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念永恒 > 第728章 天公算个鸟!
    轰的一声,那粉衣青年鲜血涌出,身体直接被一股大力轰击,倒飞而去,他满脸鲜血,整个人已经歇斯底里。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你敢在魁皇城动手!!”

    “我就动手了,你欠我魂药不给,在哪里我都占道理!”白小纯怒道,上前更是狠狠的踹了一脚。

    这一脚踢出,直接又将那粉衣青年身体踢飞,轰的一声,他整个人就直接被镶嵌在了墙壁上,那粉衣青年口喷鲜血,全身骨头都好似散架了,怒极攻心,再加上修为紊乱,居然生生的晕死过去。

    “哼,居然敢赖账,你奶奶的,你家白爷爷的账,是你能赖的么!”白小纯生气了,他觉得这粉衣小子太不是东西了,和自己打赌输了,竟要逃走,这分明是看不起自己,白小纯这辈子,非常讨厌看不起自己的。

    “白浩你大胆!”

    “陈雄是我陈家麒麟子,我陈家老祖是当代天公!”那两个粉衣青年的护道老者,眼看粉衣青年被镶在了墙壁上,顿时怒急,立刻低吼。

    “天公?”白小纯内心一惊,知道蛮荒能成为天公者,只有天人巅峰才可,如无常公那样的天人也才是地公而已,可眼下都到了这种程度,白小纯想着自己占据道理,毕竟来找麻烦的是对方,提出打赌的也是对方,而事后反悔要逃走的还是对方,自己没有做错丝毫,自然不能怂了,于是心里虽有些七上八下,可这四周人都看着呢,他咬牙之下一瞪眼。

    “天公算个鸟,老子在巨鬼城时,半神都绑过!”随即,白小纯袖子一甩,顿时粉衣青年的那两个护道者,也都身体如被狂扫,被一股无形之力卷着,轰在了墙壁上,也都晕过去了。

    这一切,都被铺子内外的众人看的真真切切,一个个都倒吸口气,被白小纯这里的彪悍震动,此事更是以更快的度传播整个魁皇城。

    “魂儿,关门!”白小纯背着手,傲然开口时,白浩魂心惊肉跳的飘出,赶紧将铺子内的客人送出后,把铺子大门关上。

    铺子外的所有看热闹的魂修,一个个都觉得今天所看这一切,实在是惊心动魄,此刻嗡鸣不断,长久没散,显然是知道那陈家天公怕是不会善罢甘休,想要在这里等着,继续看此事后续的展。

    “这个炼灵铺子怕是从此之后,名气传遍魁皇城!”

    “炼灵十五次……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当的上这铺子的名字与对联了!”

    “没想到啊,在这八十九区,居然藏着高人,此人名叫白浩,这名字我怎么觉得似乎有些耳熟……”

    众人议论之声回荡时,也都听到了之前粉衣青年喊出的白浩二字,此刻思索后,很快的,就有一个魂修猛的抬头,失声惊呼。

    “白浩……我想起来了,他是巨鬼城的白浩,那个灭杀了亲爹,帮助巨鬼王叛乱,而后更是在炼魂壶内,绑了所有权贵天骄的白浩!!”

    “天啊,我也想起来了,是他,传闻此人心狠手辣,六亲不认,更是欺下媚上,让人不齿!”

    “这算什么,我还听说此人专门喜欢夺人妻子,无耻至极啊,他居然来我魁皇城了,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炼灵大师!!”

    随着声音的起伏传播,越来越多的人想起了白小纯的身份,议论之声,惊呼之音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在这铺子内,白小纯背着手,看着挂在墙壁上的粉衣青年以及那两个护道老者,看着墙壁四周的裂缝,又想到之前对方的嚣张以及赖账的行为,他就越来越生气。

    “欺人太甚,我都躲在这里了,不去招惹别人,更是忍气吞声,可这家伙居然还来欺负我!”

