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念永恒 > 第264章 延时的意外……
    白小纯愣了一下,上前一把拿起金叶,仔细的看了看后,这叶子除了颜色之外,其他都很寻常,看不出什么端倪。八一中 文√网W w★W★. 8★1zW.CoM

    至于那龟壳,更是死寂,虽充满了岁月沧桑之感,可却没有任何白小纯所想象的永恒不灭之物的感觉。

    “永恒不灭之物呢?”白小纯有些抓狂,他不甘心的四下寻找,可找了半晌,依旧是除了那龟壳与金叶外,再没有什么物品了。

    甚至他还将那金叶子咬了一口,可牙齿都差点蹦了,也咬不断叶子,此物显然是不能吃的,白小纯更抓狂了,双眼赤红,他觉得自己被耍了,直接将假夜葬的魂拎了出来。

    “该死的,说好的永恒不灭的秘密呢!!”

    “这里除了一片叶子与一个龟壳,什么都没用!!”白小纯怒道。

    假夜葬的魂也呆了,四下乱看,整个人一样懵了。

    “不能啊,那神秘的宗门的确是告诉我在这里啊……”

    白小纯那种被耍了的感觉,此刻格外的明显,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终于到了这里,却没有收获太多后,他的委屈已经如大海一样。

    又在这四周找了好久,最终白小纯绝望了,他呆呆的看着那个龟壳,尽管他很喜欢乌龟,可这龟壳太小了,比龟纹锅小了太多。

    “莫非说的永恒不灭之物,是这龟壳?可我要个龟壳有什么用啊……”白小纯都快哭了,长吁短叹,愁眉苦脸的拿着龟壳与金叶,走出光门,看着被自己挖出大坑的洞府,白小纯哭丧着脸,又一点点的掩埋,直至将洞府的地面恢复原样后,这才无精打采的离去。

    走出洞府后,他长叹一声,抬头看着天空,觉得这个世界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

    “我辛辛苦苦啊……”

    “我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啊……”

    “我……我……”白小纯悲愤,回到了血子殿后,不甘心的拿出金色叶子与龟壳,又仔细的研究,这一次有了一些收获,他现那金色的叶子,怎么也都撕不碎,异常坚韧。

    可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不同了,甚至他觉得这叶子上或许藏了一些功法,可哪怕他开启了通天法眼,也都没有看出藏着字。

    至于那龟壳,更是死物一样,仿佛都风干了,虽然是实心的,可想来里面曾经存在的乌龟,早就成为了干尸。

    这一夜,白小纯都没休息好,第二天清晨,他眼睛红红的,终于放弃了研究,长叹一声,满心悲哀。

    假夜葬的魂,已经吓的不敢出声,他生怕白小纯愤怒之下,将自己给灭了,可他也委屈,他是真的没有说谎。

    绝望中的白小纯,此刻再也不想继续留在血溪宗了,他连连叹息,正琢磨找个理由离开血溪宗,回灵溪宗时,忽然远处从四周其他三座山峰,分别有一道长虹呼啸而来。

    这三道长虹内,分别是三峰的血子,三人都面色轻松,临近后,寒暄一番,白小纯心底诧异,不知道这三人来此的目的是什么,于是也笑谈几句。

    一旁的少泽峰血子,有些不耐,看向白小纯时,忽然开口。

    “夜葬,我三人有密报,灵溪宗天道筑基白小纯,这些年并非在灵溪宗内闭关,而是于数年前外出历练,疑似进入了我血溪宗的范围之内,此消息真假难辨,不过只要有一丝可能,也是我等斩杀白小纯的良机!”

    白小纯一听这句话,内心咯噔一声,可神色却保持不变。

    “我等身为血子,当年曾在老祖面前立下军令状,誓必斩杀白小纯,灭了灵溪宗这位天道筑基的苗子!”

    “修行之事,就是斩杀这样的天骄,灭其生机,夺其气运,成就我等自身大道!”

