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九十章 冷柔的变化(第五更)
    一缕缕的香花从天空飘下,落在秦宇的肩上,落在六祖的身上,落在下面众人的身上。

    “醒来!”

    六祖一声轻喝,这一声轻喝传入下面众人的耳中,不吝于一声当头棒喝,台下之人纷纷从感悟之中醒悟过来,当这些看到身上的香花时,再看到上空正在飘落下来的香花,一些了解过水6法会的信徒们,一个个脸上露出狂热的表情,朝着高台之上的六祖跪拜。

    十里飘香,真佛传法,凡聆听之人,百病消灾,这是水6法会第一届举办之后,某位大师留下的评论,这些信徒都是虔诚的佛教徒,都听说过这句话,当看到上空的香花,这些信徒已经把台上的六祖当做真佛了。

    现在,这些信徒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寺庙的高僧会坐在下方,和他们一样聆听台上的法师诵经,原来这高台之上坐着的竟然是真佛,真佛面前,那些大师也只能算是信徒。

    “谢祖师解惑。”

    “多谢六祖传法解惑。”

    第一排明生法师还要其他寺庙的法师,全部站起身,恭声向高台上的六祖行佛礼,六祖笑看众人,手一指其他六法坛,道:“尔等登坛吧。”

    水6法会,共有七坛,每一坛都要有法师在上面诵经,诵念的正是六祖先前开口念到的那六本经书。

    明生等法师得了六祖的法令,没在犹豫。很快,其他六座法坛都有了一位法师上坛讲经。一时之间,整个广场梵音缭绕,众多的信徒分批坐在七个法坛下面,当然,人数最多的,还是六祖下方的法坛。

    只是,六祖念诵完起始经文后,便开始了闭目入定状态。一动不动,这让那些想要再聆听六祖讲经的信徒们有些失望,最后只能无奈的转移到其他六坛去。

    不过,这可苦了高台之上的秦宇,六祖可以一坐一整天,但是他不行啊,此刻。秦宇眼顾四盼,就是想找一个地方溜下台去,他在这,尿都有些憋急了。

    “小友可自便离去,只要落日之后,回到这法坛即可。”六祖没有睁眼。但却像能看到秦宇此时的状态,开口说道。

    听了六祖这话,秦宇如逢大赦,向着六祖告了声歉,飞快的溜下法坛。朝着一旁的解手的地方走去,只是。秦宇没有看到的是,当他溜下高台时,有两位女人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其中的一位缓缓的跟了过去。

    “舒服。”

    从解手的茅厕出来,秦宇爽快的呼了口气,坐在六祖身旁虽然对于他的境界感悟确实是有帮助,但是实在是太枯燥了,埋头苦修这种事情,秦宇觉得还是留给那些高僧去吧,这样的修行不适合他。

    “相比起佛教弟子,道教弟子就要幸福的多了,可以娶妻生子,这两种完全不同的修行路,各有千秋,到底谁更好,还真是说不清。”

    秦宇摇了摇头,这问题现在还不适合他思考,正当他准备朝原路返回的时候,一抬头,却看到了冷柔站在了他前面不远处。

    “冷柔?你怎么也?”秦宇有些惊讶,冷柔怎么会出现在光孝寺内,难道她也是一位信佛者,不过秦宇心里觉得不可能,要是一个信佛者,不可能当初还会做那事情,在佛规中那可是大戒。

    “我陪院长来的,院长是虔诚的佛教信徒。”冷柔开口给秦宇解释了。

    “哦,原来是院长啊。”秦宇点了点头,这才觉得正常,不过,刚点过头之后,他的表情突然一下子给愣住了,看向冷柔:“院长来了,那看到我了?”

    “看到了,院长还问我,不是明明说你出差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冷柔如实答道。

    “那你怎么回答的?”秦宇紧张的问道,要是冷柔回答的不好,这演戏不就是要被拆穿了吗。

    “我胡乱编了一个,不过院长不信,院长她早就猜出来了,只是故意不说而已。”

    冷柔手将额前的秀往上缕了下,这个动作是她每次心里烦躁的时候,下意思的小动作,不过配合上她的妩媚相貌,落在其他男人眼里,就是无限风情了,至少眼前的秦宇都有些忍受不住的轻咽了下口水,将目光转向了一旁,不敢看向冷柔。

    “这真是一个妖精,一个下意思的举动,都这么的充满了妩媚气息。”秦宇心里嘀咕了一句,眼睛没有看向冷柔,直接开口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既然已经被拆穿了,那么也就不需要再和冷柔扮演情侣了,想到这,秦宇松了一口气,欺骗一位善良的老人,秦宇心里也是有一些愧疚的,虽然,这个欺骗是带着善意的。

