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倒行逆施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远大的目标
    这房间里摆着一只五尺半的大床,床上张着白色紫罗纱蚊帐,铺着凉席,放着两把芭蕉扇。在房间kao南面一排玻璃窗下,摆着一张长方形的写字台。台面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锦绣读书的课本,几本厚厚的、精装的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三国演义》《西厢记》。桌面上玻璃板下面压着一些照片,有几张好像是着色的锦绣的半身照。房间东面kao墙并排摆着一只大衣橱、一只五斗橱。五斗橱上有台钟,排列着一些化妆用品。西面kao墙是一只双人皮沙发、一只小条桌。条桌上放着热水瓶,茶具。房间中间一只方桌,四把kao背椅子。这房间里的大衣橱、五斗橱、写字台、方桌、kao背椅,整套家具和底楼大厅里的家具,全部都是红木的。家兴也是识货的人,他一看便知道这是些正宗的红木,黑里透红,亮闪闪的,几乎可以照出人影。

    丽绢和家兴,同是天涯沦落人,本是一对同命鸟。这时,她真想家兴会把自己拥入怀中,深情地对自己说:丽绢,不用愁,大哥会帮你走好人生之路。甚至还会说:大哥喜欢你。那自己真会倒在家兴温暖的怀抱里,甜mi的睡着,不管最终的结果怎样,她也就心满意足了。面前的家兴,既未这样做,也未这样说。

    锦绣是处在主动状态,她的话题不少。一会儿同家兴一起回想在恒大小学读书时一些有趣的往事;一会儿又讲抗日胜利的时局好转,讲个没完没了。

    “我不是木瓜,您的心思我一清二楚。”家兴也坦率地向锦绣进一步吐lou心声。

    阳历八月的天气非常闷热,这二楼房间的窗户虽然都已打开,头顶上的吊扇在快速地旋转着,可家兴仍然是满头大汗。外婆见他不断地用手帕擦汗,就从床上拿了把扇子、倒了杯冷开水给家兴。随后又去卫生间端来一面盆冷水,绞了把凉毛巾给家兴,然后才在沙发上坐下,拉起了家常。

    “不对,你是存心在回避!你明知君兰深深地爱着丽绢,你就应该退出。”锦绣说的确实是实际情况。

    “我对前途仅是一种志向,一种甜甜的梦想而已。”

    话说这锦绣父母给家兴辅导功课大部分是在星期天,有时是在下午,有时是在晚上的,一晃就半年多过去了。经过两位老师的悉心帮助,家兴的数学功底打结实了,电器理论方面也有了一定的基础。锦绣父母非常赞赏他学习的刻苦钻研精神。家兴也从内心十分感激两位老师的培育之恩。

    “那你找母亲的事,找得怎样了?”家兴又问。

    而锦绣最近则开始改变策略,单刀直入,大胆地进行正面进攻。

    “我的大小姐,您今天到底想同我谈什么事情?”家兴问锦绣。

    “家兴,我送送你。”锦绣说着到厨房里对妈妈说了几句,随后和家兴一同出了家门。锦绣眼下穿了一身学生装:上面是翻领白衬衫,下身是黑色短裙。一双平跟黑皮鞋,白色短抹。她走路脚步轻盈而自然,有时主动和家兴手牵着手,有时干脆挽着家兴手臂,不急不慢,落落大方地走着。两人走着、说着,在马斯南路向北拐弯,走到了法国花园后门。家兴停下了脚步,对锦绣说:“就送到这里,时间不早了,您回去吧。时间长了您不回家,您妈妈会着急的。”

    “那也足够了!”

    可外婆还是一个劲地往下追问:“小家兴,两个妹妹你比较喜欢那一个?”

    “你终于开口问我了,你这个大木瓜。这马路上不是谈这种重要事情的地方。我们到法国花园里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的谈谈。好吗?”

