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念永恒 > 第185章 血溪宗秘
    许久,白小纯才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撼,此刻他已靠近了山门,四周有一道道长虹飞过,里面都是血溪宗的内门弟子,甚至还有一些是筑基护法与长老。{〔〈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那些筑基之修,一个个身上都带着浓郁的煞气,飞行极快,带着霸道与蛮横,所过之处,那些内门弟子一个个都立刻低头拜见,不敢有丝毫不敬。

    有一个筑基修士,似觉得白小纯挡住了路,临近时袖子一甩,一股大力化作狂风,直接卷在白小纯身上,白小纯反应快,立刻装出被着狂风推开的样子,还逼出了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

    那筑基修士看都不看白小纯一眼,呼啸而过。

    至于四周的内门弟子,一个个似习以为常,各自飞远,地面的区域,是杂役所在之处,那些杂役时而抬头,对于天空上来来回回的这些内门弟子与筑基修士,满是敬畏。

    “太霸道了!”白小纯有些不服气,可一想到这里是血溪宗,于是忍了下来,飞向这只大手的手背区域。

    刚一靠近,一股血色的波动蓦然间从这大手上扩散开来,形成了阵法,在与白小纯碰触后,微微闪烁了几下,就消失无影,使得白小纯没有丝毫阻碍,就进入了阵法内,踏入到了那只大手上。

    “第一关过了!”白小纯深吸口气,方才那波动,就是血溪宗的防护阵法的一部分,一切非血溪宗弟子,一旦碰触,立刻就会被查出身份。

    这只大手的手背区域极为庞大,白小纯降临时,放眼看去,堪比灵溪宗南北两岸加在一起,范围之大,让他对于血溪宗的强悍,也有了一些间接的了解。

    手背区域,只有内门弟子可以踏入,外门弟子除非持有信物,否则的话一旦踏入,立刻就会被责罚,轻的鞭刑,重的取肢,很是残酷,在这酷则下,整个血溪宗似乎都有些扭曲,于这扭曲中,等阶森严。

    白小纯原本心中很紧张,可踏在这大手上时,来自大手的亲切与体内不死长生功的运转,使得他心中的震撼,一次又一次的强烈。

    “这怎么可能……”白小纯到了现在,还是觉得无法相信,他仔细的观察这里的地面,最终不得不承认一个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真相。

    “这只大手……居然修炼的是……不死长生功!!”准确说,是通天河下,那只伸出了手,看不到身躯的巨人……修行的是不死长生功!

    而且显然是到了一个极为高深的程度,这整个右手,在白小纯的目中,露在外面的成为了地面的皮肤,分明就是……不死皮!

    而在这不死皮下,从很多碎裂的缝隙看下去,看到的泥土,就是这巨人的不死肉,而在这泥土深处,看不到的地方,存在的骨头,就是不死骨!

    甚至最让白小纯心惊的,是他看向五指山峰时,能隐约看到的血色瀑布,显然就是……不死卷的最高境界,不死血!

    “天啊,这整个血溪宗,就是建立在一个修行了不死长生功的巨人手臂上,而他们修行的功法,这么来看,分明就是……被一代代血溪宗的先人,通过这只大手创造出来的功法……

    而这功法的本源,就是我修炼的……不死长生功!!”白小纯倒吸口气,不死长生功第一卷,按照他所知道的,不是多么罕见的功法,很多宗门都有记录,可因修炼的艰难,所以几乎没人能修成不死金皮。

    更不用说如白小纯这样,突破了生命第一层桎梏,而显然血溪宗内,对于不死长生功与这只血手的关系,或许也并不知晓。

    这么一分析,白小纯有一定的把握判断出来,只有具备了不死金皮,且突破了生命第一层桎梏,两者都具备之人,才可以在靠近这大手时,感受到那股来自同脉的召唤。

    不过这一切还都是白小纯的猜测,或许也有不对的地方,可白小纯相信,随着自己对血溪宗越了解,这个问题,他早晚会得到答案,甚至侧面也能去验证一二。

    “难怪陨剑世界内,宋缺拿出的血球,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白小纯想到了陨剑世界中与宋缺一战时,对方拿出的可以爆开的血球,此刻他回忆,那血球分明就是不死血,是宋缺筑基之后,才可以勉强使用的血溪宗特有之法。

    “还有在陨剑世界内,那些血溪宗的弟子,几乎每一个都给我感觉有些熟悉,原来是这个原因……”白小纯深吸口气,心中翻江倒海时,按照假夜葬的介绍,去了血溪宗内务处,在那里取出身份玉佩,登记了宗门自己归来之事后,正要离去,可就在这时,有一道长虹呼啸而来,降临在了白小纯的面前,化作了一个老者。