    “这是血子之约,如今你也身为血子,我等要共同进退,军令状上有我们的三人的名字,也自然要有你的名字!”少泽峰血子凝望白小纯,严肃的说道。

    一旁的尸峰血子与无名峰血子,也都肃然点头,纷纷看向白小纯,一副你若不答应,我们就不离开的样子。

    白小纯听的胆战心惊,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些人是当年立下了军令状,可却没有完成,如今要拉着自己一起上贼船……

    他有心拒绝,可这三位明显不达目的绝不会罢休的样子,白小纯正迟疑时,一旁的尸峰血子,竟从储物袋内,直接拿出了一枚玉简。

    “这就是我们与老祖立下的军令状,我特意从老祖那里请来,你在上面留下一道印记,就可以了。”说着,将玉简递给了白小纯。

    白小纯睁大了眼,一看对方居然都准备到了这种程度,心底暗骂,觉得这些人太过分,这是逼得自己立军令状来灭杀自己……

    一想到这里,白小纯就觉得特别的别扭,尤其是看了眼玉简后,现里面除了灭杀白小纯会获得大量的奖赏外,还有失败后的惩罚,那惩罚,是需要在血溪宗的地裂禁地,禁足一年。

    那地裂禁地白小纯听说过,里面有强猛的风火,在内修行,如同承受千刀万剐,非常人可以忍受。

    他看到这里,内心狂跳,觉得自己白小纯的身份,没得罪这三位血子啊,这三人干嘛和自己这么的过不去,宁可承受这样的惩罚,也要灭了自己。

    眼看这三人目光渐渐凌厉,白小纯一咬牙,拿过玉简,直接留下印记,心底冷笑,琢磨着你们这三人,这辈子都休想成功,既然拉我上贼船,你们就等着吧!

    三人一看白小纯也签了军令状,顿时笑了,心底也松了口气,实际上他们三人也很头痛,当年为了身先士卒,一时冲动签下了这个军令状,可却始终没有完成任务,如今看到中峰出现了血子,他们三人合计一番,琢磨着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四大血子共同进退,多拉一个人进来,总是好的。

    “我夜葬虽然晋升血子时间还短,可此事义不容辞,既然得到线索,那白小纯疑似出现在了我血溪宗范围内,这样……我即刻就外出寻找,若有收获,立刻给诸位传信,我们一起出手,灭杀这白小纯!”白小纯肃然开口,心底则是想着赶紧离开这里。

    三人一听,更为惊喜,相互看了看后,也都表示要外出宗门,在血溪宗范围内,搜寻白小纯,约定有所收获后,彼此通信,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白小纯看着离去的三人,冷笑一番,转身赶紧收拾行装,离开血溪宗。

    临走前,他在血溪宗山门外,回头看了一眼血溪宗,神色内露出感慨与复杂。

    对于血溪宗,白小纯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心绪了。

    “若是能不开战,该多好……”白小纯沉默,最终看向祖峰,遥遥的,似能看到祖峰上血梅的洞府。

    “选择,在你的手中。”白小纯轻叹,转身一晃,化作长虹远去。

    飞出没多远,白小纯心里有些舍不得血溪宗,在血溪宗的一幕幕,点点滴滴浮现心头,他忍不住回头,想要再看一眼血溪宗。

    “或许,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回来了……”白小纯在半空中回头,遥望血溪宗时,忽然睁大了眼,露出吃惊。

    他看到血溪宗的无名峰上,竟在这一瞬,有一道黑色的雾柱,蓦然间冲天而起,那黑色的雾柱,是无数的魔头组成,此刻这些魔头全部爆,更有惊天动地的嘶吼声,从这些魔头口中传出。

    “打倒血溪宗,我们要翻身做主人!”

    “无名峰的修士,你们欺辱我等魔头,我们绝不屈服,今日定要叛出你血溪宗!”

    那些魔头纷纷尖叫,全面爆,引起了整个血溪宗的震动,尤其是无名峰的修士,更是全部骇然,现原本属于自己的魔头,居然都不听从命令了。

    甚至在那些魔头中,存在了一些老魔之辈,凶焰滔天,更有一个魔头,在众魔之中,地位似尊高无比,众魔居然以其为中心。

    这魔头此刻耀武扬威,出一声尖锐的嘶吼。

    “诸位魔友,大家冲出去,你们放心,我的主人是当今血子,威震四海,大家不用怕,今天,是我们魔族崛起之日,我们要脱离无名峰的镇压,这是为了自由而战!!”

    白小纯倒吸口气,一眼就认出尖叫的魔头,居然是自己在无名峰培养出的吞噬了无数药渣之魔,眼下此魔在白小纯记忆里乖巧的样子被嚣张跋扈取代,传出的话语,听的白小纯浑身一抖。

    白小纯咽下一口唾沫,额头冒汗,赶紧转身,再没有丝毫不舍,急远去,生怕那些魔头被镇压后,自己被血溪宗秋后算账。

    “该死的,我之前自己都在诧异,为何在无名峰炼药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原来这意外,还可以延时……”白小纯欲哭无泪,在身后血溪宗内传出无数怒吼以及老祖的冷哼时,玩命狂奔。(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