,从中穿出一阵阵兵甲相交的铿锵之声。

    “这是怎么回事?你碰到什么机关了吗?”石牧大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没……”

    舒有金话还没说完,目光忽地一转,朝刚才自己打开的那道石门上看了过去。

    “糟了,这不是社君大人,这是夜磨子大人。”舒有金惊声叫道。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