    这老者修为筑基,冷眼扫了白小纯一翻,白小纯赶紧收了心思,恭敬的抱拳,问询假夜葬,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是负责内务处的长老后,立刻一拜。

    “弟子夜葬,拜见韩长老。”

    “为何如今才回!”韩长老淡淡开口。

    “弟子之前伤势较重,所以另寻一地等伤势痊愈后,这才归来。”白小纯小心的说道,想了想后,他一拍储物袋,从里面取出不少灵石,送到韩长老面前。

    “韩长老,这是弟子在陨剑世界内的收获,还请韩长老笑纳,通融一下,弟子毕竟回来晚了……”白小纯眨了眨眼。

    韩长老一愣,袖子一甩时,收走了灵石,多看了白小纯一眼,微微点头。

    “还有几个也没回来,你既归来,就好好修行,争取凡道筑基,行了,回去吧。”

    白小纯连忙告辞,远去时,韩长老看了看白小纯的背影,觉得这夜葬经历了陨剑深渊的事情后,似乎懂事了一些。

    “罢了,既如此懂事,也就不难为他了,否则的话,敢回来晚,定要十鞭责罚!”韩长老转身一晃,远去无影。

    这一幕,假夜葬也能感受到,有面具在,外人看不出端倪,他睁大了眼,亲眼目睹白小纯很自然的贿赂了韩长老,不由得倒吸口气,隐隐觉得白小纯比自己适合血溪宗……

    走在宗门内,白小纯对于四周的一切都很新奇,左看看右看看,可惜这里的人都极为冷漠,来去匆匆,很少彼此有走的近的,大都是神色警惕,相互之间都在防备。

    甚至一路走去,白小纯还看到了四五场两个弟子之间的厮杀,彼此似在争夺丹药,出手时煞气弥漫,似真的要将对方截杀。

    而四周还有一些看热闹的,也是目光闪动,似随时可以出手掠夺。

    更有一人,被直接打的喷出鲜血,甚至内脏碎块都吐了出来。

    “还是我灵溪宗好啊,大家其乐融融,一片美好。”

    “这里实在太危险了,一言不和就大打出手……”白小纯看的心惊肉跳,好在夜葬虽于宗门内没什么名气,可毕竟修为到了凝气十层大圆满,一路上倒也没有人对他这里出手,尤其是白小纯努力的摆出一副凶残的样子,似生人勿近般,也起到了一些效果。

    正心惊的走向夜葬的洞府时,眼看就要到了,在白小纯的右侧,有三五个血溪宗的女弟子路过,突然其中一个壮女,注意到了白小纯,于是与身边女伴说了几句后,在那些女伴的娇笑中,这女子向着白小纯走来。

    “夜葬!”这壮女声音很大,还有一些沙哑。

    “什么人!”白小纯一愣,赶紧看去,在看清了这女子的模样后,立刻警惕,这女子身体较胖,脸上有不少麻子,此刻扭着粗壮的腰,望着白小纯时,目中居然露出荡漾的光芒似有饥渴,迈步走来。

    “你这死鬼,又没有外人,别摆出这么一副死人的样子,来,给师姐笑一个。”这壮女一瞪眼,随后笑声传出,靠近白小纯时伸出手指,就要去挑白小纯的下巴。

    这么一副动作与笑容,吓的白小纯倒吸口气,赶紧后退。

    “嗬呦,去了一趟陨剑深渊,就把师姐我给忘了?赶紧的,跟我回洞府,我这里还有不少丹药。”壮女冷笑,舔了舔嘴唇,上前就要拉着白小纯回洞府。

    白小纯头皮都要炸了,袖子一甩,立刻制止。

    “住手!”白小纯心惊,立刻低吼。

    “好你个夜葬,竟敢如此,哼,我等你来求我!”女子眼中露出厉色,瞪了白小纯一眼,转身离去。

    白小纯这才深吸口气,立刻暗中问假夜葬的魂,此女是谁。

    “前辈息怒,她是……她是我在宗门的一个相好……”假夜葬连忙解释。

    “相好?你……你口味真怪。”白小纯有些不敢确信,夜葬的样子,不说俊朗非常,可也一表人才,甚至给人冷酷的感觉,可居然会与那个壮女,有如此不清不楚的关系。

    “前辈你不知道,我成为内门弟子后,修为缓慢,需要大量的丹药,我也没办法……孙师姐家里是修真家族,丹药很多,我也是无奈,才会虚与委蛇……”假夜葬哭诉道。(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