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其华在侧 > 第三百八十章 缘定
    想到这,苏锦溪羞涩的抿了一口酒水,轻声说道。

    “我的酒品不太好,你能不能先准备些醒酒的东西?”

    李轻尘见她神色微变,当是什么事,见如此立即笑了。

    “这种事食些醋就行,你稍等,我这就让绝命将醋送进来。”说着,就起身往外走。

    “嗯。”苏锦溪点了点头,瞅着他的背身,快速的将荷囊掏出来,把里面的药粉倒入了李轻尘的酒杯中。刚略晃了一下想放回去,就见李轻尘已经扭过了身。干脆拿着杯子送向他面前。

    “我敬你一杯。”

    李轻尘不经意又闻到之前从她身上嗅到的暗香,只当是她用的什么香粉并不作疑。

    “真没想到还有机会和你对饮。”而后,一口饮下。

    见他没发现,苏锦溪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眼见杯子中隐约有一点没化开的,赶忙亲自拿起酒壶,紧接着又往他俩的杯子里各倒了一杯。

    再一眼,总算杯中清亮了。

    “以后只愿这种机会越来越多。”说过,捧起自己的杯子先干为敬。

    李轻尘瞬时眸子暗了一下,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真的可以吗?

    若不是南宫忘川实在不靠谱,他只怕又有了退让之心了。

    无论如何,完璧的将她托付出去,自己也可安心了。

    可没有她的日子,自己真的可以安心吗?

    正想着,苏锦溪已经又往他杯子里倒了。

    “娶我就那么不甘心吗?”

    冷不丁的一句话,说的李轻尘心惊。

    赶忙扶住有些摇晃的她,对上她的眼睛。

    “怎么会,那应该是我最甘心的吧。”

    把你让给别人,才是我最不甘的吧。

    苏锦溪听后,扯出一丝笑,将手里的酒一口灌了下去。

    “好,有你这句话,我做这件事总不会后悔了。”

    “什么?”李轻尘微楞,突然感觉从丹田涌上一股燥热,强压了一下,却觉的浑身都热了起来。而且神志似乎也有些眩晕,赶忙一把扶住桌子。

    “溪儿,你是不是往酒里......”

    他虽没服过,但大约也听说过感觉。立刻意识到“中”了苏锦溪的“计”。再看她,心里竟泛滥出一种渴望,赶忙别过头,不敢看她。

    而苏锦溪却跑过去,一把抱住他。

    “我说过,我这一生只会有你一人。李轻尘,我不仅要做爱你的人,我还要做你的女人,你的妻子!你...我愿意的。”

    此刻李轻尘的眼睛已经变的猩红,强行推开苏锦溪,挣扎着冲向门口。

    “别碰我,你快回屋!绝命!绝命!快给我打一盆冷水!”

    “是!”门外的绝命赶忙应声,心里有些小失望。他之前就闻出苏锦溪身上这药的味道,后来因送饭进来再次闻到后,他曾是窃喜的。凭心而论,他是希望主子和小姐可以真正在一起的。

    他太了解主子,只要小姐一天是完璧之身,主子就一日放不下自己心里的纠结。

    可如今...他作为主子的属下,必须听命。

    很快,满满一浴盆的冷水被送到房里。李轻尘也不解衣衫,直接背对着苏锦溪迈进里面坐下。

    一时间溅出的水落在苏锦溪身上,真的好冷。

    她没有走,他也没有再赶她,两人就这样无声的僵持下去。

    面对冷水里李轻尘,苏锦溪有些后悔了。

    只要两人能这般在一起,又何必非用婚约牵扯上。

    反正自己已经决心对他不离不弃,何不就随他“心意”呢?

    而这时,李轻尘骤然剧烈的咳嗽起来,随之,一口一口黑血块儿接连的喷了出来。

    苏锦溪顿时大慌,顾不上李轻尘之前对她说的话,冲过去搂住他的胳膊。

    “你怎么了?”

    李轻尘没有回答,突来的肌肤接触,让他本已压制的火,更加炙热的燃烧起来。

    沉寂了片刻,光润的手指突然附上苏锦溪的手背,再转身妩媚的桃花眼似醉多情的泛着火光,印衬之下双颊也是红晕。

    猛地从水里站起来,不顾身上淋漓的水渍,横腰将苏锦溪抱了起。

    “李轻尘!”苏锦溪被他的这副神色看的心里恍惚,但还是失口叫了出来。

    李轻尘没停下,紧接着,她被放到了床上,嘴则被略发烫的手轻轻捂住。

    “溪儿要给的,现在可还来得及?”

    眼前的人浅笑着,用另一只手背身一拽,身后的帷帐顿时落下,之后,嘴上的手被抽开,附上去的是炽烈的唇。

    苏锦溪感受到他手下的动作,搂住他,热烈的的迎合上去。

    第二日再睁眼,就看到满床的狼藉。但铺上温暖的感觉,意味着有人已经为他们将昨晚湿浸的褥子换过了。

    脸颊一红,撇开那个和她同盖着一床被子的男子,转身凑向床里。

    然而只是一瞬,她就又被伸展的臂揽回怀里。

    “昨晚实在太累了,所以我只换了床铺。”

    轻轻的喃喃在她耳边吹拂着,惹的她整只耳朵都痒痒的。

    背着他想用手指推开他的脑袋,却被他将指尖含在了嘴里。

    忍不住,心里一颤。

    而那个不知趣的,却将头埋在了她的脖颈中。

    “这样做值得吗?”

    突然,一句话淡淡的飘出。

    苏锦溪沉默了几秒,转过身,捧起他的脑袋,对上他的眼睛。

    “值得,这是我一生做过的最值得的事。”

    “可要是我真的不可抗的先离开你,你又如何?”

    “我知道这是你的一道坎,而且如果我不主动你永远不会和我谈你的这道坎。那我今天就明确的告诉你,我会如何。李轻尘,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和你有一个孩子,在万一没有你的日子里,我要独自将他养长大,就像你对我一样的照顾他。

    我要告诉他,他有一个多爱他娘亲的爹爹,我要告诉他,他的娘亲对他爹爹的爱一点都不比他爹爹少。这些话,我只说一遍,不管你听清没清,只说一遍。但,我会做到的。”

    李轻尘盯着她,半响没说话。突然间,将她的头埋进他的胸前。

    “我们成亲吧。”

    苏锦溪心中一颤,稍等了一会儿才轻声说道。

    “我没有听到。”

    “我说我们成亲吧。”明知道她是故意的,但他就是愿意这样随着她。

    “没听到哦。”

    “我们成亲吧。”

    “喂喂,你究竟说了什么?”

    “我说我李轻尘要娶苏锦溪为妻,我要让苏锦溪嫁给我,我要圈着苏锦溪永远也不让她离开!”猛然的大声,像是对她喊的,更像是对自己。

    从今天起,我有了一个家,一个妻子,有了一根永远扯不开的羁绊。

    从今天起,我的生将永远为她活。

    怀中的女人,我的妻,我的生命。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