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念永恒 > 第877章 物是人非
    整个宗门,都在热火朝天的重建中,轰鸣声时刻可以听到,那是灵溪老祖等人,正在以法术移山倒海,将宗门的四条山脉修复,从而传出的声音。

    而空榕树,也在丹溪一脉的全力救治下,渐渐有了一丝生息,同时也有很多丹溪一脉的弟子,不断地开丹炉,炼制疗伤丹药。

    至于玄溪一脉,也是如此,他们一方面配合丹溪一脉去救助,一方面则是修补所有宗门的阵法,同样还分出一些,为宗门弟子修复法宝。

    而作为这场战争中的核心之力,灵溪与血溪一脉,他们大都在闭关疗伤,更有不少,则是参与到了宗门的修复之中。

    白小纯找到宋君婉时,她正忙碌在血溪一脉的中峰势力中,身为中峰的中流砥柱,此刻战后,她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于是哪怕心中也想和白小纯单独在一起说说话,可责任更大,于是也就顾不上白小纯。

    而白小纯如今的身份太高,他所在之处,四周的弟子看到他,都会敬畏狂热,不断的拜见,也就使得修复的工作不由得缓慢下来。

    白小纯美滋滋的,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他认为自己现在很有必要,去鼓励一下大家,可还没等开口,宋君婉直接一瞪眼,撵走了白小纯。

    白小纯摸了摸鼻子,有心反驳,可一看到宋君婉,他就觉得心虚,实在是在蛮荒时,红尘女的事情,让他生怕被宋君婉与侯小妹知晓。

    至于侯小妹为何不在宗门,此事白小纯在回来的路上,也从李青候那里知晓了,明白侯小妹与鬼牙,居然被天尊在大半年前的一次全通天河区域的选拔中选走,去了通天岛,将成为通天岛的侍卫。

    如侯小妹与鬼牙这样的侍卫,每隔一段时间,通天岛都会进行一次选拔,每次都会选择出不少修士。

    在整个通天河区域的宗门看来,这是极大的造化,仿佛一步登天,且也并非所有人最终都可以留在通天岛,其中有大半都会在一段时间后被送回来,而每一个回来之人,修为都会暴增不少,至于那些能留在通天岛的,无论地位还是身份,都将极高,哪怕源头宗门看到,也都非常客气。

    只是白小纯心底始终有些不太放心,可却找不到不放心的理由,在心底算了算时间,知晓侯小妹是在蛮荒那绝世之战前被选走,他这才平缓了一些。

    “或许是我先入为主?”白小纯迟疑了一下,安慰自己的同时,也琢磨着尽快找个机会,去见见侯小妹。

    在白小纯这里心中有些不安时,他看到了上官天佑。

    上官天佑比以前成熟了很多,此刻他站在一处悬崖边,神色内带着悲伤,更有追忆,目中有些发空,似遥望下方。

    看到上官天佑这个表情,白小纯一愣,想了想后也走了过去,顺着上官天佑的目光看去时,他立刻就看到在那不深的悬崖下方丛林内,依稀似有一间木屋。

    这木屋旁,有一处……坟包。

    上官天佑的手中拿着一条蓝色的彩带,被他紧紧的抓住,似哪怕有一天死亡,他也都不愿松开,此刻默默的望着那木屋,望着坟包,久久不语。

    白小纯看着坟包,迟疑了一下,脑海里也在思索自己此番回来后,还有谁没有看到,很快的,他就想起了一个人,在想到这个人的瞬间,白小纯身体一颤。

    “那是心琪的墓。”上官天佑轻声开口,声音沙哑,带着苦涩,他对白小纯已经没有曾经的嫉恨了,岁月的流逝,足以抹去一切少年时的鲁莽与冲动。

    “周师姐……”白小纯呼吸一窒,他的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记忆中的周心琪,那是李青候的弟子,更是当年香云山上,很是瞩目的大师姐……白小纯还记得灵尾鸡,还记得当年自己主动跳出来,帮周心琪去抓偷鸡狂魔……还有后来自己总是调侃的“心琪师侄女”。

