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零八章 用意
    “喂,孟伯伯,有什么事情吗?”

    “秦宇啊,你现在是在香港?”

    听到手机里传来孟丰浑厚的声音,秦宇连忙答道:“是的,我现在人在香港。”

    “我听说秦宇你解决了香港的一个风水局,那个局难住了香港所有的风水师傅?”

    孟丰在电话那头的问话,让得秦宇的表情更困惑了,自己这未来老丈人怎么会知道他的事情,难道他派人跟踪自己?

    秦宇轻微的摇了摇头,排除了这个可能,他估计可能是有谁知道自己和孟瑶的关系,而且刚好也知道自己在香港的事情,告诉了自己这未来老丈人。只是,这个人会是谁呢?

    “其实没有那么夸张,只是碰巧我对这方面比较擅长,以前看过类似的风水局,所以才能破解掉。”

    秦宇一边回答着自己未来老丈人的话,一边开始在脑海里猜测起那个给透露消息的人,只是把一些既认识他,又认识孟瑶,而且还得知道孟瑶的父亲就是孟丰的,符合这三个条件的人过了一遍后,秦宇现,他还真没找出来存在这样的一个人。

    有符合这三个条件的,但是却不在香港,并且还不知道他在香港的事情;而在香港知道这事情的,又都不符合上面那三个条件。

    “秦宇啊,那边霍特是不是想让你上电视,参加一个电视节目的录制?”

    手机那端的孟丰也沉吟了半响,似乎是在组织词汇,良久,开口问出了这么一句。

    “这也知道?”此时的秦宇已经不是惊讶了,而是有些毛骨悚然了,自己这未来老丈人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点吧,他这才刚刚和霍特谈完了,那边就知道了。

    不对,秦宇脑中闪过一道亮光。他似乎想错了一个方向,不是霍特跟自己说完之后,自己未来老丈人就知道了,最有可能的是霍特在告诉自己之前,就和自己未来老丈人说过这事情。

    或者更概括的说,是在告诉自己之前,自己未来老丈人就已经知道霍特会找自己商谈上电视节目的事情。只有这样才符合逻辑。

    “秦宇,怎么了?”

    手机那头的孟丰迟迟没有听到秦宇的回应,疑惑的问道。

    “哦,没事,孟伯伯,刚刚霍特确实是找过我说过这事情。不过我拒绝了,您也知道,像我这职业,还是应该低调一些为好,这上电视却是不妥。”秦宇听到自己未来老丈人的询问,连忙停止思考,回答道。

    “咳……咳。秦宇啊,这看事情也得分两面性的,上电视固然有坏处,但也有好处,关键得看看这好处是不是大于坏处。”

    “孟伯伯的意思是?”秦宇听到自己未来老丈人这么一说,神情一紧,他已经对于自己这未来老丈人打电话过来的来意已经有些猜测到了,直觉告诉他。自己这未来老丈人是来当说客的。

    “那《人物》节目我也听说过,是一个很好的节目,影响力不但在香港很广,而且对于海外华人也是一个很受欢迎的节目,一般能上这个节目的,可都是各行业的翘精英啊。”

    “秦宇你这个年纪能上这个节目,绝对是天大的好事。《人物》节目从创办至今,最年轻的一位嘉宾也都四十岁了,你要是去参加了,那也算是打破最小年龄记录了。”

    果然。秦宇的直觉没有错,孟丰确实是来当说客的,秦宇一边听着自己未来老丈人的话,一边又开始思考起来。

    谁能请的动自己老丈人来当说客?以自己老丈人的身份地位,请的动他的人屈指可数,霍特?

    要说霍特和自己未来老丈人认识,秦宇觉得倒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广_东和香港本就临近,这两位又分别是这两个区域的最高领导人,都是一方封疆大吏,同朝为官,要是互相不认识对方那才奇怪。

    只是,这霍特为了让自己上节目,竟然去找到自己未来老丈人?这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或者说,霍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没有自己老丈人的这通电话,秦宇可能还会相信先前霍军华所说的,让他上节目,一来是为了告诉民众,中环的风水问题已经解决,让房价开始回升,同时也可以稳住中环处市民的心。