    “但是您要知道,我这个人从小就这样,凡事总要思前想后,我总要掂量掂量自己------”家兴又说了自己的真实思想。

    “你还顾虑我们俩门当户对的问题,是不是?”锦绣说中了家兴思想顾虑的要害。

    “这就好了。那你就应该把我装在你的心坎里。”锦绣直接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家兴万万没有料到锦绣今天竟这样直率、坦诚,大刀阔斧地杀进了他的心灵殿堂。他沉默了许久,想了又想:锦绣说的是事实,一点也没错。自己还是面对现实为上策,没有必要再躲躲闪闪,该有股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

    这时,锦绣的头和肩膀,已倒在了家兴的胸前。她心跳加速,脸上热乎乎的,一股暖流涌向全身。感到现在她是这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家兴也是这样想的,他真想去紧紧地拥抱锦绣,狂热地吻她!但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激情。两手在锦绣肩头轻轻地抚摸着,轻声地说:“你今天这样坦率地向我吐lou衷情,我真的很感动、很激动。您的真情我完全接受了。我真的十分感谢您对我的一片深情,我向您保证,我会是一个负责任的男子汉!让我俩共同努力,日后开花结果。”

    “锦绣,自从进入恒大小学,同坐一条板凳起,我就把您装进了心里。这么多的日日夜夜,无论您在我身边,还是不在身边,我虽口头上从未表lou过一次,但我心里却始终暗暗地喜欢您、爱着您,经常想着您。”家兴向锦绣诉说了自己真实的心声。

    “家兴,我走不动了,就在这儿坐下来休息一会好吗?”

    “是的。你父母是官家、大户人家之后,您又是知识分子、工程师、教师家庭的千金女。您既聪明、又美丽,还有条件读了中学读大学,今后的人生有非常光明的前程。而我呢,本来家境还可以,本人条件也还能说得过去。但我连个小学也未能毕得了业,现在已落到一个小工人地位的穷小子。我俩能般配吗?”家兴说了目前他两人之间的实际情况。

    “锦绣,你别着急,你坐下来,容我慢慢说来------”

    “好吧,我就听你慢慢说来。”锦绣满意地笑了。这时天空中晚霞的光芒,映射到了锦绣的笑脸上,她这一笑,真是千金难买。使美丽的锦绣在家兴的眼中,胜过月里嫦娥、人间天仙,美不可言!

    那天,家兴回到家里,晚上睡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未能入眠。外婆的问话是明摆着要自己表明对锦绣的态度,而前几天丽绢姑母也有类似的问话。这两个妹妹之间作何选择,真叫家兴为难。

    “没有问题。我要问的是你现在不是有一个妹妹,而是有两个妹妹了?”外婆再问。

    至于家兴心中的她,的确也没有定位。他很明智,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想这些也是多余的,早了一点。他要实现了自己人生事业上的梦想,有了出息,至少能养家活口,再作考虑。所以不管外婆、丽绢,或别的什么人对此怎么说,他都装着听不懂,不回答,绕过去。丽绢看家兴对于情感之事,像个木瓜。很是失望!她从侧面不断对家兴表lou心声,可无济于事。

    说巧也巧,两个人这时正好走到了法国花园后门,家兴买了两张门票,双双进了公园。两人沿着公园西侧的鹅卵石路一直走到了假山背后,在一条石凳前停了下来。

    每次上完辅导课,锦绣一家人总要一再留家兴吃晚饭,但家兴难得肯留下来吃饭,他觉得锦绣的父母亲都是挤出休息时间,无偿为自己补课,已经是很过意不去了。

    “君兰,我问过他,他说走我姑母的路也可以。真没劲!”丽绢似乎有些失望地说。

    “丽绢,你今后有点什么打算?”家兴忽然问丽绢。

    几天前一个晚上,家兴、丽绢正在一起复习功课,中间休息时两人扯起了人生课题。

    第二十二回坦诚吐心声情投意合希望真相爱结出硕果

    家兴呢,面对眼前已不是孩童,而是已经成熟的少女的丽绢,他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想要什么。但他能给她吗?他能这样做吗?当然不能。家兴把丽绢当作自己的亲妹妹,除此从来没有其他非份之想。他更知道君兰是深深地喜欢着丽绢。而丽绢对君兰,似乎也只是兄妹之情,君兰绝对不是她梦想中的“那一个”。这让家兴这个做大哥的真的陷入了矛盾、两难之中。

    “我的打算比较简单,还是那两句话,第一句是做工挣钱养活自己,第二句是自学文化求学问。”家兴简单、明了地回答了外婆所问。

    “这我早就知道了,不用你再讲。我要问的是你们‘三结义’,又把锦绣也结义进去了,是吗?”外婆问到“三结义”的事情。

    “两个妹妹都很喜欢。”

    “什么这个、那个。你心中还有一个妹妹------徐丽娟。对吗?”锦绣此刻抬起头、侧过脸,两手搭在家兴的双肩上,把家兴身子轻轻往自己这里扳过来,两人正面相对:“看着我的眼睛,说心里话,不许说假话!”她那对水灵灵的眼睛里,目光是真诚的、坦率的,但又是那样的咄咄逼人!

