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圣墟 > 第六百章 轮回的尽头
    楚风神色凝重,不知不觉竟接近轮回的尽头,他感觉到压力,缓慢抽出那口从轮回路上夺来的长刀,严肃而郑重地戒备起来。

    自有古以来,人类还有其他物种都在讨论,都在谈及,人或者其他生灵死后究竟要去哪里,是否有轮回往生?

    由此也就有地府、阴间等各种传说,可是又有谁见过,谁能证实?

    即便作为进化者,也触及不到这些,越是强大的修士越是坚信,只有进化,没有所谓的转生与其他。

    当然,个别体系的进化者除外!

    可以说,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在进化文明中的强者,所有生物这一辈子都在思考,一旦死去,是否还有感知,还有来生,生命的下一个形态是什么,下一个驿站究竟在哪里。

    这是亘古不变的话题,是所有灵长类生物都在探索的终极奥秘,始终没有答案。

    现在,楚风来了,他要揭开这一谜底,要看个清楚与明白。

    终于轮到他们这里了,走到沙漠最前沿,而后地势突兀的下降,而后,前方是一条很古老的路,在沙漠外,通向未知处。

    在沙漠外,不是星空,只是一片黑暗。

    一条小路,铺在虚空中,就这么蜿蜒进去,而那首魂曲明显就在前方响起,震的虚空都在轻微轰鸣。

    到了,就在这里!

    楚风跟着大部队前进,然后,他看到一片又一片的灵体在前方直接坠落,而后消失。

    前方路已断!

    “嗯?!”

    怎么回事?轮回路的尽头,就是这里?

    黑暗无边,视野有限,就是以精神体捕捉前路,也是如此,像是被永远的黑暗吞没了此地。

    然后,楚风发现,所谓的魂曲就是这里的虚空发出的,牵引人的精神,让所有魂体都安静下来,而后,他们最终一跃而起,向着无边的黑暗中跳了下去。

    楚风悚然,倒退几步,他已经来到断路的尽头,躲到一边,还真怕被别的灵体一不小心给撞下去。

    他重点防御身后那个九张嘴的怪物,这主很不老实,没事就爱撞人,使劲向前闯。

    嗖!

    九张嘴的怪物迫不及待,撞倒一大片灵体,直接扑了下去,楚风眼睁睁的看着,他凭空消失。

    “老兄再见,不知道你要去哪里,将来是否有相见日。”楚风低头向下望,这可是数十万、数百万鬼魂,源源不断向下跃,这里像是一座黑色的深渊,吞掉所有灵体。

    他的看清楚,越是强大的灵体向前飞跃出去的距离越是长上一些,而弱小的灵体差不多是才踏出断路就凭空不见。

    楚风坐在断路的侧畔,没有挡住大部队,当然还是没敢靠边缘上,就在这里盯着,仔细的凝视。

    这一次,他可没敢胡乱跟进,他是肉身状态,真要跳下去投胎,那乐子可就大了。

    而且,即便他只剩下精神体,他也不想从头再来,只想做现在的自己。

    楚风观看了很长时间,实在看不出什么,不明白最终这些灵体是怎么凭空消失的,难道就这么去投胎了?

    然后,他尝试斩落下一截衣角,扔进断路前方的黑暗之地,然后就看到,那截袖子也突然不见了。

    他吓了一跳,口中念着罪过,真要是有投胎转生的话,万一有人生出一截衣角算什么?这一刻楚风心中充满负疚感。

    然后,砰的一声,他差点被一头三头六臂的怪物给撞进黑暗深渊下,顿时大怒,已经躲的足够远,还遭受袭击。

    他一把就揪住那个家伙,长的真个恶鬼似的,还想啃咬他,楚风呲牙道:“给你留点记号,让你长点教训!”

    他果断在这个这个怪物的魂体上刻下几个字:我叔是楚风!

    然后,他一脚将这个怪物给踹下深渊。

    楚风闲的无聊,守在这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不时受到魂体特别强大、无比凶猛的的鬼魂的冲击,他毫不客气,但凡穷凶极恶的,他都会刻上:我叔是楚风!

    一般凶恶的,而且无比强大的,他则刻上:我哥是楚风!

    想到数百年前,地球上那句我爸是李刚的豪言,他觉得,自己这种恶趣味,这样大范围的普及,说不定在将来某个时期会产生某种神棍效用。

    然后,接下来时间里,楚风自己都有点麻木了,总有不服不忿、带着生前强大本能的生灵,横冲直撞,都被他给收拾了。

    他没有意识到,这将引发变故!

    短期或许没什么,但将来某段时间,这或许是一场巨大的风波。

    楚风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到最后,但凡看到强大的灵体,他都会主动过去收拾一顿,给刻上“痕迹”。

    后来,他琢磨出味道,如果真要有投胎转生的话,十几年后,一群天纵奇才渐渐长大,魂魄上都有这种警示语,那估计乐子就大了。

    “我只是为了求证到底有没有轮回转世,这是在本着一种科学严谨而又负责任的态度进行的试验,你们不要怪我,说不定我会发现一种伟大的物理定律!”

    事实上,连楚风自己都心虚,这样讲科学,谈物理定律,牛顿的棺材板估计都要压不住了,那位可能想爬上来跟他拼命。

    他略微心虚地说完后,朝左右看了又看,总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盯住他。

    “嗯?!”

