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九十一章 那错失的转身(中)
    青年石牧点了点头,整了整背上的刀棍,转过身,朝着花园门外走去。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他的脚步走的十分沉重,每一步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抬起脚时又会带起一蓬蓬雨水。

    在转过一丛茂密的灌木之后,青年石牧的身影终于消失不见了。

    石牧身子悬在半空中,定定的望着西门雪。

    就见她眼中闪烁着晶光,看着石牧那延伸向远处,越来越深的脚印,站立了许久。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突然转过身去,右手一抬,用衣袖拂了一下脸颊,神情有些哀怨,停了半晌,她才忽的身子一转,朝着回去的方向跑了过去。

    其白嫩似雪的双**替落在泥泞之中,溅起一片泥水,雪白的衣衫上也染上了污浊,婀娜妙曼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雨中。

    石牧呆呆地悬浮在半空中,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阵懊恼之色。

    片刻之后,石牧目光之中浮现出一丝决然之色,身形一动,朝着青年石牧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追出了百步之远,一转弯,石牧就看到了“自己”的身影,那青年石牧正在缓步朝回走去。

    “升仙大会是个阴谋,留下她,别让她离开!”石牧立即飞到其上空,尽自己所能,大声呼喊起来。

    然而,他的声音却只在他的耳畔回响只有他自己可以听见,那青年石牧却是丝毫没有反应。

    石牧一下子俯冲下去,一把朝着青年石牧的胸膛抓了过去。

    他的五指舒展着,穿入了青年的石牧的身子,一下子透体而出,从他的背后穿了出来。

    那青年石牧却是没有丝毫反应,径直穿出石牧的虚幻的身体,缓步走了过去。

    “停下来!你给我停下!”

    石牧大声呼喝着,却是起不到丝毫作用,青年石牧依旧是步履不停地走了过去。

    就在石牧以为两人注定错失的时候,那青年石牧,竟忽然停了下来。

    只见其垂头站在雨中,沉默了片刻,突然一转头,扭过身朝着园林的方向跑了回去。

    石牧见状,略微有些惊讶,立即飞身而起追了过去。

    “蹚蹚蹚……”