    “那两个妹妹哪一个比较喜欢你?”外婆再往下深入地问道。

    “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早了一点。”家兴想回避这敏感的话题。

    锦绣心情似乎很轻松,又很喜悦。她那白里透红的脸庞,不时地显lou笑容;但家兴的心里倒有些紧张,不安。因为他心中实在没底,不知这位大小姐今天到底想说什么、做什么?看来也只好走着瞧了。

    “不要说了,你的份量我早已帮你掂了又掂。否则我怎么会把你引荐给我的父母?!”锦绣止住家兴的话头。

    那天外婆把家兴叫到楼上,问来问去,没有问出结果。隔了几天,又一个星期天的下午,锦绣父亲对家兴讲解了电工学方面几个问题之后,有事先出去了,家兴收拾好东西也正想走。

    “有。”

    这对初恋相爱的青年男女,虽然今天吐lou的确实是真情实意,但事实毕竟还是无情的,这家兴和锦绣两人无论是个人还是家庭,两者的差距不能说是天渊之别,至少是差着一大截子哩。两人发展下去会是怎样的结果呢,且听下回分解。

    “家兴,现在日本人已经投降,仗不打了,时局太平了下来,你下一步有些什么打算?”外婆说了一阵自己家庭等的情况后,就把话题转到了时局和家兴下一步的打算上来。

    此时的时间已有六点多鈡了,公园里的游人在逐渐地减少。这假山四周只有树阴下的几条石凳上,还坐着几对青年男女,有的在卿卿我我地窃窃私语,有的在静静地紧紧相拥而吻。

    “不对,人还是得有些向往、期望。”家兴说。

    有一次因为锦绣母亲星期天有事情,把课程临时改在星期六的下午,几何辅导课讲完,家兴要走,锦绣的外婆不让走,而是把家兴叫到了二楼房间里。这时是下午四点多钟,锦绣还没放学回家,房间里只有外婆、家兴。过去家兴来锦绣家,都是在客厅里,这外婆和锦绣同住的地方,也可以说是锦绣的闺房,他是第一次上来。他站定后往四下里看了又看,感到这房间里的摆设同样很有气派。

    “这个------”家兴支唔着。

    “不要紧,我跟妈妈说了,送你可能时间要长一点,要晚一点回家。”锦绣还没有马上回家的念头。

    家兴、锦绣并肩在长条形的石凳子上坐了下来。

    “是的,这有什么问题吗?”家兴反问。

    “是的------”家兴说。可在说了“是的”两个字后,眼睛看了下外婆,没有再说下去。

    外婆虽然已是六十开外的年龄,但脸上常带三分笑容,额头上只有浅浅的三、四道皱纹,她的面色依然是那么红润。她想问题的思路还很敏捷,看书也不用戴老花眼镜,说话口齿十分清晰。她今天穿一套对襟的白纺绸短衫裤,头顶上梳了个大爱司髻,显得很稳重且又华贵。家兴对这样一位既器重、又非常疼爱自己的长辈对自己所提出的问话,一时真不知如何回答。她的话中之意,家兴是心知肚明,但又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语句正面作答,只好东拉西扯转了话题。

    “我看只能是听天有命。我给自己已经算过命,最后只能与我姑母在同一条路上走下去。今后找一个男的结个婚,成立一个小家庭,生几个孩子,就此度过一生,但我真的还不大甘心。”丽绢合上书本,低着头慢吞吞地说着。说到这里她抬起头看看家兴,又往下说道:“自我走进这个社会,看看身边的人、身边的事,我心里明白多了。像我目前这样的处境,我又是个女的,能有什么宏大的目标和打算。家兴哥哥你帮我想想,出出主意,我往后该怎么生活法?”

