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念永恒 > 第214章 我回来了……
    白小纯无奈,狠狠的瞪了神算子一眼,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站起,来到了大长老的身边坐下,看着前方不远处宋家老祖那笔直的背影,那种仿佛靠近一个洪荒猛兽的感觉,让白小纯冷汗流下,紧张的不得了。{[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宋姐姐,今天你真漂亮。”白小纯赶紧开口,他话语一出,旁边那两个血色长老神色立刻古怪,就连前方的宋家老祖,也都愣了,眉头皱了一下。

    宋君婉更是脸一下子红了,瞪着白小纯。

    “油嘴滑舌,好好在这里坐着。”

    白小纯更诧异了,他觉得这宋君婉不对劲啊,明显与三天前不一样,此刻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原因,于是只好坐在那里,左看看,右看看,时而低头看向下方。

    很快的,他就看到了下方的大地上,出现了一条磅礴纵横的巨大山脉,这山脉高耸,从天空看去,更是隐隐看出其上似存在了阵法。

    “落陈山脉……”白小纯双眼一凝,这里正是血溪宗与灵溪宗的交接处,甚至准确的说,是属于灵溪宗的边界所在,落陈山脉。

    “这也太快了,都到了这里。”白小纯心惊,眼看着所在的血雾,瞬间穿过落陈山脉,似有一层波动从山脉上扩散,笼罩这片血云,仿佛遥遥锁定,跟随血云一起前行。

    显然,是到了这里后,血溪宗一行人,已在灵溪宗的掌控之内,宋家老祖神色如常,依旧闭目打坐,白小纯琢磨了一下,明白这种出使,必定会提前与灵溪宗有过沟通,所以才会被放行进入。

    一路血云呼啸,地面上的种种一切景物,白小纯有些熟悉,他看到了那庞大的巨人,也看到了如鲲鹏般的巨鸟,还有通天河内,翻起的水花下,一条露出了小半个身体的巨大鳄鱼。

    偏偏这些巨兽,竟一个个在看到这片血云后,纷纷避开,似乎这血云内,有什么让它们忌惮的存在。

    白小纯心惊,瞄了眼前方的宋家老祖,没有说话,看着下方的景物越来越熟悉,甚至遥遥的,看到了灵溪宗时,白小纯的心中激荡。

    “听说,你在血溪宗内,前些年,与不少女弟子不清不楚,可有此事?”就在白小纯激动时,突然的,耳边传来宋君婉的传音。

    这声音带着冰冷,似可以钻入骨头内,化作寒气,白小纯听了后一愣,看向宋君婉时,宋君婉冷哼一声,没理会白小纯,站起了身,来到宋家老祖身边。

    那两个血色长老一样如此,白小纯也赶紧起身,心底委屈,他总算是知道这宋君婉为何这一次看到自己,总是冷着脸了。

    “这娘们莫非在这三天,去调查我了?”白小纯心底叹气,假夜葬当年的风流史,曾经白小纯问过,就连假夜葬自己都记不得有多少……

    时间不长,血雾的度渐渐平缓下来,灵溪宗……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血雾上的血溪宗弟子,早已起身,一个个露出凶残的气势,正冷冷的看着灵溪宗。

    与此同时,灵溪宗八座山峰,此刻齐齐散出光柱,这光柱轰轰升空,使得苍穹形成一个庞大的漩涡,这漩涡不断地转动,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灵溪宗南北两岸,骤然爆出来,使得这天地仿佛成为了怒海,巨浪滔天。

    在那漩涡内,此刻似出现了一只眼,带着无上之威,看向血雾上的宋家老祖。

    而血溪宗的众人,如同化作了怒海中的孤舟,在这天地之力下,似随时可以崩溃,众人纷纷色变,唯独前方盘膝坐在云雾上的宋家老祖,神色始终如常,双目依旧闭合。

    但很快的,他的双眼就慢慢睁开,在双目开阖的刹那,有两道精光从其目中爆出,形成了一股撼动八方的气势,排山倒海一样,向着前方轰然扩散,他缓缓站起了身,袖子一甩时,直接一步走向半空。

    脚步落下时,已出现在了苍穹漩涡中。一个人,竟隐隐似可以与这磅礴的漩涡对抗。

    “宋文云,宋道友!”漩涡内,那只眼睛猛地浑浊,从这浑浊内走出一个穿着白衣的中年男子,这男子一步走出,笑着抱拳。

    白小纯看去时,立刻认出,这白衣男子,正是当日铁蛋诞生时,出现的帮助了一把的灵溪宗老祖之一,他身上气势一样深不可测,但给白小纯的感觉,似乎与宋家老祖,有很大的差距。

