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剑道师祖 > 第六百四十三章法天象地
    子午神兵所化的铁链盘绕之间缠住逆魔刃的刀柄,逆魔刃横飞向前,本已弯曲的铁链也快速地笔直拉成一条直线。

    再看陆鸿时只见他周身灵气已散去大半,胸口急剧起伏,额头上尽是汗珠。

    他从一开始就算好了风向,分两次运使灵气,只是饶是如此,他的灵气消耗仍是比想象中大得多。

    “陆兄,凝神静气,抱元守一”,

    无尘迦沙一展,当空盘绕成一条绳索系住陆鸿的腰身和他手中的铁链。

    此时众人性命都系于他一人之手,当然谁也不敢大意,陆鸿亦深知这一点,粗喘了一口气手腕一紧铁索便开始缩短,连成一字长蛇的众人身形一个踉跄,然后便在这强大的力量之下向着巨大骷髅那空空洞洞的眼眶中飞去。

    “吼”,

    耳边传来咆哮之声,罡风与霸剑图的剑意猛烈冲撞在一起,陆鸿能清晰地看见剑意洪浪泛起道道波浪,向四面散开,而骷髅头内中亦是风云呼啸,逆魔刃所过之处尸气纷纷溃散,骷髅头上先是出现一道裂缝,随即逆魔刃深入其中,进入颅腔之内,裂缝随之而扩大成鸿沟,而进入了骷髅头眼眶之中的陆鸿等人却已睁不开眼睛,只感觉狂风从四面八方怒卷而来,撕扯着身上的衣裳,撕扯着他们的身体,有的人身上已出现道道血痕。

    耳中尽是呼啸之声,每时每刻都好像身处地狱之中,忍受着酷刑的折磨,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难熬。

    不知过了多久,只感觉身外风云狂卷,一声撕裂般的怒吼传入耳中,震得人耳膜一颤,然后身外尸气忽然溃散,如退潮时的大浪般风卷而去。

    陆鸿心中一喜,睁开眼,只见尸气已重重叠叠散向云天涧深处,眼前多了些许亮光,虽然还身在那巨大的骷髅头中,但那巨大的头颅已然裂开,猛烈的罡风和强大的吸力也随之而散。

    而逆魔刃仍是去势不止,好像一道火浪横飞在云天涧中。

    低下头,看见自己身上血痕道道,疼痛之感遍布全身,但向死而生的喜悦却充斥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竟想要撕开衣服仰天长啸。

    “彭”,

    然而还没待他沉浸在侥幸逃过一劫的喜悦中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继而“轰隆隆”的声响连绵不绝传入耳中。

    转过头,一个赤红色的身影在眼前不断放大,先是丈许高,然后十丈,二十丈......渐渐的连手指上的螺纹和红色披风上的刺绣也清晰可见,云雾翻滚,山石塌陷,巨大的黑影笼盖下来,炽热的火浪再一次咆哮而上,直冲云空,漫天火舌犹如盛世烟花。

    “前辈......”,

    再一次看到李归阳的身影时陆鸿一直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而同时一种震撼之感却涌上心头。

    李归阳的身躯在他眼前放大到百丈之高,火浪喷涌,他好像一座巨大的火山般矗立在那里,仅仅是向着他巍峨的背影看上一眼便能感觉到心灵上的震颤。

    体型上的压迫感已经足够直接,而尸山血海中,千难万劫后历练出来的那股势却是更加可怕,几条靠近的冤魂当即便爆裂开来,化作一团黑气消散在空中。

    “法天象地”,

    无尘和云雀亦是满脸惊骇之色。

    大神通法天象地,盖人之一身,头顶天,脚踏地,潜神内守而勿忘勿助,调匀鼻息而勿纵勿拘,自然一阖一辟,一察一合与天地之道相合。

    李归阳的法天象地之身呼吸如狂风,双眼如雷霆,赤发蓬松如同篙草,周身烈火熊熊,俯仰之间犹如泰山,相比之下,那咆哮于山川之间的人面虫好像也没有那么巨大了。

    盖文泉双手掐诀,身外浮动的山河图抗住猛烈的罡风,看了一眼李归阳道:“李兄,无恙否?”,

    李归阳嗤笑一声,冷哼道:“后辈小魔,也能伤到本魔?”,

    他早在八千年前就已是七国境内赫赫有名的刀客,他成魔时连湘西的赶尸人都尚未成气候,何况是许历这等后生小辈?

    臂上肌肉隆起,如同起伏的山脉一般,李归阳握住人面虫巨尾的双手之间发出“咔吧咔吧”的声响,长满了倒刺,如一座小山般的巨大尾部居然在他手掌下瘪了几分,人面虫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叫,庞大的身子如蛇一般盘卷上来箍住李归阳的法相,道道红光绽放而出,人面虫那颗狰狞的头颅亦张开了血盆大口猛地咬在李归阳法身的腿上,尖利的牙齿当即扎出几个硕大的血洞来,血浪当即像瀑布般飞溅而下。

    “轰隆隆”,

    当是时,空中忽然传来一连串的闷响之声,墨云翻滚,隐有紫色浮现,一股浩大的威压浩浩荡荡压降了下来,本就已受伤不轻的陆鸿等人顿觉胸口一滞,每个人都感觉到了那股可怕的压力,有几人竟身形一个不稳,双腿一软便屈膝跪在了法器之上。

    再抬起头,看着翻滚的墨云中若隐若现的紫色时,众人眼中唯剩一片惊骇之色。

    “天威”,

    “劫雷......”,

    一道紫色的雷电赫然劈落而下,粗逾七尺,利若神兵,带着无可反抗的浩荡天威从墨云中降落,骤然劈在十八地狱阵的屏障之上。

    “咔”的一声,屏障上裂出一道缺口,只是透过的些许雷威便让下方魂魄崩散一片。

    而细小的劫雷游走在法身上,李归阳却愈发感到战意高昂,人面虫的尖牙咬在他的大腿上,鲜血如泉水般涌出,有可怕的红光在虫口中蓄势待发,李归阳却是不退反进,骤然间提膝一撞将膝盖撞进人面虫的巨口之中,立时便是“咔咔”一阵脆响,人面虫坚硬而又锐利的牙齿居然被他一颗颗崩断,沉闷的惨叫声从李归阳膝下传来,一颗颗断牙从它口中坠落下来,它的巨口也被李归阳的膝盖撑持着向两边翻开,口中红光崩散,瞬息之间它的嘴角就已裂开,皮肉展开,血雾喷洒,继而“咔吧”一声巨响,它的巨口在李归阳的巨力之下完全被撑裂了开来,巨大的人面虫连惨叫声都没能发出巨大的头颅便垂了下去。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