    家兴回想起当年全家从老西门逃难搬到七十弄,很快就结识了丽绢。打从孩童到少年、青年,屈指一数足有八、九个年头。这段日子里两人在一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无拘无束,无所顾忌。有时,丽绢扑到自己怀里,耍耍娇,那是常有的事。丽绢对家兴是这样,对君兰也同样。这三个人确是像亲兄妹一样,亲密无间,想说啥就说啥。后来,丽绢、家兴先后失学,各自谋生。三个人之间虽接触减少,但彼此友情、亲情,有增无减,问寒问暖,常相牵挂。

    现在,这四个个人在学习方面,依旧如故;互为师生,互教互学,无拘无束,很是放松。但一谈到人生,触及情感,有时就不一样。各人之间似有一层薄薄的面纱挡着、隔着。有时话到嘴边却只说一半;有时甚至缩了回去,留在心灵深处,再不吐lou,特别是两位妹妹更是这样。有的明明当面一问便知分晓,却要转来转去,绕着弯来探你心思。结果还是朦朦胧胧,互不知底。家兴在发问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难道真是人长大了,心思重了。难道说爱情一旦开始萌发,相互之间就会缠绵、折磨,真有点累。

    “这话也对,有一定的道理。”家兴肯定了丽绢的说法。

    “我能有什么打算,还有什么美梦可做!”

    “锦绣,你说的既对又不对。我与丽绢一直是结拜兄妹相处,绝对没有超越界限的非份之想。”家兴被逼得说了心里话。

    家兴哪儿是木瓜,他此时已完全明白她想说些什么。“你的命令我那能不服从。好,走吧,到花园里去找个凳子坐下来,‘四两棉花八把弓,细弹细弹。’”

    “我帮你想想。对了,你再问问君兰。”家兴想了下又说。

    “家兴,我问你,我谷锦绣在你的心中有没有位置?”锦绣低着头郑重地问家兴。

    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太阳已徐徐偏西。这两人在马斯南路、高乃依路(解放后叫思南路、皋兰路)、莫利爱路(解放后叫香山路)、环龙路(解放后叫南昌路)几条马路上转来转去。这一带是原来的法租界上的一个高挡住宅区,马路不宽,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树干粗壮,枝叶茂密。就是在盛夏酷暑,人们在这马路上行走,也几乎晒不到一点点太阳,而且觉得十分凉爽。

    “你所说的这些,我也完全能感觉得到。其实我也早已把你装在心里,你在我心中是独一无二。”这锦绣对家兴的真情是表白无遗。

    “家兴,你说话呀。你真急人,什么时间了。你还在犹豫?到底怎么想的,说给我听听!你再不说,我就站起来走了。”说着锦绣真的要站起身。

    外婆是官家之后,她祖父在清朝时曾在江苏做过县令。她在年轻时上过学堂,读过不少书,知识面也很宽广。家兴和外婆这样面对面地,坐下来促膝谈心还是第一次。他们是天南海北、海阔天空,天文地理、古今中外,无所不谈,两人谈得很投缘。两人不但说红楼、谈三国、话西厢,外婆还把这里的房屋、家具等,都是自己的祖父留下的遗产所购置等这样的家庭**都一股脑儿的说给家兴听,最后谈到了家兴的前途和“三结义”等。

    “家兴,难道我是瞎子、聋子、傻子,你的这些情况我都不知晓?!我最喜欢你的一点,就是有远大抱负,而且有信心、有毅力;我最相信的一句话,是‘有志者事竟成’。”锦绣说出了自己对家兴爱的理由。

    这中间,在恒大小学读书求学两年,锦绣加入了进来,也成了不是兄妹胜似兄妹中的一员。家兴、锦绣更是班级里的正副班长,又多了一个班级工作的默契相助,平日里两人更是无话不谈。

    丽绢曾有过抱负,但已成过去。她在游览马勒花园时,真的期望将来也会拥有一座更大的花园。现在想想这真是梦中之梦,真是“天方夜谭”。今后就是走她姑母那条路,一路能走好也就是老天保佑了。她在想找个什么样的男子呢?君兰那样的,她不喜欢。君兰在她心中,只能是一个结拜兄长。可家兴既是一个好兄长,也可以成为她将来依托终身的好伴侣。现在,有谷锦绣,而且她父母又成了家兴自学文化的辅导老师,他俩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家兴的心能在我丽绢这边吗?

    “现在还没有可kao的消息。就算是找到了又怎么样,还不是要kao自己努力。”丽绢说的也是实在话。

    “这个------我看都很喜欢------”这时,家兴不禁对外婆的问话品出了味,觉得话中有话。

    “什么样的位置?是不是独一无二?”锦绣认真地问道。(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