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念永恒 > 第269章 誓杀夜葬
    不但是他们如此,这一刻,整个灵溪宗内,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了腾腾杀意,有的压在心底,有的宣之于口,可无论怎样,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从灵溪宗内所有山峰中,全部在这一瞬,爆出来。八一中文网W wW.81zW.CoM

    白小纯回来的晚,他虽没有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灵溪宗在这段时间是如何备战的,可能想象的出,也能在这一刻看得到,整个灵溪宗,已然是上下一心,准备倾力一战!

    “说起血溪宗,小纯,你这段时间在外历练,不知有没有听说,那血溪宗内出了一个惊人的天骄,此人名为夜葬,更是晋升成为了中峰血子!”侯云飞在一旁问道。

    “啊?”白小纯正心底愁两宗开战之事,听到侯云飞的话语,他眯了下眼。

    “这一次,我与北寒烈以及鬼牙,还有上官天佑有约定,若能在战场上看到那夜葬,便彼此联手,争取将那夜葬击杀在阵前,小纯,到时候你也加入进来吧!”侯云飞目中有杀意一闪,地脉筑基之后,侯云飞整个人的气质与曾经有了变化,他已有了属于自己的天地,不过对于与白小纯之间的友情,同样也看的更珍贵。

    白小纯心惊肉跳,舔了舔嘴唇,正要开口时,他四周众人听到夜葬这个名字,纷纷杀意爆,就连许宝财也都咬牙切齿。

    尤其是张大胖,更是目中喷火,唯独侯小妹,神色上一副恐惧的样子。

    “那夜葬凶残无比,杀人无数,我有可靠消息,此人喜吸人血,每天若不吞噬足量的鲜血,就会暴躁,传闻与其修行的功法有关。”其中一人冷哼说道。

    “喜吸人血?”白小纯睁大了眼,觉得不可思议,他仔细的回想,不记得有这种事情啊……

    “我还听说这夜葬性格扭曲,更是一个好色之辈,在血溪宗内声名狼藉,只不过狠辣凶残,才镇压了一切反抗之人。”众人中一个青年,咬牙开口。

    “好色之辈?性格扭曲……”白小纯倒吸口气,他怎么听都觉得这不是自己……

    “这些算什么,我还听说这夜葬更有炼尸癖,令人指!!”许宝财在一旁恨恨开口。

    白小纯目瞪口呆……

    “不过此人也的确天骄,原本默默无闻,只是凡道筑基,可居然生生压过血梅与中峰大长老,更是碾压宋缺,成为血子!”

    “听说血溪宗一位老祖,收此人为义子……”

    “这夜葬的丹道也很魔性,有瘟魔之称……”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尤其是提到了丹药与瘟魔的称呼,还有几个看向白小纯,白小纯立刻心肝狂颤。

    “那个……这夜葬真的这么坏?都是传闻吧……”白小纯下意识的想要辩解一下,可他话语刚说完,一旁的张大胖狠狠的握住拳头。

    “小纯你不知道啊,那夜葬最恐怖的地方,不是他的凶残,而是此人的推衍之法,他几乎无所不知啊,什么事情,他只要掐指一算,天下地上,尽在心中,还有关于你的事情,更是被他算得那叫一个准啊,此人必须要除去!”张大胖生怕白小纯轻敌,赶紧说道。

    四周众人纷纷深以为然。

    白小纯眼巴巴的看着张大胖,想起了自己当初以夜葬的身份回来时的一幕幕……

    “没错,这个家伙不能留,该死的,我许宝财若是能有这种神通,死也无憾了,据我所知,咱们宗门内组织的要灭杀这夜葬的队伍,有十多波。

    而且就连那些传承序列,也都放出话来,战争时要杀血子立威,就连太上长老也都有所筹划,我还听说掌门曾言,杀血子者,重赏!

    所以只要一开战,这夜葬必死无疑!”许宝财在一旁咬牙说道。

    此刻众人已靠近种道山,白小纯听的额头开始冒冷汗,他心底委屈,他觉得自己化身夜葬时,没得罪这么多人啊……为何都要来杀自己。

    尤其是听到那些传承序列以及太上长老都在筹划,甚至掌门师兄也都有这般言辞后,白小纯心头再颤,刚要开口去表态时,忽然的,从种道山上,传来了掌门郑远东威严的声音。

    “白小纯,来见我!”

