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闺华记 > 第七百一十六章、影射
    可惜,朱泓并不打算领皇上的这份心意,他才不想这么轻易放过皇后呢。

    于是,他冷笑一声,嘲讽道:“乱了好,乱了就方便某些人浑水摸鱼,方便某些人公报私仇,方便某些人渔翁得利了。”

    “这是什么话?你把话说清楚了,到底是谁浑水摸鱼,到底是谁公报私仇,到底是谁渔翁得利?”皇后见皇上向着她,也有底气质问朱泓了。

    朱栩见朱泓不听话,皇后也不懂顾全大局跟着添乱,心下有点不太高兴了,只得再点了一句,“皇后,他这是在气头上说的气话,你跟他计较什么?”

    朱泓见皇上明摆着避重就轻,明摆着护短,更不想让皇后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过关了,他在门口都听见皇后和谢涵的对话了,这口气哪里会这么轻易下去?

    “皇后娘娘好歹也是六宫之主,不会连这点拙劣的手段都看不明白吧?要不,就是被侄儿说中了?皇后娘娘真是另有目的?”朱泓干脆把话点明了。

    “放肆,本宫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皇后被说中了,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皇后婶婶,那侄儿的事情也轮不上你插手,侄儿是皇族成员,出了事自有皇上和宗室长老们过问,几时轮到皇后婶婶来主持三堂会审?”

    皇后听了这话忙抬头看了皇上一眼,见皇上脸上有隐隐的怒气,也来不及细思这怒气到底是冲谁,忙为自己辩道:“回皇上,臣妾并没有插手泓儿的事情,更不是在这主持什么三堂会审,是母后想过问一下此事,臣妾就陪着母后一起询问了几句。”

    太后见皇后把事情推到她头上了,心下也有点恼怒,眉头锁了锁,道:“哀家也是听皇后说谢氏、沈氏和定国公世子三个人扯不清,便把谢氏喊来问问,哀家可不想泓儿被蒙在鼓里。”

    “皇祖母,这种话您怎么也信?涵儿离开顾家时才六岁,回到幽州才七岁,后来在乡下住了这么多年,她上哪里跟顾世子去牵扯不清?您老人家该不是认为一个六岁的稚童就有什么苟且之事吧?这明显是有人故意往涵儿身上泼脏水嘛!皇祖母,您老人家该不会如此愚笨就信了吧?”

    太后虽然明白朱泓这话是说给皇后听的,可听到朱泓说她“愚笨”时脸上也挂不住了,可巧朱泓此时已经跪着爬到了她面前,她便双手在朱泓的后背拍打起来。

    “行了,以后你的事情哀家也不过问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打累了的太后把身子往后缩了缩,靠在了凤椅上。

    “别,皇祖母,孙儿不是不想让您过问,孙儿是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孙儿会主动来找皇祖母坦白,还请皇祖母相信一件事,孙儿不是傻子,谁好谁坏还是分得清楚的。”

    朱栩见这话有影射皇后之嫌,只得又道:“这是什么话?难不成皇后关心你还关心错了?糊涂东西,还不赶紧给皇后赔个礼,这件事就此揭过,朕会打发皇城司的人去彻查。”

    谢涵听了这话忙向皇后磕了个头,“皇后娘娘,是侄媳和夫君鲁莽了,还请皇后娘娘原谅我们夫妻两个的失礼之处,夫君也是一时情急,他最看不得我被人冤枉了。”

    “罢了,本宫原本也没想怎么着你,不过就是帮着太后询问了你几句话,事情说清了就好,至于什么冤枉不冤枉的本宫倒不认同,要说冤枉,本宫被扣上一个三堂会审的罪名难道就不冤枉?”

    谢涵听了这话暗自腹诽了几句,这皇后看来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明明就是她在强行给谢涵定罪,反过来却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好了,皇后也少说两句,赶紧让他们回去吧,只怕家里也乱成一锅粥了。”朱栩道。

    他是听朱泓说他把朱浵揍了,当时徐氏没在家,因此朱栩担心徐氏回来后还得有一场气生,尤其是知道朱泓进宫了难免不会多想,以为朱泓是特地进宫来告状的。

    朱泓倒也明白这点,故而听了这话忙起身走到谢涵身边,把谢涵扶了起来,没承想谢涵一下没站住,一个趔趄正好扑到了他怀里,太后和皇后见了脸上均有不虞,两人都认为谢涵是故意的。

    其实,谢涵还真不是故意的,从进门跪到现在,她的两个膝盖都有些麻了,一时站不住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这会的她倒是没留意太后和皇后,她的心思被皇上那句“只怕家里也乱成一锅粥”占据了,她以为家里又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谢涵抓着朱泓的手急急忙忙地告退了,出了宫门,谢涵才有空问朱泓是如何知晓她进宫的。

    原来,朱泓正跟皇上说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时,王平出去了一趟,进来便说有人给他送信了,说是太后和皇后在审谢涵。

    朱泓一听哪里坐得住,便拉着皇上过来了,正好赶上皇后在斥责谢涵。

    “莫不是王公公在慈宁宫里安插了人?”谢涵瞪大了眼睛问道。

    “笨蛋,不是他,是我。”朱泓咬着谢涵的耳朵说道。

    “那皇上说咱们家乱成一锅粥是什么意思?”

    她的第一反应是皇上在赵王府安插了暗卫,因此才会对赵王府的动静了如指掌。

    这个问题朱泓就答不出来了。

    说话间马车便到了王府门口,刚进角门,谢涵便发现影壁前停了两辆马车,上面的徽记是“护”,谢涵便知道是沈家来人了。

    “咱们还是直接回房吧。”谢涵向朱泓努了努嘴。

    朱泓点点头,马车停稳后,他先跳了下去,这才转身把谢涵抱了下来。

    谁知谢涵的身子还没站稳,司竹不知从哪窜了出来,一脸急色地道:“小姐,小姐,快,快回去,有人在翻咱们的东西。”

    “谁?”谢涵大吃一惊,她真没想到谁会如此大胆如此不顾颜面。

    “是沈家夫人和王妃。”

    司竹的话音刚落,朱泓把谢涵交给了司画,自己早就一路小跑走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