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四十一章 震龙鼓
    当所有的旋风都消失过后,那铁锅旁的纸钱也足足烧掉了有十来捆,这也亏秦宇当初交代郑爽买点纸钱的时候,郑爽很是阔绰的直接将人家香烛店的纸钱都搬光了,不然依秦宇他的意思,只是买那么一两捆意思下,都不够分。

    不过,当这旋风消失殆尽没多久,突然,又再次刮起,秦宇看着铁锅旁还剩下的几捆纸钱,皱了皱眉宇,沉声喝道:

    “不是自家钱,不进自家门,尔等不要贪得无厌,度退去,不然别怪我捻印镇压你们。”

    秦宇这一声喝威势十足,震得一旁的郑家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原本先前这不断刮起的旋风就够诡异的了,秦宇这一喝,不少胆小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双臂互抱住搓了起来。

    这些人不知道的是,秦宇这一吼,实际上是包含了道家的“镇”字诀,类似于佛家的狮子吼,对阴魂有着天生的压迫作用,对于生魂也同样有作用,只是没有阴魂那么明显,如果修为再高深者,甚至可以一吼直接就把魂魄给吼的魂飞魄散。

    秦宇这声喝下,那些旋风又消失了几道,但还是有那么两三道旋风仍在徘徊,看到这一幕,秦宇冷笑连连,脸上出现怒色,左脚一步踏出,在地上凌空选择了三圈,而双手也结着一个手印,双指并拢,如一把出鞘的利剑,直指前方。

    “尔等可是要让我这一脚跺下?”

    秦宇这一声质问,声如天雷滚滚,那铁锅之上的几道旋风竟然传出来的几道哀鸣,最后,又旋转了几个圈,将铁锅内剩余的一丝纸钱灰烬都卷干净,才彻底消失不见。

    “铺砂!”

    解决了这些墓园中的阴魂,秦宇看了眼天际。银月已经开始有些倾斜了,不在怠慢,冲着台阶之上的郑爽喊道。

    “好!”

    郑爽就等着秦宇的命令了,高声答应了一句后,和另外一位郑家的年轻人一起,两人将一卷红毯从墓碑前,往下一铺,红毯直接滚落到台阶下方。

    这张红毯上面绣着一条龙,龙头朝着下面,张开龙嘴。如果是从高空看,就可以看出这龙嘴就好像是要一口吞掉不远处案桌上的酒壶一般,神态很是逼真。

    这张红毯是临时绣出来的,也亏了郑家实力雄厚,在苏_州找了五十位刺绣的师傅,一人刺一部位,连着三天,才将这条龙给刺出来,接着又专机运到香港来。

    一般的人家就算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财力去支持,这红毯从制作到完成,花费了郑家近千万巨资,这样大的手笔。一般的家庭也拿不出来。

    其实,这也是古代一些风水大师为什么会是那些高官贵族的座上宾的原因之一,有时候,风水布局需要的材料。普通人家根本就拿不出来,风水师们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为了提高自己的风水造诣。也就必须和这些上层人士打好关系。

    试想一下,历史之中的那些风水大师,哪位不是一开始是出入高门大宅的,杨公如此,赖布衣大师也如此,只不过这两位等风水大成之后了,才开始帮助平民。

    到了那时候,以他们的风水造诣,布风水局,已经不需要外物的帮助了,有点类似武侠小说中说到的:摘花伤人、草木皆是武器的境界。

    红毯铺好之后,秦宇拿起案桌之上的酒壶,然后朝着一旁一挥手,另外几位郑家男子便抬着一张梯子过来,这张梯子很高,足足有五丈的高度,梯子上的每个阶也都用一块红布给裹着。

    这四位郑家男子都是属于那种体型健硕的,四人把梯子竖在地上,稳定了之后朝着秦宇点了点头。

    秦宇没有犹豫,双脚一踏,一手扶着酒壶,直接顺着梯子而上,没一会就走到了最高处。

    踏上梯子顶端的秦宇,将酒壶上的符箓给撕掉,将酒壶给挂在了上面,然后又缓步下来,下了梯子后,他让四位郑家男子离开,自己扶着梯子,从怀里又掏出一张符箓,凌空舞动了几下,念了一句咒语之后,将符箓打在了梯子上。

    “转!”

