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六十四章 真正的死因
    ps:原以为台风这东西,和咱这宅男没啥关系,谁知道会突然停电,还好,现在恢复了,更新晚了,抱歉了。

    在秦宇前面,龙虎山的那两位年轻道士其中一位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那位先前被饿鬼虫咬伤的道士倒是强撑着站着,脸也在这么一会伤口就开始结疤了,但也正是因为这个,整张脸看起来很是恐怖,饶是秦宇这不怕鬼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

    秦宇不用走过去,也知道,那躺在地上的年轻道士已经死了,气息全无,这点眼力作为一位风水相师他还是有的。

    面对秦宇的询问,圆泉大师念了一声佛号,低着头没有回答,而张家兄弟两也同样的视线到处转,不和秦宇的视线对视。

    “这是闹哪出?”秦宇心里纳闷,就算是死了同伴,心情低沉,也不该一声不吭吧。

    “我师弟是被鬼给害死的。”

    最后还是那位年轻道士开口了,只是,他这一开口,张家两兄弟脸上露出一丝鄙夷的神情,而圆泉大师也是嘴角抽搐了一下,头低的更下了。

    “这阵法除了百鬼,竟然还隐藏着毒气,我师弟就是吸入毒气太多,后来有些癫狂,结果就被鬼给活活的缠死了。”

    “缠死了?”秦宇皱眉,这话里他听着怎么有些不对劲,为何中毒气偏偏只是他师弟一人,其他人都没事,秦宇的目光最后又瞥下圆泉大师和张家兄弟,看到这三人的神情,他的眼底闪烁过光芒。这事情肯定是有蹊跷。

    不过,眼下不是问这个的时候,秦宇决定到时候私下里再询问下圆泉大师就是,而且,他也只是好奇而已。他和这死去的年轻道士非亲非故的,不管这道士是怎么死的,都和他没有多大的关系,等这次事了,他就和这些人分别了,以后能不能再见面都不知道。

    一伙人交谈了几句。主要是大家互相说了下分开后生的事情,圆泉大师自然是白进了四个墙洞,里面没有一点东西,而秦宇也给几人讲述了他进洞后的遭遇,当然,真真假假掺杂着。

    接下来。秦宇等人又把那些饿鬼虫给全部消灭掉,花费了两个多小时,几人这才离开这建筑。

    一出了建筑,外面也是天黑了,不过前面却是有着强光灯照射过来,秦宇等人还没开口,那边就传来了喇叭话筒的声音。

    这声音是丘云的。丘云看到秦宇等人出来,马上就带着手下跑了进来,跑到几人的跟前时,自然是看到了那位由两人抬着的年轻道士。

    “齐师傅这是?”丘云第一时间不是关心事情的结局,而是询问起这年轻道士,不得不说,丘云在人群事故上很有一套。

    “我师弟不幸牺牲了。”

    “这……刘师傅还请节哀。”丘云拍了拍年轻道士的肩膀,安慰道。

    接下来,丘云询问了整个事件的过程,得知多神教的六位神已经被彻底灭掉。并且还抓住了神能教的前教主马天蒙,丘云的脸上露出振奋的神色,如果不是因为那龙虎山的年轻道士死了,气氛不对,恐怕丘云会放声笑出来。

    而秦宇也知道接下来就没他什么事情了。便朝着丘云开口告辞,丘云挽留了几番后,秦宇仍然是要离去,他也就没再坚持,让一个下属开车送秦宇回去。

    “秦居士,咱俩一起走吧,我也要去拜访下光孝寺。”

    谁知,圆泉大师也开口了,要跟随秦宇一起离开,丘云也同意了,本来这善后之事就不需要这几位出手,只要解决了多神教的那六位神,其他的事情他自然可以解决好。

    秦宇和圆泉大师两人上了车子朝着市区行驶去,开始阶段秦宇还保持着沉默,不过看着车子要进市区了,秦宇终于开口询问了:

    “圆泉大师,那位龙虎山弟子的死?”

    “哎,说起来也是罪过。”圆泉大师脸色有些愤怒,但随即又变得无奈,看到秦宇疑惑的神色后,才解释道:

    “当时,我刚从第三个墙洞出来,而外面两位张师傅正用聚阳幡护着那刘阳。”

    圆泉大师说到这里的时候,怕秦宇迷糊,给解释了一句:“那刘阳就是被饿鬼虫咬伤脸的那位,而他的师弟则叫齐河。”

    在圆泉大师的讲述下,秦宇总算明白那位齐河是怎么死的了,确实是被鬼给缠死的,但原因却是因为刘阳。

    当时张家兄弟在挥舞着聚阳幡,而齐河则是守在刘阳的边上,刘阳因为受了伤仍然是躺在地上"shen  yin"着。

    只是,这百鬼阵号称百鬼,实际上的数量要远远大于这个数字,张家两兄弟控制着聚阳幡已经很吃力,自然是无暇照顾那刘阳。

    不过因为有聚阳幡在,刘阳也是在聚阳幡的范围内,所以齐河守着他,倒也没有什么鬼上前。

    如果,一直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四人将没有任何问题,直到秦宇破掉这阵法,可偏偏最后还是出了意外。

