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念永恒 > 第862章 风雨飘摇
    逆河宗阵法内,大量的血溪一脉的弟子,已经纷纷进入了血祖的体内,运转了全身修为,更有血溪老祖坐镇,时刻准备着在关键的时刻,操控血祖出战!

    在那血祖的头顶,此刻有一只兔子,正趴伏在那里,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阵法外,那三大宗门内,滔天而起的天人波动。

    灵溪一脉的弟子,他们的出手与其他三脉不同,此刻按照不同的派系,组成不同的阵法巨人,挥舞着大剑,在那阵法外,不断地斩杀抵抗。

    至于丹溪一脉,他们以辅助为主,游走在阵法内外,不断地替换灵溪与血溪出战的弟子,而最后的玄溪一脉,他们的使命,就是尽最大的可能,去让那空榕树的阵法,坚持下去。

    人群内,因逆河宗的资源,使得修为已到了结丹大圆满的宋君婉,此刻青丝散乱,嘴角有血迹,很是狼狈,若非是血梅的相助,怕是伤势会更重,此刻在其身边十多人的守护下,从阵法外遁入阵法内,刚一踏入,立刻就有几个弟子上前扶住。

    “丹溪一脉的人,快给宋师叔疗伤!!快!!”

    “不用管我,快去救血梅!”宋君婉一摆手,目中带煞,没有让人相助,而是独自盘膝坐在空榕树的一片树叶上,快速疗伤的同时,也在不断观察局势,目中慢慢露出绝望与黯淡。

    她看到了战场上,血溪一脉老祖之一,无极子,其一身血光滔天,化作一把血剑,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可很快的,作为逆河宗这一代强势的老祖之一的无极子,就立刻被其他三大宗门的元婴老祖,数人围攻,岌岌可危!

    而逆河宗的其他元婴老祖,此刻除了血溪老祖与灵溪老祖外,几乎都在战场中穿梭,各自为战,只是眼下因阵法的缘故,还可僵持,但可以想象,一旦阵法崩溃,这局面必定如泰山压顶一般,势如破竹之下,逆河宗危矣!

    “小纯……不知我还能不能坚持到,再看到你的那一天……”宋君婉轻叹一声,没有疗伤太久便重新起身,作为血溪一脉中峰的强者,她必须要去主导,才可让中峰的那把巨大的血剑,于战场上发挥到极致!

    此刻的战场上,血溪一脉曾经五座山峰各自不同的至宝,也都陆续出现了,无论是那巨大的尸魁,还是那成群的魔头,呼啸间,强悍无比!

    尤其是里面有一尊尸魁,更是惊人,它全身长满了毛发,所过之处,让其他三宗的修士很是头痛,这尸魁肉身很是强悍,其毛发更能控制其他尸体,战力极强的同时,它身边还有一群魔头伴随。

    这些魔头本来应该是没有多少神智,可里面有一个魔头,擅长隐匿的同时,似具备不俗的灵智,居然领导整个魔头大军布阵,驰援全场。

    而另一边灵溪一脉,战事又是不同,可以看到一个个阵法巨人,不断地冲杀中,很是强悍,尤其是那面孔是上官天佑以及北寒烈等人的阵法巨人,更是悍勇无比,所过之处,一路秋风扫落叶一般。

    更有一头头灵兽,嘶吼中在这灵溪一脉的战场上,不断地奔腾而过,其中一条老龙很是强猛,身边环绕着一只凤鸟,一尊蜥蜴,更有鬼影扩散。

    或许是灵溪一脉这里的声势太强,以至于有从道河院内,有三位元婴老祖,竟同时身形闪烁,如三支收割人头的匕首,直奔灵溪一脉的战场上,正要出手雷霆般撕裂灵溪一脉的布局。

    可就在他们到来的刹那,忽然的,一声让苍穹都震动的咆哮,猛的就从阵法内吼出。

    随着声音的出现,一头身体只是数丈大小,可却肉眼可见的急速膨胀到了数百丈的惊人巨兽,以超越闪电的速度,踏着火海,蓦然出现,它刚一出现,竟有一股无限接近天人的波动,从其身上爆发出来。