    “李子墨,李道友!”宋家老祖微微一笑,同样抱拳,二人相视,同时走出,一起踏入苍穹漩涡内。

    白小纯倒吸口气,他之前就觉得这宋家老祖不俗,此刻去看,这感觉更为明显,同时也明白,若非对自己的实力自信,这宋家老祖也不会亲自来到灵溪宗。

    此刻随着老祖踏入漩涡,前方灵溪宗内,有数道长虹从南北两岸,骤然飞出,来到了山门外,血雾前方,化作了数道身影。

    当之人,不是郑远东,而是许媚香,她的身边则是鸢尾峰的老妪,老妪身后带着北寒烈与一个白小纯没见过的女子。

    而许媚香的身后,则带着张大胖与吕天磊。

    众人后方,还有数十个南北两岸的筑基修士,里面几乎每一个,白小纯在看到后,都是熟人……其中有不少,更是陨剑深渊内在他的帮助下筑基之人。

    “中峰大长老远道而来,掌门闭关,只能在下过来接待,请!”许媚香微笑开口,目光扫过血雾上众人,在其中七八位身上扫过时,许媚香重点留意了一下,白小纯……就是其中之一。

    “许掌座客气了,请!”

    宋君婉微笑,迈步走出血雾,白小纯与血溪宗的其他修士,也都跟随在后,走下血雾时,与灵溪宗众人对望,彼此都现各自的目光不善,与血溪宗的煞气比较,灵溪宗众人,一个个也都目有杀意。

    显然,这一代的灵溪宗筑基弟子,大都经历了血与杀,而且地脉筑基极多,这一点,尽管宋君婉早有听说,可依旧目光微缩。

    至于宋君婉与许媚香,二人走在前方,彼此交谈时,看似客气,可实际上却都在试探,至于那两个血色长老,此刻则是有鸢尾峰的老妪接待。

    而其他弟子,也都身边有灵溪宗修士盯住,使得每一个人,都在控制之内。

    白小纯在人群内,身边跟着的不是寻常修士,而是北岸的天骄,北寒烈,他神色严肃,目中带着锐利,此刻在白小纯身边,神色警惕。

    看着这一幕幕,白小纯很是感慨,他现自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种特别的冲动,就是想去和大家打个招呼。

    很快的,一行人就飞入灵溪宗山门,来到了种道山,一路南北两岸的弟子,大都抬头冷冷的看着血溪宗的众人。

    一股肃杀之意,不断凝聚。

    “回家的感觉真好啊,尤其是这种以陌生人的样子回家。”白小纯很兴奋,看了看四周,在鸢尾峰老妪身后的那个女子身上多看了几眼。

    这女子很年轻,相貌美丽,可白小纯却现自己居然之前没见过。

    “看来北岸出了不少新人啊。”白小纯一副前辈的感觉,很是欣慰,又看了眼远处跟随在许媚香身后的张大胖。

    “张大胖居然也到了凝气十层……”白小纯这里内心振奋与感慨,可他身边北寒烈,却是紧张起来,每一次白小纯看向一个方向,他都立刻更警惕,白小纯的目光在他看去,充满了嗜血与凶残,又想起关于夜葬的种种传闻,不由得心神震动。

    “这夜葬传说中极为凶残,杀人如麻,好色成性荤素不忌,对于人血更有极大的嗜好,据说每天若不饮血,则不会歇息,若不去御女,则不会罢休,彻头彻尾就是一个魔头!偏偏性格诡异多变,手段残忍,该死的,他居然看向方师妹……他又看向张大胖,他想干什么……”北寒烈正紧张时,白小纯忽然回头,冲他笑了笑。

    这笑容在北寒烈看去,带着冷酷与残忍,这也就罢了,可他现,眼前这个夜葬,居然在冲自己笑时,还挑了下眉毛,仿佛调戏自己,不由得倒吸口气,面色一变。

    “别紧张。”白小纯赶紧劝说,他不开口也就罢了,一开口,北寒烈右手立刻掐诀,有法宝隐隐出现。

    不但是他这里如此,四周其他的灵溪宗修士,也都察觉了这一幕,一个个目光不善,齐齐看向白小纯。

    白小纯委屈,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和老朋友打了个招呼而已,对方居然反应这么大……此刻远处的宋君婉与许媚香等人,也都察觉,回头一看,许媚香目光收缩,她身后的张大胖与吕天磊,一样目光微沉,鸢尾峰的老妪,也是如此。

    他们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血溪宗这段日子,声名赫赫的夜葬,有关夜葬的画像,早已传开。尤其是吕天磊,目中隐有挑衅,身体一晃,直奔白小纯走去。

    到了白小纯身边后,与北寒烈一起,盯着白小纯,显然在灵溪宗,夜葬之名,凶焰滔天。

    白小纯瞪了吕天磊一眼,觉得自己不再灵溪宗这段日子,这吕天磊似乎有些嚣张啊,居然敢挑衅自己。

    “这位是……”许媚香故作不知,问道。

    “那是我夜葬师弟。”宋君婉微微一笑,话锋一转。

    “听说灵溪宗有一个天道筑基的准传承序列,名为白小纯,不知能否引见一下?”(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