    突然,楚风发现了超级魂体,那是一头朱雀,展翅凌空,一下子跃出去很远,扑入黑暗虚空的尽头。

    楚风吃惊的发现,那虚无中凭空出现台阶,那头朱雀振翅,硬是抓住那里,想要向上攀登,但很可惜,它终究是坠落下去。

    一条大虫,浑浑噩噩,在朱雀凌空时,不小碰到它,将它带了过去,此时朱雀下沉时,大虫稍微借力,它的一条尾端像是荡秋千般滑到对岸,卷住一角栏杆,成功跨越上去。

    “这是什么情况?!”楚风吃惊。

    对面还有天地?朱雀失败了,一头普通的大虫反倒成功,跨越上去。

    然后,他不动了,守在这里,认真观察。

    过了很长时间,一头金翅大鹏,桀骜不驯,横渡过来,靠着一股闯劲,扑向对面,结果那片台阶还有石头栏杆又出现了。

    任何生物到这里都不能飞行,靠的只是一股冲击力,鹏鸟砰的一声,撞在对面石阶下的冰冷绝壁上,一声哀鸣,坠落下深渊。

    对面真的另有乾坤!

    楚风发现,其实每一条魂体都在向前扑击,出于一种本能,也想扑到对岸去!

    不过它们都没有朱雀、金翅大鹏跃的远。

    唯有超级魂体才能如此,能触及到对岸,让那里的地势显化出来。

    楚风心头震撼,轮回的尽头另有出路?

    他在这里等了数日,每天见到的灵体估计都是亿为单位,要知道,早先楚风曾在石头磨盘那里看到,这些魂体九成都是金身罗汉层次以上的进化者。

    不过,他们被石磨碾碎后,一切都返本还源,各种可怕修为都被斩掉,只有个别超级魂体留下点滴能力以及一些生物本能。

    “地球本土上,可能连一个金身罗汉层次的进化者都没有,这里每天有这么多……”

    金身罗汉就是在其他生命星球也绝对不会是海量的,楚风严重质疑,这还是自己所在的宇宙诞生的金身罗汉在被格式化吗?

    他有点怀疑,是异域的进化者在被送来往生。

    接下来的几天,他看到两只像是真凰的生物也闯关失败,撞在对面的崖壁前,向上攀了几个台阶,最终哀鸣,摔落下深渊。

    同时,他看到一头疑似真龙的生物,也失败了。此地颇有众生平等的意味,超级生命体也很难跨越到彼岸。

    数天后,楚风突然一惊,感觉到异常,后方大军中传来一阵波动,他看到一道金光闯来,速度很快。

    楚风睁开火眼金睛,看的清楚,那是一个人形生物,手持一张金色的符纸,很璀璨,他自身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但是那金色符纸上发出的光芒笼罩他,庇护着他,居然是凌空而行,到了近前。

    “会飞?!”

    到了这里后,这个人形生物依旧在凌空,就要飞到对面去。

    砰!

    楚风一把抓住他的一条手臂,想要拦下看一看,因为,他并未感受到危险气息,也没有觉得此人太强大。

    果然,这人被他拦住了。

    “魂体,怎么能拦我?”

    这个灵体居然在开口说话,尽管他浑浑噩噩,但还是表达出意思,他手持金色符纸,脸上浮现略微发呆的神情。

    “你是谁,来自哪里?”楚风吃惊问道。

    “忘了,还未赶到终点,想不起过去。”这个人形生物近乎梦呓,他是灵体,散发的是精神波动,所以楚风才能听懂。

    然后,楚风一咬牙,道:“你接着飞,我跟着你!”

    楚风有种感觉,那金色符纸非常厉害,若非他是肉身,以及身上有石盒庇护,多半都无法触及此人。

    因为,看到金色符纸上只有一个符号,跟在石头磨盘上的数十个金色符号中的一个很像。

    这绝对是逆天的东西!

    不过,他现在无惧,石盒上浮现了数十个金色符号,更加全面。

    这是谁为此人写的金色符纸,庇护他转世?!仔细想来,无比恐怖!

    据他所知,星空中,天神族、道族、亚仙族、佛族等,前十大的星辰世界,他们都没有转世这条路径可走。

    那已经算是这片宇宙中最强大的族群!

    楚风不再动用能量禁锢此人,这个人果然在金色符纸的带动下再次凌空飞了起来,朝对岸而去。

    楚风一咬牙,轻微拉着他的一条手臂,以肉身的形式跟着他横渡过去。

    在此过程中,他感觉到脚下的黑暗中有恐怖的吸力,要拉扯人下去,那里像是有轮回之路,让人去投胎。

    这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楚风真开始怀疑了,难道脚下就是最后去往生的门户,坠入深渊,就直接去投胎?

    砰!

    最终,有惊无险,他跟着这个人横渡黑暗,来到对岸,降落在台阶上。

    “哎呦我靠,鬼吓鬼吓死鬼,同时也能吓死人,你没事坐在这里干什么?!”

    就这么一刹那,楚风向上爬巨大的台阶时,差点摔落下去,因为在上方竟然盘坐着一位,俯视下面的一切。

    他到终点了,跟着那个手持金色符纸的家伙,来到这里后,已到尽头。

    在那最高处,盘坐一道黑乎乎的身影,这时抽不冷子发现那人,哪怕楚风艺高人胆大,也让他发毛发瘆,太突兀了,他差点滚落下去。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