    那齐河实际上修为不弱,但因为缺少经验,又是第一次从师门出来执行任务,时间久了,精神高度紧张,导致念力一时没有跟上,桃木剑给掉落了。

    眼看着齐河和刘阳两个人就要被那些鬼给围上,那刘阳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一下子抓住正弯腰捡桃木剑的齐河的手,一个用力,将齐河给拉滚出去,彻底离开聚阳幡的范围。

    而那些鬼魂看到齐河被丢出来,也全部引向了齐河,刘阳则是冲着这个机会抓起地上的桃木剑爬到张家兄弟脚下。

    可怜齐河没想到会被自己的师兄出卖,迫不及防之下,直接被十几个鬼魂给缠身,张家兄弟想救也来不及了,就这么看着齐河被鬼缠身。直接咬断自己的舌头死了。

    当时圆泉大师正好从洞口冲出来,目睹了整个过程,看到刘阳将齐河推出去,而张家兄弟也是看到了,所以。先前刘阳说齐河被鬼给缠死了,三人的表情才会有不屑和鄙夷。

    秦宇听了圆泉大师的话,也是目瞪口呆,久久没有开口,这刘阳未免也太无耻了,那齐河可是他的师弟。还守护了他这么久,结果关键时刻却被他牺牲了,去吸引鬼魂的注意力,让他自己逃跑。

    “那这事?”

    秦宇不知道圆泉大师他们会怎么处理这事情?是沉默不语,还是揭刘阳?

    “这毕竟是龙虎山的事情,我们这些外人也不好插手。这件事情只能保持沉默,龙虎山也有高人,应该能推算的出来吧。”

    圆泉大师是佛教中人,佛道对立,龙虎山又是道家执牛耳的大教,这事情不适合从他嘴里说出去,不然被别有用心的人挑唆。会引起佛道两家的战火。

    至于张家兄弟,那就更是没打算对外声张,他们只是小门派,而且这事情又和他们没多大的关系,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两兄弟是不打算对外声张的。

    他们几人的组合本就是临时调在一起的,之前也谈不上多么的熟稔,不是关系到自己的利益,不会贸然出头的,玄学界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冷血。比现实社会还要现实和残酷。

    秦宇也是叹了口气,确实,这事情要声张出去,要忌讳的事情很还多,除了因为和自己没有多大的利益关系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龙虎山的颜面。

    如果刘阳的事情被捅出去,关键时刻,放弃师弟,保全性命,这事情肯定会在玄学界引起轩然大波,龙虎山的威望也会受到打击,圆泉大师他们不愿声张,也是存了这方面的顾忌。

    谁知道龙虎山到时候会不会因此迁怒到他们身上,作为道家第一大教,龙虎山的势力有多恐怖,除了秦宇,这三位心里都清楚,十年动乱,只有龙虎山是唯一没有遭受一点损失的,反而在那十年的时间内,仍然是香火鼎盛。

    从明朝开始,龙虎山便和庙堂高位的处好了关系,历朝历代,都有真人在朝堂担任国师职位,地位是一路水涨船高,太祖祖坟葬地之恩,更是让龙虎山与当朝关系良好,玄学界中人,一般没有人愿意和龙虎山结下梁子。

    这件事情,最后就这样不了了之,秦宇也没有打算为那齐河出头,原本,秦宇以为这件事情过后,他就不会再和这些人有交集,但是直到后来一件事情的生,秦宇才明白,有些事情,是冥冥之中注定好了的,种什么因,就结什么果……

    三日后,秦宇和坦克再次来到机场,那边郑家的私人飞机已经在机场等候,今日正是迁坟动土的黄道吉日。

    只是,让秦宇有些意外的是,在机场的时候,他竟然碰到了林秋生会长,林秋生得知秦宇是要去香港,眼中闪烁着几道精光,但也没有多交谈便离开了。

    “这林会长又是在算计着什么?”

    林秋生的眼中闪过的几道精光没有逃过秦宇的眼底,秦宇知道,这林会长肯定是有着什么想法,只是他一时猜不到而已。

    再次到了太平山,郑老爷爷的墓地前,郑老几兄弟都已经在等候那,几位老人的表情都很严肃,显然,郑老是跟他们说了自己爷爷分葬两地的事情。

    “秦师傅,当初我多有得罪,还请秦师傅不要怪罪,我等子孙不孝,让爷爷他老人家分葬两地这么久,如果不是被秦师傅现,以后死去有什么面目见爷爷他老人家,秦师傅恩惠,我们郑家人铭记在心。”

    说话的郑老的五弟,也是当初质疑秦宇水平的那位,秦宇听了这话,笑着摆了摆手,答道:“这些都是我份内之事。”

    不过在秦宇心里,对郑家却又高看了一分,一个舍得一块对后人至关重要的风水宝地,也要让长辈投胎转世的家族才是一个真正有凝聚力的家族,这样的家族,就算没有风水的护佑,也可以一直昌盛下去。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