    白小纯展开面具隐藏之力跟白浩魂念叨着,“浩儿,这可与为师没多大关系,你也看到了,他们实在太过分了!”白小纯怒道,一旁的白浩苦笑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眼下祸事已闯,且的确与白小纯关系不大,实在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师尊,眼下要想个办法了,此人的家族必定很快就会找来。”白浩沉吟开口。

    白小纯也有些心虚,他之前看似嚣张,可暗中也紧张,毕竟对方家族有天人,且这里不是巨鬼城,于是他取出传音玉简,向巨鬼王传音一番。

    不多时,巨鬼王那满是霸道的声音,顺着玉简传了回来。

    “怕什么,不就是个天公么,白浩,你是我巨鬼城的大总管,更是老夫的女婿,此人既然敢来招惹,打了就打了,陈好松若是敢以大欺小,老夫也能!”

    白小纯很久没有感动了,此刻听着巨鬼王的传音,他感觉如同天籁一般,激动无比,觉得王爷还是心里有自己的,于是深吸口气,压力顿消,抬头再看向粉衣青年三人时,越看越不顺眼了。

    “哼,赖我账,我就先收一些利息回来,反正有巨鬼王给我撑腰。”白小纯想到这里,舔了舔嘴唇,琢磨着自己这么做会不会有些过分,可又想到那八千万魂药,他就又生气了,于是取出了永夜伞,直接在那粉衣青年身上,戳了一下。

    “我就吸一点点……”白小纯喃喃低语,这一戳,那粉衣青年猛的睁开双眼,脸上鼓起青筋,控制不住的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惨叫,让外面的众人都听到后一愣,白小纯也吓了一跳赶紧把伞收回,就这么一会,他已经吸收了粉衣青年近乎一成的生机,融入体内后,使得他不死长生功的淬骨境,提高了一点。

    “白浩,你干了什么,你不得好死!!”粉衣青年的身体明显消瘦了一圈,向着白小纯怒吼,更是挣扎,想要从这墙上离开。

    “闭嘴,我就吸了一下,多大的事啊,你还欠我八千多万魂药呢,你居然还骂我!”白小纯立刻瞪眼,琢磨着既然已经吸了,看此人声音洪亮的样子,应该没多大事,那么就再吸点好了,想到这里,他拿着永夜伞,又戳了一下。

    惨叫再次凄厉回荡,咒骂之声此起彼伏时,白小纯戳了第三下,第四下,第五下……

    白浩已经看傻眼了,此刻赶紧劝阻。

    “师尊,再戳下去他就死了……”

    “放心,为师有经验。”白小纯越戳越觉得刺激,不知不觉中,这粉衣青年的身体就皮包骨一般,整个人的喊声都虚弱无比,到了最后几乎奄奄一息,看向白小纯时,目中露出强烈的前所未有的恐惧,甚至他心底都快悔死了,他终于明白那些同伴们,为何一个个骂的厉害,可却没一个敢真的来找白小纯麻烦。

    戳完粉衣青年,白小纯又看向那两个护道老者,考虑了一下后,他回头看向白浩。

    “徒儿,你说……这两个家伙,我要不要也戳一下?”

    白浩苦笑,他亲眼看到粉衣青年被自己的师尊弄的跟个骷髅架似的,那凄惨的样子,让他都觉得可怜了,不过既然师尊问了,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那个……既然他都戳了,已经彻底得罪了陈天公,如此的话,我觉得这二人,戳不戳已经没有区别了……”

    “你也很有经验嘛,哈哈,为师也是这么想的!”白小纯哈哈一笑,拿起永夜伞,再次戳了过去,很快的,这两个护道老者,就一个个的消瘦下来,不过白小纯有分寸,这二人他只吸了一部分生机,毕竟他们不是主谋。

    可就在白小纯这里吸生机吸的很愉悦时,他的铺子大门轰的一声,被一股大力直接踢开,随着大门被踢开,一股天人气势,直接从外面爆而来。

    “白浩!”在这气势扑面的瞬间,红尘女那咬牙切齿的声音,带着怒意,冲天而起。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