    冷柔看到秦宇的神情变化,脸上闪过一丝哀怨的神色,秦宇听到不用再和她扮演男女情侣,脸上流露出来的竟然是解脱的神情,难道她就是什么毒蛇猛兽吗,让眼前这男人唯恐避之不及。

    “既然已经不需要演戏了,那么我想秦先生也不需要我去照顾翘翘了,也可以另外去招一个店员了,至于昨天学车的学费,我会在过段时间还给秦先生。”

    冷柔这话带着一丝赌气成分,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总之,看到秦宇一副如释重担的表情,她的心里就很不爽,虽然,她现在身上全部的家当也就两三千。

    “我现在身上钱不够,所以,学费的钱只能等过段时间还你。”冷柔看到秦宇的惊愕表情,又补充了一句。

    “这又是闹哪样啊?”秦宇心里嘀咕了一句,好好的,怎么突然又提到这个,他没说错什么话啊。

    “冷柔,这个咱们虽然不用演戏,但是你也知道,翘翘在广_州,除了我,就和你亲,有你照顾她,我也比较放心,翘翘也会很开心,另外我要是开店后,有时候肯定不能一直守在店内的,这店必须要交给一个我信的过的人来帮忙看着,你要是不来,我一时去哪找人。”

    秦宇有些无奈,只能给冷柔说好话,确实,除了冷柔,他一时是真的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既可以在他不在的时候,帮忙看店,有可以照顾翘翘,就说昨晚,秦宇在光孝寺过夜,就是打电话让冷柔去接的翘翘。

    “你觉得我可以信赖?”冷柔听了秦宇的话,幽幽的问道。

    “当然,不可以信任,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帮忙照顾翘翘,还费劲心思的让你学开车。”秦宇点头确定道。

    “那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继续帮你照顾翘翘。”

    冷柔脸上终于露出笑容,这一下子态度转变之快,让秦宇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在心里感慨一句,“这女人的脾气变化,男人们根本就猜不透。”

    其实,秦宇不知道的,冷柔会突然态度改变,完全是因为他的那句信赖她,再加上冷柔也确实是很喜欢和疼爱翘翘,也舍不得和翘翘分开,先前不过是气话,一说完之后,自己心里也有些后悔了。

    不过,冷柔要是知道秦宇心里的真实想法,可能脸上就不是露出笑容了,而是拿板砖直接把秦宇给撂倒了。

    秦宇之所以会说信赖冷柔,原因其实很简单,冷柔的整个心思就在孤儿院身上,只要孤儿院还在,秦宇就敢放心的将店交给冷柔看管,正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有孤儿院在,秦宇是放一万个心。

    “对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法坛上面,我听院长说,那是高僧才能上去的,而且院长说台上那位高僧是真佛,那天降香花就是真佛的标志。”

    冷柔有些好奇,她知道一点秦宇的事情,不过那也只是和道教有关,怎么又和佛教扯上了关系?

    “我也是被硬拉上去的。”秦宇无奈的摇了摇头,六祖的邀请,他不好拒绝,而且从六祖昨晚对他说的话中,他感觉似乎应该还有什么事情等着自己,而且还是好事情,这是秦宇的直觉。

    秦宇和冷柔两人重新回到大雄宝殿前,而在人群中的许晴看见秦宇和冷柔两人出现,暗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孤男寡女的,在寺庙内消失了半个小时,肯定是没干什么好事情,也不怕佛祖怪罪。”

    对于冷柔,许晴也有印象,那是在太子酒店,因为翘翘被人贩子拐走,当时这妩媚的不像话的女人和眼前这男人好像还不是很熟,没想到这才过去多少时间,两人就勾搭上了。

    “果然,在那地方出来的女人,也都没几个正经的。”许晴因为恼怒秦宇,连带着对冷柔的感观也同样的受到了影响。

    “我回院长那边去了。”

    “恩,晚上还要麻烦你去接下翘翘。”

    秦宇点了点头,冷柔便走回了院长身边,院长也看到了秦宇,朝着秦宇笑了一下,秦宇也点头回应,然后才走回法坛,重新在六祖身侧蒲团坐下。

    “和小秦说开了?”院长将视线转回冷柔身上,笑吟吟的问道。

    “院长,我只是和他谈了下关于翘翘的事情。”冷柔被院长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小女儿姿态的轻跺了下脚,低声答道。

    “好……好,院长我不问了。”

    ps:抱歉,有些迟了,书友们给力,昨天一天一百张月票,今天仍然是能写多少多少,继续求支持。

    同样的给大家推荐一本书:《神弥》一位少年的孤独成神路!在作者推荐作品下面有链接,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不错的一本书。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