    夜幕中响起一连串响亮的脚步声,青年石牧浑身早已浸透,在绵绵细雨中,大步飞奔,拐入了园林中。

    其刚一拐过去,便不由猛地一滞,待立在了原地。

    只见夜色中,一道白色的纤细身影,就如同灵燕还巢一般,穿过重重雨幕,扑入了他的怀中。

    这人自然就是西门雪。

    青年石牧面上露出惊喜神色,双臂一环,就将西门雪紧紧箍在怀中。

    西门雪的衣衫被水沾湿,紧贴在她玲珑有致的娇躯上,额头前被雨淋湿的丝,低垂着掩映了眉梢,一双美目闪着晶莹的光芒,嘴角微抿着望着青年石牧。

    其一双雪白的赤足,踩在泥泞之中,被泥水沾湿了大半。

    青年石牧手臂一抬,把西门雪竖抱而起,将其双足轻放在自己的脚背上。

    这样一来,西门雪的身形顿时拔高不少,额头直抵到了石牧的鼻尖下方。

    两人一俯一仰,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话。

    青年石牧目光灼灼,看着她精致的鼻尖上,挂着一颗悬而未落的晶莹水珠,感受到她略微有些粗重的呼吸,心中突然一动,低头亲吻了下去。

    西门雪耳垂微烫,脸颊上早已经飞起了两道红霞,正娇羞不已的时候,突然感到唇瓣一阵温热,口中不由得出“唔”的一声轻响。

    这一声得极为短促,几乎刚一响起,就被石牧的嘴唇堵了回去。

    青年石牧环抱着她的双臂,不由抱得更紧了几分。

    西门雪微微呆滞了几秒钟,轻放在石牧身后的双臂,也抬了起来,抚在了石牧的后背上。

    石牧浮身来到两人上空,看着这一幕,心中不知不觉间感到了一阵暖意,仿佛自己此刻也融入了那副身躯,正与西门雪相拥在一起……

    一夜微雨过后,天虞城中天朗气清。

    初阳尚未完全升起,天虞城高大的城门缓缓打开,两道身影并肩出了城门,身形忽的一展,掠空而起,一路向东飞驰而去。

    此二人不是他人,正是青年石牧和西门雪。

    在其身后,还有一道半透明的人影,却正是石牧。

    他随着两人一路飞驰,穿越国境,竟然重新回到了大齐国境内。

    回到大齐国后,两人并没有直接回宗门,而是回到了石牧幼时生长的小渔村。

    在祭奠过石牧父母之后,两人在大齐国与大秦国相接的边境地带,寻了一处灵力丰沛山脉,开辟了一个名为“牧雪阁”的洞府,长住了下来。

    石牧跟随着两人一路而来,也便留在这里。

    每日里,他看着两人同修术法,共憩牙床,彼此相敬相亲,日子倒也过得安稳。

    只是这样安稳的日子一长,石牧也不免感到有些无味,不过有了上一次服用月神果的经历,他也懒得再去尝试着脱离这幻境。

    ……

    约莫过了一年光景,大雪封山三月,这一日终于放晴。

    “牧雪阁”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悠长的啼哭之声。

    一身青衫的青年石牧,怀里抱着一个锦袍包裹着的粉嫩婴儿,坐在牙床边上,满脸疼惜地望着自己的妻子。

    “雪儿,辛苦你了。”青年石牧轻声说道。

    西门雪面色有几分苍白,被汗水打湿的丝紧贴着脸颊,眼中却满是欣喜之色的摇了摇头,一手撑着身子想要爬起来。

    青年石牧一手抱着孩子,另一手连忙将西门雪扶起。

    西门雪探着身子,朝着石牧怀中的婴儿望去,眼中满满的全是母性的温柔光芒。

    石牧的身子就悬浮在洞府顶端,看着这一幕,他的眼中也不自觉的泛起了湿润的光泽。

    那锦袍中包裹着的婴儿,眉眼与自己颇有几分相似,嘴唇和鼻准却与西门雪更相似一些,浑身肌肤十分粉嫩,白里透红,看起来竟有些通透。

    “这就是雪儿和我的孩子吗?她可真美……”石牧似乎已经忘了自己身处在月神果带来的幻境之中,喃喃自语道。

    说话间,他便不由得飘身而下,朝着那婴儿抱了过去。

    然而这一抱,手却落在了空处。

    石牧这才醒悟过来,自嘲般的摇了摇头。

    不过片刻之后,他有身子一动,朝着青年石牧的身子靠了过去,依照着他的动作,也作出一个怀抱婴儿的动作,将自己的身影和其融合在了一起。

    就仿佛,此刻正是他自己抱着这婴儿一般。

    “你说,咱们的女儿该起个什么名字?”西门雪侧着身子靠在石牧怀里,开口问道。

    石牧听罢,不由得一怔,他还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青年石牧宠溺地拨了拨西门雪粘在脸颊上的青丝,开口说道:“大雪封山三月,今日方得晴朗,我们不如就叫她雪晴吧。”

    “石雪晴……好,就叫她雪晴吧。”西门雪念叨了两遍,欣然同意了。

    青年石牧面上露出笑意,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女儿的鼻尖,口中温柔叫道:“小雪晴,小雪晴……”

    石牧的身子慢慢飘飞而起,再度回到了洞顶之上,默然地看着这一家三口。

    若是拥有这样的生活,该是此生再无遗憾了吧……

    自从有了小雪晴以后,石牧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看着她咿呀学语,看着蹒跚学步,看着她跟着父母学道成长。

    十数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青年石牧的家庭已经从三口,变成了五口,牧雪阁也逐渐扩大,成为了一处清雅别致的院落。

    这十数年间,青年石牧夫妇两人并未放弃修道,有了彼此交流切磋,相互证道,修为也在稳步提升,包括黑魔门在内等不少宗门势力,都曾邀请两人入自己门中做长老,却都被两人婉言拒绝了。

    他们两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避世生活,不愿再卷入那些世俗纷乱之中。

    石牧随着两人在这山中生活十数年,性子也多少受了些影响,变得有些恬淡起来,每一日不是看着那些孩子,便是盘膝冥想。

    以灵体状态,他无法实际修炼九转玄功或者大梵盘武真经,但却可以通过冥想在意念中演练,这么一来,倒是将往日修炼中的一些不甚明了的关节全都想通了。

    不过有时候,石牧也会有些迷惘,彩儿,钟秀,烟罗……等一些名字会不是跳出他的脑海,让他感到失落不已。

    而眼前的一切却又是那么美好,让他舍不得离开,况且他也不知道如何离开。

    ……

    时光荏苒,匆匆已过两百余年。

    青年石牧已经不再年轻,眉宇间的沧桑之感,竟比石牧还要多出几分。

    其正坐在庭院中的石桌旁,握着一卷青色书卷,低头看着。

    “在想什么呢?眼睛盯着最上面一行字,半天都不移一下。”西门雪从内屋走了出来,开口说道。

    其依旧还是那般美貌,只是身上散出来的,却不再是青春少女的气息,反而多出了几分令人沉醉的温婉气质。

    “雪儿,你什么时候出来的?”青年石牧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