    这一切,如今已成为了回忆,白小纯有些无法接受这一幕,他的呼吸猛的急促起来,他的身体微微颤抖,再没有什么,比同辈人的死亡,更让人心中压抑的了。

    记忆里的女子,成为了永恒,记忆里的画面,成为了灰色……

    看到了白小纯的颤抖,听到了白小纯的呼吸声,上官天佑的目中越发悲伤,在白小纯离去的这些年,他也不知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周心琪,甚至他也能感受到周心琪慢慢对自己的好感,可直至周心琪死亡,也没有接受他的表白。

    而她……也在十多年前的一次外出中,与极河院的修士产生了小规模的战斗,香消玉殒,尽管此仇,已被上官天佑亲手报了,可从那一天开始,他的性格也彻底改变。

    变的沉默寡言,变的不再如当年般极端,他更努力的修炼,一步步,成为了这一代里,逆河宗内,被公认的最强弟子。

    只是他的心中,永远都藏着周心琪的身影,那手指的蓝色彩带,正是周心琪的遗物,被他永恒的留在了身边。

    白小纯沉默,怔怔的看着周心琪的坟墓,慢慢的,向着悬崖底的坟包躬身一拜……

    上官天佑闭上了眼,睁开时,他轻声开口。

    “白小纯,谢谢你……”说完,上官天佑转身,向着远处走去,他的背影在白小纯的目中,很是萧瑟……

    许久许久,白小纯都没有从这情绪里恢复过来,他低落中,深深的看了一眼周心琪的坟墓,脑海里始终挥散不掉当年的身影。

    他也忽然明白,李青候的那些白发,或许也有因周心琪这个他满意的弟子陨落,有不少的关联。

    “为什么……修行,一定要打打杀杀……”白小纯轻声喃喃,说着这他当年刚刚踏入修真界时,经常说出的话语。

    可眼下,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好似有了答案,可仔细一想,依旧是……没有答案。

    沉默中,白小纯离开了,他发现这么多年没回来,对于很多事情都不知晓,而在宗门大胜的背后,实际上也藏着太多的泪水,他的神识散开,他想要去仔仔细细的看一看自己的家。

    几乎在神识散开的一瞬,他看到了北寒烈……

    在宗门的后山,那里有一片惊人的墓地,里面葬着这些年,所有战死的英魂……此刻的北寒烈,就坐在一处墓碑前,那墓碑很新,是他刚刚亲手埋葬后,亲自竖的碑。

    上面没有名字,只有一副被北寒烈刻下的图画,那图画里是一条狗……一条,大黑狗。

    北寒烈的手中拿着一壶酒,岁月的流逝,在他身上格外的明显,他的两鬓已白,整个人沧桑中,也有了一些醉意,不断地喝着酒,不断地看着墓碑,神色复杂中,也有追忆,也有苦涩,也有感慨。

    大黑狗,是为了救他而死。

    白小纯心情复杂,他发现自己还有太多的事情不知晓,大黑狗的死亡,让他心中也苦涩的同时,他没有去打扰北寒烈,而是神识在那一处处墓碑上扫过。

    看着那上面一个个有的熟悉,有的陌生的名字,白小纯的身体越发的颤抖,嘴唇哆嗦着。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公孙婉儿的哥哥,公孙云,找到了白小纯,他也苍老了很多,修为虽已结丹,可却是结丹初期,与他当年在灵溪宗北岸的天骄身份比较,他算是进展最慢的一个了。

    无论是北寒烈,又或者是鬼牙,都将他远远拉下,可他没有低落,甚至很多时候心中都有属于他的骄傲,他骄傲的是自己的妹妹。

    虽然这个妹妹自从陨剑深渊后,就变的有些冷漠,可他始终觉得,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而他哪怕不如其他人,可他的妹妹公孙婉儿,那是被星空道极宗都钦定选走的绝世骄女,只是,这一切随着当年众人被传送到了蛮荒,他对于妹妹是死是活的担心,对他的打击极大,他心中的焦急更是强烈无比。

    “白……白老祖……您回来了,宋缺也回来了,神算子也回来了,我……我妹妹呢?”公孙云身体颤抖,有些紧张,可却不敢言辞冲撞,一拜后,低声问道。

    白小纯沉默,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公孙云,他迟疑了一下后,没有告诉对方那残酷的真相,而是轻声开口。

    “婉儿当年,战死在了长城上……她是为了救人而战死……”

    公孙云僵了下木然站了良久,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实际上他早就有了这个预感,此刻闭上了眼,泪水中,向着白小纯一拜,默默离去。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