    “啊!”白小纯正紧张,此刻突然听到郑远东的话语,整个人险些惊的跳起来,面色大变,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了自己没有带面具后,这才在众人的诧异中,忐忑的告辞,飞向郑远东所在的大殿。

    小心翼翼的到了大殿外后,白小纯深吸口气,这才走入殿内,一眼就看到了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的郑远东。

    大殿内灯火昏暗,一股压抑之感隐隐存在,白小纯本就心虚,此刻看到这一幕,更是心底颤抖,眼巴巴的望着郑远东。

    “掌门亲师兄……”

    “白小纯,你好大的胆子!”郑远东蓦然转身,目光如电,声音如雷霆炸开,身上的筑基大圆满的修为,更是爆出来,隐隐的,更有一丝结丹境的气息。

    若论修为之力产生的威压,白小纯没什么感觉,可他对郑远东以及李青候,本就敬畏,此刻对方这么一喝,白小纯立刻心头狂震,下意识就猜测,难道对方知道了自己就是夜葬……

    “掌门师兄,我错了……”白小纯哭丧着脸,不管对方知不知道夜葬的身份,反正自己只要先认错,总是好的。

    “胆大妄为,肆意胡闹,你出去历练也就罢了,居然隐藏了气息,你可知晓有多少歹意之人在找你,甚至血溪宗的四大血子,都立下誓言必定杀你,一旦将你找到,你将万劫不复!!”

    “宗门只能对外说你在闭关,暗中也在找你,几乎把整个东林洲都翻遍!”郑远东怒道。

    白小纯眨了眨眼,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也升起感动,连忙低头,乖乖认错。

    郑远东又训斥了一番,眼看白小纯这么个神情,重重的哼了一声,又现白小纯的修为居然到了筑基中期,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下,可还是板着脸。

    “行了,我也不问你为何隐藏气息,又去了哪里,你也不小了,做事情要有分寸……让你过来,是要交给你一个任务!”

    白小纯察言观色,知道自己外出隐藏气息的事,算是过去了,此刻一拍胸口,摆出一副刚毅的样子,沉声开口。

    “师兄请说,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油海,只要师兄一句话,师弟我绝不皱一下眉头!”白小纯觉得自己此刻要表现一下,可琢磨着不能把话说死,于是这看似威风的话语里,一句没提自己保证完成任务。

    “我灵溪宗与血溪宗即将开战,你的任务,就是在战场上,击杀血溪宗四大血子中最弱的……夜葬!”郑远东袖子一甩,沉声开口。

    “啊?”白小纯暗中叫苦,他觉得自己要抓狂了,血溪宗让自己杀白小纯,灵溪宗让自己杀夜葬……

    这种自己杀自己的行为,白小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此刻不由得愁。

    郑远东看到白小纯面色不对,疑惑的看了白小纯一眼。

    “你怎么了?血溪宗的血子,任何一个都该杀!”

    白小纯紧张,连忙啪啪的狠狠拍着胸口。

    “掌门师兄放心,这夜葬性格扭曲,喜吸人血,无恶不作,丧心病狂,人人得而诛之,我还听说他勾引中峰大长老,甚至颇受血溪宗几个老祖的看重,这种人,我一定灭了他!”白小纯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大声开口,心底却越愁苦。

    “你对这夜葬的了解居然不少。”郑远东有些诧异的问了一句。

    白小纯心底哀嚎,觉得自己今天总是失言,更紧张了,连忙弥补。

    “我白小纯一身正气,在外游历时也听说了这个丧心病狂的夜葬,掌门师兄放心,我白小纯保证一定完成任务!”

    郑远东望着白小纯,神色慢慢柔和下来。

    “以你的天道筑基,再加上筑基中期的修为,定可将那夜葬斩杀在阵前,我会安排其他人配合,甚至几个太上长老与传承序列,也会给你创造机会!”

    “你切记,一定要完成击杀血子的任务,一旦做到这一点,哪怕你没有结丹,也会以此大功,列为传承序列!”

    “而传承序列……才是我灵溪宗的根本所在,那是哪怕到了万劫不复的时刻,整个宗门集合全部资源,也要保全的名列!”郑远东缓缓开口,大有深意的看了白小纯一眼,言辞内的含义,让白小纯心神震动的同时,升起无限的温暖。(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