    二来则是为了回报他的出手,让他借助这个节目在香港以及海外的富豪圈子里打响知名度。

    而现在,接到了自己未来老丈人的这通电话,秦宇突然觉得这霍军华想要让自己上电视节目的真正原因有些值得揣摩了,至少,绝对不止明面上的这两个理由。

    “所以啊,我是觉得有这么一个好机会,那就不应该放弃。”孟丰最后终于说出来他的建议。

    “可是孟伯伯,这上电视说风水的话,我怕会被一些人扣上宣传封建迷信的思想,到时候……”

    秦宇还是有些犹豫,虽说是在香港录制的节目,但难免不会被一些有心人留意,尤其是自己这未来老丈人还是高官,要是日后被竞争对手抓住这一点来攻击他,恐怕也是会有影响的。

    “秦宇,你是在担心什么?风水这东西其实早就不算迷信了,现在国家机关都有专门的易经玄理机构,你要是担心我的话,那就更不必要了,到了我们这个层次,除非自己出问题,不然就不会有问题。”

    有些话,孟丰没有跟秦宇点透,实际上,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也是有着潜规则的,互相为了上位竞争是不可避免的,既然是竞争,那肯定会使用一些手段,不过有一点的忌讳就是,不能拿竞争对手的家人说事。

    所以,秦宇的风水师身份,丝毫不会对孟丰的前途带来印象,甚至,孟丰心里还隐隐有些庆幸秦宇是一位风水师,是一位有着真正本事的风水师。

    “那我就答应下来?”秦宇沉吟了半响,最后终于被说服了。

    也是,他背后有孟家的撑腰,一般的人也不敢给他扣上宣扬封建的大帽子,从当初在光孝寺见到老人的亲自到来,也让他明白,国家高层对于玄学的态度实际上还是很友善的,所以他也没必要太过于的担心。

    再者,他这是参加的香港节目,对于内地来说没有多大的影响,这《人物》节目的影响力估计也就是在香港本地和海外华人中有些影响力,不然他为何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这节目。

    所以,秦宇最后选择了答应,当然,除了这上面的几点原因,也是存了巴结下自己未来老丈人的想法,自己未来老丈人都亲自打电话过来了,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挂掉了自己未来老丈人的电话后,秦宇没有急着去找霍军华,而是一个人就呆在角落里思考起来。

    他要把霍军华这么做的动机都琢磨出来,不然的话,心里总是有些不爽,不过秦宇也知道,不管这霍军华有什么动机,都肯定不会害自己,这一点他还是可以确定的,要不然自己这未来老丈人也不会来当说客。

    其实,此时在琢磨的不只是秦宇一个人,挂掉电话的孟丰也同样是在书房内,将自己置身于烟雾之中,眉宇微微皱起,回忆着半小时前接到的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一号长打过来的,在电话里,长只是笑呵呵的跟他说了秦宇的事情,并且提了一句香港那位霍特想要让秦宇上《人物》节目的事情,随即就挂了电话。

    虽然长没有明说什么,但是孟丰还是明白长这通电话的来意,那就是想让自己去说服秦宇参加这个节目。

    只是,孟丰心里骇然的是,长怎么会关心起秦宇的事情,他隐约觉得,长似乎对秦宇有着特殊的关照。

    当初秦宇那间店铺开张,长亲自送匾额就已经让他很觉得很匪夷所思了,秦宇和长之间只见过一次,也没有怎么交谈,当初长给秦宇送匾额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就让他绞尽了脑汁,思考了足足有一个多礼拜,可依然是一点都猜不出来。

    现在,长竟然又打电话过来,让他去劝说秦宇参加节目录制,孟丰可不会自恋的认为这是因为长想要和他们孟家处好关系,拉拢他们孟家。

    这一届的长已经是完全掌控了局面的,可以说是除了太祖以外,最强势的一位长了,根本就不需要拉拢孟家。

    话说回来,就算想要拉拢孟家,孟家有那么多直系子弟,自己大儿子也是在系统内工作,长完全没必要去通过关心秦宇来表示出来,毕竟秦宇和瑶瑶还没有对外公布消息出来。

    所以,孟丰也是一头的雾水,对于长的用意他看不透,不过他知道,对于秦宇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至少目前从长的态度来看,长对秦宇还是关照为主的。

    另外孟丰心里也明白,那位霍特会让秦宇去参加《人物》节目的录制,没准背后就有长的指示在其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