    秦宇打完符箓后,双手放开梯子,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那梯子随着秦宇的话音落下,开始缓慢的在原地转动了起来,到最后度越来越快,如同一个陀螺一样,只能看的到虚影。

    “时间差不多了。”

    做完这一切的秦宇又再次看了下天上的月亮,银月已经开始慢慢偏离正位,那梯子顶端的酒壶投影到地上的位置正是那红毯之上,不过离龙嘴的位置还有一点的距离,只要再过一刻钟的时间,等银月再偏离一点位置,这酒壶的投影就可以和龙嘴重合了。

    秦宇闭上了眼睛,整个人的气息开始慢慢收敛,去感受这脚下大地的地脉,一旁的郑家人只感觉秦宇好像是消失了,虽然人站在那里,但好像又不存在,这种别扭的感觉,让他们很是惊讶。

    用一句简单的话来理解,那就是融合,就好像秦宇本身就是与这环境是一体的,这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让得他们是匪夷所思。

    当红毯之上的酒壶投影移动到龙嘴处的刹那,秦宇整个人的气势又突然一下子变了,暴涨了起来,众人屏息以望,只看见秦宇的左脚缓慢的在地上跺下。

    一下,两下,三下……

    “咚……咚……咚……”

    犹如鼓锤般的声音从秦宇脚下传出,大地是鼓,秦宇的脚便是棰,没一次踏下,都带起一道鼓声。

    而更让他们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秦宇的脚跺出了某种节奏,那鼓声就好像是某乐曲,一会长一会短,有点类似古代时期的民乐。

    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秦宇确实是在用脚跺着一鼓乐:震龙鼓。

    震龙鼓,是一种引龙步法,只是因为每一步都有鼓声传出,因此才被称为震龙鼓,实际上和鼓没有一点的关系,是通过特殊的步法,让大地震动,让大地之下的龙脉苏醒。

    在知道了郑老爷爷的墓地风水是醉龙复生和禽渠吐炎之后,这是他灵光一闪,想出的一个法子,引醉龙出来,两个风水局去一个,这样便可以解决到醉龙和凤禽之争的问题。

    当然,这所谓的“醉龙”并不是真的指的龙,而是一种地气的显现形式,不过是风水师们为了表达出这地脉的珍贵之处,冠上了“龙”之一字,这类的东西在古代很常见。

    秦宇的脚一开始还很缓慢,但是到后面,郑家人就只能看到残影了,同时,那鼓声也越来越快,震的他们的心脏都要跟着跳出来一般,不少人下意识的去捂住胸口。

    “咚!”

    当最后,酒壶的投影彻底与龙嘴重合的刹那,那鼓声也跟着戛然而止,秦宇的左脚终于是收住了。

    但是,寂静仅仅也保持了短暂的几个眨眼时间,随后,一阵狂风呼啸而来,平地传来一声炸响,那些持着灯笼的郑家男人都被狂风吹动着左右摇摆起来。

    秦宇面色凝重的盯着红毯上的龙身,眼不眨一下,现在是到了关键的时候,能不能成,就看这一会了。

    “秦师傅,这圈子里的水浅了。”

    就在秦宇站定后没多久,身后,那五位男子真的一位突然开口喊道,听到这话后,秦宇没有回头,而是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那五个用鹅卵石堆砌成的圈子里的酒全部都开始变少,这一幕可是看得郑家人们啧啧出奇,只有那五位男子表情才很是激动,因为他们离的近,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类似动物喝水时的“砸吧”的声音。

    当这五个圈里的酒彻底的干净之后,红毯上,秦宇紧盯着的龙嘴位置处,也开始出现了变化。

    秦宇死死盯着的龙头处的地方,闪过了一道灵光,接着,就看到那一对龙眼仿佛活了一般,转动了一下,冲着秦宇眨眼。

    狂风再起,一瞬间吹的众人眼睛都下意思的给闭上,而就是在众人闭上眼睛的瞬间,一道青烟从红毯龙嘴处喷出,直接射向了那梯子上方。

    全场之中唯一没有闭上眼睛的只有一个半人,那一个人就是秦宇,而那半个人则是小九,当这道青烟飘出的瞬间,秦宇表情有些愕然,呆了一会,而小九看到青烟出现,两只大眼睛闪着亮光,一眨一眨的盯着那青烟,小嘴巴还伸出了舌头,卷了下嘴唇,好像看到了什么美味一般。

    那青烟再秦宇愣神的那么一会,便已经到了梯子的顶端,一股脑的飘进了酒壶之中,小九看到秦宇呆,很是焦急的冲着秦宇“哼唧”了一声,而他自己则是化作一道电光,从坦克的肩膀上,直接飞射到梯子顶端。

    小九飞射到梯子顶端后,秦宇才从惊愕中回转过来,不过这时候那道青烟开始从酒壶口中往外冒了,小九见到青烟要溜走,一着急,直接将肉肉的爪子堵在了酒壶口,而他的小身躯则是一屁股坐在了酒壶上,彻底堵死了那青烟的出路。(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