    所过之处,那些三院修士都神色猛变,而那三个刚刚杀到灵溪一脉的三个元婴修士,更是睁大了眼,倒吸口气,急速后退,但却晚了,轰鸣间,三人就被那巨兽直接追上,借势撞击而去。

    巨响扩散中,那三位元婴修士,立刻有一人全身崩溃,元婴都被那巨兽一口吞下,另外两人,其中一个半个身子粉碎,全速逃遁,最后一人,也是狂喷鲜血,带着无法置信的恐惧飞快逃走。

    可就在这时,有一只大手,一道剑气,一道黑芒,瞬间就从三大宗门内冲天而起,速度快若奔雷,直奔那巨兽!

    出手时,天意弥漫,正是天人神通!

    刹那间,这天人神通就轰轰而来,那巨兽刹那转身,速度猛的爆发,避开了大手,躲开了黑芒,可还是被那剑气的余芒,在身上扫过!

    其背部,顿时就出现了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仔细一看,它的身上,在这之前,就已经有了很多伤口,其中有不少愈合成为了伤疤,可还是有一些,是这一战的新伤,而更惊人的,是其脖子上的一道剑痕,虽已痊愈,可那疤痕之长,几乎覆盖了近五成的范围,也能看出,这一剑与方才那一剑,都是同一人施展!

    可以想象,留下这疤痕的那一剑若是再锋利一些,都可以将它头颅,直接斩下!

    但它的速度却更快,刹那就重新回到了阵法内,身体也缩小,露出了那如麒麟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很是可爱,四脚更是踏着黑色火焰,正是……铁蛋!

    此刻,在铁蛋出现的同时,三大宗门内,那三位天人老祖,也都猛的目光一闪,神色有些凝重,蓦然看去。

    “就是它了!”

    “果然如暗子打探的一样……”

    “这是一只……怕是用不了一甲子,就可以自行晋升到了天人的……至尊王兽!!”

    “可惜他速度太快,不过此兽,我们志在必得!要么臣服,要么死亡!”

    在这三宗天人老祖,都目中露出贪婪之时,逆河宗阵法内,作为这一代的掌教,灵溪一脉曾经的掌门郑远东,很是心痛的赶紧给铁蛋疗伤。

    “铁蛋你不要再冲出去了,这场战争,我们只能拖延,青候已经生死未知,你若是再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和小纯交代啊。”郑远东看着铁蛋身体上,弥漫的诸多疤痕,心痛至极。

    铁蛋对于伤势,没有去在意,只是郑远东说起李青候与白小纯后,它身体一颤,目中露出悲伤,它脖子上曾经最严重的伤势,就是为了救李青候而留下,只是可惜,它还是没有办法救出李青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青候当初被道河院,生擒抓走。

    而白小纯的名字,更是让铁蛋目中在那血色里,浮现出了一抹柔和与追忆,可很快,这追忆就被它埋在心底,它始终记得白小纯临走前说的,让自己守护逆河宗!

    它粗重的气息急促起来,充满敌意的望着阵法外的所有三宗之人,尤其是看向那三宗内满是天意波动的身影时,它的目中露出憎恨,更有忌惮。

    战争还在继续,不断地升级,似这场灭绝,已经无法化解,在逆河宗的深处,在那隐藏在虚无内的第九山上,灵溪一脉的老祖,正一脸苦涩,他知道,对方三宗的天人,之所以没有立刻就亲自出手,是因忌惮逆河宗内的底蕴,要知道如今的逆河宗,虽没有天人,可若拼了一切自爆所有底蕴之力,还是可以将一位天人初期斩杀的!

    他们很显然,是要慢慢去耗费消磨逆河宗的所有底蕴,直至认为万无一失,才会雷霆手段般摧枯拉朽!

    “师尊,你说的奇迹……真的会出现么?”灵溪老祖绝望道,随着他话语的传出,在他的身后,走出了一只猴子,它背着手,遥望远方,目中露出深邃与睿智。

    “一定!”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